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71章:买醉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71章买醉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幸好于季辰反应快,向后退了一步,不然……只怕他的小俊脸就开了花。

他后怕地摸着自己的脸,几步走上前,“我说漠总,你要不要这么野蛮啊?划破了我的脸,你赔的起吗?”

熟悉的声音让漠向远眯着眼睛抬头瞥了一眼……

因为喝了太多的酒,眼的人影模糊,不过,他还是知道来人是于季辰,他不屑一顾地扯了扯嘴角,“呵……划破又怎样?你还想留着泡妞吗?有了云青杨,你还不知足吗?留着这张脸也是祸害。”

“嘿……”于季辰咬着牙坐到他的对面,“你又不是知道,就长得这么祸国殃民,我媳妇都不待见我,你要把我弄破相了,我媳妇还不得休了我啊?你安的什么心啊?”

“……”漠向远一滞,苦涩地扯了扯嘴角,“呵呵……我这是……自己不幸,看着朋友幸福眼热!也是……咱们兄弟几个,我一个人不幸也就够了,又何苦扯上你们呢?”说完,他端起面前的酒杯,一仰头,再次灌进了去半杯……

“……”他虽然是笑着说的,可听到于季辰的耳朵里却是格外的伤感,他看着他,从他的脸上,于季辰能够明显感觉到他的无奈与心伤,可是……作为他最好的朋友,他又不知道要如何劝他才好。因为他很清楚这种感觉,感情的事……尤其那是他最爱的女人,即使再多的安慰也不能弥补他心里的苦楚。

“向远……”于季辰轻唤着他的名字,试图说些什么,却被漠向远摆摆手阻止了,“季辰,别……别劝我!没……没用的!那些道理……我都懂,可是……我就是没办法释怀!”他手握成拳,一下下用力砸向自己的胸口,“季辰,我……我这里疼,生疼……生疼的!好像……一颗心被人挖走了一般!你知道吗,暖暖……她是我的全部!如果没有了她……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于季辰皱了下眉,“向远,你在说什么!难道……你就是为了一个女人而活吗?你这么说……对得起伯母吗?你不是不知道……她是怎么把你养大的,你……”

“住口!”漠向远双眼赤红,他瞪大眼睛看着于季辰,低吼出声。

“我偏不!”于季辰也不怕他,坚持说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可是……作为一个人,我们在这个世上不仅仅只是为自己而活的!别忘了,我们还有上天赋予我们的使命!除了爱情,你还有责任!伯母……以及念念,她们都是你的责任!你不活了,你让她们也不活吗?这样的想法岂不是太自私了!”

漠向远的眼睛仿佛冲了血一般,他直直地看着他,泪水在眼中打转,他话音未落,他已再次大声吼了出来,“住口……我他妈让你住口!什么责任?什么使命?就是因为这些个沉重的包袱……这些年来,一直压着我,让我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我一直想着报仇……报仇!只要能报仇,不惜运用一切的手段,可到头来我换来了什么?”他的眼泪抑制不住地倾泻而下,半晌才无力地说道:“我换来的……是失去了我最爱的女人!她恨我,恨得咬牙切齿,她嫁给了别的男人。你没看到她的眼睛,那目光仿佛在告诉我,她只是没有机会,如若有,一定会把我碎尸万段的!”

“向远……”

他摇着头,“别说了!季辰,这种感觉……你不会懂!试问,如果现在青杨坚持要离开你,要回到她前男友身边,你会是什么心情?会不会……”

“他妈的,我先宰了那个男的!”于季辰蹭地站了起来,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满是怒意,“敢勾,引我于季辰的老婆,那他是活腻味了!只要我还喘气,就没人能把青杨从我身边夺走!即便她不爱我,我也要占着她,她只能是我的,除此之外,谁也别想碰她!否则……即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跟对方斗个你死我活。”

“……”漠向远耷拉着脑袋,却眯着眼睛看他,听他的这番话,他心里百折千回,一种说不出的痛楚在心里蔓延开来,他苦笑着,却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好一会儿,他才缓缓说道:“你看……你的反应也丝毫不比我差,为了青杨,你不是也能做到去死吗?那么……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呢?”

“……”于季辰愣住,是啊,之所以可以说得轻松,不过是没有感同身受,如果这件事情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换位思考了一下,也许,他还不如漠向远,他大概会更加抓狂,也会更加痛苦。他爱的女人嫁给了别人,那根本就是一种毁灭的打击。依照他的怀格,他宁肯同归于尽,也没办法看着她跟另一个男人生活得幸福如意。

似乎是看透了于季辰的心思,漠向远倒了杯酒推到他的面前,“来吧,季辰,陪我喝酒!什么都不说了!现在这个时候……只有它才是好东西!”

于季辰犹豫了一下,端起杯子,仰起脖子,一口喝尽!

两个男人你一句,我一言,不停地碰着杯子,不过……于季辰还是控制了一下,反观漠向远,一瓶空了,又要一瓶,好像永远也喝不够似的,仿佛只有喝醉了,沉浸在那个自我的世界里,他才能够不痛苦!

几个小时过去了,漠向远终于体力不支,趴在了桌了上,于季辰看着眼前一堆的酒瓶,他按了按发痛的太阳穴,即使刻意地控制了一下,却还是没少喝,他知道……自己的情况也有些糟糕。

不过,他终究是比漠向远清醒一些,潜意识里,他还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他从怀里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助理……

喝成这个样子,他显然不能自己开车。

过了没多久,于季辰的人就来接他们。

几个保镖扶着漠向远,而助理则扶着于季辰,一行人很快离开了这家私人俱乐部。于季辰看着毫无意识的漠向远,他不由地蹙了下眉,幸好他叫了人来,不然……自己怕是也没办法带他离开的。

************************************

一行人先将漠向远送回别墅。

车子停在门口不久,就有个人影匆匆从里面走出来,看到车子,她快步迎上前,“向远……是你吗?”

于季辰当然认识来人,那是漠向远的母亲漠心怡,从前在美国的时候,他常去漠家做客,漠心怡待他极好。一来二去,他几乎把她当成半个母亲;而漠心怡也是真心实意地待他,一如自己的儿子一般。

“伯母,我是季辰,向远在车上,我把他送回来了!”于季辰赶忙下车,恭敬上前回答道。

漠心怡看清眼前的人,“是季辰啊!你们……喝酒了?”

一股浓烈的酒精味扑面而来,漠心怡自然知道他们干什么去了。这一晚上,她根本无法入睡,电话越是打不通,他就越是担心,从向远出门,要去找慕暖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预想到会发生什么。

在漠向远回来之前,她一直站在楼下大厅里,只要外面有一丁点的声音,她就立刻迎出去,可是……总是令她失望,她焦急的无法形容,却又无可奈何。

幸好,于季辰把他送了回来,这也让漠心怡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伯母……对不起!”于季辰摸了摸头,“都是我不好,没能劝住向远,我……”

漠心怡摇摇头,“别这样说,季辰,向远现在是什么状态我很清楚,如果真的能劝住就好了!别说是你,就算是我说的……他都听不进去,现在……我也是束手无策的。”

“伯母!这件事……也不可操之过急!毕竟……向远是真的爱慕暖的,现在……事情变成了这样,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承受!更加说向远是一个那么好强的人!再说……这次……他是真的动了真情,我……完全能够理解他!”

漠心怡无奈地点点头,“季辰,谢谢你!我真的很感谢上天,让向远有你这么一个朋友!真是多亏了你!我……不知道要怎么谢你才好!”

“伯母,您说哪里话?向远是我的兄弟,您就是我的母亲,做这点事算得了什么!”于季辰上前扶着她,“伯母,无论如何……你都要劝说向远,他一向最听您的话!即使这个过程很难,我们也要试着让他接受。”

“……”漠心怡看着他,动了动嘴唇,却又把剩下的话咽进了口中。

“好了,伯母,您也别太担心了!我们应该相信向远。”

于季辰安慰住漠心怡,随即朝身后示意了一下,几个人立刻扶着漠向远进了别墅,身后,于季辰搀着漠心怡,也跟着走了进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情之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