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77章:较量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77章较量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什么?”简凝皱眉,慕暖的话让她很受刺激。

慕暖淡淡一笑,“难道不是吗?如果你想挽回一个男人的心,就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即使我放手了,可你要的那个男人却执着地坚持着,你觉得……会有用吗?”

“什么?”简凝心里一紧,盯着她的眼睛又睁大几分。

慕暖撇了撇嘴,“简小姐,我劝你……还是梳理好你想要的是什么,免得贸然行事,最后丢丑的只能是自己。”

对于慕暖来说,她一刻也不想再呆下去,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跟这个女人面对面,她们是彼此厌恶对方的,现在却为了一个男人坐在这里,这也许对简凝来说很重要,可是又与她有什么关系呢?

想到这里,慕暖蹭地站了起来,“简小姐,以后没什么事,请不要打电话给我!”说完抬脚便走。

“等一下!”简凝赶忙阻止,可是,她也明白,慕暖不会因为她的阻止而停下来,因此又跟了一句,“程慕暖,你现在走……会后悔的!”

慕暖停下脚步,转头微笑看着她,“后悔?为了什么?漠向远吗?”

简凝盯着她看,“如果我说……是关于你的呢?”

慕暖的双腿不听使唤,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关于我的什么事?简小姐,你在开什么玩笑?我的事情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简凝眉头一挑,“呵……难道……你就不好奇,三年前……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慕暖倏地皱起眉头,“你……什么意思?”

简凝笑了笑,“这不是很明显吗?程小姐,你该不是在装糊涂吧?三年前……程氏大小姐死于那场爆炸,各大报刊争相报道,你不可能……不知道吧?”

慕暖一颤,三年前的一幕仿佛再次浮在眼前,她不禁痛苦地闭了下眼睛,却听到简凝的笑声,“呵呵……我也觉得……你不会忘的!”

慕暖眯起眼睛,“简凝,你到底想说什么?痛快一点!我不喜欢捉迷藏!”

简凝挑眉,“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就不绕弯子了!”

“有什么话快点说,我没功夫在这里浪费时间。”慕暖双手紧握,咬牙说道。

简凝耸耸肩,“好吧,或许……我该换个说法,程小姐,你难道不好奇当年是谁救了你?”

“什么?”

“呵……”简凝勾着唇,看似在笑,实则咬牙切齿地说道:“当年……那个被炸成灰的人本该是你的!可是……你居然活着,你还真是命大!”

慕暖盯着她,好一会儿缓缓说道:“三年前……那个想置我于死地的人就是你!对吧?”

简凝眯起眼睛浅笑,“看来……真正笨的人是你,既然已经知道是我绑架了你,那么……想让你死的人也自然是我!只有你死了,向远才能重新回到我的身边。只可惜……上天对我太不公平了。”

“你……”慕暖退后一步,紧握的手带着一丝颤抖,“你简直……就是一条毒蛇!”

“哈,毒蛇?”简凝点了点头,“我不是很排斥这个名称!程慕暖,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向远……我永远也不会放手!而且……不管是谁,只要跟我抢向远,我就不会袖手旁观!只要能除掉情敌,我可以不惜任何手段。”

慕暖从来没有在一个女人身上看到过那样的狠劲,她的眼睛燃着火,恨不得下一秒就将吞噬一般。

听着她的话,慕暖一惊,仿佛一下子就意识到了什么,她嘴巴动了动,半晌才说道:“这么说……萧新柔的死……与你有关!那场交通事故……其实根本就是人为的!事实上是你谋杀了她!”

简凝微怔了一下,但很快恢复镇定,“程慕暖,你有什么证据?就算你怀疑我,但……仅凭你的推测能给我定罪吗?哈哈……你还真是可笑。”

尽管她一再否认,但慕暖却笃定了自己的猜测,她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简凝,我现在的确没有证据,你也可以一直否认,但事实就是事实,即使你掩盖得了一时,也无法掩盖一辈子,也许法律一时制裁不了你,但是……你无法摆脱心灵上的折磨!呵……简律师,我不相信……这几年,你没有在梦中看见过萧新柔!怎么样,醒来的时候是不是满头大汗啊?”

简凝一惊,脸上闪过一丝惊恐,却飞快地摇头,“没有!程慕暖,你休想诈我!我绝不会让你抓到一丝把柄!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

“是吗?”慕暖眯起眼睛,“那就最好了!简律师千万别露馅,不然……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的。”

“哈……程慕暖,你这个虚伪的女人!”简凝阴狠地看着她,“你口口声声说自己不会回头,可现在这又算什么?难道不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打击我,以便重新回到向远的身边吗?”

“什么?”慕暖难以至信地看着她,好一会儿她露出嘲讽的笑,“看来……你真是疯了!简凝,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像你那样,离开了漠向远,就活不下去了!对于我来说,那个人……不过曾经是我法律上的丈夫,不过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我还要说多少次,你才能够听明白呢?”

“你在撒谎!”简凝狠狠地说道:“我不相信你对向远放手了!如果真的放手了,为什么会去别墅?”

慕暖欣然一笑,轻轻摇了摇头,“简凝,你果然越来越可笑了!”

“什么?”

慕暖不理会她兀自说道:“如果我有这种想法,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吗?”

“程慕暖你说什么?”

“简凝,你以为……我很愿意出现在那个家吗?如果不是漠向远的母亲,我根本不会去!”慕暖皱眉,“如果可以,我希望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他,简小姐,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吧!你发挥一下你的本事,让漠向远再也不要来骚扰我!那样的话……我也可以当作萧新柔是死于车祸!”

“你……”简凝也站了起来,满眼怒火地看着她,“程慕暖,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明知道……”

“呵……”慕暖一下子笑了,“看来……你很有自知之明啊!也知道自己做不到,所以……不敢打这个赌是不是?”

“程、慕、暖……”

“不用这么咬牙切齿的,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聪明的话,就不要再来惹我,这对你才是最好的!”慕暖冷笑一声再次转身!

眼看着慕暖就要离开,简凝急切地出声,“程慕暖,罗昊阳对你好吗?”

本已走出几步的慕暖一下子停住,半晌才转过身,有些不敢相信地蹙着眉,“你……怎么会知道罗昊阳!”

简凝毫无惧意地看着她,嘴角缓缓勾起一抹浅笑……

这让慕暖的神经紧绷起来,她瞪大眼睛,看着她,生怕从她的脸上错过一丝一毫的表情……

“简凝,你……最好把话说清楚,这样不明不白算什么?”慕暖追问。

简凝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怎么了?至于你这么大的反应吗?不是罗昊阳救的你吗?程慕暖,你到底有多虚伪?怎么能够掩藏的这么好呢?”

慕暖觉得自己是耳朵出了问题,她侧了侧头,“你……说什么?谁救了我?”

简凝皱眉,“你不可能不知道吧?”

慕暖半晌才从惊愕中回过神,“你……又是怎么知道的?那场绑架的内幕到底是什么?你和罗昊阳……又是什么关系?”

简凝露出一丝得逞的笑,“想知道吗?其实……你也猜到了不是吗?”

“简凝……”

不等慕暖开口,她已打断她,“想知道究竟对吗?我觉得……这个问题我没有义务回答你,你……还是回去问罗昊阳吧!我相信……他会给你更详细,更准确的答案。”

“简凝……”慕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关于罗昊阳的部分我自然会去问他,可是……你的问题……也要跟我说清楚!”她顿了一下,“究竟……你为什么会认识罗昊阳?他在三年前的绑架中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简凝沉默了一下,嘴唇动了又动,仿佛在犹豫着要不要说,最后还是在慕暖犀利的注视中开口说道:“我只能回答我知道的部分,至于其他……我不清楚,自然也不好说。”

慕暖深吸了口气,“好,就说你知道的!”

简凝沉吟了一下,徐徐说道:“其实……是罗昊阳先找上我的!没有他,我也不可能轻易就绑架你,因为有了他的支持,可以说正中我的下怀,而我起初只是想趁此机会试探一下向远的真心,当然,我不会让自己输的!只有这样……才能够打击你!不过后来……我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让你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才是永久之计!可没想到……罗昊阳当了我的绊脚石。”

————————————————————

慕暖的眼神一暗,那一瞬间,她的心有些乱,对于这个消息,她很难一下子消化。

她不相信那个人会是罗昊阳,怎么会是罗昊阳?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

见慕暖半晌不说话,简凝忍不住先开口,“看样子……程小姐不相信我的话!”

慕暖扯了扯嘴角,“你觉得……我应该相信你吗?”

简凝不以为意,耸肩道:“当然,你有不相信我的理由!不过……你可以去问罗昊阳!”

慕暖眯了眯眼睛,“看来……你很有自信!只是……这一次你的目的又是什么?你为什么肯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我?我和罗昊阳闹僵了,与你又有什么好处?”

“没有好处!可是……我更不想让你舒坦!”简凝冷笑,“程慕暖,三年前我可以赢你,三年后……同样可以!”

“是吗?”慕暖摇头笑道:“你究竟是太高看自己了,还是太看低漠向远了?你当他是白痴吗?”

“什么?”

“简凝,别以为……这天底下只有你聪明,三年前……漠向远不知道,不代表,三年后仍然不知道!也许……他是在给你留一丝颜面!”慕暖冷笑。

“程慕暖,你少吓唬我!如果向远知道,他还会保持沉默吗?”简凝瞪着她。

慕暖撇了下嘴,“随你信不信了!我很奇怪,你……真的了解他吗?”

“什么?”

面对她的置疑,她却不打算再回答她,扯了扯嘴角,转身走了出去。

“程慕暖……”简凝急切地追上来,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你把话说清楚。”

慕暖用力一把甩开她,“你想知道什么,就去问漠向远!我没有义务回答你!”

虽然简凝很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看着慕暖离开,而她则呆呆地站在原地,一时思绪混乱。

她无法相信漠向远已经知道了,关于三年前的一切,他真的知道了吗?他知道是她绑架了程慕暖,他知道她想要置程慕暖于死地?

想到这里,简凝不禁神经紧绷,眼睛瞪大。

不,不会的!她不相信,她无论如何也不相信!

如果向远真的知道了,这三年,他怎么可能默不作声,怎么可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又怎么会允许她接近他呢?如果真的像程慕暖说的那样,向远在明知道一切的情况下,还若无其事,那真的是太可怕了!

简凝拼命地甩掉这个可怕的可能,深吸了口气,走了出去。

*******************************

慕暖坐在车上,亦是思绪万千,简凝之前的一番话让她心里很乱,虽然不能完全相信,但是……她没有理由无缘无故扯上罗昊阳。

可她怎么能相信,三年前的一切与罗昊阳有关呢?

简凝说是罗昊阳救了自己,可是……为什么他从来没有提起过,而且……她也不记得有这回事。

车外,熟悉的景色不断的倒退,慕暖却没有心思去欣赏,她微蹙眉头,一直在深思着什么,终于,她对司机说道:“去一趟罗先生的公司。”

“是,程小姐。”司机只是迟疑了一秒钟,便立刻调转方向,往罗昊阳的公司驶去。

很快就到了罗昊阳的公司,慕暖推开车门,下车的时候,她抬起头凝视着眼前这幢高楼,终于,她像是下了某种决定,抬脚走了进去。

乘着电梯到了顶楼,一开门,秘书就迎了上来,笑容满面地说道:“程小姐,您怎么来了?”

慕暖看了一眼她身后的办公室,“罗先生在吗?”

“在的!罗先生刚刚才开完会,正在办公室里!”秘书说道。

“嗯,那我自己进去!”慕暖点点头,径直走了进去。

听到门声,罗昊阳并没有抬头,他以为是秘书,直到半晌没有听到说话的声音这才抬起头……

看到慕暖站在面前,正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他愣了一下,“慕……慕暖……”

“昊阳,我……”

“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他急忙从座位上站起来迎上前,边说边看着她,见她脸色有些苍白,关切地问道:“怎么回事?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慕暖下意识地摸了下脸,忙摇头,“不……没有不舒服!我只是……只是……”

看她说话吞吞吐吐,罗昊阳不禁有些奇怪,“慕暖,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到底有什么事?”

“昊阳,我……我有点事要问你!你能不能……抽点时间,跟我谈谈?”慕暖鼓足勇气说道。

罗昊阳眨眨眼睛,突然就笑了,“你怎么了?我们之间有什么不能说?你干嘛这么客气?有话就说吧,我听着呢!”

慕暖犹豫了一下,“就在这里吗?会不会不方便?”

罗昊阳越发觉得奇怪,“没什么不方便的!这是我的办公室,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进来!”

“……”

看到慕暖有些紧张,罗昊阳轻轻拥住她,扶着她坐到沙发上,转身又让秘书送了一杯热茶进来,这才温柔地对她说道:“好了,现在说吧!这里除了我们俩,没有别人!”

慕暖喝了口热茶,平静了一下心绪,这才说道:“昊阳,你还记得……我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吗?”

“认识?”昊阳愣了一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三年前,在夜总会……”

“噢,不,不是!”慕暖摇头,“我是说……我是说是什么时候重逢的?”

罗昊阳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略微思索了一下,“难道你忘了?我们是两年前……”

“昊阳……”不等他说完,她就打断他,“我当时出事的时候……是你救的我?”

“什么?”罗昊阳一愣,“慕暖,你……说什么?”他紧蹙着眉头,满脸的不解。

慕暖却是渐渐平静下来,直视着他问道:“不是你吗?三年前那场爆炸,我是怎么活下来的?难道不是你救下我的吗?”

罗昊阳脸一沉,“慕暖……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虽然知道……三年前你在那场爆炸中死里逃生,可是……怎么会是我救的呢?我们明明二年前才重逢不是吗?”

“昊阳……”

他打断了她,“当然,我真的很希望当年是我救的你!这样……你就更会觉得欠了我的情,也许……”

“昊阳,真的不是你吗?可是……”

“慕暖,你是怎么了?如果真的是我救你,又怎么会隔了一年才出现在你面前呢?”

“……”慕暖一愣,罗昊阳说的这些,她不是没有想到,可是,简凝说的又是怎么回事呢?难道只是她瞎编的吗?

似乎是看出慕暖的心事,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紧紧地看着她,“怎么回事?你听到什么了?谁跟你说了什么?”

“我……”慕暖犹豫着,转而说道:“的确是有人告诉我的,不过……我觉得应该向你求证,我想听你亲自告诉我!”

罗昊阳看着她,半晌没有动静,直到良久才说道:“你不说,我自然不会强求,当然,我也能够理解你的立场,不过……我还是要请你想一想,如果真的是我救了你,我为什么要时隔一年再出现在你面前?还有……你要不要想一想,那个告诉你这一切的人……她的目的是什么?”

“我……”慕暖动了动嘴角,却不知道能说什么。

很显然,罗昊阳的分析都是对的,简凝做这一切的都是有目的,虽然她不能确定她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以那个女人对自己的敌意,绝不会是什么好事。

“昊阳……”

罗昊阳伸出手阻止她,“慕暖,算了!这件事……我们就当没有发生!还是那句话,不要相信那些别有用心之人,我向你保证,我没有害过你,以后也不会害你!”

慕暖眨了眨眼睛,“昊阳……这……这我当然相信!你……怎么会害我呢?”

这二年多以来,他是怎么待她的,她心里非常清楚,她没有从他的身上看到半点虚伪,他的真诚,她看得到,她无法相信他说了谎!

而在他和简凝中间,她必然要毫不犹豫地相信罗昊阳。

简凝害了她,而罗昊阳却让她重生!

看到她的神情渐渐平缓下来,罗昊阳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别胡思乱想了!有这个功夫,好好想想我之前跟你说的事!”

“事?”慕暖一时有些茫然,“什么事?”

罗昊阳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你不会记在心上!”他看着她,怜爱地摸了摸她的头,“我到底该把你怎么办?慕暖,你就不能把心思放在我身上一点吗?慕暖,难道这几年,我做的这些,还不足以让你相信我吗?”

“不,昊阳,你千万不要误会!我不相信你又能相信谁呢?”慕暖赶紧解释。

罗昊阳深深地看着她,大手抚向她的脸颊,柔声说道:“既然如此……答应我,嫁给我!”

————————————————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们订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