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48章:诉苦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48章诉苦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佳人聪明地选择了嫣然一笑,却是抿嘴不答。

“怎么?怕得罪人?”于季辰眯起眼睛看着臂腕里的美人。

“哪里!于总,您可别笑我了!您和漠总的事……我可不敢妄自评论!”美人掩嘴笑道。

“呵……贫嘴,明明就是和事佬,谁也不肯得罪!”于季辰眼角一扫坏笑道。

“于总,我可没有!您就别冤枉我了!”说完,美人转而看着漠向远,仿佛求助一般,“漠总,您可要说句公正的话。”

漠向远挑眉微微一笑,“忍了吧!他啊……也就能借机欺负你一下了!你得体谅于总在家里受压迫,却只能出来发泄的心情!”

“噗嗤……”佳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于季辰的表情立刻变臭,他不满地瞪着漠向远,“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家里受压迫?别坏了我的名声。”

“名声?”漠向远笑得诡异,“你现在……还有名声吗?”

于季辰恨恨地盯着他,“漠向远,你少往我身屎盆子,把我惹毛了,我就把你的事情抖出来。”

漠向远撇了撇嘴,不在意地说道:“我有什么?我们念念不知道有多乖,我在家里,那是充分享受一个做爸爸的自豪感。反过来看你呢?”

“我?我怎么了?”于季辰不满,“哼,我承认,我们家的调皮蛋没有你家小公主乖,可是……也不至于让我受压迫吧?”

“咳咳,于季辰,你少避开话题,你的‘妻管严’是人尽皆知好不好?”漠向远凑近他低语,“不过……兄弟,你哪来的胆子带这么漂亮的姑娘参加酒会,晚上回去……就不怕小命不保?”

“去你的,我老婆温柔着呢!又不是悍妇!”于季辰不满地瞪他。

漠向远扯扯嘴角,“切,我有说她不温柔吗?你不就是醉在她的温柔里了吗?”

一句话让于季辰皱起了眉头,有些诉苦似地说道:“别提了,这女人心海底针,她最近……在生我的气!”

“哦?”漠向远看着他愁容满面的样子,忽地笑了,“怪不得你找了女伴来,原来……是跟她吵架了!”

于季辰摇摇头,“就算是不吵架,她也不会陪我来的!”

“怎么了?这么没自信?”漠向远戏谑道。

于季辰叹了口气,表情突然变得异常严肃,“呵……我又几时自信过?”说完,他抬起头,拍了拍漠向远的肩膀,“我们兄弟俩……真是同病相连啊!”

听到他的话,漠向远顿时收起脸上的戏谑,他的眸色变得深沉起来,专注地凝视着某一个地方,好一会儿才说道:“怎么会呢?比起我……你不知道要幸福几百倍!”他苦涩地笑了笑,“季辰,好好珍惜吧!不要等失去了,再去后悔。”

“哎……我哪里是不珍惜啊?对她……我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说句不好听的,我于季辰从小就混着呢,我特么在乎过谁?可是对她……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就是该死的在乎!恨不得时时刻刻把她绑在身边!可是……这么些年了,她连孩子也给我生了!但我就是没办法得到她的心!”于季辰恨恨地咬牙,“我不明白,我特么究竟哪里不如那个怂包男人?她为什么就是忘不掉他?为什么就是不爱我?”

漠向远只觉心尖弦一颤,一种密密麻麻的痛从身体的深处蔓延开来,他轻轻地对于季辰说道:“就算是这样,也好过永远的失去!不管怎么说,她还在你的身边。兄弟,知足吧!”

于季辰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自己言语的不妥,马上看着漠向远,好一会儿才尴尬地说道:“你……就不能说服自己忘了她吗?”

漠向远苦笑一声,“怎么可能忘?怎么忘得了?季辰,这种感觉……你怕是……无法体会!”

于季辰沉默,好一会儿才又开口,“是啊,没有亲自经历,我的确没有发言权,可是向远……已经过去三年多了,如果她还活着,早就应该回来了不是吗?可是……却没有一丁点的消息,只怕是……”

“不!我不愿意相信,我就是不愿意相信!”他闭了眼睛,“你不知道……她是恨我的!就算她还活着,只怕……也不会回来的!”

“既然不愿意相信她已经死了,又为什么立了碑?”于季辰发问:“难道……只是用来折磨你自己的吗?”

漠向远无奈地苦笑,“没办法,这是……程家人的意思!”

“程家?哼,程家和她有什么关系?”于季辰不屑地冷哼,“说句不好听的,怕是个个都在利用她吧?从她到程家的第一天开始,直到她的消失,无一不是处处被利用!现在却假惺惺地要纪念吗?呵……说出来……还真是好笑!”

“呵……你现在这是和你老婆一个鼻孔出气了吗?”漠向远看着他,“在她的影响下,你是不是见到我也想狠狠地揍我?”

于季辰愣了一下看向他,嘴唇动了动,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漠向远无声地扯了下嘴角,“看来……还真是被我猜中了!如果……能够让她回到我身边,我愿意用一切去交换!除了我的命,因为命没了,即使她回来……一切也是枉然!我希望可以留在她的身边,哪怕接受最痛苦的惩罚!”

“哎……”于季辰叹气,“为什么……为什么人总是要这样?当一切失去了,才会明白呢?你记不记得,我提醒过你的!”

“我怎么可能不记得呢?”漠向远摇头,脸上一副追悔莫及的神情,“只可惜……我太自负了,那个时候对你的提醒不屑一顾!现在想后悔,却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

“向远……罢手吧!也许放下了,你也就解脱了!找个爱你的女人,或者给简凝一个机会!毕竟……”

“够了!不要再说了!”漠向远打断他,“我怎么可能再接受别的女人?至于简凝,我不仅不想见到,我甚至不想听到她的名字,如果当年……我不是选择先救了她,暖暖就不会……”说到这里,漠向远难掩脸上的痛苦。

于季辰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开口,“可是向远……我敢打赌,即使那件事重演一百次,你仍然还是会选择先救简凝,因为你觉得自己欠了她!你想用那件事补偿她,也想用那件事为你们之间的关系划上句号!你只是不知道……那样的选择会出现意外,会让你失去你的最爱,进而变得像今天这样痛苦。”

“……”漠向远没有说话,是啊,作为好兄弟,于季辰是很了解他的人,正如他所说,就算一切重来一百次,他还是会选择简凝,那并不是因为在他心里简凝的份量比慕暖重,而是……因为亏欠了她,所以才补偿她,只是他不会知道,那样的选择,会付出这样大的代价。

“算了,别想了!无论如何,事情已经不能回到从前了!看开点吧!”于季辰开导着他,“也许……我是说也许,就像你说的,因为她是恨你的,所以……即使她还活着,也不愿意见你!不过……你有没有想过,她会不会跟程家人联络呢?这种猜测……不是没有可能!”

漠向远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否定,“没有可能!你以为……当年我就没怀疑过吗?基于那场绑架,我亦是动用了所有的关系去调查,可因为那些主要参与者都已经大爆炸中死去了,所以结果……一无所获!被调查的人里面,亦包括她的家人,直到现在,她的家人也在我的监视中,不过……她真的没有回来过!”

“既然这样,你就放手吧!你不是没有努力过,只是……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靠努力得到改变!向远,作为你兄弟,我实在……不忍心你这么折磨自己!”于季辰瞥了一下眼前舞池中的衣香鬓影,“看看,天底下……不是再没有女人了,这些年……你一直孤家寡人,知不知道伤了多少女人的心!”

“呵……那又如何?别人伤心又与我何甘?”漠向远随手从侍者手中拿过一杯红酒,在手里微微一晃,接着轻轻地抿了一口,轻声说道:“不是暖暖,什么人对我来说都毫无意义!季辰,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我们换位,那个消失的人是……”

“哎……不待这么做比喻的啊!”于季辰立刻阻止他,“好了,好了,我不管你了还不成?得,我和我的女伴跳舞去了!”说完,他一把拉起身边的佳人,逃也似地滑进舞池。

漠向远深吸口气,再度品着手中的红酒,目光淡淡地从舞池中扫过……

今晚来参加酒会的嘉宾非常多,伴随着音乐,很多人都在与舞伴共舞,室内的光线有些暗,忽地,人群中,一个身影闪过,漠向远只觉得他的心一下子被提了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执着地守候”↓↓↓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