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66章:就是她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66章就是她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对于漠向远来说,从来没有一天似今天这般焦躁,他觉得每一分每一秒都太过漫长,这样的等待几乎要将他折磨疯!

从司机那里,他知道母亲今天去见了蔓蔓,于是乎,他几乎一整天都没有心思工作,早早地从公司回到家里,只想着早一点从母亲那里得到消息。

可是……怎么等都不见母亲的身影,一整天她都没有回来,电话也无法打通。

他整个人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客厅里不停地走来走去,有时候干脆直接到花园里,可就是不见她的身影。

直到天色昏暗下来,门外终于传来引擎声,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就跑了出去。

刚拉开大门,一抹小小的身影就扑了上来,“爸爸……你今天回来的好早哇!”

“呃……念念……”漠向远低头看了看一脸兴奋的小丫头,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勾起了嘴角。

“爸爸,今天是奶奶去接的我噢!小朋友们都好羡慕哦,他们说……念念的奶奶好漂亮,好年轻的!”她仰着小脸,大大的眼睛犹如闪亮的钻石,那股子开心劲,似乎可以感染所有的人。

“喔……看念念兴奋的样子,你就这么高兴啊!”漠向远温柔地点了点她的小鼻尖,宠溺地笑道。

“当然了!”念念歪了歪小脑袋,但很快撅起小嘴,“不过……要是妈妈也能送我上一次学……那念念就更加高兴了!”

“……”

“……”

孩子的一席话让两个大人都愣住了,漠心怡与漠向远面面相觑,却是谁也说不出话来。

念念眨着大眼睛看着二人,小手拉着漠向远的衣角,“爸爸,你什么时候才能把念念的妈妈找回来啊!”

“……”

“……”

漠向远和漠心怡再次互望了一眼,仍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顿时,整个空间里的气氛显得甚是尴尬。

“念念,上楼做功课去吧!爸爸……跟奶奶有话要说。”漠向远终于开口,轻声催促着女儿。

“爸爸……”念念有些不开心。

“乖,快去吧!一会儿晚上做好了,爸爸上去叫你!”漠向远摸了摸她的小脸温柔地笑道。

“奶奶……”念念转而又看向漠心怡。

漠心怡也是向她笑了笑,“好孩子去吧!”

念念终于不满地垂下小脸,无奈地转身上楼去。

目送着念念离开,漠向远目光一转,看向漠心怡,“妈……”

漠心怡自然知道他要问什么,与他对视了一下,转身便向楼上走去。

“妈……”漠向远一急,忙跟了上去,“您今天去见了她不是吗?难道都没有话要对我说吗?”

漠心怡却像是并不打算满足他的好奇心,快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漠向远一直跟着她进了房间,“妈,您说过的,会帮我弄清楚她究竟是不是慕暖!现在您这是……”

漠心怡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身,打量了他好一会儿才说道:“向远,这个问题……我不觉得你应该来问我!程慕暖是你的妻子,你们有着最亲密的关系,作为丈夫,你应该凭着感觉一下子就认出她!更何况,你很爱她不是吗?如果是这样,你怎么会辨别不出呢?”

“我……”漠向远不知道要如何回答母亲的话,的确,他和慕暖每天生活在一起,很多东西早已十分熟悉,也许只是小小的一点变化都可以轻易的感觉出来,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在强吻了蔓蔓之后,他更加迷惑了,在他看来,她既然是慕暖,却又有些什么地方是他觉得陌生的,这种在是与不是的选择间,他彻底迷茫了。

“看来……你是分不清!”漠心怡摇摇头,“向远,你问问自己的心,你究竟是不是真的爱她!为什么在我看来,你并不像想像中那么的爱她!”

“不是!不是的!我爱她!”漠向远急促地低吼出志,“谁说我不爱她?如果我不爱……何必如此苦苦地等下去?如果我不爱,又怎么会如此地痛苦?妈,别人不了解我,难道您也不了解我吗?”

漠向远凝视着他,好一会儿才又说道:“向远,妈想告诉你,爱……并不仅仅只是互相相守,有的时候……怀念也是一种爱,放手更是一种爱!听妈一句话,不管什么事……都不要太执着了!”

母亲的话就像一把刀子,尖锐的刀刃深深地刺向他的心窝,他几乎快喘不上来气,他似乎已经有预感,母亲这番话意味着什么。

“向远……”

“妈……”仿佛知道漠心怡接下来要告诉他什么,一种强烈的恐惧让他猛地打断她,“如果……如果是不好的消息,您……最好什么也别说!我……不想听!”他有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漠心怡皱了皱眉,这是她可以想到的结果,所以,刚刚在楼下,漠向远问她的时候,她才会急着上楼,她其实是想躲避他的,虽然知道这种隐瞒不会长久,但是……让她把事实说出来,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在她看来,现在的事实,甚至比三年前发生的一切还要残忍,至少……对她的儿子漠向远是如此的!

“向远,不要再固执下去了!这对你来说毫无意义!你的痛苦无法换回逝去的生命,更加不能够回到从前!何苦折磨自己呢?”如果注定给予他的只能是一个打击,那么,漠心怡宁愿用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方式。虽然开始他会很痛苦,但时间终归是短暂的,当一切趋于平静后,他也会从打击中恢复过来;而另一种方式,也是事实的真相,则会折磨他一辈子,只怕至死,他都无法释怀。

“妈,您是想告诉我什么?”漠向远看着漠心怡,一瞬不瞬地盯着,脸色有些苍白。

漠心怡为难地蹙了下眉,“向远,我没有什么能告诉你的!唯一的答案就是……你弄错了!她的确不是程慕暖,三年前的那场爆炸已经把她带走了,你……接受现实吧!”说完,她摇摇头,并深深地叹了口气。

漠向远一脸呆滞,母亲的话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剜心的痛楚从心脏深处向四周蔓延,只是眨眼的功夫便遍布全身,而他却更加无所适从。

“不,我不愿意相信!”好一会儿,漠向远终于出声,语气却是说不出的绝决,“妈,您说过的,慕暖绝不会有姐妹!而我更加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你告诉我,你到底知道了什么?为什么见过她之后,你前后的态度会有如此大的差别!告诉我,您告诉我!”

漠心怡很是无奈,她微闭着下眼睛,眉头紧蹙,好一会儿才艰难地说道:“向远,你这又是何苦呢?知道的越多,对你的伤害也就越大!有的时候,不知道反而是一种幸福。”

“不……妈,我要知道!我一定要知道事实的真相!”漠向远漆黑如渊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漠心怡,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下意识地,他便说出口,“蔓蔓……她……就是暖暖……对吗?”

他死死地看着自己的母亲,眼睛甚至不敢眨一眼,生怕会错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见漠心怡没有回答,他紧绷着声音,甚至有些声嘶力竭,“告诉我,对不对?”

漠心怡知道瞒不住,可是,她不希望会是这么快,怎奈,他的儿子这次真的是一头栽了进去,对于程慕暖,他是动了真心,也之所以这样,无论她怎样试图掩盖事实,都无法瞒得过他。

“妈,告诉我,我只想知道事实的真相!”漠向远死死地抓住母亲的手,一字一句地问道:“暖暖还活着是不是?她没有死!蔓……蔓蔓就是暖暖!”

漠向远双眼赤红,脸色泛白,高大的身躯微抖着,漠心怡看他如此激动,无论如何也不忍心再继续隐瞒下去,她别过脸,十分为难,却最终还是缓慢地点头,“是的,向远!慕暖还活着,她没有死!蔓……蔓蔓……就是慕暖!”

“……”无声……长久的无声,四下里一片寂静,仿佛只能听到粗重和呼吸声,漠心怡可以感觉到,他握着自己的手冰冷而僵硬,仿佛最后一丝温度正从他的身体里抽离,她担忧地望向他,只见他神情呆滞,血红的双眼透着一股濒临死寂的哀伤,下一秒,他高大的身子猛地踉跄后退几步,虚脱的好似没有一丁点力气,喉咙里呢喃着唯一的名字,“暖暖……暖暖……”

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忽地转身,迈开大步向门口走去……

漠心怡一惊,赶忙一把拉住他,“向远,你去哪里?”

他瞪大眼睛,呼吸急促,“妈,您放手,我要去找暖暖,既然知道她是暖暖,我就没有理由还站在这里。”

“不,不行!你不能去!”漠心怡死死地拉住他,艰难地说道:“儿子,三年了!经历了这三年,你早已没资格……再拥有她!”

———

……本章完结,下一章“心痛一幕”↓↓↓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