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81章:绝不放手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81章绝不放手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听着这道声音,漠向远顿时心弦一紧,他的目光也立刻投向人群,只见从主楼的方向,一群人正簇拥着一对准新人渐渐走向仪式区。

因为距离比较远的缘故,漠向远还看不清慕暖的脸,他只看到她穿着一袭简洁的白色礼服,而她身边的罗昊阳也是同色的白色西装,远远的看去,男人高大挺拔,女子修长娇美,说不出的般配。

这一眼,就像一颗钉子,深深地扎进了漠向远的心里,那种痛彻心肺的感觉,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根本无法体会。

慕暖,她曾经是他的妻子,而此刻,却依偎在别人的身边,即将成为别人的未婚妻,这样失落及挫败感,只怕除了他漠向远,全天下不会再有人经历。他强抑制住自己的情绪,才没有冲上前,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退后一步,闪进人群里,现在,他还不想让慕暖看到他,虽然……他做了十足的准备的,但却没有十足的把握。

人群中不时传来欢声笑语,可那里越热闹,他也就越发的心痛,只觉胸口似压着一块大石头,只让他快要喘不上来气。

一对准新人已经站在了前面的仪式台上,罗昊阳笑容满面,慕暖的嘴角也噙着一丝浅笑,漠向远不远不近地看着她,那袭素白而简洁的晚礼服穿在她的身上,却说不出的清雅高贵,美丽的小脸化了淡妆,显得更加妩媚动人,那纷嫩的唇轻轻地抿着,似是六月里最美丽的樱花。

曾经……这一切都是属于他的,可今天……却将要成为别人的!这是他无法承受的。

“各位,仪式就要开始了,如果大家没有异议,请各就各位坐好!让我们一起来祝福这对准新人……”司仪在上面开腔,整个会场也安静了下来。

仪式台下,摆放很多用百合花装扮的椅子,众人三三两两,均寻着座位坐了下去。

而一直隐没于人群中的漠向远则推开众人,大步向台前走去……

漠向远的举动让众人一惊,有一些人已然私下里议论开来,而站在仪式台的一对准新人,则更是因为他的出现而变得讶然……

罗昊阳不由地蹙起了眉头,他确实送了请柬给漠向远,但那不过是为了刺激他而已,但从来没有想到,他居然会真的来参加,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这一刻,他突然后悔自己送请柬给他,他不知道,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而最震惊的人莫过于慕暖,她呆呆地凝视着近在咫尺的高大身影,两人隔空对视着,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两人均是一震,而慕暖的手下意识地握紧,呼吸也跟着一滞!

这个时候,她并不希望他出现在这里,这是她和罗昊阳的订婚仪式,漠向远的出现让她毫无准备,他来到这里,她不知道究竟是谁的意思,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为了这场订婚仪式,罗昊阳在整个酒店布置了严密的安保,没有请柬任何人都不可能进得来,这么看来……他定然是接到了邀请。

可是……这又怎么可能呢?

漠向远的目光亦紧紧地锁着她,她此刻美得就像一个天使,这让他的眼睛一刻也无法从她的身上移开,恨不得时间就在这一瞬间停止。

她被他灼灼的眼神盯得有些发慌,她不由地深吸了口气,只觉得他的注视如芒在身,让她说不出的不自在。

“这位先生,请你落座,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请不要……”

不等司仪说完,漠向远便冷冷地打断他,“我不是来参加仪式的!”

“什么?”司仪愣了一下,不明白漠向远的用意,但还是说道:“既然先生不是这里的宾客,就请退场,不要影响仪式的进行。”

漠向远勾唇轻轻一笑,脸上带着一线明显的戏谑与嘲讽,徐徐说道:“我的确不是来送祝福的,但是……我也是最有资格来这里的,因为……我要阻止这场订婚仪式。”

话音未落,四周响起一片低低的抽气声,在众人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只听漠向远再说道:“他们不能订婚!”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议论开来,“怎么回事啊?他们为什么不能订婚?难道……真的像传说的那样,这个漠向远就是准新娘的丈夫?准新娘就是他三年前没有死去的妻子?”

“这个是当然啊!连名字都一样,还用怀疑吗?这个程慕暖就是漠向远三年前的妻子!不然……他怎么会来这里呢?”

“哼,这种男人!他还有什么资格找回自己的妻子,当年……不是选择了吗?那就找去啊!我看啊……程慕暖选择罗昊阳是对的!像漠向远这种人……根本不值得托付终身。”

“行了,行了,别说了!现在……我们有好戏看了!”有人好死不死地开口,倒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意味。

“没错!我们的确有一场好戏可看!你们说……这前夫和未婚夫,哪个能胜出啊?我们要不要打个赌呢?”甚至有人在这个时候还不忘取一下乐。

话音刚落就有人迎合,“我赌未婚夫赢!”

另一个声音不赞同的反驳,“我看未必!既然前夫来了,必然有一定的把握,不然……又岂能擅自闯来?如果败给了对方,那脸不是丢大发了!”

“我们也别猜了,就看好戏吧!”

这边议论声刚停,台上罗昊阳便开了口,“漠总,你能参加我和慕暖的订婚仪式,罗某荣幸之至,只是不明白……为何出此言呢?”

漠向远眯起眼睛,冷笑一声,“哼,罗总何必装傻呢?你不会不知道,她是我漠向远的妻子,你觉得……我会答应让你娶她吗?”他边说边把目光投向慕暖,漆黑的眸子仿佛子夜寒星,怎么也见不到底。

这样的目光,有些赤.luoluo,直看得慕暖心里一紧,她觉得心脏直抵喉咙口,只下一秒就会从喉咙口蹦出来。

“哼……你妻子?”罗昊阳不屑地笑了笑,目光环视了一圈众人,一字一句地说道:“这c市谁人不知,漠总的妻子已在三年前葬身火海,如今……我未婚妻又怎么会成了你妻子呢?漠总,现在可是大白天,我劝你不要大白天说梦话。”

“呵……是吗?究竟是我说梦话,还是罗总说梦话?”漠向远也转身凝视了众人一圈,“在座的各位,又有谁不知道我漠向远的妻子叫程慕暖,难道……这天底下竟会有如此巧合的事?”

罗昊阳却是不紧不慢,“那又如何?就算名字一样,那也不代表我的未婚妻就一定是你的妻子!退一万步说……即使你的妻子还活着,三年多了,你们的婚姻关系也在法律上失效了!慕暖再嫁给谁,与你没有半点关系!”他伸出手,轻轻拥住身边人的肩膀,大手下意识在她的肩头轻轻一按,“慕暖,告诉他,你是自愿与我订婚的对不对?”

慕暖怔愣了一下,身体不由地微微一僵,嘴唇动了动,却是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面对漠向远犀利而灼热的注视,她只觉得心跳加快,有些紧张地垂下眼帘,避开他的注视。

此时,漠向远已几步走到仪式台上,他的大掌毫不犹豫地抓向慕暖的手腕,急切地说道:“暖暖,你不能嫁给他,你忘了吗,你答应念念的,会做她的妈咪!你知道念念有多喜欢你吗?她每天都在盼着你,你现在……怎么忍心嫁给别人?怎么忍心辜负孩子的心呢?”

提到念念,慕暖微凉的指尖轻颤了一下,她茫然地抬起头看向漠向远,心里一片涩然,只觉得一股酸涩的感觉涌上鼻尖,只让她有些失控,那个孩子……虽然她和她的交集并不深,但不知道为什么,却仿佛特别投缘,她真的很喜欢她,而孩子也非常依赖她。也许……是自己曾经失去过一个孩子的原因,当听到念念软软地喊着她妈妈,她的心就仿佛被融化了一般,无论如何也无法拒绝。

“漠向远,放开你的手!你再这样……我就要报警了!”罗昊阳显然被他的行为激怒了,尤其是看到慕暖迟迟犹豫的样子,他更加怒从心中来。

“呵……好啊!”漠向远却毫不在乎,“罗总请自便!别说是报警,就算是拿枪指着我,今天……我也要把暖暖带走!我绝不能让我的妻子嫁给别人!”说着,他的大手越发的用力,死死地扣着慕暖的皓腕,仿佛一松开,他就会失去整个世界一般,对于她,他绝不能放手。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就有一把低沉而醇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仿佛带着无尽的城府与苍凉,“是吗,漠总?你确定……你没有在说大话吗?如果真的有一把枪抵在你的面前,你真的不在乎吗?”

全场一片哗然,漠向远怔了一下,转身的刹那,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了他……

……本章完结,下一章“枪声响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