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78章:我们订婚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78章我们订婚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慕暖愣了一下,随之目光闪烁,躲闪着他的注视,“昊……昊阳,关于这个……”

罗昊阳似乎已经知道了慕暖的用意,因为这对于他来说早已不陌生,这两年来,像这样的情景不是第一次,他不是第一次向她求婚,而她更不是第一次拒绝他,因此,他早就有了心里准备!

不过,这一次,他不准备再让她拒绝,他要让她答应,让她接受。

两年的等待,他不想再等下去,尤其是现在漠向远出现了,他就更加不能再纵容下去,就算是逼着,他也要让她答应,否则……他就会错过最好的机会。

“慕暖,你听我说!”漠向远扶着她的肩膀,迫使她抬起头看着他,两人目光相对,她知道,他要试图说服她,而她也应该继续拒绝下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灼灼的目光,她的嘴唇动了动,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也许……是因为这两年,罗昊阳为她做了很多,也许是因为他的努力真的让她感动,总之,她就是没办法拒绝他,可是……让她答应,似乎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昊阳……我们……”

“慕暖,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罗昊阳及时打断了慕暖,“我知道,你又要拒绝我了!这两年……我都已经习惯了!可是……你知道吗?我也会觉得累,我也会觉得伤心,因为……我是一个有感情,有血有肉的人!被拒绝的多了,我也会心灰意冷!慕暖,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究竟哪里不够好?只要你能说出来,我就可以改,为你而改!只要是你不喜欢的,我统统可以改正,改成你所喜欢的,你能接受的!告诉我……好不好?”

慕暖没有料到罗昊阳会这么说,她愣愣地看着他,动了动嘴角,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通常,她只要这么婉转的一说,罗昊是便不会勉强,而是很体贴地转移话题,而她也会轻松下来。可是……今天他步步紧逼,这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昊阳,你……”

“慕暖,我知道,你一定觉得意外对不对?你一定觉得……我不会逼你是不是?”罗昊阳垂了下眼帘,再度睁开看他,“你是不是想说,我为什么会转*度?明明我答应过你,不会逼你的!可现在却……步步紧逼!”

“我……”

慕暖看着他,他的一席话倒是让她更觉得纳闷,这不像是罗昊阳,在两年我的相处时间里,她不能说自己已充分地了解了他,但是,至少不是一无所知。就他刚才的那番话,她也无法相信。

不管罗昊阳对她多么好,多么地爱她,但作为一个男人,他终究有他的骄傲,即使他再爱她,也要关乎自己的面子,而这样不顾尊严的,几乎是半强迫地请求她答案,这完全不像是他的作风,这太出乎慕暖的意料。

“昊阳,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会这样!但是……我不得不坦白地说,我毫无心理准备!你能不能……”

见慕暖又要拖辞,罗昊阳摇摇头,坚定地说道:“不行!我已经给了你太多拒绝的机会!这一次……不可以!”

“……”

“慕暖,别说你没有心理准备,这两年,我求过几次婚,你应该记得,每一次……我都是在给你增加一份心理准备,如果这样……你还没有准备的话,那我真的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罗昊阳深深地看着她,“难道……你真的想让我变成那样的人吗?还是说……在你心里,我罗昊阳终究比不上漠向远!即使那个人……他那样地伤害了你,你还是不能将他忘怀?你还是爱着他?”

罗昊阳的话就像一记重锤,狠狠地敲在慕暖的心上,她全身一震,仿佛无法承受一般,重重地踉跄了几步,瞪大眼睛,惊愕地看着他,下一秒,拼命地摇头否认,“不……不是的!没有那样的事!我怎么可能还爱他?谁说我不能忘记他?不是……不是……不是的!我没有!没有!”

“是吗?你真的忘了他了吗?如果真的忘了,为什么会表现的这么紧张?为什么会一而再地拒绝我?慕暖,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罗昊阳步步紧逼。

慕暖心弦一跳,“我……我……”

“怎么样?你也无法看清你自己的心了是不是?”罗昊阳追问道。

“不是的!不是那样的!我只是……觉得我们……”慕暖突然觉得无言以对,毕竟这两年,罗昊阳对她真诚以待,全心全意地爱着她,为了她做了很多!如果她说,他们彼此之间还不够了解的话,那真的是太不近人情了!

“慕暖,如果你觉得……我们之间还不够了解的话,那么请给我一个时间?你觉得……我还需要等多久,我们才算是真正地了解了?”罗昊阳仿佛看透她的心事一般,直截了当地问道。

“我……”慕暖尴尬地摇摇头,“昊阳,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是什么?你是不是要说……因为你不爱我!即使我爱惨了你,你还是不爱我?你的心……终究被另一个男人占据着!”罗昊阳盯着她,虽然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但逐字逐句中,她已经感觉到了他的一丝薄怒。

“昊阳……”

他没有给慕暖开口的机会,直接说道:“慕暖,你不要忘了,漠向远他做了什么?需要我提醒你吗?三年前,他用期骗的手段接近你,就是为了利用你而报仇。后来……他似乎也没有料到,这中间出了纰漏,虽然这个纰漏是他所没有预料到的,但即使是这样,也不能掩盖他最初对你所犯下的错。”

“……”

罗昊阳扳过她的肩膀,“慕暖,别忘了,你曾亲口告诉我的,即使到了最后,他也没有选择你!就算他亲口告诉你,他爱你,可是……他的爱表现在哪里?就是当着你的面,救下另一个女人,而不顾你的死活吗?慕暖,这样的男人……值得你为他付出感情吗?值得吗?”

“我……”慕暖呆呆地看着他,他的质问让她无言以对,闭上眼睛的一瞬间,她的眼前全是三年前的一幕,这让她不禁浑身一颤。紧接着,耳边又响起简凝之前的话,她觉得,仿佛被无数根藤蔓纠缠着,又仿佛有个大石头压在胸口上,只让她呼吸困难,甚至喘不上来气。

见到她的脸上变得苍白,罗昊阳叹了口气,轻轻地交她拥入怀中,大手轻拍着她的肩膀,“慕暖,别怕!别担心!那样的日子再也不会回来了,我答应过你的,会好好保护你。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人伤害你!”

慕暖缩在他的怀里,只觉得一股凉意一阵阵从脚底上涌,虽然他不断地在安慰着她,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办法让她平静下来。

“昊……昊阳,我知道……你会保护我!这两年……真的很感谢你在我身边!谢谢……谢谢你!”慕暖轻轻说道。

“不,我不要你说谢!我要的……是你对我的信任!”他轻轻推开她,“慕暖,答应我,嫁给我!我向你保证,会穷尽我一生,爱护你,照顾你!慕暖,给我这个机会好吗?”

“我……”慕暖抬起头,尽管心里有一万个声音在拒绝,可是……这一次,她却根本说不出口,但是,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答应他,一时之间,她左右为难。

罗昊阳轻叹了口气,大手拨开她额前的发丝,为她别到耳后,看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道:“慕暖,这样好了,我不逼着你马上答应嫁给我!但是,我也不想再被你拒绝,我们取中……如何?”

“取……取中?”慕暖不解地看他,“那是什么意思?”

“呵呵,取中的意思就是……我们先订婚!至于结婚嘛,我可以慢慢等,什么时候你真正地爱上我了,我们再正式举行婚礼!这样……总可以了吧?”

“……”慕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所说的取中居然是这个意思!

“怎么了?即使这样……你也不能答应吗?”罗昊阳顿时显得颓然失落,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慕暖,你就是这么地讨厌我吗?”

慕暖心弦一紧,马上解释,“不,不是的!昊阳,我怎么会讨厌你呢?你明知道不是这样的!我感激你都来不及!”

“嘘……”他伸出手指,轻触她的唇,摇头阻止她,“你知道的,我不要什么感谢!我要的……是你点头同意。”

“我……”慕暖看着他,两人四目对,仿佛有太多的东西在彼此之间传递,她犹豫,踌躇,但面对他一片坦诚的注视,她的心理防线终于全线倒塌,她缓缓点头,“好!昊阳,我答应你便是!我们……就先订婚!”

—————————————————————

订婚的消息,第二天就出现在C市的各大报刊头条。

罗氏公司虽然进入C市比较晚,但因为投资巨大,业务发展也迅猛,很快就在C市商界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因此,这条消息一出,即刻传遍了大街小巷。

漠向远的身体还很虚弱,这几天,他一直卧*休息,公司的相关事宜也都是杨宁负责处理的。

这天,有几份文件需要漠向远亲笔签署,他来到别墅的时候,正好漠心怡手里拿着报纸,双眉微蹙,目光焦虑。

“伯母……”杨宁站在她的面前,恭敬地向她打招呼。

漠心怡抬起头,依然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喔……杨宁啊,你来找向远有事?”

“是啊,有些文件让他看一下!”杨宁边说边把目光落在了报纸上。

漠心怡立刻紧张地说道:“杨宁,这件事……一定不要告诉向远,不然他……会受不了的!”

杨宁迟疑了一下,“伯母,这种事情……是瞒不住的,向远迟早会知道的。”

漠心怡叹了口气,“是啊!我也知道是早晚的事,可是……可是他现在的身体……哎,能瞒一天是一天吧!这突然的打击,他怎么受得了呢!”

杨宁想了想点头道:“确实很突然,听说慕暖还来探望了向远,可没想到这么快就……”

“其实……其实这事也怪我!是我不忍心看向远折磨自己,这才求慕暖来看他的!本来……本来气氛还算可以,但没想到,简凝突然来了!”漠心怡顿了一下,“哎,结果……你也能够想到了!”

“……”杨宁没有说话,正如漠心怡所说,结果是什么,再清楚不过。

三年前的那场事故,换作谁也不可能不在乎,自己的丈夫在危难之机选择救了另一个女人,而放弃自己,而那个女人还是他的心中所爱,即使程慕暖再良善,也会耿耿于怀的!对于这一点,他深表理解。

“这几天,我把这些报纸藏了又藏,想尽一切办法让向远远离电话和网络,可是……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只怕他知道了,是不会轻易罢休的!”

杨宁赞同地点头,“这是必然!向远等了这么久,苦苦地守候,终于把慕暖等回来了,她现在却要嫁给别人,这让他怎么受得了呢!”

“哎……”漠心怡重重地叹气,“杨宁,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究竟怎样,才能让向远平静接受呢?”

“平静接受?”杨宁立刻摇头,“恐怕……不可能!但是……我也不能因此就瞒着他,我看……”

话未说完,他下意识地抬起头,顿时整个人就愣住了……

相距不远的楼梯上,高大的身影伫立在那里,一双黑眸死死地盯着他,犀利的目光投射过来,犹如利箭一般,恨不得将他一箭穿透。

杨宁不由地吸了口气,“向……向远……你……”

看到杨宁的反应,漠心怡的心脏一下子被揪紧,她立刻转过身,看到漠向远的刹那,她不禁吃了一惊,“向远……”

“你们……你们刚刚说什么?”漠向远高大的身躯踉跄着从楼梯上走下来,摇摇晃晃地走到两人的面前!

“向……向远啊,你怎么……”漠心怡看着他,小心翼翼地开口……

漠向远瞪着他们,眼睛一眨不眨,生怕会错过什么一般,一字一顿地问道:“你们刚刚说什么?暖暖……怎么了?”

“呃……向远啊,没……没有……”

不等漠心怡说完,他便狠狠地打断她,“你在撒谎!我刚刚明明听到了!你说暖暖……要嫁给别人了!哪个别人?是不是罗昊阳?”

漠心怡心弦一跳,有些支支吾吾,“呃……没……没有啊!你在说什么!”

“没有?”漠向远狠狠地看着他们,“你们以为我没听到吗?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向……向远啊,你听妈说,这件事……”漠心怡的目光紧张地瞥向桌子,那里有几份报纸,头条头版的大字异常鲜明,她只觉得心惊肉跳,生怕让漠向远看到,只能蹭着身子意欲挡住……

不料,她小小的动作早就入了漠向远的眼,他的目光一凛,只是轻轻一扫,报纸上的大字便映入眼帘,只是一瞬间,他的眼睛就眯了起来。

下一秒,他一把从漠心怡身后抢过报纸,目光落在报纸上,几乎燃起一团火……

“向远……”漠心怡意欲阻拦,却已经来不及,眼见着漠向远那双喷火的眼睛,她知道,这件事已经瞒不住了。

漠向远的大手紧捏着报纸,从手背突起的青筋可以看出他用了十足的力气,他盯着报纸,生怕错看一个字,寂静的空气里,只能听到他越发粗重的喘息声,漠心怡的心整个被提了起来。

“向……向远……”她试着唤他的名字。

可他却毫不理会,直到过了良久,他才咬着牙,声线毫无温度地说道:“为什么要瞒着我?如果不是我发现,你们准备瞒我到什么时候?等着暖暖嫁给别人再告诉我吗?”

“向远……你听我说……”漠心怡意图解释,却被漠向远打断,“够了,说什么?妈,这是不是就是您盼望的结果?您就希望慕暖嫁给别人,然后让我娶简凝是不是?”

“不……不是这样的,向远!”漠心怡用力摆手,“妈是怕你……怕你接受不了!这才……”

“怕我接受不了?”漠向远浓眉紧锁,“那等她嫁了人,再告诉我,我就能接受了?”

“这……”

“呵……”漠向远冷笑,“您是不是觉得……等到木已成舟,我就是不想接受也得接受了!到时候……再痛苦也只能承受着!”

“向……向远,你怎么会这么认为?我只是……”

“不要说了!”漠向远双目冰冷阴鸷,咬牙说道:“暖暖……她是我的,我漠向远的妻子,只要我没同意,她谁也不能嫁!我不会答应,死也不能答应!她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只能是我漠向远的妻子!”

“向远啊,这件事……不是你能够阻止得了的!听妈说……”

漠向远根本不在意漠心怡说什么,直接打断,“阻止不了?那我就死给她看!无论如何,我不能看着暖暖嫁给别人!不能!”说完,他激动地转身,就往门口冲去。

漠心怡和杨宁均愣了一下,接着赶忙追上去,“向远……向远……”

幸好杨宁动作快,在大门口从身后拉住漠向远,漠心怡也随即追了上来,死死地拽住漠向远的胳膊,“向远啊,你要干什么去?”

“放开我!我要去找暖暖,我要亲口向她问个清楚,我不相信……我绝不相信她会嫁给别人!绝不!”漠向远狂吼着,好似发疯一般。

“向远,你疯了吗?慕暖她会见你吗?又会跟你解释吗?”漠心怡盯着儿子,神情紧张,“从法律上来说,慕暖消失了三年,你们的婚姻已经不存在了,你已经不是她的丈夫了!她完全有自由再嫁他人!更何况……你这个样子……”

“那又怎么样?任何人都阻止不了我!对暖暖……我不会放手!”漠向远的眼中是绝决的目光,他与漠心怡对视着,“妈,你放开我,我一定要去找暖暖!”

“向远,你看看……你现在这是什么样子?还穿着睡衣呢!怎么能……”漠心怡说不下去了,眼前,她的儿子哪里还有往日风度与气质,整个人被折磨得不成样子,人瘦了一圈不说,精神颓废了很多,那双幽黑的眸子也失去了从前的神彩,这让她的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向远,好歹……上楼换个衣服吧!”一直没说话的杨宁开口,“我开车送你,但是……你总不能这样去见你心爱的人!”

一句话好似醍醐灌顶,漠向远低下头,审视了一下自己,转而推开二人,回身上了楼。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他便去而复返,换掉了身上的睡衣,取而代之的是一套浅色的休闲服,头发梳理过了,下巴泛着淡青,很显然胡须也是刚刚剃过的,整个人看起来精神焕发,完全不是刚刚颓败的模样。

他没说一个字,径直向门口走去。

漠心怡一急,想要拦他,却被杨宁示意了一下,“伯母,别拦着他了,这个时候……你是拦不住的!”

“杨宁……”漠心怡有些担忧。

杨宁点点头,以示安慰,“伯母,放心吧!我会陪着向远,不会有事的!”

“好吧!”漠心怡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点点头,“杨宁,那一切……就拜托你了!有什么事记得马上联络我!千万……不能让向远太激动,他的身体还很虚弱。”

“我知道了!”

目送着二人上了车,转瞬间车子便驶离了花园,漠心怡的一颗心却吊到了嗓子眼。

———————————————————

亲们,本文正式进入结局倒计时!

……本章完结,下一章“失去了自信”↓↓↓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