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44章:真相 二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44章真相 二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唐瑞琪再度凝视他,几秒钟的对视后,她终于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想告诉你的真相是……”

看到她的吞吞吐吐,漠向远顿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急忙追问:“是什么?”

唐瑞琪扯了下嘴角,露出些许的苦涩,片刻的沉默后她终于说道:“我这一生……只生过一个孩子,那就是我的儿子慕风!”

漠向远顿时瞪大眼睛,“你……说什么?”

唐瑞琪笑了笑,“你是没有听懂,还是……不愿意接受?事实就是……小暖她根本不是我的亲生女儿!”

“……”漠向远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高大的身体猛的僵住,双脚随之狠狠地倒退了几步,用难以置信地眼神注视着唐瑞琪,半晌才从干涩的喉咙里挤出几个字,“你……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不能接受对不对?”唐瑞琪挑了下眉,“漠向远,我早就提醒过你,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现在如何?是不是觉得……自己要为曾经的作为付出代价呢?”

“你……”漠向远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至全身,他恨不得自己的耳朵是坏掉的,恨不得此时此刻是一个噩梦,他不愿意相,更不敢相信,慕暖怎么可能会不是唐瑞琪的孩子?这也就意味着,她也不是程鸿涛的孩子!那么……那么……一个再残酷不过的事实在提醒着他,那就是他报错了仇,从一开始,他选择的报复对象就是错误的!他是错的!但很快,他又立刻摇头,指着唐瑞琪说道:“不可能!绝不可能!你在骗我!你……你这么说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击我!暖暖她……怎么可能会不是你们程家的孩子?我绝不相信!”

“骗你?”唐瑞琪好笑地摇摇头,“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女儿都生死未卜了,如果我能够提供DNA,我会在这里跟你浪费时间吗?”

“你怎么知道她……”

“呵……如果不是,你又何必有求于我呢?你是想比对DNA,借此知道死的那个究竟是不是小暖不对吗?”唐瑞琪停顿了一下,“漠总,我再说一遍!我没有骗你,我说的……句句是事实。”

“……”

不等他再开口,唐瑞琪再度说道:“我想……你应该有兴趣听一个故事!”

漠向远没有说话,只是一瞬不瞬地看着她,显然……对她接下来的话充满了好奇。

而唐瑞琪则已徐徐自言自语,“我唐瑞琪此生的幸与不幸,都系于一个叫程鸿涛的男人身上。幸运的是,我遇到了他并爱上他,可不幸的是,他爱的女人……却并不是我!为了此生不错过这个男人,我倾尽所有,使出了各种手段,终于让他不得已娶了我,并且生下了慕风。可即使这样,他却仍然不爱我!而在这场无尽的等待中,我也终于耗尽了所有的耐心,我们开始争吵,有了嫌隙,再后来……我发现他在外面有了女人。”

她的目光转而盯着窗外,凝神专注的样子,仿佛整个思绪已回到了那时那刻,只听她接着说道:“那个时候,我几乎绝望,我愤怒,我彷徨,我无助!就在我以为……这段婚姻即将无望时,我竟怀孕了!”她微锁的眉宇舒缓了一下,眼中也闪过一丝光辉,“你不知道,那一刻,我的欣喜与兴奋。我觉得我十分的幸运,这更是老天爷对我的一种眷顾,于是,我很快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的丈夫,果然,他对我不再像从前那般冷淡,而且……也减少了夜不归宿的次数。可这样的好日子并没有过几天,传来了一件将我打入谷底的消息……”

“……”漠向远已经隐隐猜到了那个消息是什么,果然随着她的脸色一沉,声音也沉了下来,“也许你已经猜到了,没错,程鸿涛在外面的女人也怀孕了,她就是陈雅芙!从那一天起,我的生活再次跌入谷底,他虽然不会对我不理不睬,但是,因为我和那个女人同时怀孕了,原本属于我的时间也被分出去了大半。而且,那个女人因为反应严重,他便越来越少回家,几乎天天陪在那个女人身边。每到晚上,我一个人在空旷的房间里,躺在冷冰冰的床上,承受着怀孕所带来的一些身体反应,我几乎夜夜以泪洗面,那种无助与痛苦,没有人能够明白!可即使那样,我还是忍了过来。当我通过B超知道怀的是个女儿时,我特别兴奋,因为……我们已经有了慕风,程鸿涛十分想再要一个女儿,我当时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地忍耐下去,直到把女儿生出来。”

“可是那个孩子并不是暖暖!”漠向远盯着她说道。

唐瑞琪的脸上闪过一丝哀伤,“是的!就在八个月的一天,我突然感觉不到它的胎动,去医院一检查,发现脐带绕颈,已无力回天!我当时极度的痛苦,这个孩子是我挽回婚姻的唯一救命稻草,而且陈雅芙的孩子不久也要出生,我绝不能给她登堂入室的机会,于是,做过手术后,我依然用各种方法伪装着自己,并每天冥思苦想着解决办法!而眼看着预产期的一天天到来,我心急如焚,恰巧在这个时候,我知道了一件事,这仿佛一缕阳光,瞬间驱散了我心里的阴云,同时……我心里也有了一个计划。”

“什么事?”漠向远追问。

唐瑞琪却是瞥了他一眼,“关于这个……我无可奉告!我只能说……老天爷太帮我了,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在准备了几天之后,我选了某个深夜,趁着护士不在的时候,偷偷潜进了婴儿室,偷抱出一个女婴!这个孩子……就是小暖!”

一刹那间,漠向远浑身一凛,他瞪大眼睛,愣愣地凝视着唐瑞琪,那漆黑的眸子仿佛要将她看穿一般,脑海里电光火石似地闪过一个画面,让已经有些模糊的记忆渐渐清晰起来,随后,脑海中那张脸和眼前这张脸缓缓重叠……

他几乎是快速的将一些有用的数字串连起来,接着以一种不可置信的语气试探道:“暖暖出生在仁心医院?”

唐瑞琪愣了一下,看着他眨了眨眼睛,“你……你怎么会知道?”

漠向远亦是暗暗吸了口气,心里几乎笃定了一个答案,“那天晚上……你抱着暖暖下楼的时候,是不是和一个小男孩撞了个满怀?”

唐瑞琪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下一秒倒吸了口冷气,伸出手指了指他,却又难以置信地捂住嘴巴,“你……你就是……那个孩子?”

漠向远微皱了下眉头,紧抿着嘴角,尽管沉默着,却已是给了她答案。

“天呐!”唐瑞琪踉跄了一下,“这……这究竟算不算是一份孽缘?”

此时此刻,看着一脸苍白的唐瑞琪,漠向远的心亦仿佛被撕裂成千万片,他一步步后退,迈着沉重的脚步走了出去。

**********************************

他把车子开得飞快,只有短短十几分钟,就飙回了别墅。

下了车,他疯了一般地冲到二楼的书房,一步步走到保险柜前,按下密码,将柜门打开,从里面取出一只精致的盒子。

片刻的犹豫后,他才将盒子打开,精致的链子,镂空的弧度,以及幽蓝通透的宝石,只是一瞬间就刺痛了他的眼睛,当年,他一直把这个物品小心保存,只想着有一天能够还给失主。却是没有想到,原来……它的主人就是他的身边,那个不是别人,就是他的妻子——程慕暖。

“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漠向远将坠子紧紧地握在手中,脑海里不断地回想着过往的一幕又一幕,内心仿佛有无数颗细密的针扎过,那种密密麻麻的痛,让他难以呼吸,亦仿佛所有的血液都流尽了一般,他觉得全身冰冷,止不住的颤抖。

这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心心念念的报仇,最终却报复错了对象,而他更在这场报复中沦陷了自己,可悲的是,他的爱人,他的暖暖,现在生死未卜,而他却知道了这一个天大的秘密。此时此刻,他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这个事实,如何面对自己的心。

缓缓站起身,他转身快步冲出书房,再次出门上了车,启动引擎,全速驶离。

车子沿着盘山公路疯狂地飙着,车篷敞开,风呼啸而过,刮得脸生疼,而他的眼前却早已模糊一片,心里不停地呼唤一个名字,可每呼唤一次都让他心疼难奈……

“暖暖……暖暖……对不起……”漠向远呢喃着,“请你原谅我,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纷乱的泪水以及脑海里不断出现的场景让漠向远有些神志不清,前方出现了一个弯道,他却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就在这时,从拐弯处迎出现了一辆大卡车,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本能地向右打方向盘避让,可转弯处很狭小,车速又过于太快,伴着一阵刺耳的刹车声,车子撞开了外侧的基石,翻滚下山崖……

……本章完结,下一章“心灵的祭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