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88章:母子相见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88章母子相见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漠向远是一个箭步冲到前面,挡在了齐烨伟面前,罗正天则是抓紧罗昊阳的手腕阻止他……

“昊阳,不可以!”邵静雅惊呼了一声,“孩子,你千万不可以做傻事!”

罗昊阳却不为所动,“静姨,如果这就是父亲想要的,那我就由我来替他完成心愿!”

“不,不可以!昊阳,你还年轻,为了过去那段放不下的仇恨而搭上自己的一生不值得!听静姨一句劝,千万不要!”

“昊阳,把枪给我!我已经一把年纪了,就算坐牢或者一命抵一命也不赔,可你还有大把的人生,更何况……我们罗家传宗接代还要指望你!你……不能做傻事!”

罗昊阳看着父亲,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丁点的变化,“爸,这一直以来都是您想要的,就让我替您完成吧!不过……我只有一个请求,那就是不要伤害慕暖!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不能看着她受伤害。”

罗正天没有想到儿子是如此的固执,也没有想到他对慕暖的执念那么深,他当然不会允许他牺牲自己的性命去复仇,而慕暖既然是邵静雅的孩子,那么她也一这会舍弃一切保护她的女儿,他即使有那个想法,也不能去实施!更何况,当他知道中间这层关系时,他几乎是立刻放弃了最初的想法。

“昊阳,静姨向你保证,你爸爸绝不会伤害慕暖,她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会允许她受到伤害呢?”邵静雅紧张地睦着他,只想劝他放下手里的枪。

这边罗家人一脸紧张,而对于齐烨伟来说,却是莫大的震撼,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直以来仇视他的儿子居然会生死关头挺身而出,挡在他的前面,这着实令他意外又震惊。

“向……向远,你别……我……死不足惜,可你……”

“什么都别说了,只要我在,就不会允许让你出事!”漠向远掷地有声地回道。

“我……”

不等齐烨伟再说话,漠向远已打断他,“无论如何,你终究是我的父亲!不管我怎么恨你,可我不会允许别人伤害你!”

“……”听着这句话,齐烨伟顿时老泪纵横,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痛哭流涕起来,“向远,我不配做一个父亲,你为了我这样……不值得!”说完,他转向罗正天,“和你比起来,我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可是……求你看在我也深爱着自己的儿子的份上,有什么仇恨冲我来,千万不要伤害他!”

罗正天看着眼前鼻涕一把泪一把的齐烨伟,他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脸上闪过一抹复杂之色,开口的话有些出乎众人的预料,“我同样不是一个好父亲,比起你,我只怕是更加混帐。”他看了罗昊阳一眼,“从小,我就灌输他,让他活在仇恨中,一直以来……昊阳从来没有快乐过,这一切都是我这个做父亲的错,这么些年来,他从来就没有快乐过。”

“爸……”罗昊阳似乎也没有料到罗正天会说这样一番话,他有些怔愣地看着他,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住了,谁也没有再开口,直到过了良久,才听到罗正天一声长叹,其中夹杂的情绪似怅然似无奈,低沉地说道:“罢了,罢了!也许一切……都是天意,我等了这么多年,却不知道……其实一切冥冥中自有安排,也许……这就是上天的意思!”

罗正天眯着有些混浊的双眼,没有再看任何人一眼,从齐烨伟的身边与他擦肩而过,背影有些萧瑟的向门口走去。

“爸……”罗昊阳顿了一下,本能地想去追,却被邵静雅一把拉住,“昊阳,让你爸爸一个人静静,找手下跟着他就行,你不要去!”

罗昊阳明白邵静雅的意思,他没有反对,点点头,随即去招呼人,转身之际,他的目光与慕暖不期而遇,两人对视了刹那,却是谁也没有说话,可当他从慕暖身边经过的时候,他还是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声,“对不起……”

慕暖微微一颤,没有回应他,心绪说不出的复杂。

这几年来,他一直在自己身边陪伴自己,照顾自己,如果说一点感情没有,那是骗人的。可是……她清楚的知道,那不是男女之爱,而只是兄妹之情。嫁给他,有太多的不得已,也是为了不让他失望,虽然他利用了自己,但是……他对自己的感情,她知道,一直就是真的!

他虽然做错了很多事,可这一刻,他在慕暖的眼里竟有些可怜。

她目送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还没来得及回过神,一抹高大的身影已挡在她的面前,头顶响起低沉而磁性的声音,“你还好吗?”

慕暖心弦一震,只觉得一道热辣辣的目光传来,她竟有些不敢抬头。

其实……她什么事都没有,倒是他,就这样穿着病号服从医院跑到这里,这些日子,虽然她不能去看他,但关于他的一切她都一清二楚,她知道他的伤口一直没有长好,也知道他为自己而郁郁寡欢,可是,她却无能为力,为了他的安全,她不能去看他,即使那样的担心他,她也不能出现在他的面前,没有人知道,她是多么的心急如焚。

刚刚,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她是又惊又气,惊的是,他会不顾一切阻止这场婚礼,从他紧张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是真的很在乎她的,那一刻,她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击中了自己的心;而气的是,他就这样不顾自己的身体跑来这里,他到底知不知道,如此这般,她要多么担心呢?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见慕暖不回答漠向远紧张不已。

慕暖心匆忙摇头,“不……我很好,倒是你……”

“我没关系!只要你没事,我就什么事都没有!”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尽管她没有抬头,尽管他感觉得出来,她在刻意回避他的目光,但是……他还是不想移开眼睛。

看着她近在咫尺,他有一种想拥她入怀的冲动,意随心动,他不禁伸出手,想去拉她的手……

而她却像是碰到了蛇蝎一般,不等他碰触她的瞬间,她已飞快地退后一步,并对一旁的邵静雅说道:“妈,有个人想见您,您跟我一起去好不好?”

“见我?”邵静雅微愣了一下,“是谁啊?”

“您去了就知道了!走吧!”慕暖不肯给母亲过多的考虑时间,挽着她的胳膊,便往后面的休息室走去。

漠向远愣了一下,随即追了上去,可是……他的身上有伤,动作总是没有那么快,眼看着两人就要走进休息室,他急切地后面喊住她,“暖暖,不要走!”

慕暖脚步一顿,身体也跟着微颤了一下,而身边的邵静雅明显感觉到了,她也随之停下来,交握的手轻轻地回握了一下她,“小暖,你要不要……”

“妈,快点进去吧!里面的人还等着呢!”慕暖只当是听不到。

“暖暖……”见她再次往前走,漠向远拖着疼痛的伤口继续了几步,只到身后凌乱的脚步声,慕暖再次停下,却并没有转头,开口的声音温柔了些许,“你回去吧!回医院去!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暖暖,你听我说……”

不等他说完,她立刻要断他,“如果你不回去,以后……我都不会见你!”

说完,她的嘴角不禁微微勾起一抹几不可见的浅笑,随即扶着邵静雅走了进去。

漠向远顿时愣在当场,慕暖的话让他回味了好一会儿,当他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后,他的脸上抑制不住地露出一抹惊喜。待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慕暖的踪影。

*****************************

走进休息室,邵静雅四顾无人,不禁纳闷,“小暖,你要我见谁啊?”

“妈……他是你一直想见而没机会见的人!”慕暖神秘一笑,不等邵静雅开口,一个颀长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妈,是我!”

听到这声呼唤,邵静雅整个人呆住了,当看到眼前这个明媚阳光,虽然陌生却充满了熟悉感的年轻男子,她激动的无法形容,全身微微颤抖着,眼泪不可控制地盈满眼眶,她伸出手,指尖不停地抖着,她想要触上那张熟悉的脸,可是,却像突然失去了力气一般,而那张脸也随着泪水越来越多而变得模糊不清。

“妈……”年轻男子双手握住她的手,拉近了彼此的距离,邵静雅一把将他拥入怀中,哽咽着喊出这几十年来他埋在心里的名字,“裔风……我的儿子……”

“妈……妈……”年轻男子连连喊了几声,高大的身子伸手紧紧将邵静雅搂进怀里,那样用力,又那样的小心,而这一刻,邵静雅的泪水在这一刻夺眶而出,再也止不住的倾泻而下……

——————————————

“小风……对不起,对不起!”邵静雅激动的语不成句,“是……是妈对不起你!希望……你希望你能体谅妈妈的难处,原谅我当年的所为。”

“不,妈,那怎么能怪您呢?当年……绝不是您的错,儿子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些年,您背负了多少的痛苦与无奈,怪只怪,儿子那时候还太小,没有力量保护您,换成现在,我绝不允许别人再陷害您!”何裔风说到激动之处,他红了眼眶,语气变得义愤填膺,“妈,您放心,从现在开始儿子会保护您,再也不会有人能伤害到您!”

“谢谢你,裔风,你是妈的好儿子!谢谢!”

“妈,保护您,孝顺您是儿子我应该做的,我们已经分离了这么久,现在……我们终于团聚了!”何裔风勾着嘴角,笑得像个孩子。

邵静雅慈爱的点点头,“我听小暖说,你早就娶妻生子了,这次没有带来让妈看看吗?我可是很想看看我的孙女和孙子呢!”

“妈,不仅孩子们,您的儿媳妇也来了!”何裔风敲了敲身后的门,“曼文,快带孩子出来!”

话音落下,一个美丽的少妇带着两个孩子从里面走出来,小女孩五六岁的样子,长得乖巧可爱,一身公主裙衬得她格外美丽,活脱脱就像一个小天使;而妇人手里的小男孩也是极漂亮的,虽然还只是咿咿呀呀的,但大大的眼睛闪亮的犹如星星,非常讨人喜欢。

“妈,这是您的儿媳妇曼文,还有我的两个孩子,妮妮和小宝!”何裔风为邵静雅一一介绍。

“妈,我是曼文!一直想拜见您,可始终没有机会,今天……就让我给妈行个礼吧!”舒曼文走到邵静雅面前,深深地给她鞠了个躬。

邵静雅开心的无法形容,连连点头,忙拉起她的手,“不用了,没那么多礼数!来,让我看看!”

曼文抬起头,两人微笑对视,望着眼前这个相貌秀美,一脸温和的女子,邵静雅连连点头,“我们裔风真是好福气,能娶到这么好的姑娘,我这个当母亲的真的很开心。”

“妈,您就别夸她了,不然……她要飞上天了!”何裔风笑着说。

“怎么是夸呢?我儿媳妇就是优秀嘛,比你好很多!”邵静眼*溺地看了儿子一眼。

舒曼文挽住邵静雅的手,冲何裔风撅了撅嘴,“你见不得妈夸我吗?是不是嫉妒啊?”

“就是啊,他就是嫉妒!”邵静雅也帮着说道。

“哈,你们这就婆媳联盟了是吗?妈,我可是您的亲儿子啊!”何裔风笑道。

“那又如何?谁让你找的媳妇深得我心呢?”邵静雅一边笑一边拍着曼文的手。

“妮妮,快点过来叫奶奶!”曼文冲小丫头招招手。

乖巧的妮妮几步跑了过来,一下子扑进邵静雅的怀里,甜甜地唤着,“奶奶……奶奶……”

感觉到柔软的小身体,邵静雅觉得心都要化了,她搂着妮妮,激动无比,“乖……乖孩子,让奶奶好好看看!”

她捧起她的小脸,仔细的端详着,眼里尽是满满的爱怜。

“奶奶,您和妈妈、姑姑一样美!”小丫头甜甜地说。

“哎哟,这张小嘴真甜啊!”邵静雅喜欢得不得了,贴着她的小脸,亲了又亲,“我们的小妮妮才是个小美人呢!”

“嘻嘻,奶奶,除了爸爸和弟弟,我们都是美女哟!妈妈说了,他们是臭男人!”妮妮眨着大眼睛说道。

“嗯,没错!妮妮说得对!”邵静雅捏了捏她的小脸蛋,紧接着又从曼文手里抱过小宝,“乖孙儿,让奶奶看看,嗯……真是个精神的小伙子,长大了一定是个小帅哥!”

小家伙咿咿呀呀的,似乎是听懂了邵静雅的话,高兴地挥舞着小手,像是在回应。

他的动作立刻引来众人一阵笑,一时间,整个休息室里气氛大好。

过了一会儿,何裔风冲慕暖和曼文使了个眼色,两人心领神会,随即带着孩子们离开,而他则上前一步,揽过母亲的肩头,“妈,其实……今天还有一个人……想见您!您看……”

不待他说完,邵静雅立马打断他,“风儿,别说了!如果是那个人,就什么都不要说!此生……我们无缘,我也不想和他再见!”

“妈!”

“风儿,我让你别说了!那个人……我无论如何也不会见的!”邵静雅沉下脸,挣脱开何裔风,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刚打开。房门,她整个人就愣住了……

大门口,那个二十多年来,让她日思夜想,却又痛彻心肺,她想见不能见,害怕见,一生令她爱恨交加的男人就站在面前,身影早已不如当年那样挺拔,容貌也已没有当年的俊帅,乌黑的头发染上白霜,一双黑若星子般的深眸也变得些许浑浊,他早已不是她记忆中的模样,可即使如此,还是狠狠地撞击着她的心弦,让她心跳加速的同时愣在当场。

何裔风还想劝什么,却在看到这番情景立刻噤了声,他低低地唤了一声,“爸,您和妈……好好聊聊!”说完,他闪身走了出去,随后替二人关上了房门。

“……”邵静雅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时之间她手足无措,下意识地想要抬脚离去,可他却挡在她的面前,而只能本能地转过身,可房间就那么大,她又能躲到哪里,顿时,整个空间变得无比狭小,让她有一种连呼吸都困难的感觉。

何永年这一生都没有想过,他还有机会能再见到邵静雅。

这是他此生最爱的女人,当年,是他的不信任将她亲手推离了自己的生命,当他后来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他愤恨得只想杀掉自己。他怎么可以怀疑她对他的爱?他怎么能够如此不信任她?被恨冲昏了头脑的他,只想着她背叛了他们的爱,那个时候的冲动让他变得那样不冷静,这让他做出了错误的判断,以至于错失了一生的爱人。

这些年来,他没有一刻不痛苦,不在后悔中度过,当他见到慕暖后,那种久违的熟悉的感让他再次心跳加快。当然,他清楚的知道,眼前的人并不是他的静雅,可是和静雅极其相似的那张脸,让他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候,他不禁开始怀疑她的身份。

可当他询问了一些慕暖的情况后,那种期待就那样被打破了!于是,他只能当作是自己过度敏感。

本以为这就是一次陌生人之间的擦肩而过,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还能够再见到慕暖,随着她和曼文之间交往的频繁,他越发觉得慕暖像极了自己心里的那个人,于是乎,他做了一件大胆的事,那就是想办法取得了慕暖的DNA,和自己进行了比对。

本是一个无心的行为,却没有想到,结果令他震惊,他们竟然是医学上的父女关系。他很清楚,DNA的鉴定绝不会有错,可他却不明白,这中间究竟出了什么错?明明她是姓程的,又怎么会和自己是父女。

于是乎,他立刻找人着手调查,自然也就查出了当年的一些细枝末节,这才知道当年静雅生下孩子的当夜,孩子就失踪了,尽管后来她报警,并且寻找了很久,可都寻无所踪,最后,只能带着伤感离开了这座城市,而他们女儿就这样和自己的亲生父母分离了,二十多年来,一直生活在陌生人的身边,而他这个父亲更加是全然不知。

一想到这里,何永年就愧疚的无法形容,再次见到静雅时,本以来有千言万语要跟她说,可瞬间就哑口无言了。

“你走吧!我们早就没有见面的必要了!二十多年前,我们就已经恩断义绝了!”不等何永年开口,邵静雅先冷冷地开口。

何永年只觉得心脏一痛,这虽然早就是他预料的结果,可没有想到,当真的听到时,他会那么的心痛!

他急急地开口,生怕这一错过就真的成为永远了,“静雅,你听我说,我知道,当年……”

“够了!不要的当年!我不想听……也没有必要听!何先生,请让我离开,我的先生还等着我!”邵静雅始终是一副冷冷的面孔,没有一丁点的情绪。

这让何永年心里一紧,下意识就抓紧她的手,“什……什么?先……先生?”

“是的,我的先生!他在等我!”邵静雅微微一颤,低头看着他抓着她的手,顿了一下说道:“何先生,请你自重,放开我的手!”

何永年觉得,她的话就像一把刀插进了心里,先生……原来离开他以后,她嫁了人。

这些年,他想过无数种可能,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过,她会另嫁他人!

似乎是知道他在想什么,邵静雅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一字一顿地说道:“怎么,何先生,我没有再嫁人的权利吗?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可以质问我,但你却没有……”

————————————

……本章完结,下一章“放过彼此”↓↓↓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