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60章:也许只是考验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60章也许只是考验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妈……”漠向远顿时皱起了眉头,“我已经说过了,我和简凝不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最开始,你们不是也爱得难舍难分吗?不管你是后来变心了,还是什么最初看错了自己的感情,但你们终究是有基础的,你不能否认,你并不反感简凝吧?”漠心怡不赞同地说道。

漠向远叹了口气,“妈,不反感是一回事,爱又是另一回事!这根本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我不反感的人很多,可是……我不可能都爱他们!我的事情……我自己知道,妈,求您了,就别操心了!”

漠心怡皱了下眉,“妈还想求你呢!你能不能不这么傻啊?你才三十多岁,难道……要一辈子这么下去吗?为了一个不可能的希望,就赔上自己一辈子?这还不算,你还要拉着简凝一起!”

“妈……”漠向远浓眉紧锁,他一脚刹车让车子猛的停下来,“您干么一定要把我和简凝扯在一起。我说过了,我和她……早就没关系了,以后也不可能再有关系!这跟我是不是在等暖暖没有任何关系,就算不是暖暖,也绝不会是她!”

“为什么?简凝做错了什么?这几年来,她一直无怨无悔地等着你,难道都不能让你感动吗?”漠心怡质问。

漠向远觉得甚是疲惫,“妈,这个问题……我们能不能不再谈了!就算您说一百次,我也不会改变初衷的!我很抱歉,要让您失望了!”

“你……”漠心怡还想说什么,却在看到他坚定的表情时,将已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漠向远看母亲没有再坚持,他下意识地松了口气,随即发动了车子,却在刚拐了个弯时就听漠心怡说道:“我们现在去哪儿?”

“当然是回家!您坐了那么久的长途飞机,需要好好休息!再说……您也应该很想见念念!”漠向远理所当然地说道。

“不……我不回家!”漠心怡十分确定地说道:“先送我去医院。”

“妈……”漠向远转过头难以置信地看着她,“您才刚下飞机!而且……现在医院也不是探视时间,您……”

“我不累!我一定要看过简凝我才能够放心!快点开车吧!”漠心怡看了他一眼,“你若是不愿意……就把车子停下,我自己打车去!”

漠向远在心里默默地叹气,却也不得不尊重母亲的意见,他抡着方向盘,调转了车头,径直向医院的方向开去。

一路上,母子俩没有再说话,车厢里的气氛有那么一点点紧绷,其实漠向远知道,母亲回来,这件事是避免不了的,可是,当真正面对的时候,他还是觉得心烦不已。

车子终于停在了医院门口,他下了车,绕到另一边,替漠心怡打开车门,“妈,慢点!”

“我没事!”漠心怡看了他一眼,“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还没有去简凝!”

“……”漠向远微愣了一下,果然知子莫若母,母亲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

不等他开口,漠心怡已跟着马上说道:“既然这样……那就一起进去吧!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就算没有缘分,也是朋友吧!探望一个受伤的朋友,也是应该的。”

“妈,我知道了!走吧!”漠向远没有异议,他知道,自己不能拒绝。

母子俩一同来到简凝所在的病房门口,漠心怡敲了敲门,率先推门而入,漠向远则跟在后面。

病床上,简凝侧躺着,似乎是睡着了,不过脚步声响起的时候,她微动了一下,接着便转过身……

“伯母?向……向远……”看到二人,她似乎很意外,作势便要坐起来,却被一步上前的漠心怡拦住,“哎呀,快别起来!你这孩子,好好的,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害我好担心!”

“伯……伯母!”简凝眉目低垂,轻声道:“对不起……让您担心了!”

“傻孩子,说什么呢!你也不想的不是吗?”漠心怡坐在她的身边,伸手爱怜地抚摸着她的头发,柔声说道:“如果不是我打电话给你,你大概会一直瞒着我们吧?你在C市没什么亲人,忘了我之前说过的吗,有什么事,一定要找向远,你怎么都不联系他呢?”

“我……”漠心怡抬起头,看了漠向远一眼,像是有些尴尬,半晌才低声说道:“伯母,对不起!我只是……不想打扰向远,毕竟……我们之间……早已不是从前的关系!我……”

“说什么呀,你这孩子!”漠心怡叹了口气,“哎……你们没缘分成为夫妻不代表连朋友都不能做!再说……退一万步讲,就算你不能做我的儿媳妇,还是我的干女儿,也是向远的干妹妹,难道通知他帮忙不应该吗?”

“伯母……”

“行了!别说了!这次这件事,你做的不好,向远做的更不好!”漠心怡看了儿子一眼,微蹙起眉头,“你明知道简凝一个人在这边,你怎么就不能多关心她一点呢?好歹……好歹你们……”

“妈……”漠向远似乎知道她要说什么,随暗暗地提示了一句。

“伯母,不要……”简凝拉住漠心怡的手,“不要让向远为难,我是一个成年人,完全可以照顾好自己,怎么能够时时麻烦他呢?再说……他也是为了避免我们之间的尴尬,他其实这是在为我考虑。”

“哎……真是……”漠心怡不知道要如何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她摇摇头,转头再次看了漠向远一眼,拍了拍简凝的手,倒是越发的心疼她。

“伯母,您别难过!”简凝的眼中染着一丝湿意,语带自责,“我真的是太不懂事了,都怪我,让您千里迢迢从美国飞来看我!”

漠心怡板了下脸,“这孩子,说什么呢!妈妈看女儿不是天经地义吗?再说……这段时间,我也比较有空,我早就想过来看看你们俩了!应该说……你恰好给了我一个马上成行的借口!只不过……这个借口有些心惊肉跳!伯母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永远也不要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伯母年纪大了,一丁点的刺激也承受不来,你们俩……都要给我好好的!知道吗?”边说,她边拉过漠向远的手,交叠在简凝的手背上,并紧紧地覆住……

“……”一时之间,漠向远觉得甚是尴尬,当着母亲的面,挣脱不是,默许也不是,他张了张嘴,却终究因为为难而哽在喉中,他只能下意识地皱起了眉。

就在进退两难之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漠向远立刻如临大赦。

“呃……对不起,我接个电话。”漠向远趁机将手抽离,他看了看母亲,微微歉意地点了下头,拿出手机,凝视着上面的号码却并没有马上接起,而是转身向病房外面走去……

由始至终,简凝的目光都追随着漠向远,直到他高大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她却仍然迟迟没有回过神。

“简凝……简凝……”漠心怡轻轻呼唤着她。

她却痴痴地凝望着,仿佛也跟着他一起离开了一般。

漠心怡叹了口气,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她这才一愣,马上回神,“呃……伯……伯母,对不起!”

漠心怡看着她,半晌才说道:“简凝,你……一直忘不了向远是不是?你很爱他对吗?”

简凝抬起头,迎向漠心怡的双眸,下一秒,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忧伤,“伯母,这些话……您千万不要让向远听到,他……他会不高兴的!”

“不高兴?为什么?”漠心怡不解,“就算是……他不接受你,也阻止不了你爱他的事实啊!他有什么权利不高兴兴?”

“我……”简凝的神色越发难过,“他说过,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早在三年前就结束了!他说……我们再也不可能回到过去,而他也希望……从此以后我也能够放下这份感情,他不希望……自己一直被我惦记着!当年……他是因为救我……而失去了程慕暖,他说每每看到我的时候,都会马上想到她,更会因此想到自己对她的愧疚!他不允许自己接受我,也不允许我继续爱他。”

“这……”漠心怡眉头紧锁,“他这是什么逻辑?当年的意外并不是你愿意发生的!难道……你和程慕暖交换,他就不会觉得内疚了吗?”

“伯母!”简凝咬着嘴唇,“您知道么,有时候……我真恨不得当年死去的那个人是我!这样……也许我就可以一辈子都在向远的心里占有一席之地了!那总好过现在他对我的不屑一顾。”

“傻孩子,你在说什么!”漠心怡不满地阻止她,“你怎么可以这么不爱惜自己?什么死不死的,太不吉利了!听伯母一句,很我事情……不可操之过急,也许……这就是你的命!想开一些,说不定……这是上天在考验你和向远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新的发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