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76章:误会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76章误会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慕暖全身一僵,整个人像被冻住了一样,漠向远把她抱得紧紧的,仿佛她就是他遗失的一件珍宝,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不见。

“暖暖,告诉我,你不会离开我!”漠向远凝视着她深情地说。

“我……”

“暖暖,你知不知道,这三年……我是怎么过的?”

“我……”面对他突然变得犀利的眼神以及霸道的语气,慕暖有些无法应付,却在下一秒,他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几乎是用了全力,“说啊,你知不知道?那种不知你要等待的人是生是死,也不知道那种煎熬要多久的日子,你知道……是什么滋味吗?”

“你知道吗?我等的有多苦?”漠向远盯着她,“我知道……三年前,由于我的原因为你凭添了很多痛苦,可是……我同样不好过,那种感觉一点也不少于你!尤其是……当我知道……我知道你原本和程家……”余下的话一下子哽在喉咙口,漠向远怎么也说不出来,于是话峰一转,“你能体会我的心情吗?那种痛苦,那种后悔,那种懊恼……你……能体会吗?”

慕暖打量着他,半晌才说道:“知道什么?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漠向远挣扎了一下,深深地看着她,“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只知道盲目的报复,却怎么都没有想到,命运跟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我一心想要借以报复程家的人,居然与程家没有半点关系!呵呵……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吗?不……我原本就是个笑话!”

“……”慕暖抬起头,四目相对,她没有想到他原来已经知道了,关于她的身世,他什么都知道了。

他说这三年他过得很痛苦,那她呢?他以为她过得很好?

这算什么?究竟是发现报复了对象,而感觉到内疚?还是真的对她有感情?他究竟有没有分清自己的心?

“暖暖……”

“别说了!漠向远,你今天做这些究竟是为了什么?是歉意?内疚?如果只是这样……”

“程慕暖!”他大吼着打断她的话,大掌用力,仿佛要捏碎她骨头一般,声音变得冷洌,“我说了这么多,你还不肯相信我吗?竟然还以为我对你只有愧疚和抱歉,你……太伤我的心了!”

“我……”

“暖暖,你要相信我!不管是内疚还是歉意,那都是因为一个原因……”

“……”慕暖动了动嘴唇才颤着声音说道:“什……什么原因?”

“当然是因为我……”

不等说出那个重要的字,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向远,听说你病……”

柔美的声音传入耳际,接着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可当看到抱在一起的二人,来人顿时愣住了。

“向……向远……”她一瞬不瞬地瞪着漠向远和慕暖,眼睛瞪得大大的,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而看到这个女人的刹那,慕暖也呆住了,下一秒,她用力推开漠向远,急匆匆地退后几步,一时之间,三个人都愣在当场。

“简……简凝?你怎么来了?”漠向远也因突如其来的状况惊住了。

简凝把目光落在慕暖的身上,死死地盯着她,就像是看一个怪物一般,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此生,居然还会再见到这个女人。这一刻的感觉,岂止是用震惊二字可以形容的。

明明已经死的人,时隔三年,却如此堂而皇之地出现在眼前,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究竟是她看花了眼,还是大白天撞鬼了,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

“简凝,你……怎么不说话?”

“呃……”简凝回神,终于把目光从慕暖身上移开,“向……向远,我听伯母说你生病了,所以就想来看看你,这才……”

“……”

“……”

漠向远和慕暖不由地对视了一眼,这一眼里面所蕴含的深意也就只有两人最明白,甚至让漠向远心里一惊,他赶忙说道:“我很好!不用探望!不如……你下去看看我母亲吧!你们一向谈得来的!”

“我……”简凝再一次把视线转向慕暖,以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注视着她,整个人像是被钉在了原地一样。

漠向远当然明白简凝为什么会这副表情,他用余光扫了慕暖一眼,自然也知道,两人正在对视着,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揽过慕暖的肩头,“简凝,慕暖回来了!我等了三年,她终究没有让我失望!”

“不……不……这怎么可能?”简凝退了一步,用力摇着头,这要让她如何相信,明明已经死了三年的人,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呵呵……”漠向远缓缓说道:“是啊,其实……就算此刻,我仍然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一直担心这只是一个梦,一个美好的梦!生怕醒过来,一切就变成了空。”

他的话虽然是对简凝说的,但目光却看着慕暖,深邃的黑眸盈满*溺,如果不是爱她至深,绝不会有那样的目光,直看得简凝心里阵阵冒火,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冷意与绝望将她覆盖。

愤怒和绝望已经让简凝失控,她几步冲到慕暖面前,“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现在会在这里?明明已经死了的人,怎么又出来破坏别人的幸福?程慕暖,你……你真是阴魂不散。”

“……”慕暖退后一步,面对简凝的咄咄逼人,她只觉得心里一阵翻搅的痛。

她指责她破坏了别人的幸福,这个别人是指谁?她和漠向远吗?

她转过头缓缓看了漠向远一眼,就在刚刚,他还对着自己深情表白,此刻,却有另一个女人前来指责她破了他们的幸福。这算什么?她又算什么?

“暖暖……”漠向远看着慕暖越发惨白的脸,他的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地想要去拉她的手,以便向她解释,却不想,慕暖飞快地甩开他,连连闪避,那戒备的目光视他如蛇蝎。

“暖暖……”

“别碰我!”慕暖呼吸一紧,双手倏地攥紧,一股酸楚从心底上涌,眼前顿时变得模糊,她不停地吸气,只怕不争气地眼泪会掉落下来。

“暖暖你听我说……”漠向远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急切地想要解释。

慕暖摇头,“不要!我不要听!”她一直退到门口,嘴角勾起一抹淡涩的笑,“漠先生,如果你的记性不差,你应该记得我说过,我们……早就没什么可谈的了!你我之间……早就结束了,随着三年前那场爆炸……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说完,她拉开门,转身便向楼下跑去。

“暖暖……”看着她跑出去的刹那,漠向远觉得心一下子被掏空了,转身时那几句绝情的话,就像匕首捅进了他的心脏,痛得他几乎不能呼吸。

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追上去,却在刚迈出脚步的时候,胳膊被人死死地拽住……

“向远……”

他低下头,将目光落在那双纤细的手上,抬起头的时候脸上一片冷然,“放手!”

简凝看着他摇头,“向远,不要去!求你……”

“我让你放手!”他喝斥着她,接着,丝毫没给她留余地,一根根掰开她的手指,用力甩开她,毫不留恋地向外面追去……

**********************************

慕暖跑得飞快,她已经顾不得什么了,只想快点逃离这里。

说什么等了她三年,其实……她才是那个真正多余的人。

如果……他真的把她放在心里三年,又怎么会让简凝登堂入室,他不会不知道,当年自己最在意的是什么。

三年来,他在她与简凝之间的那场选择,她一直铭记在心,她从来不曾忘记过,甚至……时时刻刻地折磨着她。如果说,一个男人在生死关头,把生的希望留给了另一个女人,而让作为妻子她面对死亡的考验,她还能做到大度的话,那她……就是无血无肉无感情的冷血,而不能叫做人。

那样的经历,只怕没有人能够接受那样的结果,不是她小气,而是她还没大方到拿自己的生命去换另一个女人的。

如果说三年前她爱上漠向远是一场错误,那么……三年后,她不能再度犯错,那只会让自己重回那个不幸的怪圈,她用了三年的时间整理自己的心情,虽然不能说完全摆脱,但她的心已经变得十分坚强,再也没有什么是能够轻易打动她的。

只是,不等她跑出去,身后便似一阵旋风般卷过,未曾回神,她的手腕已被死死地抓住,并挡住了她的去路。

“暖……暖暖……你不能走,你听我说!”漠向远拦在前面,气喘吁吁地说道:“你……你误会了!就……就算你要判我的死刑,也要给我一个自辩的机会不是吗?”

慕暖侧头看他,“自辩?有这个必要吗?”

漠向远愣了一下,接着马上说道:“当……当然!怎么会没有必要呢?你误会了不是吗?”

被洞穿心事慕暖有些不自然,“误会?我什么时候误会了?漠向远,你搞错了!你的生活与我无关,你和谁生孩子,你的女人又是谁?这些都和我无关!所以……你也不需要解释,不需要什么自辩!更何况,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什么?”漠向远皱眉,“暖暖,念念的事……我已经向你解释了,刚刚简凝她……”

“够了!”慕暖打断他,“我不想听!我再说一遍,关于你的事,不管是孩子还是女人,都与我没有半点关系!”说完,她用力甩掉他的手。

“暖暖……”漠向远哪里就会这么放走她,在他看来,这是他唯一的机会,刚刚……慕暖的态度明明已经软化了很多,而偏偏在那个时候简凝进来了,破坏了所有的气氛,这也让慕暖一下子愤怒起来,她之前的那一点点软化,顿时烟消云散,她一下子竖起了自己身上的壁垒,生怕不这样,就会再一次受到伤害。

“漠向远,你说的还不够明白吗?你不要再追着我了,关于我的一切,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信不信那是你的事,可我已经告诉你了!”慕暖一瞬不瞬地盯着他,“我是一个有夫之妇,即使这样,你还是不肯放手吗?”

“暖暖……”

“你有完没完?”慕暖不耐烦地看着他,“如果你纠缠我,我就报警了!”

“你……”漠向远一惊,“暖暖,你说什么?你……”他从来没有想到,慕暖会说出这么绝情的话。

报警!

难道在她的心里,他就是这样的人吗?他出现在她面前,所做的一切难道都被她作视骚.扰吗?

“可以了吗?漠先生?”慕暖开口问道。

“什……什么?”她突然问出的话让他一愣,不解地问。

“我是说……我现在可以走了吗?”慕暖下意识往楼上看了一眼,“快上去吧!还有人等你呢!”

“不是……暖暖,简凝她……”

那个名字就像一根刺,深深地扎进慕暖的心里,她再也忍不住地尖叫起来,“不要再说了!你跟她的关系我丝毫不感兴趣!我希望……所有的一切到此为止,不……从三年前就已经为止了!再也没有可能。”说完,死死地看了他一眼,如逃一般地向外面跑去……

漠向远顿时僵硬在当场,脑袋里一片空白,甚至忘了去追慕暖,而直到几秒钟之后才想起来,接着便大步追了出去。

可终究还是没来得及,他眼睁睁地看着她坐上一辆出租车,在他追上去的前一秒,车子已经启动,在他的面前绝尘而去……

“暖暖……暖暖……”他冲着车子猛追,一边追一边大声地喊,仿佛这样的努力能让车子停下来。

可是,他的双腿终究是跑不过车子,眼看着车子渐行渐远,而他的体力也越来越不支,大口地喘着气,却始终不肯放弃。

车子里,慕暖僵硬地坐在那里,只听到司机说道:“小姐,车子后面那个男人是不是在追你啊?要不要停车?”

“不要!”慕暖全身的身神紧绷,她几乎是马上否认,“不是追我的,你不要停车!快……快点开!”

“可是……真的不是追你的吗?”司机又看了看后视镜,“你看他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分明就是追着我们的车子啊,你看……”

“我说不是就不是!你到底要不要开车啊?”慕暖紧张嗓音都发颤。

“呃……”此时司机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马上点头,“是……对……对不起!我快点开就是!”说完,一脚油门,车子加速,身后的身影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小。

漠向远看着车子汇入车流,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远,他终于体力不支,一下子摔倒在马路上……

车子转了个弯,慕暖下意识往后看,却没有再看到漠向远的影子,她终于松了口。

他终究没有再追来,也确实无法追上来,这是心里明明白白的事,可是,为什么……她会觉得那么失落呢?这不是她所期待的吗?怎么会觉得难过呢?

低落的心情还在继续,包里的电话却响了起来,全神贯注的慕暖一愣,不禁打了个哆嗦。

她打开包,从里面拿出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的一串陌生号码,她犹豫着不肯接起……

“小姐,你的电话在响,说不定……是刚才那位先生打来的!”司机提醒道。

“……”慕暖抬头看了司机一眼,眼前这位未免也太热心肠了!

电话铃声不厌其烦地响着,她终究是受不了司机异样的眼光,深吸了口气,将电话接起来……

“你好,我是……”

不等她说完,电话那头传来声音,一个女人的声音,“程慕暖,我们见一面吧!”

“你……”慕暖犹豫了一下,“你是……”

“程小姐不会这么见忘吧?我们可是……刚刚才见过面的!”对方带着一丝笑意,隐约着慕暖还能够感觉到一抹轻蔑。

听着她的话,她的心猛地一跳,仿佛有了答案,“你……你……”

“我是你不想见,很讨厌,却又不得不见的人!”

对方的强势让慕暖很不舒服,她直接反击,“你凭什么认为我会见你?别说你还没有报名字,就算说了,见不见的选择权也在我不是吗?”

“程慕暖,我劝你……还是跟我见上一面吧!这对你对我……都有好处!不管是什么,我们……把话说清楚!”

慕暖当然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她皱着眉,“我跟你无话好说!你有什么想法应该直接去找漠向远,而不是来找我!我和你……没有半点关系!”说完就要挂电话,只听简凝说道:“真的吗?你就不好奇吗?”

“什么?”

“呵……你就不好奇……这三年……我和向远……是什么关系?”

慕暖僵了一下,但很快说道:“当然,我为什么要好奇?那是你们之间的事!”

“好吧!”对方一笑,“就算你隐藏的再好,但是……终究,我们都女人!你的心意……我是明白的!”

“简凝,你够了!不要以为自己多聪明,好像能够看穿别人的心,其实……你什么也不是!”慕暖反击。

对方一笑,“是吗?好……就算你对向远的事情不感兴趣!但是……你终究该对你自己的事情感兴趣吧?”

“我自己的什么事情?”慕暖反问。

简凝停顿了一下,似乎在刻意卖关子,“如果你不想再被向远追着不放,那就和我见上一面!否则……我就有理由怀疑你还想回到他的身边。程慕暖,我其实……是在帮你解决麻烦不是吗?”

“……”慕暖眉头紧锁,这个问题不是她不愿意面对的,可是,她知道,简凝在激自己,如果自己不去,正好被她掐住了把柄。

“怎么样?能见吗?”简凝似乎是知道她一定会答应一般。

“好!我就见你一面!”

*********************************

一个小时后,慕暖来到了相约的咖啡厅。

远远的,她就看到简凝坐在靠窗口的位置,她在门口停顿了一下,终于迈开脚步走上前。

看到慕暖,简凝放下手中的杯子,礼貌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微微挑眉,露出一丝优雅的笑,“程小姐,你终于来了!想说服你……还真是不容易啊!”

慕暖垂了下眼帘,“抱歉,我来迟了!”

简凝抬起手臂看了看表,“没有!时间刚刚好,其实……是早到了而已。”她对面的座位,“程小姐,请坐!不知道……你要喝点什么?”

慕暖没有回答,落坐后,点了一杯咖啡,脸上亦没有什么太明显的表情。

两人似乎都在僵持着,慕暖不说话,简凝也不开口,她们端着杯子,品着各自的咖啡,似乎都在等待着对方开口。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气氛越发地僵硬,终于,慕暖放下杯子,看着简凝,“说吧!到底为什么要见我?我现在已经来了,简小姐……这么一言不发,又是什么意思?”

简凝抬着眉梢,笑米米地看着她,接着也放下杯子,“我以为……程小姐不会开口了呢!不过……终于还是被我等到了!”

“……”慕暖冷笑,“简小姐,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这算什么?你在试验的耐心?”

“你……你笑会?”被慕暖一笑,简凝的表情有些僵硬地问道。

“呵呵……”慕暖笑得更加明显,好一会儿才轻轻摇头,“简小姐,我只是觉得可惜……”

“可惜……”她不解地问道:“什么意思?”

“和三年前比起来,简小姐非但没有长进,反而变得越来越笨了!”

————————————————

……本章完结,下一章“较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