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82章:枪声响起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82章枪声响起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啊……”人群中,有人发出一声惊叫,接着其他人也跟着响应,原本有序的人们一下子乱作一团,有人甚至大声喊了起来,“救命啊,有人开枪了,杀人了……”

这样的喊声,瞬间带来更多的惊慌,人群一下子四散开来,只是眨眼的功夫,偌大的场地上,只剩下漠向远与一个老者在对峙,四下里也一瞬间变得寂静。

犀利的目光凝视着彼此,漠向远打量着眼前这个轮廓依稀有些熟悉,却又确定不认识的年长男子,他不禁微微眯起眼睛,缓缓开口,“请问……您是……”

“我是谁,你不用知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今天你来这里的确不太明智!”老者冷笑了一声,“这是不是就应该叫做……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本来我还不想这么快解决这件事,可既然你破坏了我儿子的订婚仪式,那么……咱们就好好来算算这笔账。”

“……”漠向远皱了皱眉,“什么意思?这么说来……你是罗昊阳的父亲?”

“没错!”老者沉声低吼,“所以……我们新仇旧恨一起算!”

漠向远一片茫然,不禁变得警惕起来。

老者自然明白他的困惑,不禁冷声一笑,“哼,觉得很奇怪是不是?呵呵……要怪……就怪你那个作恶多端的父亲,你今天也承受的一切,都是拜他所赐!当年……他把我们罗家害得那么惨,今天……我就让他尝尝失去了至亲的痛苦!漠总……至于你,也不要太委屈,父债子偿也是应该的!”

“什么意思?”漠向远沉声开口,“你不是不知道,我漠向远根本就没有父亲!罗老先生,你报仇……会不会报错了对象!”

“哈……没有父亲?”老者不屑地冷笑,“难道你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吗?就算你不认齐烨伟,可也改变不了你们之间的血缘关系!你认不认他,我不管!重要的是,你出了事,他必然会很心痛,这……就足够了!”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以及眼前一脸愤怒的老者,漠向远并没有慌张,他凝视着对方半晌,才说道:“谁都知道……我漠向远有多恨齐烨伟,他造的孽,又与我何干?”

老者大手一挥,厉声说道:“那是你们的事,你们父子之间的恩怨,你们自己解决,可是……你们齐家欠我的,我却必须讨回来!就算你再怎么说……也没用!”

漠向远扯着唇角笑了笑,“你以为……我会怕你这一枪?我只是觉得……冤有头债有主,这一枪打在我身上,真能抵消你的心头之恨吗?只怕是……打死我,也没办法减少你对齐烨伟一丝一毫的恨吧!”

“这与你无关!能不能消我的心头之恨那是我的事!可是……漠向远,我今天……是不会放过你的!”老者执着而一脸怒意地说道。

“是吗?那就来吧!可我……凭什么替齐烨伟挨这一枪呢?”漠向远冷笑着反问,仿佛那对准自己的不是一把枪,而丝毫没有半点恐惧。

“就凭你是他儿子!”老者说着拉开了枪的保险。

看着两人剑拔弩张的样子,他们的对话一字不落地传进慕暖的耳朵里,她只听得心惊胆颤,双手紧扣在掌心,几乎大气不敢喘一下,生怕下一秒,那枪声就会响起。

“罗老先生,这里可不是国外,私藏枪支本就是犯法的,若是蓄意伤人……”

“住口……”罗老头打断漠向远的话,“那是我的事!就算判我死刑,让你赔上一条命,我也赚了!”说着就要扣动扳机……

“等……等一下!”就在千均一发之际,身后传来一道喊声,声音有些轻,却显得很坚定。

大家皆是一愣,罗老头缓缓转过身,罗昊阳亦是带着些许惊愕,而最震惊的莫过于漠向远,他不解地看着慕暖,不知道慕暖要做什么,很显然,她根本阻止不了罗昊阳的父亲,看着老头眼中迸射出的愤恨与怒火,只恨不能下一秒就将他的心脏戳一个窟窿,这样的状态,又岂是别人能够阻止得了的!

只听罗昊阳开了口,“慕暖,你这是……”

慕暖只是摇摇头,轻轻将手从他的手中抽离,提着长长的裙摆,从台上走下来,径直向罗老头走去。

漠向远盯着她,目光一瞬不瞬,灼热地落在她的身上,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错过什么,空气也因此而紧张起来。

只见她一步步走近,直到走到老者的身边,明知道漠向远在盯着他,却故意忽视他的注视,只是看着罗老头,“伯父,把枪给我吧!”

罗老头皱了下眉,“慕暖,你别拦着我!这是罗家和齐家的仇,等了这么多年,我一定要报这个仇!今天……谁都不能阻止我!”

慕暖深吸了口气,向罗老头伸出手,“伯父,我来!”

“你……你说什么?”慕暖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惊呆了,罗老头眨了眨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她,生怕自己听错了。

“慕暖……”

不等罗昊阳开口,慕暖已再次坚定地说道:“伯父,把枪给我!若说仇恨,只怕……没有人的仇恨会超过我!既然我们有着类似的经历,那您就把这个机会让给我吧!”

罗老头一愣,“这……慕暖,这不是开玩笑的事!”

“不,我没有开玩笑,伯父,您就成全我吧!”慕暖语气坚定。

“慕暖,别开玩笑,你……”

“昊阳,别阻止我!”慕暖似乎知道罗昊阳要做什么,趁着众人怔愣的片刻,她已一下子从罗老头手中夺过枪,转而将枪对准了漠向远,惊得众人倒吸了口气……

“慕暖……”

“昊阳,你别管!这是我和他的恩怨!”慕暖咬着嘴唇,双手紧紧地攥着枪,那冰冷的温度被她握在手中,那抹寒凉,好似一下子传达至她的心底,只让她不由地打了个寒颤,却下意识地将手枪握得更紧。

漠向远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他呆呆地看着慕暖,只觉得心脏仿佛一下子被撕裂开来,四目相对,仿佛有太多的话要说,却又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知道慕暖是恨他的,可是……他从来不知道,她恨他以至于希望他死去,甚至不惜自己动手,这究竟是一种怎样噬骨的恨,才会到这个地步!

“暖……暖暖……”漠向远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几乎要停滞一般,出口的声音都是带着颤抖,“你……就这么恨我吗?你……希望我死?”

慕暖只觉得心弦一颤,仿佛有一根无形的丝线,牵扯着她的心脏,闷闷的疼,心口更像是压着一颗大石头,闷得无法呼吸。她死死地咬着嘴唇,抬起头迎向他目光的刹那,嘴角甚至还牵起一抹笑,“漠总,请你自重!从今天开始,我就是罗昊阳的未婚妻了,我已经说过,请你不要再那样称呼我!那么亲昵的称呼,对你我来说……实在是不合适!”

“暖……”

“住口!”不等他再度开口,她已厉声喝止住他,“还要让我再说一遍吗?”

漠向远张开的嘴,似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他动了动,余下的话音尽数被堵在了喉咙口……

两人对视了半晌,漠向远才好容易再度找到自己的声音,“你……你就那么恨我?以……以至于……恨不得我死吗?”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此时,她那张苍白的小脸,看得他一阵阵心痛,即使她真的对自己开枪,他也不会怨她,因为……这是他加诸于她身上痛苦的报应,是他应该承受的。

可是,看着眼前的她,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她那微颤的身体,以及有些摇摇欲坠的样子,他担心她下一秒就会晕倒。

而漠向远心里所想,慕暖却并不知道,他的发问让她一怔,片刻的沉默后,她终于开口,一字一顿,“对,你说的没错!我恨你……三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恨着你!我所承受的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漠向远,事到如今,你有什么资格求得我的原谅?”

“我……”漠向远听着慕暖的指责,他黯然噤了声,的确,如果不是她,慕暖又怎么会在这三年中遭受那样的劫难,如果不是他当时处心积虑地靠近她,只怕她早已嫁作人妇,有个美满的家庭,有着爱她的丈夫,甚至可能有了可爱的宝宝,可一切,正是因为他,而全盘改变了!可以说,因为他的行为,改变了她整个人生。

“呵……你还想解释吗?”慕暖冷笑,“漠向远,你不要再为自己辩解了!我不想听,也不会听!”她把枪再次端了端,对准他的胸口,“这一枪,是你该承受的!”

话音未落,枪声响起,一抹剧痛从胸口放射开来,霎时间蔓延至四肢百骸……

————————————————————

……本章完结,下一章“救他的条件”↓↓↓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