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289章:放过彼此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289章放过彼此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邵静雅毫不留情的话让何永年顿时神伤,他黯垂眼眸,神情间是从未有过的颓败,半晌才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静……静雅,你说的对,我的确没有资格!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错,你怨我、恨我也是应该的!都怪我当年太糊涂,铸成大错!静雅,我不求你的原谅,我只求……你能听我说几句话好吗?”

邵静雅眼皮未动一下,只是涩然地扯了扯嘴角,“有这个必要吗?不管当年发生了什么,二十多年过去了,早已事过境迁,没有必要再揪着从前的事情不放手。我不怨,也不恨,命里注定的一切……我不怪任何人。”

“不……静雅!”何永年忘情地抓住她的手,“我不配做一个丈夫,更不配做一个父亲。因为我,这些年让你吃尽了苦头,且和孩子们分离;更是因为我,小暖从小在别人的身边长大,一天也没有得到亲生父母的疼爱。我就是那个罪魁祸首,我该下地狱。”

“够了!”邵静雅冷冷地打断,“说这些有什么用?即使一切再回到当初,何先生,你仍然会选择不相信我,夫妻之间最重要的就是彼此信任,我可以理解一个男人在遇到那种事情时的愤怒与尴尬,可是,为什么……你连听我一句解释都不肯?即使我发誓甚至以死明鉴,你都不肯信我一句,为什么……你只相信你的眼睛,却不肯相信我的心?如果我真的钟情于别人,当初又何必千辛万苦跟你在一起?你不给我一丁点的机会,就直接相信了别人指责我的背叛,那一刻,你究竟有没有想过我们曾经的感情?是不是那个时候,面子高于一切,而也因此抵消了曾经的所有?”

邵静雅越说越激动,最后,停下来的瞬间,她的身体都在微颤,好一会儿才顺了顺气又说道:“事已至此,我再也不想提从前的事!一切到此为止吧,再也不要相互打扰,就当……我们从来没有认识过。”

“不,这怎么可能?”何永年死死地握着她的手,眼中流露出一抹说不出的哀伤与茫然,“静雅,我们怎么可能从来没认识过?我们……还有一双儿女呢!即使,你恨我,可风儿和小暖,他们……”

“孩子们是孩子们,他们已经长大成人,且各自拥有各自的幸福。作为母亲,我一直愧对他们,既然不曾给过他们爱,如今,又有什么资格向他们讨要天伦?以后……我当然会尽我所能的关心他们,但是……孩子们与我们之间没有一丁点的联系!我希望你能够明白。”

“静雅,你……就真的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吗?”何永年几乎是求着开口。

邵静雅终于正视着他的眼睛,两人对视了片刻,她坚定地摇摇头,“并不是所有的事……都可以从头来过!很多事……机会只有一次,人应该往前看,而不是一直活在过去!我说过,我已经不再怨恨了,也请你……放过你自己!”

她说完,坚定地推开何永年的手,打开。房门,毫不留恋地走了出去。

他的手停留在半空中,就那样久久的不肯放下,只觉得凉意从脚底袭满全身,那种无助的感觉让他呼吸困难。

“爸,您这是……”何裔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出来,在巡视了一圈,没有发现邵静雅时,紧张地问道:“我妈呢?”

何永年望着那空空的走廊,好一会儿才喃喃道:“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这辈子……她都不会原谅我了!”

何裔风一愣,“爸,您怎么能让妈走呢?难道您没说……”

不等何裔风说完,何永年便无望地摇着头,“没用的,能说的,不能说的,我统统都说了!可是……你妈说的对,伤害已然造成,不是所有的伤害都可以说对不起,不是所有的对不起,都能够弥补伤害!我这一生……只爱过你妈一个女人,可讽刺的是,她也是我伤得最深的一个女人!此生,来生,我怕是都无法偿还对她的歉疚!”

何裔风蹙了蹙眉,“爸,难道……您就这么放弃了吗?”

何永年沉默了良久,这才又开口,“如果坚持能够让你母亲回心转意,让我坚持一辈子我都心甘情愿,可是……她已经嫁人了,而且……她说……再也不希望我去打扰她的生活!也许……是我太自私了,二十多年过去了,曾经的伤口已经在心里结痂,我的穷追不舍只会揭开这层痂,让伤口再一次鲜血淋淋,这对她来说,岂不是太残忍了吗?”

“爸……”

何永年伸出手,阻止了他想说的话,“我再也没有权利把痛苦带给你妈,有些错误,注定得我一个人去独尝,就让我在余下寂寞的岁月里去忏悔吧!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她!从今往后,你们兄妹要多多孝顺你母亲,不过在她面前,永远不要提起我!我这个有罪之人,不配再打扰她的生活。”

“爸……”

“什么都不必再说了,我心已决!谁都不许再提这件事!”何永年掷地有声,转身走出去之际又停下脚步,“风儿,记得,爱一个女人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她,让她在你身边一辈子都有安全感!爸明白这一切太晚了,一生的执爱被我错过,但愿我的孩子们不要再错过……”

“……”

何永年不再说什么,转身向走廊另一个头走去,望着他的背影,何裔风第一次觉得父亲的背影有些佝偻,他第一次意思识到,他的父亲已不再年轻,已经变得迟暮。

原本,他和慕暖只想撮合一下父母,他们知道当年父母的分离缘于一场误会,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希望他们可以彼此解开心结,就算真的不能再走到一起,起码可以可以看在当年的情份上让母亲原谅父亲,因为他们都明白,他们仍然是彼此的最爱。否则……这么多年过去了,父亲不会一直对母亲念念不忘,而母亲亦不会对那段往事一直心存怨恨!所有的这一切,皆是因为一个‘爱’字!

可是,他们没有想到,这段因怨竟然无法化解。

听了父亲的话,何裔风明白了,原来伤人的不是锋利的刀剑,刀剑的伤口终是可以愈合,但爱的伤,却可以让人痛一生,那道刻在心上的伤口,是一辈子也无法抚平的。

**********************************

酒店后厅的露台上,慕暖气鼓鼓地背对着一个穿着病号服的男子。

慕暖没有想到,她一从休息室走出来,就看到他蹲在门口,大手捂着身上的伤口,头发略显凌乱,虽然病号服有些皱眉,但是,丝毫不影响他英俊的五官,不过,她一眼就看得出来,他很不舒服,尽管他极力伪装着,可她仍然看出他很痛苦。

她明明是和曼文一起带着孩子出来的,看到漠向远,曼文自然是了然的,她偷偷地抿唇一笑,忙从慕暖手中拉过妮妮,冲漠向远使了个眼色,就笑着带孩子们离开了。

慕暖站在门口,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看到慕暖,漠向远急忙站了起来,他的目光好似一团火,热切地凝视着他,看得慕暖心里一紧,不禁心跳加速。

她本能地后退一步,转身便想逃,却被漠向远一把抓住……

他的手滚烫滚烫的,好似烙铁一般,一下子烙在她的心口上,她只觉得心肝一下子跃到嗓子眼,仿佛下一秒就会从胸腔里蹦出来。

“暖暖,别走……我……等了你很久了!我……有几句话想对你说,就几句,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漠向远小心翼翼地开口,生怕她会拒绝他一般,那样的谨慎。

慕暖心弦一扯,她说不出来听了他这句话,心里是什么感觉,只深吸了口气,故作清冷地说道:“我不是让你回医院吗?你为什么还在这里?如果我没记错……我刚刚说过,你不回医院,我以后都不会再见你!看来……”

“不……暖暖,不要!千万不要!”漠向远死死地抓住她的手,仿佛下一秒她就会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一般,他紧张地无法形容,这一生,他都不曾这样紧张过,此时此刻,慕暖的一个眼眼都似乎能够判定他一生的命运。

“为什么不要?你既然不愿意听我的,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慕暖故意沉着脸,似乎是真的生气了。

“不……不是那样的!”漠向远盯着她,目光不敢转开一丝一毫,有些语无伦次地解释,“不是我不听你的,事实上……是我害怕……我怕……就这么离开,你就再也不会理我了!暖暖,我好不容易阻止你嫁给罗昊阳,我不能再经历一次这样的惊心动魄!”他深吸了口气,仿佛在下定某种决心一般,“如果……如果你真的不肯原谅我,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他的话让慕暖一愣,而下一秒,不等她回过神来,已被一个温暖而厚实的怀抱紧紧地拥住……

———————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