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87章:怎么弥补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87章怎么弥补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于是……何永年就相信了?”漠向远追问。

漠心怡牵了牵嘴角,“本来……以他们的感情,应该毫不犹豫地选择相信,可是……男人的劣根性却总是在这个时候作崇,比起之前的感情基础,他更加相信自己的眼睛!可偏偏这仅仅只是静雅恶梦的开始!”

漠心怡话语未落,漠向远便微蹙起眉,而一边的齐烨伟则表情愈发痛苦。

只听漠心怡又说道:“没过多久,静雅就发现自己怀孕了,而何家早就买通了医院,静雅明明是四十天的孕期,那些无良的医.生偏偏说是一个月,而这个时间恰恰与静雅被陷害*的时间一致,可想而知,当何永年知道这一切之后的反应!他把静雅大骂了一顿,并指着她的肚子,让他打掉孽种。可那孩子明明就是他的,静雅根本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又怎么能打掉自己的孩子呢?她苦苦的求他,他却心意已决,并给静雅下了最后的通谍,只要她肯打掉孩子,她可以既往不咎!可静雅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的,如果她点头了,那岂不是证明她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于是,她抵死不从!何永年一方面承受着家族的压力,另一方面也执着于男人的面子,就这样……他们从此劳燕分飞,而静雅……我们也从此失去了她的消息。”

漠向远眯了眯眼睛,后面的……他已经知道了,唐瑞淇出于嫉妒以及自己的利益而偷走了慕暖,于是……她成了程家的孩子,即使与程家没有半点血缘关系,可最后……还是成了他报复程家的牺牲品。想到这里……漠向远就无法原谅自己,更加无法释怀。

“向远,你……没事吧?”漠心怡看到儿子的脸色阴沉,有些担忧。

漠向远缓缓摇头,“有事的不是我,而是……暖暖!这些年……她背负着那么多,可到最后……这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她该做的!而我……还把那么多的痛苦加诸到她的身上,我就是个混蛋!”

“向远……别这么说,如果你早知道,这一切……也不会变成这样!你还有伤,别太激动了!”漠心怡劝道。

漠向远浓眉紧蹙,好似很无助的样子,“妈,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要怎么做……才能弥补我的过失?”

听到儿子乞求的语气,漠心怡只觉得心疼,她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向远……冷静点,你听妈……”

话音未落,一道声音伴着高跟鞋的脆响走了进来,“是的,你的确应该弥补你的过失,只不过……弥补过失是不能坐在这里说的。”

众人皆是一愣,同时看向门口,让在大家意外的是,来人竟然会是唐瑞淇。

“怎么是你?”反应最大的倒是齐烨伟,相比之下漠心怡反而没那么激动。

唐瑞淇不顾齐烨伟不满的注视几步走进来,“我知道,在你们眼里……我是一个不素之客,我并不想刻意让你们不舒服,今天……我来这里,只是为了见你们的儿子,更重要的是……为了我的女儿!”

“哼,姓唐的,你怎么有脸说,那是你的女儿吗?分明是你偷了静雅的女儿!”齐烨伟冲她吼道。

唐瑞淇也不介意,对齐烨伟说道:“我承认我做了很多错事,包括对你们二位所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孽,如果不是我,心怡也不会和鸿涛分开,而静雅离开何永年后,你也会能够照顾她!如此以来……大家都是各尝所愿,而你们俩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她目光一转,“只不过……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漠向远了!”

“你……”齐烨伟怒视着她,“你的意思是……向远还要感谢你是不是?”

唐瑞淇摇摇头,“当然不是!我完全没有这个意思!我是诚恳地向你们道歉,也许……你们并不会接受,但是我想说的是,不管你们原谅我也好,不原谅我也罢,事情已经变成了这样,我们终究都回不去了。事到如今,我们已经一把年纪,可否……不要再计较当时的得失,而更多地考虑一下孩子们呢?他们现在正面临着痛苦,我们这些为人父母,不能袖手旁观!所以……我想请你们暂时放下我们彼此的恩怨,先解决孩子们的事,若是能让孩子们幸福了,你们让我做什么,我都不会在乎!”

齐烨伟愣了一下,但还是满脸的怒意,而漠心怡则有些意外地看着她,不等齐烨伟开口,她打断他,“她说的对,现在……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孩子,我们都已经老了,逝去的再也无法回去,而我们能做的,就是不再看着孩子们重蹈我们的覆辙。”

听了漠心怡的话,唐瑞淇有些激动,“心……心怡,你……真的这么想?”

漠心怡看了她一眼,平静地说道:“我认同你的观点,只要是为了孩子们,我愿意做任何事!”

唐瑞淇扯了扯嘴角,“谢谢你能这么说!我替慕暖谢谢你!”她顿了一下,继续说:“你们也许会认为我虚伪,毕竟……慕暖不是我亲生的女儿,而且……我必须承认,刚开始,我对她……没有任何好感,我一直以为她是静雅和鸿涛的孩子,可一切……都是我的错!这些年,慕暖为这个家,为了我和慕风,她付出了很多,而且……最后我造的孽居然由她来替我偿还,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我虽然没有生她,可我养育了她,在这二十多年里,她付出的足以让我这个不称职的母亲动容,是我对不起慕暖,而在我在程家最困难的时候,我才知道,我的身边不能没有慕暖,是她给我支持,以及力量,不然……我根本没办法一直照顾慕风!即使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可是这二十多年来,我们积累的感情,却没有人可以替代!因此……作为一个母亲,我只想让我的女儿获得幸福,和她所爱的人,下辈子好好地生活在一起!”她顿了一下,转向漠向远,目光锁在他的身上,接着说:“不过……我希望那个男人是真心地爱她,且发誓此生都会呵护她,不会再伤害她!慕暖已经受了一次伤害,不能再承受又一次的伤害!”

漠向远自然是心领神会,他忙说道:“我会的!我发誓,此生都不会辜负暖暖!”但转而又黯然地垂下头,声音变得低沉,“可是……暖暖她……并不打算原谅我!她恨我……恨到极至!”

“你错了!”唐瑞淇接话,“如果我说……恰恰相反,尽管你伤害了她,可她并不是真的恨你!非但不恨,她反而爱你爱到极至呢?”

“不可能!”漠向远惊讶而无法置信。

“有什么不可能的?”唐瑞淇皱眉,“你是不是还在想着你胸口那一枪?因为是慕暖亲手开枪,所以你一直无法释怀!”

“我……我不是怪她,只是……”

唐瑞淇摇摇头,“如果不是慕暖亲手开枪,如果不是她和罗昊阳交换条件,你以为……你还能活着躺在这里吗?漠向远,你可真够笨的!”

“什么……什么意思?”漠向远死死地看着唐瑞淇,生怕会错过什么。

唐瑞淇什么也不说,径直往前走了几步,抓起*头柜上的电视遥控器,将挂在墙上的电视打开……

“唐瑞淇你做什么?”齐烨伟质问。

唐瑞淇却不理会他,只对漠向远说道:“你好好看,我不妨明白地告诉你,这是最后的机会,如果……你继续犹豫下去,你就真的失去她了!”

漠向远定定地凝视着电视画面,奢华排场的婚礼现场,宾客云集,镜头锁在一对新人的身上,男的高大英俊,女的清雅绝美,尤其是那张他再熟悉不过的容颜,只让他的心猛地一跳,仿佛被一把刀子重重地割着,撕心裂肺的痛从胸腔处蔓延开来,比当进承受那一枪,更让他巨痛百倍。

电视画面中那张美丽的脸,看得他几乎不敢眨眼,一袭白色婚纱穿在她的身上,简直美若天仙,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幻想过,慕暖为他穿上婚纱的样子,可今天……她终于穿上了,可站在她身边的男人却不是他!

“她……她终究还是嫁给了罗昊阳!”漠向远艰难而苦涩地开口。

唐瑞淇不满地叹了口气,“你真是让我失望,看来……慕暖爱错了人!你……你怎么就这么迟钝呢?”

漠向远抬起头看着她,一脸的茫然,只等唐瑞淇答疑。

“慕暖之所以那么做,都是为了救你!如果那一枪是罗老头开的,你想……你还有活口吗?”事到如今,唐瑞淇也不想再拐弯抹角了,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供他们浪费了,她不能看着慕暖嫁给不爱的人。

她的话就像一记重锤敲在漠向远的心上,他抖了抖薄唇,半晌才从齿缝中挤出几个字,“你……你说什么?”

—————————————

唐瑞淇看了看电视,“婚礼再有二十分钟就开始了,这里距离那里是半小时的车程,如果你现在出发……应该还来得及阻止这场婚礼!但如果你失去这个机会,她就是别人的妻子了。”

漠向远顿了一下,几乎只有一秒钟的时间,他便立刻下了*,有些激动地说道:“我去,我马上就去……”

一向是注重形象的人,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一手捂着还未全愈的伤口,头发凌乱,身上是毫无美感的病号服,可他却不在乎,一心只想马上赶到婚礼现场,恨不得插翅飞过去。

“向远,你干什么去?”漠心怡一把拉住他,脸上尽是担忧的神色。

“妈,您别拉着我,我不能让慕暖嫁给别人!她只能是我的妻子!”漠向远急了,一脸的焦灼,一把推开母亲的手,转身就往外面走。

“哎……向远,我明白你的心情,可你还有伤……”

“妈,我的伤没关系,如果慕暖真的嫁了人,我一个人独活还有什么意思?”漠向远懊恼地低吼。

“可是……”

不等漠心怡说完,齐烨伟打断她,“好了,别阻止儿子!我们……陪他一起去!”

“啊……这……”

“还犹豫什么?我们已经遗憾一辈子了,难道还要让向远承受这样的能痛苦吗?快走……”关键时候齐烨伟毫不犹豫地决定。

一行人没有半点耽搁,直接乘车赶往慕暖和罗昊阳举行婚礼的酒店。

********************************

到了地方,漠向远急急地推开门,漠心怡紧张地扶着他,“小心点,当心伤口。”

“我没事!”漠向远此时一颗心都在酒店里,他黑眸紧锁,死死地看着酒店的大门,步履有些急促。

几人急步走到酒店门口,保安看到漠向远立刻拦住了他,“先生,对不起,这里正在举行一场婚礼,酒店已经属于私人场所,如果没有请柬,是不能入内的!”他的目光在漠向远身上流连了一圈,眸色中露出些许的轻蔑之色。

漠向远顿时锁紧眉头,刚想发火,一张大红色的喜帖递到了保安的面前,唐瑞淇上前一步说道:“我是新娘的母亲,这几位都是我的重要宾客,怎么,我们不能进去吗?”

保安愣了一下,下意识退后一步,谁都可以拦,可眼前这个女人是新娘的母亲,这是他无论如何不敢拦的,而且对方手里拿的请柬已经说明了一切。他可得罪不起。

四人顺利地进了酒店,直奔举办婚礼的多功能厅,四周很静,里面传出优美的音乐及司仪好听的声音……

“各位,如果没有人反对,那么……就请你向这对新人送出你的祝福,现在……”

听到里面传出的话,漠向远急了,疯了一般地冲上前,一把将门推开,漠心怡想拦都没有拦住,巨大的声音引得所有人将目光投注过来,当然亦包括台上的罗昊阳和慕暖。

无数双目光投射过来,却并不能阻止漠向远,他目光灼灼地凝视慕暖,薄唇开启,“我反对!他们不能结婚!”

“……”片刻的寂静后,众人一下子炸开锅,随即便有人议论开来,“怎么回事?这人怎么又来了?”

“他不就是上次闯进订婚典礼上的那个人吗?听说是新娘子的前夫!”

“对啊,就是他!你看……他还穿着病号服呢?听说上次……他被新娘子打了一枪呢!都这样了,怎么还不放手?这不是自找不痛快吗?”

听着此起彼伏的议论声,漠向远却仿佛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他捂着伤口,忍痛一步步向前走去,目光自始至终停留在二人的身上,生怕会错漏了什么。

罗昊阳似乎并没有料到漠向远会出现,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情绪,而是微勾着薄唇,嘴角溢出一丝冷淡的笑,开口的声音寒凉而没有半点温度……

“漠向远,你居然又来了?怎么,上次的枪子还没有吃够,还想继续吃吗?”罗昊阳缓缓收起笑容,“别以为……今天是我大婚的日子,我就能放过你!上一次是慕暖心下留情,今天换了我,可不会让你那么容易全身而退!”

漠向远丝毫不把他的恐吓放在眼里,“罗昊阳,你以为我会怕你吗?既然我能来到这儿,就不会在乎你耍手段,有本事你就开枪,我漠向远不信,你会有这个胆子!”

听着两人的对话,慕暖心惊肉跳,她下意识地摇头,看向漠向远,示意他立刻离开。

可是,他哪里又会听她的?此时此刻,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阻止这场婚礼,带着慕暖离开!任何人,任何事,都改变不了他的决定,哪怕是再挨一枪。

“漠……漠向远,你走吧,我们的关系早就结束了,而且……”

“暖暖,你别说话!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也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我必须让你知道,如果就这么失去你了,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不如……你现在就一枪打死我,省得下半辈子每天都活在痛苦中……”

慕暖倒吸了口气,“你……漠向远,你不要胡说……”

“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暖暖,不要嫁给他,我爱你……我发誓,再也不会辜负你,跟我走!”说完,他干脆单膝跪了下来……

慕暖没想到他会如此,这不禁让她倒吸了口气,而宾客中也发出一阵阵惊叹……

“漠向远……”

“暖暖……我知道,你并不爱他!你的眼睛骗不了我,我知道是你救了我,你怎么会舍得我死呢!”漠向远一瞬不瞬地锁着她的脸,四目相对,慕暖很想回避,可他的眼睛却像是磁石一般,让她无法移开。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滞住了,两人就那么对望着,似乎有千言万语要对对方倾诉。

就在所有人都看着他们,四周一片寂静之时,一道苍老而低沉的声音传来,“哼,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寻,既然你要来寻死,那我就成全你!”

这个声音对漠向远来说是熟悉的,罗昊阳的父亲,那个罗老头。看来……他倒是有些准备的,且非要置自己于死地。

他握紧双手,只看着罗老头从人群中走出来,并一步步走近他。

就在漠向远揣测着他要怎么对付自己的时候,齐烨伟抢走挡在他的面前,“罗正天,你有什么恩怨都冲我一个人来,一切都与我儿子无关,你不要报错了仇。”

齐烨伟的行为让漠向远很意外,此时漠心怡也赶忙护住漠向远,戒备地看着罗正天。

罗正天看到齐烨伟,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好啊,没想到啊,没想到,心狠手辣的齐董事长,为了儿子倒也英勇,哼,怎么,现在要你的命,你也不在乎吗?”

齐烨伟眯了眯眼睛,声线低沉,“罗正天,一人做事一人当,与其他人无关,当初……害得你们罗家倾家荡产的是我,我儿子早就跟我脱离了关系,因此,这事与他没有半点关系!想报仇就找我吧!”

“哼,何止是倾家荡产?因为罗家衰败,我父亲受不了刺激,突发心脏病,一句话也没有留下就去逝了!而母亲受不了丧夫的打击,一年之后也离开了我!这样的丧亲之痛我如何能够饶恕你?你害得我们罗家家破人亡,我即使要了你们父子俩的命也不为过。”

“什么?你……你的父母他们……”齐烨伟有些意外,当初,他只顾得扩展齐氏的事业,那个时候,的确做了不少损人利己的事情,动用一些卑劣的手段吞并了其他的公司,可他并没有害人之心,如果知道这么做会让罗正天失去父母,他当时也不会那么做。

“怎么?看你的样子……倒像是很吃惊,齐烨伟,你做出这副样子给谁看?你以为……我会相信吗?”罗正天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齐烨伟蹙了蹙眉,“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不管你肯不肯接受我的道歉,我都要说一句对不起!是我们齐家对不起你们罗家,而做了这么多坏事的话,现在也遭到了报应!亲生儿子不认自己,视自己为仇敌,最后……齐氏败在我的手里,却是被亲生儿子收购,呵呵……只怕是……没有人能够像我齐烨伟这样,一生过得如此失败吧!”

这些年,关于齐氏以与齐烨伟和漠向远两父子之间的事,罗正天自然是一清二楚,因此,听到齐烨伟这番话,他不禁冷笑了一声,“那又如何?你该承受的……远远不够!在我看来……就该陪你们两父子两条命。”

他说得愤恨无比,听是人更是心惊肉跳,就是剑拔弩张的紧张时刻,一道柔缓的女声划破这抹冷硬,“正天……事过境迁,又何必如经耿耿于怀呢?那只会让你自己更加痛苦!”

———————————————

众人皆是一愣,所有人的目光都寻着这抹声音望了过去。

只见一个优雅温婉却有些孱弱的中年女子缓步朝罗正天走去。

“这个女人是谁啊?”有人禁不住好奇心的驱使,低声向旁边的人问道。

“不晓得呢?看样子……好像身体不太好,不过……她长得好美啊!是不是罗正天的老婆啊?不然……也不会那么称呼他吧!”一边的人八卦地猜测道。

“总之今天很热闹,我们就看好戏吧!”之前的女人掩着嘴,一副看客的模样……

那边,罗正天看到女子,他微微一愣,忙迎了上去,“静雅,你身体不好,怎么来了?”

妇人微微一笑,看着他说道:“我若是不来……只怕今天的场面会无法收拾。”

罗正天一听,顿时蹙了下眉,“静雅,你不要替齐家人说好话,我知道……你们是旧识,可是……罗家和他的仇我非报不可!”

邵静雅叹了口气,“正天,你这是又何必呢?即使再大的仇恨终究已事过境迁,你带着这颗仇恨的心,即使报复了齐烨伟,你也得不到什么,与其说是报复了别人,不如说是折磨了自己。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这些年……你承受了怎样的折磨。不仅仅是你,就连昊阳……亦跟着痛苦,你们的人生似乎就在为报复而活,这样……你们能够快乐吗?”

罗正天再度一愣,但很快叹了口气,“静雅,这些年……你一直在劝我,可你知道……如果不是齐家,我们罗家也不会家破人亡,这样的恨……我怎么能够忘记。我是一个男人,父母家仇不报,我又配做一个男人?”

“正天,我相信……你的父母不会希望你过着这种自我折磨的日子,甚至还要牵连着他们的孙子也不快乐!事到如今,放过他,也放过你自己吧!只有这样……你的心灵才能够得到释放。”

“静雅……”

她似乎是知道他要说什么,不等他开口,她再度打断他,“现在……你的仇恨之火已经殃及无辜,你看看……除了昊阳、漠向远,你甚至还把我的女儿当诱饵!我本不想插手你的事,可现在……事关我女儿的幸福,我再也不能视若无睹。”

罗正天大惊,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动了动嘴唇,半晌才听到自己的声音,“静雅,你在说什么?谁……是你的女儿?”

邵静雅平静地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幽幽说道:“正天,对不起,一直以来……我都隐瞒着你,请相信我,我并不是故意这么做,只是……我想保护她!仅此而已!”

“……静雅,你……你在说什么?”罗正天仍然不敢相信地看着她。

邵静雅不言不语地转过身,目光穿过众人,投向台上罗昊阳的身边……

而慕暖也因为对面那充满慈爱的目光而我得温暖无比,她缓缓勾起嘴角,各她露出一个浅笑,看着邵静雅向她伸出手,她未有半点迟疑,便挣脱开罗昊阳的手,提着长长的裙摆,几步从台上跑到她的面前,轻轻地唤了一声,“妈!”

邵静雅亦是一笑,眼中的慈爱更甚几分,她拍了拍慕暖的手,随之又轻抚了一下她的小脸,轻声道:“小暖,对不起,让你不能公开我们的关系,不过……从今往后,我们都不必再遮遮掩掩了!”

“妈……”

“乖,从今往后,妈会保护你,没有人再能够伤害到你!”邵静雅说着,紧紧地拉住了她的手。

“这……这是怎么回事?”一直没有说话的罗昊阳几大步走到二人的面前,“静姨,您怎么会是慕暖的妈妈?这……这怎么可能?”

邵静雅带着些许歉意地看着他,“昊阳,对不起,静姨不该瞒你!可是……我实在不能让我的女儿暴露于危险中,我很清楚你们对齐家及漠向远的恨意,只有隐瞒了和小暖的关系,才能够洞悉你们的一切计划,那样在……我才能够阻止你们!”她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昊阳,这些年来,我非常感谢你的父亲,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是他救了我,并收留了我,与其说我嫁给他是为了报恩,不如说……我是被他的诚意所感动!当然,静姨也感谢你对我的尊敬和信任,和你们父子在一起的日子,是我过得最平实最安逸的!”

罗昊阳有些不敢置信地摇摇头,“静姨,怎么会这样呢?不,我没办法相信!你……你和慕暖……”他边说边看了慕暖一眼,“你们居然可以当作不认识?还把彼此的关系隐瞒下来,我真的是无法相信。”

邵静雅不紧不慢地说道:“其实……我们刚开始真的不认识,可是……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你要知道,血浓于水的亲情是任何东西都无法阻挡的,不知为什么,从第一眼开始,我就喜欢她,而她亦跟我很投缘。”

“这些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着我的女儿,而慕暖的出现就像在我眼前点亮了一盏灯,她像极了我年轻的模样在!而当我意外得知她和我的血型相同时,我当然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希望,于是,我拿了她的头发,去做了DNA,没想到……一切都印证了我的猜测,小暖正是我当年在医院丢失的女儿!没想到,经过了这么多年,我历经了千辛万苦,她却自己站在了我的面前。这一切,我相信是天意,是菩萨可怜我这个做母亲的,所以才会把她送到了我的面前。”说着,她握紧了慕暖的手,眼中流露出一丝难以言表的激动,母女俩心有灵犀。

罗昊阳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他愣愣地看着二人,一时半会儿也说不上话来。

“……”罗正天悄悄地打量着慕暖与邵静雅,原本……这是她同*共枕的妻子,他应该很了解她,也应该在看到慕暖时生出熟悉感,可没想到,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原来……邵静雅有一句话说对了,为了报仇,他已经失去了自我,以至于影响了自己的判断与观察力,竟然连这样的微妙关系都能错过。

似乎是知晓罗正天在想什么,邵静雅沉默了一下才再开口,“正天,放手吧!不要再执迷不悟了,现在停手一切都来得及,我答应过你,这辈子都会陪着你,永远不离不弃!难道……我的陪伴还不足以让你放下仇恨吗?我们离开这里,回欧洲,或者周游世界,随你想做什么!正天……听我一句劝好不好?”

听着邵静雅的话,罗正天眯了眯眼睛,好半晌才慢慢说道:“静雅,如果……我不答应呢?”

邵静雅眸色沉了沉,微微吸气,似乎是下定了决心道:“正天,既然我今天来阻止你,必然是做了万全的准备。”她顿了一下,“如果没算错时间的话,现在警察已经把这里包围了,如果你敢伤害任何一个人,那些警察就会马上进来将你带走!”

“……”

“不过……只要你肯放手,一切都不会发生!只要你愿意,我还是你的妻子,昊阳的静姨,不管小暖选择在哪里生活,我都会跟你在一起!”邵静雅无比坚定地说道。

这一切似乎都在罗正天的意外之外,他苦心等了这么多年,又筹划了这么久,为的就是一朝能报仇雪恨,可现在……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千防万防,却错漏了他的枕边人,他的妻子……逼他放手!而他现在亦是骑虎难下,放与不放,两个念头就像一场拉锯战,在心里不停地扯着,让他无从选择。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滞了,每一秒都过得如此煎熬,漠向远和慕暖近在咫尺,两人对望着,目光隔空纠缠,却谁也不敢近前半步。

就在这时,谁也没有料到的一幕出现了,齐烨伟扑通一声跪在了罗正天的面前,“一切都是我的错,要杀要刮悉听尊便!我只有一个请求,放过我的儿子,放过这些年轻的孩子们!我们已经经历了太多的苦难,何必……让我们下一代再承受一次呢?”

罗正天似乎并没有想到齐烨伟能做到这一步,看着自己的仇人跪在眼前,不知道为什么,多年的仇恨,积结的心结,就仿佛他用了十分力,却打在了一堆棉花上,那种感觉,无处发泄,无处释放,只让他有一种被逼疯的感觉。

“爸……求您,不要伤害慕暖!这些年,我虽然没有忘记我们在做什么,但是……有一个不争事实却是我无法否认的,那就是我爱慕暖!虽然我们在利用她,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对她的感情!爸,如果您想继续报个仇,儿子来替您完成这个心愿,但是慕暖……你要答应我,不能伤害她。”

罗昊阳说完这些,他从礼服内袋里掏出手枪,正正在对准了齐烨伟,而千钧一发之际,漠向远和罗正天几乎是同时做出了反应……

—————————————

……本章完结,下一章“母子相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