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85章:异想天开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85章异想天开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的折磨让慕暖心焦难奈,她既希望时间过得快一些,又害怕时间过得快。

她只盼着漠向远能够早点醒来,可又怕万一真的到了48小时,他又醒不过来,她简直不知道要如何面对!

她一刻也不敢放松,可即使如此,因为一天的劳累,加之又惊又怕,她终究是体力不支,在黎明时分趴在*头睡着了。

她做了个梦,梦中……漠向远远远地凝视着她,她试着开口叫他的名字,可他却像听不到一般,冷冷的目光……是那么的陌生,如果那目光是利箭,只恨不能将她整个人射穿!

她心惊地看着这一切,想要跟他说什么,动了动嘴唇却突然发现自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焦急的比划着手势,他的眼神却冰冷的犹如冬天里的寒冰,只让她觉得周身没有一丝的温度。

他的眼中满是恨意,眼前一闪,他捂着自己流血的胸口,一张脸白的就像纸。

慕暖顿时心痛如绞,她挣扎着想要到他身边,可是双脚像是被定住了一样,怎么也动不了!

“程慕暖,我恨你!”她听到他充满恨意的声音与指责。

她只觉得自己百口莫辩,她很想告诉他一切,可是,喉咙就像堵了一团棉花,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只看着他的脸在自己面前越来越模糊,最后完全消失,她终于大喊出声……

“向远……向远……”

喊声惊醒了自己,慕暖猛地睁开眼睛,直到发现是一个可怕的噩梦,她这才松了口气。

转过头,看到漠向远安然地躺在*上,她这才松了口气。

在懊恼自己居然睡过去的同时,她赶紧检查了一下各个仪器,没有任何异常,她这才放心。

去浴室洗了一条温热的毛巾,小心地替漠向远擦了脸和手,便再度执起他的手,静静地守在旁边。

“向远……你还不肯醒来吗?你究竟打算什么时候醒来?”慕暖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她抿了抿唇,“不管你有多气我,拜托你醒过来吧!我答应你,只要你醒过来,我就向你解释一切!”反反复的说着这些话,慕暖唯一的想法就是盼着他快点醒来。

不知道是真的听到了她的话,还是她的错觉,她竟感觉到他的手指动了一下。

那原本来悬在眼角的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急切地抓着他的手,“向远……你听到我说话了是不是?那就快睁开眼睛吧!别再吓我了!”

那双手又动了动,慕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喊医生,听到她的喊声,医生护士呼啦一下就都来了,“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医生,医生,他动了……他有意识了!”慕暖有些兴奋,又有些紧张地说道。

“让我们来看看!”医生看了下仪器,便立刻开始给漠向远检查。

一番忙碌之后,医生松了口气,点头确认,“漠先生确实是苏醒了!这证明他已经度过了危险期!”

“真……真的吗?”慕暖显得很兴奋,但下一秒,她似乎又马上意识到什么,紧张地抓住医生的衣袖,“那……那为什么他现在还不醒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到她急切的样子,医生笑了笑,安慰道:“别担心,漠先生只是太累,他现在……是睡着了!我可以确定他已经没事了,你可以安心!”

慕暖觉得,医生的话是她这辈子听到最动听的声音,她觉得悬着一颗心一下子落了地,下一秒,终于露出欣慰的笑。

“好了,程小姐,既然漠先生已经脱离危险,你应该回去休息一下!我这里会有我们的医生和护士,我们会照顾好他的!”

“不……不要!我要留在这里,我……”

她不等说完,身后上来一只大手,轻轻地落在他的肩头,低沉的声音随后在耳边响起,“你记得之前答应过我什么吗?再说……你真的准备等他醒来?”他顿了一下,轻笑,“呵……你觉得……他醒过来,会感激你吗?我想……他会恨死你的!不要忘了……那一枪,可是你开的!”

慕暖缓缓转过头,看向身后的罗昊阳,她蹙起眉,“你故意这么说,就是为了让我离开这里是不是?”

罗昊阳勾着嘴角微微一笑,“呵……我只是说了事实。随你相不相信!我是漠向远,我也不会原谅你!”

慕暖心里咯噔一下,她又何尝不知道,向远必然是会怪她的,她伤的不仅仅是他的身体,更重要的是,伤了他的心,而且伤得那样彻底!

“怎么?还要犹豫吗?我劝你……还是不要让他醒来看到你为好!不然……他情绪一激动,说不定……”

不等罗昊阳说完,慕暖猛地打断他,“够了,什么都别说了,我跟你走就是。”

对她来说,罗昊阳所说的,也是她最怕的!

她真的好怕一切就像罗昊阳说的那样,待漠向远醒来,他会恨她,更怕他一时激动刺激了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他能够早一点康复起来。

听到她的回答,罗昊阳满意地勾了勾嘴角,“想好了?可不许反悔!”

慕暖冷冷地看他一眼,转身向外面走去,罗昊阳在身后微微一笑,跟着走了上去。

关上病房门的一瞬间,慕暖下意识地回头向里面看了看,*上,漠向远继续沉睡着,没有一丝醒来的迹象,只是……和之前苍白的脸色相比,此时,他的脸色好看了些许,这让慕暖不由地松了口气,可耳边却传来罗昊阳淡淡的戏谑声,“怎么,还不舍得不?”

慕暖心弦被狠狠一扯,强迫自己迈开脚步向外面走去。

*************************************

漠向远仿佛做了一个很沉的梦,但是……却不记得自己梦见了什么,在一片黑暗中,他始终想摆脱某种束缚,可却没有一点力气,隐约间,他似乎听到了有人在他耳边说着什么,可明明声音很熟悉,可他却听不到对方说了什么,更想不起来她是谁!这让他急切又心焦。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在黑暗中,他看到了一丝光亮,他就像行驶在沙漠中,干渴不已的行者,总算是看到了一片绿洲,他急切的想要抓住这一切,只怕是就此错过,就会永远失去机会。

当他终于睁开眼睛的时候,突然的光亮竟让他无法适应地眯起了眼睛,入眼一片雪白,空气里还夹杂着药水的味道,他下意识地动了一下,手背立刻传来一阵刺痛,下一秒,耳边传来轻柔的声音,“哎呀,你别动,你还在吊着水,而且……你刚醒过来,身体还虚弱,需要好好休息。”

谁?是谁?

漠向远抬起头,寻着这抹陌生的声音看去,如同声音一样,她的样子同样陌生,当看到那一身白大褂,他意识到,眼前的人是护士,而自己正在医院里。

他闭了下眼睛,记忆快速在脑海里回转着,一瞬间,那经历的一幕幕……仿佛电影胶片一般浮现出来,黑洞洞的枪口,她的冷然与绝情,包括那响起的枪声,以及胸口四下蔓延开来的剧痛,每一个片段……都没能逃过,那样清晰的呈现出来,他的神情不由的一紧,五官也因此而纠结起来,仿佛痛苦更甚了!

“漠……漠先生,你……还好吧?”看到他的表情,护士有些紧张地问。

“……”漠向远转过头,茫然地看着她,耳边再次响起梦中那抹熟悉而温柔的声音,他几乎可以确定,绝不是眼前这个人,他相信自己的直觉,可目光环顾一圈,却根本没有自己期待想见的人,那一刹那,他说不出的失落与难过。

“漠先生,您在找什么?”护士小心地问。

漠向远的眼神暗了暗,“没什么!”他本就身体虚弱,加之又那样的失落,惜字如金地应了一声,他便疲累地闭上眼睛,而脑海中满满的全是那抹熟悉的倩影,怎么也挥之不去。

难道真的只是他的错觉和梦境吗?为什么他明明听到了她的声音,醒来却是一片空,他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见他闭上眼睛,护士轻手轻脚地往外面走,却又被漠向远突然叫住,“等一下!”

“呃……漠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漠向远犹豫了一下,问道:“之前……我是说……我没有醒来之前,谁在这里?或者说……有没有人来看过我?”

护士愣了一下,神色间划过一抹不经查觉的紧张,但马上又掩饰下来,“没有啊!这里是监护室,除了医护人员,外人是不能随便进来的!”

听了护士的回答,漠向远的眼神瞬间暗下来,是啊,她恨他都来不及呢,不然也不会打自己一枪,已经恨入骨髓了,她又怎么会来探望他,甚至是守在他的身边呢?这根本就是他在异想天开!

——————————————

我要花花,票票

……本章完结,下一章“往事如烟(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