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45章:心灵的祭奠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45章心灵的祭奠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三年后。

一幢欧式别墅的花园里,一个小而纷嫩的身影正在追着一个塑料球,扭着胖胖的小屁股,跑得很欢。尽管球滚得非常快,可她却锲而不舍,终于在球减缓速度的一瞬间追上了,并牢牢地抱进怀里。那个满足的小模样,就像一个得意的小花猫,抬起稚嫩的小脸,眯着大而黑亮的眼睛,说不出的惹人怜爱和招人喜欢。

“小小姐,别再跑了,看你这满头大汗的!”身后,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女子追上来,带着满脸的和蔼,拿出手帕替小姑娘擦着额头的汗,眼中满是爱怜。

小女孩喘着粗气,撅起小嘴,不满地说道:“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呀?怎么还不回来?”

“呃……小小姐,我也不知道先生什么时候会回来!不过……之前有来过电话,让厨房准备晚餐,他说会回来陪小小姐一起吃晚饭的!”

“真的吗?”小丫头一下子睁大眼睛,兴奋地看着她,“爸爸真的这么说?”但下一秒,她又马上不满地说道:“那你干嘛不让我听呢?我要跟爸爸说话!”

“呃……先生他……准备要去开会,当时来不及!小小姐,别急嘛,看时间……估计先生,也快回来了!”中年女人说道。

小女孩皱了皱眉,“好吧!那……我们一起去门口等爸爸好不好?”

“呃……那好吧!”

保姆牵着小丫头的手,经过花园来到大门口,小丫头扎着一对羊角辫,踮着小脚向路口翘首祈盼。

等了大概十几分钟,终于,远处驶来一辆车子。

小丫头愣了一下,待看清车子以及车牌上一串熟悉的号码后,她兴奋地跳起来,“爸爸……爸爸……”

保姆点点头,“是啊,是先生的车!”她边说边拉紧小丫头的手,生怕她一开心就向车子冲去。

先生对这个女儿那是宠爱万千的,平时带她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可是不敢出一点岔子的!毕竟有钱人家的孩子都是很金贵的。

车子很快停了下来,后门打开,一个身材高大而伟岸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英俊无比的脸上挂着宠溺的笑,凝视着小女孩的眼神满是温柔,接着,他远远地向她伸出手。

而这边,小姑娘也挣脱了保姆的怀抱,撒欢地向男人跑去……

“爸爸……爸爸……”她甜甜地呼唤着他,好似出谷的黄莺,那婉转而甜美的声音,顿时让周遭的一切都失了颜色。

“宝贝……”男人一把将她小小的身躯揽进怀里,接着高高地举过头顶,“我的宝宝念念!爸爸好想你!”

“咯咯……咯……”小丫头乐得开怀,整个人兴奋不已,被男人举高高,她撒欢地手舞足蹈,胖胖的小手用力摇着,小脚也悬在半空摇摆着。

“爸爸,我也好想你!怎么才回来啊!念念想你一天了!”小丫头不满地说道。

男人将她纳入宽大的怀抱,轻轻吻了吻她的小脸,“乖,爸爸开了一个会,所以……回来的迟了些!宝贝,对不起啊!”

“喔……”小丫头歪了歪脑袋,“好吧!看在你辛苦的份上,我就不生气了!”说完,甜甜地在男人的俊容上亲了亲,湿哒哒的口水弄了男人一脸,可男人却是极为享受的。

“唔……我的宝贝!有没有肚子饿啊?爸爸给你带了你喜欢的冰激凌,不过……要吃过晚饭以后才能吃知道吗?”

“耶……好开心!爸爸!谢谢!”说完,她搂紧男人的脖子,再度献上香吻。

“我的乖宝贝!走,现在……我们一起吃饭去!”男人抱紧怀里的小丫头,大步向别墅里走去。

父女俩一起吃了丰盛的晚餐,餐后,男人亲自从冰箱里拿出冰激凌,装在一个精致小碗里,随后端到桌上,又看着小丫头一小勺一勺地送进小嘴里,看到她吃的香甜,他觉得整颗心都要融化了。

吃过冰激凌,保姆负责给小丫头洗澡,而男人则回到书房处理文件,等一切收拾妥当了,他便来到女儿的房间,半靠在床边,一边拿着童话书给她讲故事,一边哄她入睡,这是他每晚都要做的事情。

小丫头很快就进入了梦乡,男人低头凝视着眼前这张可爱的小脸,与记忆中某张巧笑嫣然的容颜重叠,他的眼里泛起一片潮湿。

夜深人静,男人终于依依不舍地起身,离开女儿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入睡,脑海中想着那张可爱的小脸,他很快沉入梦境……

******************************

“暖暖,我不会让你有事,相信我!”他看着她,尽管隔着布罩,可他却似乎能够感觉到她的表情,他大声地喊着。

他看着她坐进车里,看着车子驶离,他紧紧地跟了上去,却在下一秒,“轰……”巨大的爆炸声伴着漫天的火光,将所有的一切都化为了灰烬,包括那张巧笑嫣然的容颜。

“向远,原来……你一直在骗我!”柔柔的声音飘散在空气里,仿佛轻风拂过他的耳际,却在下一秒随风而逝,他急切地想要抓住她,却在伸出手的刹那,只抓了一场空……

“不……暖暖……”悲怆的嘶吼声在幽暗的夜里响起,漠向远忽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急剧地喘息着,月光的银辉撒向房间,他深邃的眸子大睁着,额头布满细密的汗珠,静谧的房间里只听得见他节奏紧促的心跳声。

深吸了几口气,他渐渐平息下来,伸手慢慢抚向床侧,那里一片冰冷,早已没有了属于她的温度,可空气里似乎还残存着她的气息。不管有多忙,每晚,他都必须在这个房间里入眠,因为……这会让他感觉,她从未曾离开。

******************************

深秋,萧瑟的冷风拂过,干枯的落叶随风卷过地面,发出沙沙的响声,给本就凄凉的景色又增添了一丝忧伤。

位于C市依山傍海的中央墓园里,一片肃静清冷,只有风声交织着海浪声远远地传来。这里本就是一个不该被打扰的世界,一座座墓碑静静地矗立着,仿佛每一座都有一个诉不尽的故事。

伴着一阵脚步声,一个男子正拾级而上,黑色的长款风衣包裹着他颀长而伟岸的身躯,他侧脸棱角分明,高蜓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的墨镜,薄唇抿成一字型,眉宇间透着一丝难掩的悲怆和哀伤。

他的脚步异常沉重,一如他此刻的心情,走过长长的台阶,在一处孤立而略显不同的汉白玉墓碑前停下脚步,深邃的目光隔着墨镜落在碑文上,爱妻:程慕暖之墓,夫:漠向远立。

弯下腰,将一大束白色的荚蒾花,轻轻放在墓碑前,男人缓缓探出骨节分明的大手,修长的指尖轻轻抚着墓碑上的照片,动作轻柔而小心。

照片上的女子清丽婉约,一袭黑发衬得她肌肤如雪,灵动的眼眸,美丽的五官,如樱花般绽放的粉唇露出一抹淡而优雅的笑,眉目间的自信与骄傲一如她不服输的性格,使她浑身透着一股不可亵渎的矜贵。

荚蒾花香浓郁幽长,美丽而不艳俗,它开放在幽冷早春的山谷中,对寒冷有着极强的耐受力,就像他的妻子,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挫折,身在何处险境,她都能够冷静面对,毫不慌乱。

荚蒾花语——至死不渝的爱。

那场爆炸让她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他甚至来不及对她说一声抱歉,如今留给他的……只是无尽的悔恨、痛楚和思念。

他在最关键的时候,保全了另一个女人,却舍弃了她……

不是不在乎,不是不心疼,而是……他太过于自信,因为她的处事不惊,因为她的聪明淡然,因为他想借此了断与另一个女人的一切,他相信自己可以控制住当时的状况,而他也能保她周全……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的自信将她推入了绝境,他忘了,任何事情都可能出现意外,他不过是一个错误的转身,却造就了一场无法挽回的绝别!

他拼了命想要冲进火海,却被人死死地拉住。

他的妻子,却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唯一一副被怀疑的遗体却神秘消失,而没有任何DNA能够证前那究竟是不是她!

眼前这个墓碑中,根本没有她的骨灰,镶钻的骨灰盒中,放着那枚钻戒,是婚礼上,他亲手为她戴上的。是她身为漠太太的标志。

也是当时他从那具遗体上的摘下来的,不然……连个纪念都不会有!

他不相信她真的死去了,三年间,他几乎把地球翻了过来,可一次次,等来的却是无尽的失望。

“暖暖,对不起!我爱你!”低沉暗哑的声音被海浪声掩埋,一串泪潸然而下,他的指尖,流连地摩挲着照片上的小脸,如果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他情愿不设下当年那场圈套,更希望……她从不曾遇见过他。

可是,一切……没有如果……

……本章完结,下一章“神秘礼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