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72章:不情之请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72章不情之请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几个人扶着漠向远上楼,可他却并不配合,高大的身躯很有重量,即使是几个大男人也是十分的费力。

“暖暖……暖暖……”他的身体就像一滩烂泥,嘴里不停地呢喃着,表情说不出的痛苦。

“向远……向远……先回房间好不好?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说!”漠心怡低声安慰着他。

“暖暖……暖暖……不要离开我……”漠向远嗓音沙哑,一张俊容写满凄苦,让人看了于心不忍。

一干人好不容易将他弄到了房间里,当把他拉到床上时,所有的人都累得气喘吁吁,于季辰更是满头大汗。

他挥了挥手,摒退了自己的几个手下,转身走进浴室,洗了条热毛巾走出来。

“季辰,我来吧!”漠心怡转头看了看他,向他伸出手。

于季辰没有坚持,把毛巾递到她的手里,转而站在身后,看着漠心怡细心而轻柔地替漠向远擦拭着脸颊……

“暖暖……暖暖……”漠向远一把抓紧漠心怡的手,难过地低喊着……

漠心怡忍不住别过脸,五官微微抽搐着,好一会儿才又看向漠向远,颤着声音说道:“向远,你这是何苦啊?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自己呢?难道这样……慕暖就会回来吗?”她心疼地摸着漠向远的脸,“傻孩子,真是个傻孩子。”

“暖暖……别走……对不起……都……都是我不好!”漠向远根本听不到漠心怡的话,此时,他已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满心满脑都是慕暖,他抓着漠心怡的手,“暖暖,原谅我好不好?不要离开我……不要……”

“向远……”漠心怡终于忍不住落了泪,她无措地看向于季辰,“季辰……这……这可怎么是好啊?”

“……”于季辰看在眼中,急在心上,可是,他也是束手无策,他完全能够理解漠向远此时的心情,但是,同时他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减轻他的痛苦。

“暖暖……暖暖……”漠向远一刻也没有停止呼唤这个名字,他浓眉紧锁,一只大手捂在自己的胸口,呓语着,“你……你知道吗?我……好痛……这里好痛……”边说他边捶打着自己的心窝,一下一下十分用力,吓得漠心怡一把抓住他的手,“儿子啊,你疯了吗?”她的脸色苍白,再次喊道:“季辰,怎么办?向远这个样子……我们要怎么办?”

漠心怡一向自持冷静,遇事从不慌乱,可是此时此刻,面对儿子这个样子,她再也无法做到淡定,这也许是全天下的母亲都有的反应,孩子对母亲来说是最重要的,甚至超越了自己。看到漠向远这么痛苦,她恨不得替他承担,可是……无论她怎么心碎,都没办法削减他半点痛苦,这让她觉得很茫然。

于季辰也是愁眉紧锁,他在房间里走了几个来回,忽然想到什么,随即马上拿出电话打了出去,“陆翰丞,马上来向远这里一趟,他的情况不太好!”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陆翰丞问道。

“别问那么多了,快点过来就是!”于季辰催促。

“好的,我马上过去。”

陆翰丞只用了一刻钟就赶到了漠向远的别墅,气喘吁吁地走进门,放下医药箱就问道:“怎么了?向远怎么了?”

“翰丞,快来想想办法吧!向远他……喝了酒之后,就一直在胡言乱语,这可怎么是好!”漠心怡仿佛看到救星一般说道。

“伯母,别担心,我来看看!”陆翰丞轻声安慰着她,转而打开医药箱,走到床边为漠向远诊察起来。

房间里寂悄悄地,几个人似乎都屏住了呼吸,漠心怡更是一瞬不瞬地盯着漠向远,直到陆翰丞抬起头。

“怎么样?向远怎么样?”漠心怡问道。

“伯母,您不需要太担心,向远的确喝醉了,不过……还有一点发烧,我现在就给他用药,他需要睡眠,所以……我要给他打一针镇定剂!相信……很快他就会好起来的!”

“噢……这样啊!伯母是充分相信你的,我就向远交给你了!”漠心怡吊着的一颗心终于不再紧张,可眼睛却仍然无法从漠向远身上移开。

“放心吧,伯母!今晚我会守在这里的!”陆翰丞看了眼于季辰,“你扶伯母回房间休息吧!向远我会照顾好的!”

“不……不要,我要留下,在这里陪着向远!我哪里也不去!”漠心怡摇着头说道。

“伯母,您一宿不睡,身体受不住的。不然……向远好起来,您又要病了!”陆翰丞催促道。

“……”

见漠心怡仍然坚持,于季辰也跟着劝道:“是啊,伯母,您应该相信翰丞的,是不是?”

“这……”漠心怡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

她又看了看漠向远,这才由着于季辰将自己扶了出去。

回到自己房间,于季辰将她扶到床上,“伯母,您好好休息,今晚我也会留下,和翰丞一起照顾向远的。”

漠心怡拉住意欲转身的于季辰,“季辰,你……先坐下,我有话要跟你说。”

于季辰忙依言坐了下来,“伯母,有什么事,您尽管说!”

漠心怡看着他,好似很难开口,半晌才缓缓说道:“季辰,你是向远最好的朋友!我说这些话……可能有些不太合适,但是……伯母向你求个不情之请,还望你能够答应。”

“伯母……”于季辰踌躇了一下,他似乎已经猜以漠心怡想说什么,却还是问道:“不知……是什么事?”

漠心怡叹了口气,“你也看到了向远的样子了!这孩子……心里只放着慕暖,他根本没有办法接受慕暖已经再嫁的事实,这只不过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他不知道还会怎么折磨自己呢!季辰,我……我知道,你的妻子……跟慕暖是好朋友,你……能不能……请她帮帮忙,打听一下慕暖她……是不是真的……”

“伯母,您……您的意思是,不相信慕暖又嫁了人吗?”于季辰追问。

“我……”漠心怡无奈地摇头,“不是我不相信,而是……而是向远他不相信,就算是让他死心,也要有让他死心的说服力!我在想……你妻子她……毕竟是慕暖的好姐妹,也许她说的话……”

“这个……”于季辰犹豫了,他不得不佩服青杨的预感,出门前,青杨就已经和他打好了招呼,对于这件事,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插手,慕暖出事后,青杨把所有的原因都归结于漠向远身上,在她看来,如果不是漠向远,她的好姐妹也不会发生那么不幸的事。而事实……也的确如此!是漠向远改写了程慕暖的人生。

他可以想像,如果他答应了漠心怡,回去向青杨提出这个请求,她会是什么反应。可是……就这么拒绝了漠心怡,毕竟她是长辈,又让他于心不忍。

“季辰,怎么了?是不是……很为难啊?”漠心怡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呃……伯母!不瞒您说,临出来前,青杨她……跟我提过,她坚持自己绝对不会去做说客!当年,在大家都以为慕暖已经死的时候,青杨大病了一场,她们是很多年的朋友和姐妹,听闻慕暖的事情后,她实在是承受不住。”

漠心怡满心的希望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她的眼神黯淡了一下,“是啊,是我有些强人所难,这个要求……我不该提的!”

“呃……”看到漠心怡失落的样子,于季辰觉得心里难过,想了想,他咬牙说道:“伯母,这样吧!这件事……我回去会试着跟青杨说说,您也别太难过!就算青杨不愿意做说客,但我总可以向她了解一些程慕暖的事情,也许……会打听到什么消息也说不定!”

漠心怡听他这么一说,眼前顿时一亮,“季辰,是不是真的?你……真的愿意帮我?”

“嗯!伯母,您放心吧!现在……安心躺下来休息,说不定……一觉醒来,向远就恢复了呢!”

漠心怡似乎松了口气,“好,我听你的!”

***********************************

虽然有了于季辰的承诺,但漠心怡还是睡得不太安稳,只觉得迷迷糊糊地做了个梦,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她忽地从床上坐起来,接着便快速下床,向趿着鞋子打开l房门,向漠向远的房间走去。

推开门的时候,房间里,于季辰和陆翰丞都在,而场面也是相当的混乱……

还没来得及看到床上的漠向远,就听到了他怒吼的声音,“放开我……我不要打点滴,我要去找暖暖……”

漠心怡心里一惊,忙跑进房间。

只见大床上,漠向远正头发凌乱,一脸苍白地挣扎着,而于季辰和陆翰丞也因为要拉住他而满头大汗,眼前的场面让漠心怡呆住了……

—————

“向远……向远……你怎么了?”漠向远几步冲到床边,怜爱地摸着他的头,急切地问道。

漠向远一顿,茫然地抬起头,目光呆呆地在漠心怡的脸上停留了几秒钟,下一刻,他一把死死地抓住漠心怡的手,“暖暖……暖暖……你来了?你终于肯来看我了!”

漠心怡倒吸了口气,“向远,你在说什么?我……我是你妈呀,你怎么……”

漠向远愣了一下,接着拼命地摇头,“不……我知道,你在骗我!暖暖,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你不要不承认,你不是什么别人,你就是我的暖暖!”

“你……你这孩子……你这是怎么了?”漠心怡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向远,你疯了吗?你好好看看,我是生你养你的妈啊!不是什么程慕暖,你看清楚!”

“你在胡说!你怎么会是我妈?”漠向远双眸通红,满含湿意,颇有些惊恐地摇着头,“你不要否认了,我知道你就是暖暖,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就是不要不理我!”

“你……”漠心怡再也控制不住,她浑身颤抖着,抬起手,一个巴掌甩到了漠向远的脸上,“你真的疯了!连妈都认不出来了!你……要连我也折磨疯吗?”

清脆的声音响过,漠向远的脸上立刻现出一个手掌印,同时他的脸也跟着红肿起来。

“伯母……”

“伯母……”

漠心怡的动作让于季辰和陆翰丞都惊呆了,他们齐齐地呼出声,一脸惊愕地凝视着漠心怡。

漠心怡颤着手指向漠向远,“季辰,翰丞,你……你们看到了吗?向远他……彻底疯了!他疯了!”

“伯母,不是的!”陆翰丞赶忙解释,“向远还在发烧,他的情况不太好,所以……才会胡言乱语的!并不是您想的那样!”

“我没有生病,没有发烧,你们……你们放开我!”漠向远狂吼出声,“你们……你们都是坏人,你们不许我去找暖暖,你们就是那些害她的人!”

“……”漠心怡踉跄着倒退了几步,若不是于季辰眼急手快扶了她一把,她整个人就摔坐到了地上。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漠向远,这哪里还是她英俊冷傲的儿子,这分明就是一个颓废的傻瓜,双眼空洞无神,完全没有一点思想,嘴巴不停念叨着,只有那个永远不变的名字,他的一举一动看到漠心怡眼里,都像是一把刀子生生割在她的心上,她再也控制不住流下眼泪,“向远,你……你这是在要妈的命啊!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孩子……你醒醒……醒醒吧!”

“暖暖……暖暖……”不论漠心怡说什么,他却始终没有反应,目光呆滞,活脱脱就像一个被抽取了灵魂的空壳。

漠向远无望地看着她,终于忍不住失声痛苦,她捂着嘴巴,转身跑了出去,一颗心就像被撕裂了一般。

“伯母……”陆翰丞担心地追了上去,“伯母,您不要激动,您觉得怎么样?”

追上漠心怡,他扶着她到一旁的露台上坐了下来,“伯母,你千万不要太激动,您的心脏……承受不住有。”

漠心怡无措地抬起头,“翰丞,向远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是不是疯了?这样的他……是不是以后……都要……”

她说不下去了,但陆翰丞却明白了她的意思,他马上说道:“不会的,伯母!向远不会变成那样的!他现在……不过是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意面对现实罢了!人在面对自己不愿意接受的事情时,大脑神经会做出很多种排斥反应,向远的情况也是其中一种!所以……您真的不需要太担心!你所担心的结果,我一定不会允许发生!我答应您,我会治好他!”

“可是……可是翰丞,现在……他的情况糟透了,我……我们究竟该怎么做,才能让向远清醒过来?”漠心怡追问。

“这个……”陆翰丞想了一下,似乎有些为难,但最终还是说了出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见一见慕暖,我想……现在也只有她才能够唤醒她!”

“……”漠心怡呆呆地看着他,半晌才说道:“真……真的可以吗?”

陆翰丞谨慎地思考了一下点头,“我想……这是唯一的办法!”

漠心怡一下子站起来,二话不说就往楼下走……

陆翰丞忙扶住她,“伯母,您这是……”

此时,漠心怡已经恢复了平静,她拍了拍陆翰丞的手,“替我好好照顾向远,我去办点事,很快就会回来。”

“……”

不等陆翰丞再说什么,她已向楼下走去……

陆翰丞虽然没有问出什么,但是,看到漠心怡的样子,他已猜出了八.九,她定然是去找程慕暖了。

*******************************

漠心怡坐上车子,吩咐了司机地址,便再沉默不语,目光一直凝视着窗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车子很快便停在一幢别墅门口,听到司机的提醒,漠心怡回过神,透过车窗凝视了眼前这幢简洁却也不失洋气的建筑,她静默了片刻,这才推开车门走下去。

穿过小花园,她来到别墅大门前,抬起手,踌躇了几秒钟,终于按下了门铃。

门铃响过几声后,才被接起,通过可视对讲,漠心怡看到一脸素颜的慕暖,“你好,哪……”

不等说完,慕暖已经看到了里面的人,她愣了一下,同时也跟着噤了声……

“对不起,程小姐,我知道自己很冒昧,但是……有些事情,我必须找你当面谈谈,可以让我进去吗?”漠心怡的姿态放得很低,生怕慕暖拒绝她。

“……”慕暖迟疑了一下,却并没有拒绝,最终还是打开了门,让漠心怡进去了。

客厅里,慕暖站在门口迎接漠心怡,看到她走进来,她礼貌地点了下头,“漠夫人,请进吧!”

“谢谢你,慕暖,谢谢你没有把我拒之门外!”漠心怡微微露出一丝笑意,跟着走进去。

“请坐!您喝点什么?”慕暖客套地尽着地主之谊。

“不必了,程小姐,不要麻烦!”漠心怡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我有些话……要想跟你说,你能给我这个机会,我已经感激不尽了!”

慕暖还是起身给她倒了杯水,“漠夫人,别这么说,来了就是客,我招待您也是应该的!”她顿了一下,才又说道:“只是不知道……您所来何事?”

漠心怡喝了口水才说道:“程小姐,实不相瞒,今天来……我有一事相求。”

“……”慕暖静默,与她的目光短暂交流后,她垂下眼帘,“不知道……是什么事?”

“是这样,向……”漠心怡刚开口,慕暖就打断了她,“漠夫人,在此之前,我必须要说一下,如果您的事是我所办不到的,那对不起,我就无能为力了!”

“不,不,不会的!”漠心怡有些尴尬,“程小姐,我知道,可能我的要求的确无理了一下,可是……这件事情很紧急,就当我这个做母亲的求你,你……请你体谅我的苦心,跟我回去……见见向远吧!”

慕暖倒吸了口气,终究还是被她猜到了,她几乎毫不犹豫地站了起来,急促地说道:“对不起,漠夫人,您的这个要求……我无法答应。我想……上一次见面,我已经把一切说得很清楚了!请您……不要再难为我!我和您的儿子,无论是开始还是结束,都是一个错误,既然是错误……就不能再继续下去,否则……只能变成一种纠缠,一份恶缘!过去的一切我都不想再追究,经过了这么多事,我只要求给我一个宁静的生活,不要再来打扰我!无论是他,还是与他有关的人!我统统都不想再见!”

说完这番话,慕暖毫不留恋地站了起来,“漠夫人,不远送了!请您自便。”

漠心怡预料到程慕暖会拒绝她,但没有想到会拒绝的如此坚定,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与感情,这让她非常的意外,同时也非常的失望。

眼看着她转身要离开,她急忙跟着站起来,一把拉住她的手腕,“不要……程小姐,请不要走!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请你……可怜一下我这个苦命的母亲。”

慕暖的身体一滞,漠心怡的话击中了她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心软,可是,双脚无论如何也抬不起来,接着,耳边传便来漠心怡低而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似乎还夹杂着哭腔,“慕暖,你知道吗?向远他……生病了!他……他谁都不认识了!心心念念,只喊着你的名字,他的心里……满满的只有你!如果……如果你不去看看他,他……他真的会死的!就算我求你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忍再拒”↓↓↓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