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75章:杀人凶手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75章杀人凶手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慕暖一下子愣住,几秒钟的僵滞,她本能地挣扎。

可漠向远却将她抱得更紧,生怕下一秒她就会消失一般,“暖暖,你怎么可以这么吓我?你答应过我的,不再离开我!”

“……”慕暖动了动嘴唇,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见慕暖没有反应,他显得格外紧张,竟有些语无伦次起来,“暖暖,你……你说过的,你不会再骗我!不会的!你不会的对不对?”

“漠……向远!”慕暖艰难地挤出他的名字。

“暖暖……”他闭上眼睛,感受着那熟悉的清雅淡香,他只觉得无比安心。

直到好一会儿,他感觉到有人在轻扯着他的衣摆,这才低下头……

只见念念正抬着头,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凝视着他,一张小脸盈满了懊恼。

“……”漠向远深吸了口气,这几天,他一个人沉浸在失去慕暖的悲伤中,他竟然忘了他的念念,幸好孩子非常懂事,而且也有母亲替他照顾,可即使是这样,他还是觉得自责。

他一手拥紧慕暖,另一只手摸着念念的小脑袋,“宝贝,对不起,是爸爸不好,这些天……没有好好照顾你!”

念念却摇头如拨浪鼓,“爸爸,该说对不起的是念念!都是念念不好!”

“……”

“……”

漠向远和慕暖微微对视了一下,他忙再看向她,“宝贝,你怎么了?跟爸爸说说!”

慕暖出现再加上之前睡了很踏实的一觉,他整个人已经精神起来,他似乎根本不记得之前自己恍恍惚惚的样子。

念念低下头,“爸爸,对不起,是念念把妈妈带到这里的,所以你醒来就见不到妈妈了!都是念念的错。”

念念的话一下子融化了漠向远的心,他不舍地摸着她的小脸,柔声说道:“不,念念没有错,错的是爸爸!妈妈是因为不愿意见到爸爸,可妈妈是喜欢念念的!”

小丫头眨了眨眼睛,转而看了慕暖一眼,却不开心地低下头。

“怎么了?”漠向远追问。

念念别扭了好一会儿才喃喃道:“爸爸你骗念念,妈妈一点也不喜欢念念!”

“……”

“……”

两人一愣,再次对望,慕暖想要解释,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漠向远凝视了她片刻才问道:“念念,你怎么会这么说呢?”

“因为……因为……”念念抬头看了慕暖一眼,“妈妈说……她不是念念的亲妈妈!”

“我……”慕暖有些内疚,突然觉得刚刚自己不应该那么较真的,以至于让念念这么难过。

“……”漠向远转过去看她,眼中闪过一抹讶异,他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马上说道:“暖暖,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

“……”慕暖愣了一下,没有说话。

漠向远的神情却更紧张了,他摸了摸念念的小脑袋,“宝贝,爸爸有话对妈妈说,你留在这里练琴好不好?”

“……”小念念抬头看了看二人,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却是沉默不语。

“念念,怎么了?你好像很不高兴!”漠向远小心地问。

“爸爸,你对妈妈要说的话,念念不能听吗?”小丫头精明地问道。

“呃……这个,其实不是的!”漠向远想了一下,“其实……是爸爸想跟妈妈说对不起,可是……念念在这里,爸爸觉得很不好意思,所以……”

不等漠向远说完,念念的小脸便多云转晴,“嘻嘻,我知道了!原来……是爸爸怕羞啊!那好吧,念念留在这里练琴,爸爸、妈妈有什么悄悄话就去旁边房间说吧!”

“真的?念念不生气?”

“当然!”念念调皮地冲漠向远眨了下眼睛,“爸爸,你要加油噢!念念等你的好消息。”说完还握了握小拳头。

“必须的!”漠向远冲女儿眨了眨眼睛。

话到这一步,慕暖也不能再拒绝了,她跟着漠向远走出念念的房间,回到主卧。

关上门的一瞬间,慕暖顿时觉得空气有些沉重,漠向远转身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拉起她的手……

慕暖好似触电一样颤抖了一下,漠向远却不容她拒绝,坚定地握紧她的手,将她带到窗边的贵妃榻上,“暖暖,坐下好吗?”他顿了一下又说道:“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向你解释。”

不知怎么的,听他这么一说,慕暖顿时一阵慌乱,她立刻说道:“不……不需要!漠……漠向远,关于念念,你真的没有必要向我解释,我……”

“不!”没等她说完,漠向远一下子打断她,“慕暖,你一定要听我解释!一定要听!你……怕是误会了念念的身世。”

“我……我没有!”慕暖有些语无伦次,“事实上……我也没有必要知道这些!对我来说,念念……她是谁生的,并不重要,因为……因为这不是我该管的!只是……她的亲妈妈去了哪里?你……为什么要让她从小就没了妈妈呢?”

漠向远一把抓住慕暖的手,急切地说道:“念念没有第二个妈妈,她的妈妈就是你!你就是她的亲生妈妈!”

慕暖彻底糊涂了,她呆怔地看着他,下一秒,用力将手从漠向远手中抽离,“你……你在说什么呢?这……这怎么可能?漠向远,你想要留住我,也不必用这么荒唐的理由吧?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暖暖,你听……”

“够了!”慕暖没有给漠向远开口的机会,语气变冷,“不错,我们的确有过一个孩子,可是……后来怎么失去的它你比谁都清楚,如今,你告诉我念念是我的亲生女儿!这岂不是笑话吗?”慕暖深吸口气,接着说道:“你糊弄我也就罢了,可是……我希望你不要再骗孩子!不管怎么说,念念是无辜的!你怎么可以欺骗她我是她的亲妈妈呢?这对孩子来说……真的太不公平了!”

慕暖的样子让漠向远有些急,他几次欲张嘴解释,可慕暖都不给他机会,无奈,他只能脱口喊道:“不然呢?我该怎么说?难道你要让我告诉她,她一出生她的妈妈就死了吗?”

“……”慕暖一下子愣住,呆呆地看着他,似乎无法相信他的话,半晌才动了动嘴唇,“你……你说什么?”

漠向远叹了口气,深锁着眉宇,语气亦变得沉重,“是的!念念一出生,她的妈妈就死了,她……是个可怜的孩子。”

听着漠向远低沉的声音,以及他颇为悲戚的表情,慕暖只觉得心里一刺,她不知道念念的妈妈是谁,也不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只是……漠向远的样子,让她觉得心里一阵扯痛,竟不由自主地问出口,“我能想像,所以……你才格外疼爱念念!”

“是的,念念她……比一般的孩子要可怜,但是……她也很懂事!我告诉她,她的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我们要一起等她回来!于是……她就每天看着你的照片,但却从来不向我哭闹!”

“……”慕暖抿了下唇,“呃……你应该让念念看她亲生母亲的照片啊!对于她来说,我其实就是一个陌生人!”

“不,你怎么会是陌生人呢?”漠向远急切地开口,“念念回到这个家里时,我就把你的照片拿到了她的婴儿*前,对她来说,你就是她的妈妈!她心里唯一的妈妈!念念就是你和我的女儿!”

“漠……漠向远,这……这是不公平的!念念本来有亲生妈妈,从一出生就没有见过她就已经很可怜了,你还人为地要替换她的母亲,如果将来她知道了,她会怪你的!”慕暖摇头,“我不明白,既然你肯让她生下念念,为什么就不肯告诉念念实情呢?就算说一个善意的谎言也不必用我的照片欺骗她啊!”

漠向远眨眨眼睛,“你……你在说什么?”

“……”慕暖看了他一眼,沉默着把她别到一边,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你……暖暖,你什么意思?”漠向远追问。

慕暖转过头看他,深吸气,“漠向远,你不应该……连念念母亲的照片都没有吗?就算……孩子永远无法再见到她的生母,可是……你至少可以让她看看照片啊!”

漠向远终于证实了心里的猜测,原来……她依然误会了,即使他这么解释她还是误会了,他摇摇头,“暖暖,你以为……这孩子是我和另一个女人生的?”

慕暖愣住,“难道……不是吗?”

漠向远苦笑,“暖暖,你……就这么不信任我吗?你始终觉得……三年前,我对你的爱是假的吗?我此生发过誓,我的孩子……只能由你来生,不是你,任何女人都不行!”

“……”慕暖心里一紧,不知道要如何回应他的话。

只听他又说道:“也许……我是不应该未经你同意就让你做了念念的妈妈!可是……我能怎么办呢?难道……我要告诉念念,我是那个害死她亲生母亲的凶手吗?”

——————————————

“你……你说什么?”慕暖心弦一跳,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整个人僵在那里。

漠向远闭了闭眼睛,俊容呈现出一抹痛苦之色,良久才说道:“是的!我是凶手!我就是那个害死念念父母的凶手!如果不是我,念念现在应该是父母双全,被父母疼爱的孩子。可就是因为我,只在刹那间就改变了这一切,让她成为了最可怜的孩子。”

“你……这……是什么意思?”慕暖语不成句,“你是说……念念她……不是你的孩子?”

漠向远皱着眉头,“什么?我已经说了那么多,你……怎么还会以为念念是我的亲生女儿呢?”

慕暖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以难到置信地口吻说道:“你是说……念念是你收养的孩子?”

漠向远深吸口气,“是的!对于念念,我一直心存愧疚,如果不是我,她不会变成孤儿!是我……是我改变了她的人生,我不是杀人犯,又是什么?”

“……”慕暖半晌说不出话,看着漠向远痛苦的神色,她知道当时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那是在她离开后的日子,虽然有太多的怨恨及苦楚,但她何尝不想知道这三年来,他都是怎么过的呢!

“究竟……发生了什么?”她终于问了出来。

漠向远却是心脏一颤,眉头蹙的越发紧,面对那一段痛苦而不堪回首的往事,他不愿意回忆,但是,那一慕却不断地在脑海中闪现……

“如果……很难说,那就……”

“不!”他及时打断她的话,“我必须说,我应该一字不落地告诉你!”他顿了顿接着说道:“三年前……在我知道了一件事情的真相后,我整个人几乎崩溃了,车子行驶在盘山公路上,我几乎用了极速!你知道,在那样弯道很多的地方,把车子开得飞快意味着什么!”他的声音变得干涩而颤抖,“没错,那个时候的我,几乎是一心求死的!可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行为而给别人带来了灾难,而这个灾难是无法弥补的!”

“发……发生什么事了?”慕暖轻声问道。

漠向远深吸了口气,徐徐说道:“在一个急转弯的地方迎面驶来一辆大卡车,由于车速过快,我根本来不及刹车,加上精神恍惚,车子本能地向悬崖一侧滑去!奇怪的是,那一瞬间,我根本不害怕,我甚至觉得无比轻松,我可以感觉到,我的嘴角还勾起了一丝笑容,因为我知道……我要死了!而这样……也就意味着我能见到你了!”

“……”

“可是……我怎么会知道,我求死不成,却却连累了别人!”漠向远眉宇间的痛苦越发明显,“那辆大货车,因为失去重心,加之本身过重,虽然也及时地向另一侧打轮,但是却在惯性的作用下,直冲悬崖。”

“那……那后来呢?”慕暖忍不住问。

漠向远闭上眼睛,半晌才再度睁开,“后来……后来我以为我死了!可是……我的车子却被悬崖间的树挡住,我受了伤,却保住了一条命。而……而那辆大货车上的夫妻俩却没有那么幸运!”他的声音变得有些哀伤,“那辆货车摔得稀巴烂,救援人员赶到时,丈夫早已经死了,根据车子最后的刹车轨迹,可以推测出,在最后时刻,开车的人,也就是那个丈夫,尽最大努力地保护了他的妻子,宁肯把死亡留给自己。”

“那……他的妻子……”

“他的妻子……被救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你知道吗,当时所有人都惊讶她还能活着,因为依照她的伤势,怕是早就不行了,没有人知道,她怎么会坚持这么久!直到把她救出才发现,原来……她是一个孕妇,肚子已经很大了,让人惊奇的是,她全身伤痕累累,却唯独肚子上没有伤,可以想像,她是凭着一种怎样的坚韧去保护腹中的孩子!”

听了漠向远的话,慕暖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那种震撼,那种冲击,几乎让她回不过神,她只觉得一阵阵酸意直往鼻子里冲,下一秒,眼泪就从眼眶滚落下来,仿佛断了线的珠子,止也止不住。

后面……即使漠向远不说,她也能够猜到了!

孩子一定是活下来了,而母亲却……

妈妈用自己的生命保住了孩子,而那个孩子就是念念!

“所以……她就是在那种情况下生下了念念?”慕暖颤着声问道。

“是……是的!”漠向远沉重地点头,“当时,所有的人都以为孩子不可能保住,可这位母亲却再一次给了大家一个奇迹。她凭着最后一丝毅志,坚持到了手术台上,直到听到孩子的哭泣声,她才咽下最后一口气!”

慕暖已控制不住泪流满面,她从来没有想到,念念会是这样的身世,她生与一场惨不忍赌的意外中,可却在一出生就失去了父母亲,成为了一个可怜的小孤儿!

念念有着这个世界上最甜美最可爱的笑容,可是……又有谁知道,就是这样一个天使般的孩子,却有着这样无法触及的悲惨身世。

“念念……真的很可怜。”慕暖咬着唇说道。

漠向远重重地叹了口气,“这一切……都是我造的孽!可是……再多的忏悔也回不到过去了,如果可以……我宁愿用我自己的生命去替换念念母亲的!只可惜……这不由我说了算!我所能做的,就是尽力补偿,尽管这样的补偿并不能抵消我犯下的罪过,可是……唯有给念念最好的生活以及无微不至的疼爱,其他的……我什么也给不了!”

“就因为这样……你收养了她?”

漠向远沉默了一下,缓缓说道:“具体的原因……我也说不清,我只知道,不能让孩子进孤儿院。更不能让她从小就生活在没有温暖的地方,虽然……我不是一个好人,也没办法给她一个健全的家庭氛围,但是……至少我可以给她一个良好的生活!即使不能父母双全,至少……我还可以给她父爱!”

“……”听他这么说,慕暖似乎明白了他的用意,只是她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漠向远抬起头,与她对视了片刻,声音更显低沉,“对不起,暖暖,是我自作主张!我知道……没经你的同意,这么做的确有些不妥!可是……你知道的,念念很小的时候不会有什么问题,随着她越来越大,她总要接触社会的,而且……尤其是小女孩,本能就要依赖母亲,而这恰恰是我不能给她的!看到别的小朋友有爸爸妈妈,她就会问我妈妈在哪儿,她要妈妈!还好,我很早就把你的照片摆在她的*边,而除了这个办法,我也没有其他的方法了!”

慕暖沉默,“对不起,是我不了解情况!如果我早一点知道,就不会拒绝念念了,听到我说不是她的妈妈,她很难过,如果我知道这一切……我愿意帮你演这场戏,念念已经很可怜了,我怎么能让幼小的她再受一次伤害呢!”

漠向远看着她,半晌说不出话,渐渐地,他的眼中浮现出一抹喜色,“暖暖,你……你的意思是……你答应了?你答应做念念的妈妈了?”

慕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却是问道:“为什么叫念念?为什么会给她起念念这个名字?”

漠向远并没有马上回答她,而是看了她好一会儿,才慢慢说道:“这个名字……有太多的深意,之所以叫两个念字,是有两层含义的,一个……是我借这个字让念念永远怀疑她的母亲,另一个……是我把这个孩子当成精神寄托,而时时刻刻的思念你!所以……我叫她念念!我很喜欢这个名字,她也很喜欢!”他缓缓伸出手,在半空中停滞了几秒钟,犹豫而挣扎,最后终于触碰上她的面颊,“暖暖……我想知道,这个名字,你是不是也喜欢?”

慕暖愣了一下,但很快垂下眼帘,她当然听懂了漠向远的话,可是,在为这样,她才会犯难。

“怎么,是不是……这个问题让你很为难?”漠向远似乎很了解她的心思。

“向远,我可以答应你,做念念的妈妈,我也会尽心尽力地去爱念念,以填补她缺失母爱的童年!可是……”

“不,明,不要说!”漠向远似乎猜到了慕暖接下来的话,他几乎是有些急切地打断她,甚至有些慌乱地说道:“暖暖,不要说!求你……不要说!”

“向远……”

“暖暖,不要骗我……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可是……我不相信!我怎么都不会相信的!不要跟我说你嫁了别人,我一直相信,你爱的人都是我!你不会轻易变心的!绝不会!”说完,他不容慕暖反应,一把将她拉往怀中……

……本章完结,下一章“误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