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70章:如此冷酷无情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70章如此冷酷无情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两人均是一愣,漠向远的眼中闪过一抹惊愕,全身也顿时一僵……

慕暖呆滞了几秒钟,趁着漠向远不备,她用力推开他,不等他反应过来,她抓着微敞的衣襟飞快地跑了出去。

“暖暖……”漠向远起身迅速地追了上去。

那一声孩子的啼哭声就似一记闷雷,狠狠地敲击在他的心上,脑海里回荡着慕暖之前的话,他只觉得心惊肉跳。此时此刻的啼哭声,就像给他判了死刑一般,只让他喘一口气,都觉得胸口剧烈的疼痛。

他跟着慕暖快步走进一间相邻的房间,粉蓝的颜色,温馨的布置,一张小小的婴儿床置放于其中,宛若一个童话的世界。

他站在门口,呆呆地看着慕暖小跑进去,并从床上一把将正啼哭的小家伙抱了起来,那娴熟的动作,俨然就是一个合格的妈妈,她宠溺地抱着孩子小小的身体,一边轻拍一边轻声哄慰着,小心而又怜惜。

“宝宝……乖……乖……是做梦了吗?不哭……不哭啊……”她低着头,水一般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孩子的小脸,长长的睫毛在她白希的皮肤上投下阴影,阳光从窗子斜照进来,好似在她的身上洒下一层淡淡的金沙,而从他的角度,他甚至可以看清她脸上细细的绒毛,那白里透红的肤色,美的好似初生的婴儿。而她此刻的表情又盈满了母性的光辉,只让他觉的美得不可方物,他的一双眼睛完全无法移开。

“哇……哇……”她怀里的小宝宝似乎真的是被什么吓到了,小手在半空中抓舞着,大颗大颗晶莹的泪滴从黑溜溜的大眼睛里滚落,看着让人觉得心疼。

“宝宝……别哭……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慕暖拍着孩子的肩头,不停在小床边走动,试图让孩子停止哭泣,小家伙似乎也很依赖她,在她的安慰下,小手终于抱住了她的脖子,哭声也渐渐小了下来,可当他抬起头,看到漠向远的一刹那,小嘴瘪了瘪,再度哇的一声哭出来……

“……”慕暖转过身,看了漠向远一眼,表情冷淡,“漠先生,请你先出去!我的宝宝很怕生!”

“……”漠向远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慕暖会下这样的逐客令,而看着她一脸的冰冷,他的心就像是扎进了一把刀子,强烈的失落与打击,让他觉得胸口疼痛,满腹的话在那一刻突然哽在了喉咙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漠先生,你还想干什么?吓坏我的宝宝还不够吗?”见他无动于衷,慕暖皱了下眉头,毫不客气地开口。

“我……”

“出去!”不等他开口,她便再度低斥。

“……”漠向远无言以对,他的大手在身侧握了握,最终无奈地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他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门口,背倚着墙壁,静静地伫立。

房门留了一条缝隙,他能够隐约听到里面慕暖正在轻声哄着孩子,听着她那软软糯糯的声音,他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掉了,可是一想到那个和她十分相像的孩子,他的心脏就无法承受。他不敢去想,也不能去想,生怕一想就会心痛不已,他不知道,如果真的如慕暖所说,那是她和另一个男人的孩子,他要如何接受,又怎样面对!

他的心就像裂开一样,漫长的等待,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种煎熬,这样的等待,甚至不压于过去的三年。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边的门终于打开了,一闪身,慕暖窈窕纤细的身影走了出来。

她显然没有料到漠向远还守在门口,看到他的瞬间,她怔了一下,但随即皱起眉头,没有理会他,径直向楼下走去。

漠向远目送着她的背影,他挣扎了一下,这才大步跟了上去。

下了楼,慕暖终于转过身看着他,“漠向远,你到底想干什么?”

漠向远盯着她,似乎并不打算回答她的问题,反而直直地问道:“是谁?谁的孩子?”

慕暖的表情微微一滞,随即扯着嘴角露出一丝鄙夷的笑,挑眉反问:“有什么问题吗?我为什么要回答你这个问题?”

“暖……”

不给漠向远再开口的机会,她直接打断他,“漠先生,你现在……擅闯别人的居所,还以质问的口气询问我的隐私,请问……这是哪条法律允许的?你凭什么这么肆无忌惮地为所欲为,你觉得……我会回答你吗?我又有什么义务回答?”

“暖暖,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漠向远下意识地摇头,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知道慕暖恨他,但也不至于此,这样的冷嘲热讽,让他难以接受,他实在无法相信,她会这样对待他。她的字字句句刀锋一般,他从来不知道,他的暖暖竟有如此冷硬的一颗心。

“呵……我残忍?”慕暖一脸不屑与讶异地看着他,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漠总,你不觉得……你太可笑了吗?若论残忍,没人能够与你相比。只要能够达到目的,你可以不择手段,你甚至不会顾及别人的感受,只要能够达到目的,别人的生命你都可以不放在眼里,试问……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残忍?在此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先拍拍自己的良心,问问你自己呢?”

漠向远的眼睛一暗,沉声说道:“对不起,我知道……三年前的往事让你无法忘怀,我也知道……曾经的欺骗深深地伤害了你,但是……暖暖,我向你保证,如果说……开始我的确是抱着某种目的,可后来……后来当我真的爱上你时,我就没有……”

“够了!快住口!”不等他说完,慕暖已忍无可忍地打断他,她黑白分明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仿佛能够看到他的骨髓里,她的贝齿紧咬着唇瓣,好一会儿才再度说道:“你的解释……我一个字都不要听!对我来说……根本毫无意义,你的谎言已经太多了,比你的虚伪,我更加相信自己的眼睛和判断,漠向远,你别白费心机了,离我远一点,也免得我让你更加难堪。”

“不是的!暖暖,我发誓,此时此刻,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诚的,发自肺腑的!”漠向远抬起手,作发誓状,“如果我有一个字是胡说,那就让我马上死无……”

“闭嘴!”慕暖的声线微微提高,她喝止住他,双手紧握在身侧,抑制不住地浑身颤抖,“无论你发什么样的誓,对我来说……都毫无意义!我劝你……还是省省吧!”她刚想转身,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回过头微笑道:“这么有时间,还是回去陪陪你的女儿吧!比起你这个父亲,她倒是个可爱的孩子,只是……我不希望她学到你身上的陋习,否则……就是毁了一个孩子。”

漠向远难以置信地摇着头,他像是受了某种刺激一般,高大的身躯踉跄着后退一步,一双黑眸半眯,死死地盯着慕暖,仿佛要看到她的心里,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却都无法看透她的心。

和三年前不同,即使那个时候,她是叱咤商界的女强人,但她的一言一行,他还是很容易看清楚;可事隔三年后,她就像是披着一层朦胧的纱,无论他把眼睛睁得多大,他还是无法看清一切,这样的境况让他觉得心格外的慌乱,那种一切都无法把握的感觉,着实不安。

看着他满是痛苦的双眼,慕暖只觉得心口一滞,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从心底开始蔓延,面对他的注视,她深吸了口气,迅速别开眼睛,心里却是说不出的复杂与波澜起伏,这样的对峙,她连一秒钟都坚持不下去。

“漠先生,你请吧!”她指着大门,再次下起了逐客令。

“暖暖,不是那样的!你听我说……”漠向远急于想要解释什么,慕暖却并没给她机会,“我不想听!如果你不想让我报警的话,就走吧!再啰嗦下去,我就真的不客气了!”

“……”漠向远心痛的同时,也颇为恼火,他不能忍受慕暖的无情,不能忍受自己曾经对她所做的一切,更不能忍受她的身边陪着另一个男人。他一步一步地走近慕暖,居高临下地凝视着她……

慕暖后退一步,却被他更快地扣住了肩膀,他的大手滚烫而有力,紧紧地抓着她,让她无法逃脱。

“你……你要干什么?”慕暖的心里再度敲响了警上钟。

而漠向远却仿佛没听到一般,咬着牙逼问:“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究竟是什么人……把你变得如此冷酷无情?”

慕暖动了动嘴唇,刚想开口,就听到外面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而不等二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门从外面打开,接着一道挺拔的身形出现在二人的视线里……三人均是一愣,六目相对,都僵在当场!

漠向远与进门的男人视线相对,只是一秒钟,便在彼此的眼中燃起一团火,似乎恨不得将对方燃成灰烬。

“罗昊阳!”漠向远眯起眼睛,一字一句道:“我们总算见面了!”

罗昊阳薄唇微扯,犀利的视线转至他握着慕暖肩膀的手,目光微微转暗,“漠先生,请你把手从我妻子身上拿开!”

漠向远一滞,双瞳倏地缩紧,双手却并没有离开,那冰冷而阴鸷的眸子,犹如利箭一般,恨不得射穿罗昊阳的身体。即使如此地犀利,却仍然难掩他眼中的一抹痛楚和忧伤。

未曾交锋,漠向远已经输了,罗昊阳的话让他无所适从,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承认,但却不知道凭着什么去否认。

“怎么,漠先生,你总不会要让我动手吧?”罗昊阳依然站在门口,开口的语气却冷了几分,表情更多了一抹戏谑。

漠向远深吸了口气,亦不示弱,冷笑道:“动手?好啊,我漠向远奉陪到底!既然你出现了,当年的事情我自然要弄个明白,不管这三年发生了什么,但是你不要忘了,暖暖她……曾是我漠向远的妻子。”

“呵……”罗昊阳扯了扯嘴角,“漠总,你也说了……曾是……”他挑眉看着他,“这个词意味着什么,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事实上,我也从来没有否认过,三年前她的确是你的妻子,可那又如何?这丝毫不影响她现在成为我的妻子,以及……我儿子的母亲!”

“……”漠向远再度全身一僵,他深深吸气,只觉得全身每一根神经都疼痛起来,罗昊阳的话就像利刀刺入他的心脏,他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慕暖,只想从她的脸上找寻到一点希望,哪怕是一丝一毫也好。

可惜,她只是掀起眼帘,看了他一眼,接着便平静地转开,从始至终,没有泄露一丁点的情绪,仿佛这一切都与她没有关系。

这打破了漠向远所有的希冀,只是一瞬间,他的心便坠入了谷底,隐约的,似乎已经有了答案,慕暖的沉默不语仿佛在默认着什么。

可即使是这样,他仍然不肯放过最后一丝希望,他的大手忽地用力,死死地抓着她的肩头,“暖暖,告诉我,他说的都不是真的!我不信……无论如何……我都不相信!”

慕暖下意识地蹙紧眉头,肩膀上传来阵阵疼痛,她死死地咬着牙关不吭声,而面对他的质问,她犹豫了一下,终于缓缓转头看向他,“漠先生,你究竟要让我说多少遍你才肯相信呢?就算你不相信我的话,也总该相信自己的眼睛吧!刚刚……你也看到宝宝了!还要让我说什么呢?”

“……”漠向远的大手颤抖着,身体也控制不住地踉跄了一下,好似她的话一瞬间就抽走了他身体的力气,只让他压抑的,就似胸口压着一块大石头,呼吸沉重。

身后的罗昊阳终于抬脚走到两人的面前,他的目光从他的手上扫过,随即勾着薄唇轻轻一挑,只握着慕暖的手腕轻轻一扯,便把她拉离了漠向远的束缚,接着伸手圈住她,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

“漠总,还是不愿意相信吗?”罗昊阳好笑地凝视着他,“要不要……我付出点实际行动,也好让你相信这个事实。”

“……”漠向远盯着她,漆黑的眸子染满了怒意,可还不等他表达意见,罗昊阳已一转身,大手捧起她的脸,一低头,薄唇压在了慕暖的唇瓣上……

他一手勾着她的腰,用力将她压向自己,另一只手则从她的脸颊后移,修长的手指穿过她浓密的秀发,紧紧地扣住她的后脑,吻得热烈而缠绵……

漠向远瞪大眼睛,此时此刻,他的脑袋似被雷劈了一般,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他已经感觉不到什么叫做心痛,因为她的心仿佛已经被掏空了!

看着两人的身体严丝合缝地贴合在一起,看着罗昊阳肆无忌惮地吻着慕暖,看着她没有丝毫的反抗,而是任由他抱紧,任由他不断加深他的吻。

愤怒的火焰几乎将他整个人燃烧,他什么都无法思考了,一个箭步上前,一把大力将慕暖从罗昊阳的怀里拉开,接着,不等罗昊阳有所反应,便揪着他的衣领,一拳狠狠地掼了上去……

“……”毫无准备的罗昊阳猛地倒退了几步,这一拳几乎用尽了漠向远全身的力气,霎时间,他的嘴角便渗出血丝……

罗昊阳明显愣了一下,不过,他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扯着嘴角露出笑,他狠狠地擦了下嘴角,嗤笑一声,“漠先生,你觉得……你这么做有意义吗?能够改变什么?你还想让慕暖再回到你的身边?”

“罗昊阳……”漠向远低喝,可罗昊阳却并不打算给他机会,接着说道:“曾经……她的确属于你,而且……你也有机会拥有她一生;只可惜,你从来不知道珍惜,更把你们的婚姻和感情当成报复的工具,这样的你,又凭什么得到她,得到她的爱?你……根本不配!”

“罗昊阳,你不要得寸进尺!”漠向远眯起眼睛,刚刚那一拳丝毫没有发泄够他的怒火,他恨不得和他好好地打一架,他说他不配,那么他罗昊阳就配吗?

“呵……我得寸进尺还是你得寸进尺?”罗昊阳指了指大门,“你未经允许,擅自闯入别人的家!且对我的太太举止不端,漠总,你说……我若是报警,你会是什么下场呢?”

“好啊!你报啊!”漠向远冷笑,事到如今,他还怕什么呢?如果他连慕暖都失去了,他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眼看着她和另一个男人幸福,这样的折磨,他要如何承受?接下来漫长的岁月他又要如何面对?

“……”

“罗昊阳,不要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暖暖为什么会跟你在一起?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你又扮演了什么角色?”漠向远定定地看着他,深不见底的眸子透着一抹危险,让人不寒而栗。

“……”罗昊阳也直视着他,两人目光交接,都带着火花,仿佛是一种较量!

“呵……罗先生,这么看着我,是打算给我一个交待吗?”漠向远停顿了一下,“我很好奇,当年……你是怎么救的暖暖?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上车之前,你就用另一个人和她调包了对不对?”

“……”罗昊阳一愣,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随即错过目光,淡淡一笑,“漠先生,你是不是侦探小说看多了?你觉得……这可能吗?首先……你确定慕暖出事的当天我在场?再说……我要到哪里去弄一个人来代替她?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愿意替别人去死吗?”

漠向远却是愈发自信,“你可以不承认。但是……事实的真相却不容你否认。试问,如果暖暖不是你救走的,那么……这三年来,她又为什么会在你身边?如果当时不是你把她藏了起来,我动用了那么多的手段,为何找不到一丁点的线索?还有……那具烧焦的女尸,又怎么会无故丢失?难道这一切……不是缘于一个阴谋吗?”

罗昊阳撇了下嘴,“嗯……分析的倒是有些道理,只是……漠先生又有什么证据是我罗某人做的呢?下一步,你是不是又要说,当时绑架慕暖根本就是我一手策划的?那我的动机又是什么呢?只为了抢你的老婆?”

面对罗昊阳的质问,漠向远动了动嘴,却不知道怎么应对,好一会儿他才徐徐说道:“没错,时隔三年,我依然没有足够的证据!关于那件事,我查了很久,可因为所有涉及的当事人都已经死了,死人是不会说话的,因此……至今也没有得到更有价值的线索!不过……有一件事可以确定,那就是当年那几个人根本不是绑架的主谋,他们也不过是听命于别人,想赚点钱罢了!否则……没有傻到拿了钱还送自己上西天的!他们若是知道坐上那辆车就踏进了鬼门关,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赚这个夺命钱!”

罗昊阳听着,好一会儿又点点头,“不错!漠先生的思考的的确滴水不漏!可是……那又怎么能说明跟我罗昊阳有关呢?”

漠向远不以为意地笑笑,“当然,正如你所说,我没有充分的证据!可是……罗先生,我也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如果不是你,你为什么跟暖暖在一起?别告诉我说,你们重逢的时间也不久!这样的回答拿去糊弄小孩子还可以,对我漠向远……不好用!”

“……”不等罗昊阳开口,一直沉默的慕暖突然说道:“漠向远,昊阳没有义务回答你这些问题!我们没有时间满足你的好奇心!对不起,请你马上离开!”“暖暖……”

“漠先生,请你不要这么称呼我!这种称呼……让我很不舒服!”慕暖直视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

“……”心痛的感觉就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从他的胸腔里将他的心脏掏出来一般,他痛得几乎无法呼吸,他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漆黑的瞳眸泛着腥红,泛着晶莹的泪光,强忍的泪水仿佛下一秒就要掉落下来。

慕暖被迫地注视着他的眼睛,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她觉得心脏猛的一跳,仿佛漏掉了一拍。她想要避开,可是,却像被下了盅,那目光胶着她,让她怎么都无法移开。

“暖……”漠向远张了张嘴,刚吐出一个字,却似又想起什么,立刻噤了声,可下一秒,一行热泪便从眼角滑落,他急忙转过脸,想要控制住,却有更多的泪涌出,一眨眼,便掉落在地上。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其实不过是未到伤心时。

这三年来,他已经为她流了太多的泪,但都是在夜深人静,一人独处的时候;像这样当众落泪,他漠向远生平还是第一次。这一刻,他觉得他的身心早已碎裂成了千万片,只怕用再强力的胶,也无法重新粘合。

慕暖的眼中闪过一抹愕然,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气息变得急促起来,刚想抬脚,手腕却被一旁的罗昊罗抓住,“亲爱的,我好像听到了宝宝在哭!我们得上去看看了!”

“……”慕暖僵硬地转过身看向罗昊阳,而他的大手已经绕到她的后背,轻轻往怀里一勾,不容她挣扎地带着她转身……

“昊……昊阳,我……”慕暖从喉咙里挤出一丝声音,却被他立刻打断,“快点走吧,宝宝看不到你,要哭得厉害了!”说完,他搂紧她,向楼上走去。

“……”慕暖的脚步沉重,被罗昊阳带上了楼梯,却下意识地转身看向身后,和漠向远的视线匆匆对视了一下,只是短短的几秒,却仿佛已是千年。

漠向远眼睁睁看着她远离自己的视线,他的双脚就像被定在了地上一般,怎么都抬不起来。

楼梯的转弯处,罗昊阳停下脚步,转过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漠向远,徐徐开口,“漠总,慢走!恕不远送!”说完,便和慕暖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

漠向远一个人呆呆地凝视着空无一人的楼梯,他僵立在原地,仿佛灵魂被抽走了一般,他无法形容此时此刻,自己的感受,他知道,自己失去了生命中最为宝贵的,这种感觉一如三年前,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慕暖说出那些绝情的话,当看到她冰冷而陌生的目光时,他觉得……比三年前的那一刻更为心痛,更为无措。

如果说,三年前,他还抱着一丝希望,而此刻……却像是被打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无论他怎么等待,怎么挣扎,怎么不愿意承认,她终究是走出了他的人生,再也不会回来,不会属于他。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离开的!

仿佛行尸走肉一般,拖着僵硬的身躯,终于还是走了出去。

************************************

马路上,一辆流线型的跑车飙得飞快,漠向远恨不得将油门踩进油箱中,他发了疯似地开着车子,在车流里穿梭,惊险的动作以及刺耳的刹车声让人触目惊心。

终于,车子停在一家高级会所的门口,他关了引擎,趴在方向盘上,整个人就像被抽干了力气,瘫软地一动不动,可是过了一会儿,他的后背却一下下地抽dong起来,车厢里满是压抑地哭泣声。

************************************

于季辰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逗着儿子,小家伙最近很依赖他,这让他很开心。

毕竟媳妇不爱,儿子不待见的日子不是人过的,现在……虽然媳妇仍然对他爱搭不理,可是……却也不像从前那般抗拒他,而让他欣喜的事,他的宝贝儿子最近对他转变了态度,以前他一抱就大哭,现在不但不哭,反而还经常腻着他,这让于季辰特别有成就感。

小家伙咿咿呀呀地挥舞着小手,时不时地拍打着他的脸,他一脸谄媚地笑,很是受用。

电话铃声响了半晌,他也没有去接,这个时候,即使天大的事,都不如他逗儿子重要。可是……电话铃声就像在跟他做对一般,他不接,就会这样一直一直地响下去。

“电话一直在响,你没听到吗?”一旁靠在贵妃榻上看书的青杨终于忍无可忍地开了腔。

于季辰则像是得令一般,赶忙小心翼翼地陪笑道:“知道了,知道了,这就接!打扰你看书了,对不起!”

说完,他赶紧走过去,从柜子上拿起电话,一边抱着小肉球,一边接起,“喂……谁啊?”显然,对方打搅了他的天伦之乐,让他多少心生不满。

“请问……您是于先生吗?”对方小心地问道。

“我是于季辰,你是……”

“于先生,打扰您了!您是漠向远先生的朋友吧?”对方再次开口,礼貌而谨慎。

“向……向远?”于季辰皱了眉头,立刻应道:“是啊!怎么……向远他怎么了?”

“漠先生他……喝醉了!醉得很厉害!没办法……我们从他的手机里找到了您的电话,您看……”

不等对方说完,于季辰立刻提高声线,“你们帮我照顾他一下,我这就过去!”

挂断电话,他把小肉球抱到青杨的面前,“媳妇,对不起,我得出去一趟。向远他喝醉了,我去接一下,把他送回去!”

青杨没说什么,随手将书放下,接过一个娇憨的宝宝,却在于季辰转身的时候说道:“是因为慕暖吧?”

于季辰停住脚步,回过头的同时叹了口气,“哎……还能是为谁?向远这辈子算是毁在你好姐妹的手里了!”

“哈……你和他还真是一丘之貉,究竟是谁毁谁手里了?如果不是她……慕暖也不至于背景离乡这么多年,你这么说……实在是太不公平了!”青杨咬了咬牙,“要我说……他根本就是咎由自取!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真正是活该的!”

于季辰摸了摸鼻子,颇有些理亏,虽说……他很同情向远,可是……这件事的前前后后,他都十分清楚,正如青杨所说,如果不是当初他抱着报复的心态接近慕暖,如果当初他不是那样的伤害过慕暖,今天……他就不会承受这一切,这样的结果,根本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如今,他还能瞒怨谁呢?

“青杨……”

“行了!”似乎是知道于季辰要说什么,青杨直接打断,“于季辰,你若想让帮漠向远说情,我告诉你……没门!”

“呃……媳妇……媳妇,别生气啊!”于季辰立刻赔着小心,“我也没说让你给说情啊!别气……别气啊!那个……你不愿意就不去啊!我不会强迫你的!”

青杨不满地白了他一眼,“漠向远是你的朋友,从道理上来讲,我没有阻止你帮朋友的想法。可慕暖也是我的好姐妹,我同样不能去做有违她心愿的事,所以……我们最后各自站在各自朋友的立场!不要影响彼此,否则……为了这个吵架……你不要怪我!”

“不会……不会的!”于季辰忙讨好地凑上前,“老婆,我怎么会为了别人的事而跟你吵架呢?你是儿子是我的宝贝,是我最重要的是,没有人的重要性可以超过你们!乖,放心吧!”说完,他也不顾她皱着眉头,捧着她的脸,在她的脸上偷印了一个吻。

“……”青杨向旁边一躲,可哪里来得及,只要那家伙想做的事,她总是无法拒绝的,看着他得意而偷笑的脸,青杨狠狠地甩了他一个白眼。

“好了,宝贝,我去接向远了!你和儿子别等我,早点睡,知道吗?”于季辰又凑过去,吻了吻她怀里的宝贝儿子,这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两母子,走出房间。

*******************************

当于季辰赶到俱乐部的时候,服务生以及值班经理正一愁莫展地站在漠向远的包房门口,显然是手足无措地样子。

看到于季辰出现,他们都像是看到了救星,“于……于先生,漠先生不让我们任何人进去,你看这……”

于季辰点点头,“好了,你们都下去吧!我进去看看!”

“是,是,于先生,那就麻烦您了!”

于季辰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烟雾缭绕,浓烈的酒精味充斥着空气,满满地迎面扑来,于季辰不由地皱了皱眉。

不等他开口,便传来一声咆哮,“该死的,谁让你们进来的?滚……都给我滚出去!”

于季辰愣了一下,但随即摇摇头,又叹了口气,径直走进去。

“我刚刚说的没听到吗?出去……”伴着狂躁的声音,有什么东西抛了过来,随着‘哗啦’一声,一只酒杯在他的身前被摔成碎片……

……本章完结,下一章“买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