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69章:不能放手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69章不能放手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难道不是吗?”漠向远紧盯着她,“你休想用再嫁他人来骗我,我不会相信!也绝不可能!”

慕暖勾唇一笑,“漠先生,看来你的法律常识需要普及一下了!按照法律规定……夫妻间任何一方死亡或者被认定死亡,婚姻便自动解除!我已经失踪了三年,应该说在大多数人眼中,我已经是个死人了!试问,死人又怎么可能做你的妻子呢?”

“不,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从来都没有承认过!从来没有!”漠向远低吼。

“那又如何?即便你不承认,也改变不了什么?在别人的眼里,我程慕暖就是一个已死之人!”她扯着嘴角,溢出一抹苦涩的笑。

“不……只要我不承认,谁说都没用!暖暖,你信我,在我心里,一直都坚信你还活着,事实证明,我的预感是对的。”他紧张地看着她,想伸手去碰触她的手,却被她机敏地躲过,他的手就那样堪堪僵在半空中。

慕暖退后一步,微蹙着眉,“漠先生,现在说这些毫无意义!就算我没有死,我也是别人的妻子了,请你……接受这个事实,并且……以后也不要再来打扰我!”

“……”她冰冷的眼神毫无温度地从他的脸上扫过,这样的慕暖是极其陌生与遥远的,与记忆中他的妻子,完全判若两人,漠向远只觉得一股凉意从脚底升至全身,他愣愣地看着她,一时之间呆滞着,完全是一副无所适从的样子。

慕暖的目光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但很快又趋于冷静,似乎他的痛苦与她没有半点关系,指了指大门,“漠先生,门在那里,你请便!”

“不!”漠向远只觉得她正拿着一把刀子剜进他的心里,他不愿意相信,他的暖暖会变得如此不尽人情,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

眼看着慕暖转身,要往楼上走去,漠向远一阵心慌,仿佛她这一走,就真的走出了他的世界,而他就再也与她没有半点关系。

想到这里,他再也控制不住,直接追了上去。

慕暖听到从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她下意识地加快脚步,向房间走去,却在推开门的下一秒,一个温暖而坚实的胸膛贴上了她的后背……

“……”她心弦一紧,快速转身,只想避开他。

可他却比她更快,高大的身躯压下她,只是一眨眼,便把她推到了门口的墙上,身后,他的脚轻轻一勾,门便应声关上,不等她回过神来,整个人已被他挤在了身体与墙壁之间。

“你……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慕暖只觉得心弦一紧,下意识地呼出声。

“……”漠向远低头凝视着她,两人的脸近在咫尺,鼻尖抵鼻尖,他只要一低头便能吻上她的唇。

慕暖挣扎扭动着,因为激烈的动作,两人都有些气息紧促,慕暖身上的馨香萦绕于他的鼻子周围,而他的味道也霸占着她的呼吸,一如他们的之间的关系,彼此纠缠着。

“漠向远,你放开我!”慕暖屏着呼吸说道。

“放开?”漠向远将这两个字咬得死死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恨不得看进她的心里。

“……”

“程慕暖,既然你已经出现在我的面前,你以为……我还会放过你吗?”漠向远冷笑一声,“呵……你休想。”此刻,他心里燃烧着一团怒火,眼前的慕暖再也不是他从前的妻子,冷言冷语,还要赶他离开,他从她的眼中看不到任何感情的色彩,仿佛他就是她最憎恨的敌人,而一想到她转而就会在另一个男人面前绽放笑容,他就无法忍受,强烈的嫉妒几乎让他疯狂,他毫不犹豫地抓住她的肩膀,低下头,狠狠地吻上她的唇……

“唔……”慕暖瞬间瞪大眼睛,她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做,她以为……在经过了此前的一次,这一次他会收敛一下,可是她忘了,他在她面前,永远无法冷静自持,见到她的同时,也就意味着失控。

“唔……唔……”大脑短暂的一片空白之后,她便开始挣扎起来,扭动着身体,抵在他胸口的双手紧握成拳,拼尽全力砸向他,可他却纹丝不动,男女之间的力量根本无法比较,她也怎么可能撼动他。

一触上她香甜温软的唇,漠向远仿佛一只嗜血的兽,这样的感觉是他想念已久,等待已久,期盼已久的感觉,他曾经以为,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再吻她,虽然他知道自己这么做会让她很不满意,但是,他控制不住了,不做点什么,他不知道怎么纾解自己内心的煎熬,他面对着她,却不能碰触她,这种感觉……比将他架在铁板上感觉更痛苦,她是他的,曾经是,现在是,以后也必然是!只要他漠向远还有一口气,他就绝对不会放手,绝不。

他似乎是带着万千的珍惜与宠溺,濡湿的舌尖舔舐着她的唇瓣,仿佛在帮她追忆着曾经的感觉,他粗粝的指腹磨擦着她细腻的脸颊,那如脂般的感觉是那样的熟悉与贪恋,只让他吻得更加深入。

慕暖被他吻得七荤八素,所有的呼吸都被他尽数吞没,她只觉得喘不上来气,整个人晕乎乎的。她感觉着他的薄唇辗过她的唇瓣,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霸道,凭她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他的束缚。

他撬开她的牙关,灵活的舌头一下子就推了进去,带着湿re和不容拒绝的坚决,舌尖搅动着她的檀口,追逐着她的小舌,仿佛是掠夺,又仿佛是在嬉戏。

慕暖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被他吸干了,最重要的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心底深处向四周蔓延,仿佛无数只小虫子在身体里蠕动,那种难言的感觉让她竟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惶恐。

“暖暖……我的暖暖……”他的唇终于在她快要窒息的前一秒移开了,带着濡湿从她的嘴角吻向她的下巴,并缓缓向脖子上下滑……

仿佛电流一般的酥麻感觉瞬间贯穿全身,慕暖想要挣扎,可是,身上的力气却像是被抽干了一般,丝毫使不上劲。

而整个身体亦仿佛飘在了云端一般,只让她欲罢不能。

就在她茫然无措的刹那,她只觉得身体一轻,双脚好似离开了地面,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整个人已被漠向远压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暖暖……我的宝贝……”漠向远贴着她的耳边,轻声低语,带着强烈的隐忍,没有人知道,这三年来,他是怎么度过的,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他有着强烈的欲.望,尤其是想念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有多少个孤寂的长夜,他都是看着她的照片入睡的,而一整晚,他根本睡不踏实,不是夜不能寐,就是半夜在噩梦中惊醒。实在煎熬不下去,他就冲进浴室洗个冷水澡,可这一切都不如漫漫长夜,他孤伶伶地躺在床上,感受着身边的冰冷更加让他痛苦,这样的感觉……只有他自己知道。

此时,美人在怀,柔软的身子散发着淡淡的馨香,不停地撩拨着他的嗅觉,好似是一种蛊惑,让他根本停不下来。

他抱着她,薄唇沿着她白希的脖颈一路下滑,大手隔着薄薄的衣料,熨贴着她的身体,仿佛烙铁一般滚烫着她的肌肤,让她越发的呼吸急促。

她下意识地扭动着身躯,而这样的动作在漠向远看来却是一种欲拒还迎,他的手从她腰际缓缓上移,沿着她奥凸有致的身躯,最后覆在了她柔软的xiōng部上……

“不……”慕暖微蹙着眉,身体里犹如被千万只小虫子在啃噬,难受的她想喊,却又有什么东西哽在喉咙里,只是难奈地吐出一个字,身体却做出比内心更加诚实的反应。

“暖暖,给我……”漠向远喘息急促,他的手在她柔软的身体上留下痕迹,他的吻滑至她的胸口,有些无法控制地撕扯着她的衣服,随着一颗又一颗纽扣崩开,胸口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了出来,霎时便刺激了他的眼睛,漠向远的黑眸瞬间变暗,紧缩的目光紧紧地凝睇在她的身上,无法形开。

慕暖觉得胸口一凉,她挣扎着睁开眼睛,目光与漠向远相触的一刹那,她只觉得轰的一声,脸和脑袋里瞬间冲血,她赶忙伸出手意图遮挡住自己裸.露的胸口,可他却哪里肯放开她,他的大手一把抓住她的手,只向上一推,她动弹不得,胸口的风景也更好地呈现在他的面前,他顿时呼吸一滞,一双眼睛染着猩红,就像一只面对美食野兽,似乎下一秒就能将她吞入肚腹。

慕暖倒吸了一口气,她清楚的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他们是夫妻,她太清楚他的习惯,可是,她又明白,自己绝不能任由他为所欲为,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道响亮的啼哭声传入耳际……

……本章完结,下一章“如此冷酷无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