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73章:不忍再拒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73章不忍再拒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慕暖的心一惊,不禁惊诧地看着漠心怡,“他……他怎么会……”

“慕暖,请你相信我,作为一个母亲,不会用这种伎俩骗你,没有一个母亲会诅咒自己的孩子生病,如果不是情况太糟糕,我也不会来麻烦你!我深深知道……向远曾经对你的伤害有多大,你如今这么对待他也是他该承受的!可是……无论有多大的恨,我相信,你也不希望他变得不幸。你……终归是个善良的孩子,我想……我是不会看错的!”

慕暖动了动嘴唇,半晌才说道:“您……就那么确定吗?三年的时间……也许足够改变一个人!”

漠心怡摇摇头,“即使如此,也不会改变一个人的秉性!更何况,你是静雅的女儿,看到静雅也就知道她的女儿是怎样的了!”

慕暖微滞了一下,“这个……怕是不准吧!”

漠心怡微微露出尴尬之色,“呃……也许吧!不过……我可以保证,其实……向远是个善良的孩子,他做的一切,不过都是为了我!是我这个做母亲的让他承受了太多不该承受的,在她小小的心灵里种下了仇恨的种子!”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悲伤,她轻轻触碰慕暖的手,并握了起来,“慕暖,我这么说……可能很厚脸皮,但是……求你看在一个母亲的苦心上,拜托你救救向远!如果要恨,你就恨我吧!不要……再恨向远了!其实……他也很可怜,他所历的痛苦,是你所不能想像的!”

“……”慕暖垂下眼帘,她不得不承认,漠心怡这番话她不能无视,她的字字句句都敲在她的心上。听到漠向远病了的那一刻,她的心脏不可抑制地疼痛了一下,可是……她又知道自己不该心软的,否则……她有可能再次堕入万劫不复的心囚中,她好不容易用三年的时间为心房垒起了坚硬的壁垒,不想在这一夕之间就轰然倒榻!

“慕暖,别拒绝我好吗?”漠心怡近似于乞求,她的眼中含泪,哽咽地说道:“你是没有看到向远现在的模样……实在是……太让人心疼了!”

慕暖静静地听着,双手却在不经意间紧紧地攥成拳,不管她愿不愿意承认,内心的挣扎都在折磨着她,面对答应与拒绝之间,她在承受着内心的煎熬,而无从选择。

“慕暖……你……真的不能可怜可怜我这个当母亲的吗?”漠心怡缓缓站了起来,下一秒,她的身体忽然蹲下去,直直就要向慕暖跪下去……

慕暖一惊,忙一把扶住她,“漠夫人,您……这是做什么?无论如何,您都是长辈,你这样……岂不是折煞我吗?”

漠心怡泪眼婆娑地凝视着她,“慕暖……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翰丞说……让你去见向远一面……也许是唯一的办法!如果现在不能把他唤醒,也许……以后都没有机会了!”她边说边拭泪,“难道……从今往后,我都要面对一个痴痴傻傻的儿子了吗?”

听了这番话,慕暖觉得自己再也无法说出拒绝的话,这是一个母亲的请求,一个母亲,为了她的孩子,情愿做任何的事情,即使她再怎么心如磐石,面对这样的眼泪和悲伤,她都无法不做到被融化。

“漠……漠夫人,您别这样!我……我答应您就是!”慕暖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

漠心怡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真的……真的吗?慕暖……你……真的愿意吗?我没听错吧?”

慕暖点点头,“是的,漠夫人!现在就走吧!”

“呃……噢,好……好的!”漠心怡一时竟有些回不来神,她似乎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此时此刻,她都无法形容心里的激动。

两人坐上车,车子平稳而快速地向别墅驶去,一路上,慕暖并没有开口,而漠心怡也沉默着,车厢里的气氛有些没闷,又似乎有些紧张。仿佛正在期待着一个未知的结果,那种等待,让人煎熬。

车子终于停在了别墅门口,司机替二人打开车门,慕暖跟着漠心怡下了车。

四周的景色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慕暖站在花园里,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她们未做太久的停留,直接就进了屋。

客厅里的一切一如三年前,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让她的记忆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三年前,眼前,仿佛出现了三年前的影子,有她第一次走进这间别墅的模样,有她与漠向远相处的点点滴滴,更有她渐渐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所表现出的彷徨、无助与心伤,一切的一切,都像电影胶片一般从眼前闪现,她的内心五味杂陈。

“慕……慕暖,我们……上楼吧!”漠心怡站在楼梯口看着她,指了指楼上,“向远他……一直住在你们以前的房间里。”

“……”后面的话漠心怡虽然没有说,但慕暖也心如明镜,她是想告诉她,这些年来,漠向远一直没有忘记她,一直在等待着她。这本来是让人感动的,可惜……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以后,慕暖已心如止水,这样的话已经无法让她动容。

“漠夫人,请带路吧!”慕暖淡淡一笑,平静的几个字足以表达她对她之前那句话的回应。

漠心怡自然也明白,她微微有些尴尬,却赶忙笑笑,“好……好的!慕暖,这边走!”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踩着脚下厚厚的羊剪绒地毯,来到了房间门口。

慕暖站在门外,她知道一门之隔的地方,那个人就在里面,刹那间,她的呼吸不由自主地急促起来,面对即将到来的,她心境复杂,无法言明此时此刻的心情,她不知道他会有怎样的反应,更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觉得胸腔里的心脏跳动的极为剧烈,甚至让她一种闷闷的感觉,而无法呼吸!

漠心怡打开.房门,低声说道:“请进吧!”

慕暖在门口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抬起脚,走了进去。

这间房间再熟悉不过,这里……曾经留下过她太多的回忆,她只觉得心脏一阵刺痛,记忆里那些美好而甜蜜的往事,现在看来却是那样的不堪回首,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笑话。

她缓缓走进去,每走一步,都沉重无比,直到看到里面的那个大*。

看到慕暖走进来,陆翰丞和于季辰都愣了一下,随即跟着站了起来……

“……”两个人的目光都落在慕暖的身上,他们大概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也没有想到漠心怡出门原来就是请慕暖去了,很意外,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说动了她。

“呃……慕暖,你……来了?”于季辰低低地说道。

慕暖只是微低了下头,目光却一直停留在漠向远的身上,此时,他的身上就像是有一块巨大的磁石,让她怎么都无法移开视线。

“慕暖,去看看向远吧!你能来……真的太好了!”陆翰丞上前一步,“现在……只有你才能让向远正常起来。”

“……”慕暖没有说话,视线依然直直地看着已陷入沉睡中的漠向远,不过是三年而已,可此时,却让她有一种恍若千年的感觉,她无法形容此时此刻,自己复杂的心境,一种酸涩的情感在心里涌动,她的双脚像是被定住一般,整个人也僵在了那里。

“翰丞,向远他这是……”看到自己儿子再度沉睡,漠心怡不禁有些担心,忙开口向陆翰丞问道。

“伯母,您不要担心!”陆翰丞压低嗓音,“这只是用了一点微量镇静剂的反应,睡眠对他有一定的好处!”

“可是……”漠心怡下意识看了慕暖一眼,意思不言而喻。

陆翰丞立刻明白她的用意,马上说道:“您放心,他不会睡太久的,再有三十分钟就差不多了!”

“呃……那……”漠心怡有些为难地看着慕暖。

慕暖自然明了,马上说道:“漠夫人,我会在这里等他醒过来!”

漠心怡顿时一喜,“慕暖,谢谢……太感谢你了!”

“……”慕暖没再说话,只是垂了下眼帘,随后房间里陷入了一片寂静。

不知道他们三人是什么时候出去的,但慕暖明白,这显然是一种默契,他们是在为她和漠向远创造独处的机会。

感受着房间里再熟悉不过的气息,慕暖觉得五味杂陈,她深吸了口气,迟疑了良久,终于几步走到了*边。

她近距离地看着他的脸,深邃的弧度,俊美的棱角,从眉眼到嘴角的每一寸都是她极为熟悉的。她缓缓抬起手,像是被受到蛊惑一般,缓缓地,纤细的的手指伸向他的脸,几乎是用了一个世纪的时间,那个过程极为漫长,仿佛时间也就此凝固了,终于,她的指尖终于触上他的面颊,可在下一秒,她似触电一般猛地缩了回来……

眼前,漠向远已经醒来,一双深邃幽黑的眸子正凝视着她,目光晶亮而一瞬不瞬,仿佛静止了一般,直让她的心脏不由地一跳。

“……”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后退,却在下一秒,手腕被牢牢地抓住。

掌心的温度滚烫,慕暖不由地颤抖了一下,她本能地向后缩了一下,却被对方抓得更紧,只觉得重心不稳,一个踉跄就跌了过去。

“呀……”慕暖轻呼了一声。

不等抬起头,耳边便响起低沉而沙哑的声音,“暖……暖暖……”

慕暖心脏再次一跳,声音和气息都无比熟悉,她意图挣脱他的手,他却像铁钳一样死死地抓住她,“暖暖……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我……没有在做梦吧?”

“……”慕暖动了动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

漠向远用力拉了她一下,她便跌坐在*边,两人的距离一下子变近,他直直地看着她,目光一刻也不舍得从她的脸上移开,黑眸带着一丝光彩,闪着晶芒,气息也变得急促不已,“暖……暖暖,你终于回来了!我……终于等到你了!”

“……”慕暖心乱如麻,看着他的模样,面对他表现出的激动,拒绝他,她有些于心不忍,可是……曾经的种种浮现在脑海里,她要如何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不,她做不到!

慕暖将脸别到一边,深吸了口气,刻意平息着自己的情绪,好一会儿才终于开口,“你……你觉得怎么样?我……帮你去陆医生。”

不等慕暖站起来,漠向远已死死地扣住她的胳膊,“不要……暖暖,我求你,不要离开我!”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生怕闭眼的瞬间她便会消失不见,他的眼神充满渴望与紧张,只喃喃地低语,“我不知道……这究竟是真还是梦,可是……我抓住了你,就绝不会再松开手。”

“……”慕暖无言以对,面对这样的漠向远,她不知道要如何说服他,她知道,也许自己说什么,他都不会放手,这样的执着,她从他的眼神里看得到。

“你……你先放手……”

“不……这一次……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放!不会!”漠向远把头摇得如泼浪鼓,目光坚定。

“你……”慕暖吸了口气,“看来……你并不像你母亲说的那般严重!我希望你不要误会,来这里,只是受你母亲的拜托,她一再地请求我,我实在不好拒绝她,这才……”她顿了一下,“请你明白,来看你,并不是因为你!”

漠向远定定地看着她,片刻地对视后,他突然眼神变得黯淡,“妈,您何苦来骗我呢?暖暖她……怎么会来呢?呵呵……她恨我,只怕是……这一生都不会原谅我了!她说……她嫁人了,可是……我不相信!她是我的暖暖,她是我漠向远的妻子,她怎么可以嫁给别人?不,我不能答应,不能接受!不能……绝不能!”双手,他低下头,将脸埋在两人交握的手上……

慕暖一愣,不禁整个人颤住,目光触及到他微颤的后背,接着,一滴泪滚落在她的手上,冰凉的没有一丝温度,却足以炙烫到她的皮肤,她下意识地抖了一下。

“漠……漠向远,你……”慕暖愣愣地看着他,只觉得眼睛胀胀地痛,鼻子也是酸酸的,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她不敢相信漠向远会变成这个样子,明明他刚才已经认出了她,怎么又……

不过,她不相信他故意伪装,眼前的他的样子,根本就是充满了悲伤,没有半点虚假的成分。虽然,她从来不曾真正地了解过他,但是,她毕竟和他做了一年多的夫妻,他此刻的悲伤,完全是从心而生,来不得半点假,慕暖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听到她的声音,缓缓抬起头,两人的眼睛隔空对望,视线交接,仿佛都有无数的心事想要诉说,可是……谁也说不出来!只是那么彼此看着,仿佛这一刻便抵千年!

慢慢的,他的眼中现出一丝光辉,他紧紧地抓着她,“暖暖……暖暖……原来……我真的不是做梦!”他看着她,眼泪顺着脸颊流了出来,定睛看着她,“我想了你好久,也等了你好久,你终究是舍不得我的是不是?你终究是来了!暖暖……”

说完,他一下子从*上坐起来,作势便要抱住慕暖,慕暖直接的反应就是向后一闪,而漠向远直接扑了个空,重心不稳,他一下子跌下*,因为身躯高大沉重,也带倒了*尾的*几,顿时噼里啪啦一通响,慕暖也不由地惊呼了一声……

本来寂静无声的房间,一下子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不等二人反应过来,门一下子从外面推开,接着三个人鱼贯而入……

“向远……”

“向远……”

“向远……”

三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于季辰和陆翰丞立刻上前去扶他,“向远……你怎么样?快起来……”

“向远,你……怎么会从*上掉下来,有没有摔疼啊?让我看看……”漠心怡担心地看着她。

“……”看着眼前这副景象,慕暖僵在当场,果然,漠心怡抬起头,看向她,虽然什么也没说,但那眼神似乎却说明了什么。

慕暖心里一紧,忙摇头,“不……不是的!不是那样的!”

漠向远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他马上看向自己的母亲,“妈……不……不是的!”

“向远,你有没有事啊?”漠心怡转而又看向他,小心地问。

他忙摇头,“没有!我没事!”即使他回答漠心怡的话,眼睛却看着慕暖,眼神满是深情,一刻也不肯移开。

“暖暖……”他挣扎着起身,有些踉跄地来到慕暖的面前,“暖暖,别担心,我会保护你的!”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顺势转身挡住她,“有我在……谁也不敢伤害你!谁也不敢!”

他气势汹汹地瞪着他们,“这次……你休想再伤害我的暖暖,三年前,我一时糊涂,可现在……再也不会了!我看你们谁敢动?”

“你……”

“……”

听着漠向远的话,众人面面相觑,几乎不敢相信,尤其是漠心怡,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抱着漠向远便哭了出来,“向远,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就胡言乱语了呢?你要见慕暖,好,我想办法把她找来,可她现在就在你的眼前,你怎么还不清醒呢?你这个样子……你知不知道妈心里有多难过?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为了我,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我会一辈子自责的!”

“妈……”漠向远低头看着她,半晌才出声,“您在说什么?我只是想见暖暖而已,你帮我去她找回来好不好?我只想见她,我只想问问她,是不是真的忘了我?是不是真的不能原谅我?是不是……真的嫁给了别的男人?”他大手紧握,用力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妈,你知道吗?我的心……真的好痛!好痛……好痛!我不能没有暖暖,我想告诉我,三年前……我做了一个多么傻的决定,可是……我是爱她的,她是我漠向远这辈子爱过的唯一的女人。”

他的目光呆滞,定定地凝视着某一个地方,不看向任何人,接着,两行清泪从眼眶滑落,他整个人看起来颓败不堪,这样的漠向远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极其陌生的。

慕暖站在一边,怔怔地看着这一幕,听着漠向远的自言自语,她无法形容自己的心境,那种酸涩的感觉正侵蚀着她的心脏,一寸寸麻痹着她的神经,她觉得眼前似乎变得模糊起来,她想眨一下眼睛,却觉得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在涌动,她只能将眼睛睁得大大的,不然……她很清楚会发生什么。

“向远,你别这样好不好?慕暖就在你的面前,有什么话……你就跟她说吧!告诉她你的心里话!”漠心怡泪流满面,她转而伸手拉住慕暖,乞求地开口,“慕暖,我求求你,哪怕你骗骗他也好,至少……帮我把他叫醒,你也不希望看到向远不幸对不对?就算我这个当母亲的求你了,你帮帮我吧!”

“……”慕暖动了动嘴,却不知道能说什么,所有的话都哽在了喉咙里,她知道,自己不能拒绝漠心怡的请求,可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在折磨着她的心,此刻,她觉得自己也变得千疮百孔。

“慕暖……你难道真的忍心吗?不管怎么说……你们毕竟……是夫妻!”漠心怡有些绝望地喊道。

慕暖闭了闭眼睛,贝齿轻咬着嘴唇,终于她吸了口气,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缓缓走向漠向远,手犹豫了一下,接着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

——————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没有骗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