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88章:做点什么以示纪念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88章做点什么以示纪念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都围在这里做什么?是不是程氏的薪水太好拿了!”

低吼的声音响彻大堂,听得众人皆是微微一惊,人群中,有人毕恭毕敬地低下头,“董事长!”

程鸿涛穿过人群,来到中间,略显苍老而深沉的眸从慕暖和程亦瑶的身上扫过,冷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程亦瑶一副凄楚的模样,咬着嘴唇一声不吭,慕暖则冷笑了一声,“没什么,只是亦瑶给大家演了一场好戏,我觉得……她可以去竞争奥斯卡奖。”

程鸿涛听得出女儿话中的讥讽,本就不愉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不满地看了慕暖一眼。

杨静将把程亦瑶护在身后,几步上前,“亲家,这件事……”

不等她说完,程鸿涛抬起手,适时地制止了她,转而轻轻一笑,“齐太太,关于孩子们的事,我们还是私下里说比较妥当!”

“这……那好,我们换个地方。”

“呃……只怕今天不行了!我还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就请齐太太先回去,改日……我会带着亦瑶登门拜访!”程鸿涛颇为歉意地笑了笑。

“……”杨静撇了下嘴,最终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好吧,那我就等着亲家了,到时候……我们好好算算这笔账。”边说,她边瞪了一眼慕暖,意有所指。

随着大堂里的人群被疏散,四周陡然寂静下来,程鸿涛再次冷冷地看了慕暖一眼,吩咐身边的秘书,“通知各部门经理,十分钟后会议室集合。”

十分钟后,慕暖和程亦瑶也分别走进会议室,程鸿涛居中而坐,目光从众人的脸上扫过,缓缓开口,“关于投标案泄露及输给萧氏的事,我想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作为项目的负责人,程慕暖总裁,你有什么话要说?”

慕暖从父亲出现的那一刻,她就猜到了他的来意,很显然,他是来责难自己的。

“对不起!”慕暖站起来,深吸了口气,“关于这件事,我非常抱歉,目前一切都在调查中,待查明真相,我一定给大家一个交待!”

“怎么交待呢?”慕暖刚说完,一个部门经理开口问道:“程总是打算赔偿这三千万呢,还是引咎辞职呢?”

这样的发难并不让慕暖意外,此人名叫赵松,司职财务部,以前是程鸿涛十分看重的人,他卸任裁之位后,便力派他辅佐程亦瑶,在这个时候,他跳出来,显然是在替程亦瑶出头。

慕暖冷笑了一声,“赵经理,真相还没查明,你倒是急着让我做出交待!看来……你还真是对公司忠心耿耿啊!”

赵松被慕暖堵得有些尴尬,却仍然面不改色地说道:“作为公司的老员工,程氏的兴衰当然与我们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程总,有句话我不知当说不当说!”

慕暖抬了抬手,“没有什么当不当的,赵经理有话请直说!”

赵松微微点头,“有件事……我想程总一定也知道,只不过因牵涉到自己,而故意隐瞒了下来!”

“……”慕暖皱了皱眉,目光犀利,“赵经理,说话不要含沙射影,你想表达什么,不如直接一点。”

赵松扶了扶眼镜,轻咳一声,“程总不必激动,我也只是道听途说,只是……你的丈夫漠向远先生的确是最大的嫌疑人!”

众人面面相觑,程鸿涛的眼中更是露出惊讶之色,“怎么回事?谁能给我解释一下!”

“董事长……”赵松赶忙趋炎附势地说道:“有人曾看到漠先生和萧氏的大小姐私下有接触,而完整的投标案只有包括程总在内的三人看到过,由此可以推理……”

话未说完,会议室门被人推开,一道凉薄而戏谑的声音传了进来,“由此可以推理,这份投标案就是我漠向远泄露给萧氏的对吗?”

当漠向远高大的身影走进会议室时,所有人都愣住了,慕暖更是意外地看着他,只见他一身笔挺的正装,眉俏微挑,黑眸深邃,薄唇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组合起来,却是令人不寒而栗的冷漠与凌厉。

他直直地走到慕暖的面前,两人四目相对,慕暖试图从他的眼中读到些什么,却是一无所获,他是一个将自己心事隐藏得很深的人,她从来不曾看透过他。

短暂的对视后,漠向远转开目光看向众人,且对程鸿涛微微点了下头,“程董事长,恕向远唐突,这本是你们程氏的内部会议,我来此的确有些不太合适,但此事牵扯到向远,在下也就不能袖手旁观了!”

他眯着眸子扫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赵松,嘴角的笑意缓缓加深,却更加冷厉,“坦白地说,我并不在乎担这个骂名,只是……”他顿了一下,转而伸手揽住慕暖的肩膀,声线温柔了几分,“让暖暖跟着被冤枉,我绝不允许。”

慕暖诧异地看向他,却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听他继续说道:“程董事长,此前在下的确和萧小姐有过接触,但不过是点头之交,顺路帮忙而已,难不成,彼此相识,有过交谈就可以当作泄露方案的证据吗?这显然有些可笑!”

他把目光投向众人,“各位,我想请大家仔细的想一下,泄露这份方案给萧氏究竟对我漠向远有何好处?一来,暖暖是我的妻子,二来,程氏和‘梵奇’休戚与共,程氏受损,‘梵奇’又能沾得什么便宜呢?”

大家面面相觑,纷纷点头,“说得有道理,漠总似乎没有泄露的动机。”

停顿了半晌,漠向远又说道:“再者,即使完整的方案只有三个人看到过,其他人就能够排除嫌疑吗?”

“呃……漠总……”久未发话的程鸿涛终于开腔,“赵经理也只是根据传闻分析猜测,绝没有针对漠总的意思,依你的高见……这件事是什么人所为?”

“这个……向远不能枉下猜测,不过……凡事都会有漏洞,只要想办法……就一定能够查清!”漠向远环视了一圈,最后把目光落在赵松的身上,似乎意有所指。

“查?去哪里查?漠总说得轻巧!”赵松颇有些挑衅地反问。

漠向远微微一笑,“程董事长,请恕向远无理!”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这是我通过特殊渠道取得的一份程氏员工个人资产明细表,其中,赵经理分别在上个月的20号以及前天分别有两笔10万元的款项入账,但很快又在隔天被划了出去。我想请问赵经理,这笔钱……是什么来路?你又用它做了什么?”

“你……”赵松一惊,蹭地站了起来,冲着漠向远便吼,“你这是犯法,你有什么权利查我的资产?”

“赵经理,我只不过是让你解释这两笔资金的来源,并没有说是你泄露了投标案,你在紧张什么?”漠向远不以为意地挑眉笑道。

“我……”赵松慌乱地看了程鸿涛一眼,故作镇定,“那是我向朋友借的。”

“呵……是吗?”漠向远撇撇嘴,“那赵经理借的时候还真是巧合,一笔是萧氏宣布参与t&c投标案的第二天,一笔是萧氏中标的第二天!请问,这又如何解释?”

“这……这关我什么事?难道我借钱还要算日子吗?”赵松反驳道。

漠向远并不理会,转身对程鸿涛说道:“程董事长,我要查一下叶秘书的电脑。”

慕暖一怔,马上阻止,“漠向远,此事与小叶无关!”

漠向远不说话,只是看着程鸿涛,慕暖又赶忙说道:“董事长,我以我的人格保证,绝不会是小叶。”

“程总……”小叶站了起来,“我愿意接受调查,毕竟我有这个嫌疑。”说完便将电脑交给了漠向远。

几分钟后,漠向远将电脑转向众人,“大家请看,这是上周三发出的一份电子邮件,收件人正是萧正豪,附件里的内容也正是程氏完整的投标案。”

“什么?”慕暖惊呼,一脸的难以置信。

众人更是一片哗然,议论声也随之响起。

“不……怎么会这样?”最震惊的莫过于小叶,她茫然地摇着头,“我没有做过,真的不是我!”

“那这封邮件要怎么解释?”程鸿涛冷声质问。

“我……”小叶百口莫辩,“董事长,我不知道邮箱里为什么会有这封邮件,可是……我真的没有做过!”

见大家纷纷投来愤怒的目光,小叶一把抓住慕暖的手,“程总,别人可以怀疑我,但你要相信我啊!我发誓,真的不是我泄露的。”

慕暖也糊涂了,她转望向漠向远,在证据与信任面前,她为难了。

漠向远玩味的一笑,再次开口,“各位,稍安勿躁,虽然在叶秘书的邮箱里发现了证据,但这并不代表是她做的!相反,可以排除叶秘书的嫌疑。因为……没有一个傻瓜,在做了这种事之后还留着证据等别人抓。”

“嗯……有道理……”听了漠向远的话,立刻有人点头表示赞同。

“漠总,既然不是叶秘书,那……又是何人所为呢?”程鸿涛蹙眉问道。

漠向远转头向小叶问道:“叶秘书,请问你最近有修过电脑吗?”

小叶拧眉微思,“是的,一周前我的电脑突然出了毛病,的确送技术部修理过!”

漠向远了然地点点头,“那你还记得……是谁帮你修的吗?”

“记得呀!是吴主管帮我修的!”小叶诚实地回答。

慕暖和漠向远对视了一下,似忽然明白了什么,马上抓起桌上的内线,“安保部,立刻带技术部的吴政主管到会议室。”

吴政很快被带到了会议室,看着眼前的场面,他显得有些局促,眼中闪过的一丝慌乱没有逃过慕暖的眼睛。

她指着桌上的电脑问道:“吴主管,一周前,是你替小叶修了电脑?”

吴政愣了一下,先是摇头,又是点头,面对一众的目光,他紧张地额头冒出冷汗。

“吴政,到底是什么人指使你的?你现在说了,我会让程总网开一面,给你一个机会,可你若是执迷不悟,我保证……今后c市再无你立足之处。”漠向远并不与他兜圈子,抓住软肋,直击其要害。

“你……你在说什么?”吴政吓得面色苍白,语无伦次。

“呵……装傻是吧?”漠向远鄙夷地抽了一下嘴角,“你利用给叶秘书修电脑之际,在她的电脑里植入了远程控制木马病毒,在投标案汇总完毕之后,你便启用了木马,远程操控电脑,将方案以邮件的形式发给了萧正豪。”

“我……我没有……”

“你还想狡辩!”漠向远斜睨了他一眼,“吴政,据我所知,就在前天,你用一枚一克拉的钻戒,向女朋友求婚成功。以你的薪资及家境,这不是你能承担起的,这笔钱……你又是从哪里来的?”

“我……”吴政神情紧张,却死不认账地说道:“就算叶秘书电脑里有远程控制木马,你们又凭什么怀疑到我头上。她的电脑坏了,是主动到技术部找我修的,我怎么可能预谋?”

漠向远笑了笑,“这就是你们自以为的高明之处!首先,赵松借汇报财务报表之便,将破坏电脑程序的病毒传到了叶秘书的电脑里,接着叶秘书电脑出了问题,必然要请技术部的人来修理,这样,你便顺理成章地登场。你们自以为配合得天衣无缝,却棋差一招!”

他玩味地走到吴政的面前,“吴主管,c市这么多家珠宝店,你选哪家不好?偏偏选中了‘梵奇’,这不得不说……是命中注定,注定你逃不过这一劫!”

此时的吴政一脸呆傻,他似想起了什么,懊恼的脸上满是痛苦,下一秒,扑通一声跪在慕暖的面前,“程总,是我糊涂,你饶过我这一回吧!都……都是赵经理指使我的,我经受不住you惑,才犯了这么大的错。”

“吴政,你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指使你了?”赵松隔着桌子大吼,一张脸涨得通红。

“你有!”吴政抬起头看赵松,“当时,我就怕有今天,所以……我把当时的谈话录音录了下来。”说完,他拿出手机,按下扬声器,随即传出二人的对话……

“吴主管,你怕什么?这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拿了钱,你就可以给女朋友买钻戒了!这种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要我们做得巧妙,就不会有事。”

余下的录音被漠向远掐断,他转过身看着赵松,“赵经理,你怎么解释?”

“这……这……”赵松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整张脸灰败颓废,眼神游离着,却不知道要如何解释。

程鸿涛一拍桌子,“赵松,你白白辜负我多年的信任,没想到,我竟养了一只狼!”

“安保部,立刻报警,且马上联系律师,程氏将对原财务部经理赵松以偷卖商业机密,破坏公平竞争罪提起诉讼。”对于背叛者,慕暖从来不会姑息。

将几个安保人员将赵松带离时,他狠狠地瞪了慕暖和漠向远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你们不要高兴的太早,迟早有一天会让你们知道,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

慕暖没有想到,这件事会这么快水落石出,更加没想到的是,帮她查清楚的人居然是漠向远。

会议结束后,会议室里一片静谧,她站在落地窗前,静静地凝视着外面的车水马龙,久久陷入深思沉默不语。

“在想什么?事情解决了,还不开心吗?”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漠向远靠近她说道。

慕暖没有回头,半晌才开口,“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事情不会像表面这么简单!真的只是萧正豪买通了赵松,而得到了我们的投标案吗?”

“不然呢?你觉得是什么?”漠向远问。

慕暖摇头,“我也说不好,只是凭直觉……觉得有些蹊跷!而且让我奇怪的是,今天程亦瑶出奇的乖巧,她居然没有跳出来指责或者反对我!”

漠向远眯了眯眼睛,“你的意思是程亦瑶……”

慕暖转过头,冷笑了一声,“最好不是我想的那样!她不管怎么跟我争,那都是程家内部的事情,可如果联手了萧家,那就彻底变了性质。如果真的是那样,我不会对她手软。”

漠向远垂下眼帘,几不可见地闪过一丝幽邃,很快转移话题,“你打算怎么处理吴政?”

慕暖考虑了一秒钟,“一并交给警察局,对于这样的人,我绝不会纵容。”

漠向远撇了撇嘴,似有异议。

“怎么,你想说什么?”慕暖直接问道。

漠向远手臂交叠摩挲着下巴,“吴政也只是受人利用,你不必赶尽杀绝,给他留一个机会,也算是给自己一个机会。”

“什么意思?”慕暖蹙眉,“你难道让我当什么都没发生,继续留他在程氏工作?”

“当然不是!无论从公从私,你都不能留他!”漠向远想了一下,“让他自己辞职吧!他就是别人手里的一把枪,你又何必把他变成对准你的枪口呢?”

慕暖犹豫了一下,她听懂了漠向远话里的意思,身为程氏总裁,她必然树大招风,多树一个敌人就多了一份障碍,这个道理她不是不明白。

“谢谢你的提醒,我会考虑的!”

漠向远愉悦地牵起一丝浅笑,“很高兴,你愿意考虑我的意见!马上中午了,请问漠太太,能赏光一起用午餐吗?”

慕暖冷眼看他,“漠向远,我很感谢你帮我查清了整件事!不过……这并不代表我会改变离婚的想法。”

“喔……真伤心!”漠向远故意失落地掩住胸口,“难道这就是漠太太感谢的方式?”

慕暖抬起头,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话让她心生不忍,避开他热.辣辣的目光,她淡淡地说道:“这样好了,这餐我请,算是致谢!”

漠向远眼睛一亮,“真的?那地点是不是由我来挑?”

慕暖怪异地打量了他一眼,无奈地点点头,“当然,主随客便。”

********************************

半个小时后,两人已经坐在了漠向远选的餐厅里。

和上次一样,包括餐厅经理在内都对他毕恭毕敬的,很显然,他是这里的长客。只不过,这次他要了包间,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对之前承诺的兑现。

“这里的安哥斯牛肉很不错,来一份好吗?”漠向远拿着菜单,向她征求意见。

慕暖点点头,“可以,你决定就好!”

菜悉数上桌,漠向远将自己切好的牛排与慕暖互换,笑米米说道:“味道很不错,尝尝看。”

慕暖愣了一下,却还是接过,“谢谢!”

“怎么了?板着小脸,还在为昨晚的事情生气?”漠向远一边切牛排,一边轻飘飘地开口。

慕暖腾地涨红了脸,“漠向远,你住口。”

他挑着浓眉,“啧啧啧,恼羞成怒了!漠太太,不就是把你睡了吗?至于这么记仇吗?”

“你……”慕暖羞愤的无法形容,尽管这里没有外人,可是……那个字眼还是听得她尴尬不已,她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好了,我们是夫妻,这种事情顺理成章,而且……也是义务!难道……你想让你的老公婚内禁.欲吗?”漠向远送了一块牛肉进嘴里,一副极享受的表情。

他的话差点让慕暖笑掉大牙,她鄙视地瞪他,“你禁.欲?漠先生,那只怕太阳也要从西边出来吧?”

“呵呵……我们已经是名符其实的夫妻了,那自然就不用禁了。”漠向远厚脸皮地说道。

“……”慕暖难以忍受地别开脸,冷声道:“漠向远,只要你勾勾手,女人可以从这条街排到下条街,你不必在我面前装可怜。我说过,一定要跟你离婚。”

“哦?是吗?”漠向远垂着眼帘,“可我也说过,不会同意离婚!”

“漠向远……”慕暖蹭地站起来,他的毫不在意惹火了她。

可他并不给她开口的机会,直接打断,“不仅是我不会同意离婚,你也会改变主意的。”

慕暖微怔,但很快迭口否定,“不可能!”

漠向远端起杯子,悠然自得地抿了口红洒,这才抬眸说道:“我的暖暖,别把话说得那么绝!否则……难堪的只会是自己。”

慕暖不解,“你什么意思?”

漠向远加深嘴角的笑意,“宝贝,你该不会以为……今天的事情,你父亲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吧?别忘了,他可是不放过任何机会想把你赶下总裁之位的。”

“你想说什么?”慕暖追问。

漠向远晃动着手中的酒杯,好一会儿才又说道:“投标案泄露的罪魁祸首是抓到了,可细追究起来,你也有用人失察,兼管不力的间接责任,你觉得……程鸿涛会放过这个机会?不说别的,单单那三千万……你也不好交待。”

慕暖皱眉,漠向远的分析她又何尝不知道呢?只是,除了应对她别无他法,不管怎样,她都不会把让程亦瑶占了这个便宜。

“就算这样,那也是我的问题,又与你何干?与我们的婚姻何干?”慕暖反问。

“一来,我们捆绑在一起,至少在程鸿涛眼里会提高你的身价;二来,在他看来,这桩婚姻稳赚不赔的,所以,尽管你不能让他满意,他还是顺水推舟让你做了总裁;这第三嘛,我手里有一个项目,可以让你把损失的三千万赚回来,而且……远远不止。”

慕暖眨了眨眼睛,“什么项目?”

漠向远得意地勾勾唇,“你只需要将现有的投标案重新设计,便能拿到比t&c更大的合作案,如此以来,你不仅可以挽回败局,而且……还可以交上一份执任总裁之后最为华丽的答卷。”

慕暖听得有些兴奋,却还是无法置信地问道:“什么公司会有这样的大笔手?”

“c&s……”漠向远一瞬不瞬地与慕暖对视,“作为欧洲两大珠宝奢侈品牌,c&s比t&c更注重细节,更追求个性,在我看来……倒是更适合你的风格!”

慕暖微微吸气,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激动,却依然故作平静,“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帮我?这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不留给梵奇?”

“呵……很简单!”漠向远微曲着十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梵奇在珠宝界是新生军,就算有雄厚的资金做保证,但毕竟缺乏底蕴,想和c&s那样的大公司合作,知名度是很重要的!至于为什么要帮你,这个问题还需要我回答吗?”

他灼.热的注视让慕暖耳根一红,她不是听不懂,而是不想懂。面对漠向远开出的条件,无疑是充满you惑的,可是……慕暖觉得很茫然,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接受,冥冥之中,她觉得自己很怕这个男人,尤其是他眸中带笑,盈满温柔时。她真怕这一点头,从此便万劫不复。

就在她不知所措之时,一股湿re的气息喷洒在她的后颈,引得她一阵酥麻,随即如蛊惑般的声音在耳衅响起,“耳朵都红了,害羞了?”

慕暖全身紧绷,她刚想动,一双大手自身后绕上前,将她连人带椅子一起抱住,磁性的声音带着暧昧传入耳膜,“你是我的小豹子,不帮你……帮谁?”

想像了无数种可能的回答,却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慕暖控制不住地颤抖了一下,一回头,两人的脸近在咫尺,几乎鼻尖相抵,稍稍再向前一点,两人的唇便能触上。

她的脸刷地红了,如此近的距离,如此的气息交融,他深如幽井似的眸子凝睇在她的脸上,眼中满是温柔,他的唇角带笑,薄唇好看的弧度软化了他棱角的凌厉,她第一次发现,他笑起来,是那样的好看,那样的温暖。

只是,这样的相对让她害怕,他的眼睛好似可以看透一切,只怕他能够轻易洞悉她的心。

她有些仓促地移开目光,急于躲避,却来不急逃离已被他捏住了下颔,“你在躲什么?不敢看我的眼睛吗?”

慕暖被迫地抬起头,强装镇定,“我有什么不敢的?”

她黑葡萄般的翦瞳泛着盈盈的水波,清澈而干净,微微眨动的羽睫透露着她此时的紧张,花瓣似的红唇微微张着,看得漠向远心旌荡漾,大手不由自地捧起她的脸,俊容一点点向她靠近。

慕暖越发的呼吸急促,大脑更是一片空白,此时,她明明应该推开他的,却不知怎么,手上一点力气也没有,竟下意识地搭在他的胸口,倒像是一种暗示与邀请。

眼见他的唇就要落下的前一秒,慕暖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只是……他的唇没有落下,却传来了敲门声……

慕暖一惊,忙推开漠向远,他皱了下眉,显然有些不满,却还是站起来,走回自己的座位,沉沉地应了一声,“进来。”

推开门,是餐厅经理小心翼翼的笑脸,“漠总,我让厨房炖了银耳雪蛤,想请漠太太品尝一下!”

“噢……有劳了!”漠向远点点头。

餐厅经理示意服务生将汤端到慕暖面前,“漠太太,这款银耳雪蛤滋阴补肾,润肺去燥,非常的适合女性,您尝尝看!”

他那一连串的介绍听得慕暖有些尴尬,她干咳了一声,垂下眼帘,却能感觉到对面投来的热.辣辣的目光,只让她如芒在身。

好容易把经理应付了出去,慕暖却怎么都不好意思抬起头,只能被动地拿着汤匙,对付着眼前的银耳雪蛤汤。

一连喝了几口,对面传来低低的笑声,“漠太太,就算是滋阴补肾,你也不用这么吃吧?喜欢的话……我把这个厨子弄回别墅,天天煲给你喝!”

“漠向远,你故意的?”慕暖气极,把汤匙扔到碗里,站起来,转身就往门口走,却被紧跟而上的漠向远拉住,“哎……怎么就恼了?开个玩笑嘛,再说,这怎么是我故意的呢?我又没有让经理送这个汤!”

“不是你?不是你就奇了怪了!”慕暖拍掉他的手,“我没功夫跟你在这里贫,我还有事!”

漠向远长臂一伸,推在门上,坏坏地勾着嘴角,“宝贝,你还没有回答我,成交与否?”

“什么?”慕暖不解。

漠向远挑着眉,“我给你和c&s的合作机会,条件是……不许离婚!”

“你这是在威胁我?”慕暖厌恶地睨睥着他。

他立刻摇头否认,“no,no,不是威胁,是you惑!”他凑近她,一张脸俊美的蛊惑人心,低回如金属般的声音犹如罂粟,“怎么样,考虑清楚了吗?”

她必须承认,漠向远开出的条件让她无从拒绝,只是,尊严不允许她立刻点头答应,退后一步,满眼戒备地说道:“我需要时间考虑,不可能马上答应。”

漠向远好脾气地点点头,“没问题!只是……我的时间有限,十分钟之内,不然……我就当你自动放弃!”

“你……”慕暖咬牙,“漠向远,你太不讲理了!”

他扳过她的小脸,迫使她抬头看向自己,“我的暖暖,你以为……我真的需要这个交易吗?只要我不想离婚,就会有一万种方法阻止你,只不过……我现在心情好,可是我不保证,我一直会有这样的好心情,所以……你还是认真地想一想!”

“漠向远,你……”慕暖刚想发火,漠向远抬起手腕,指了指手表,“漠太太,你还有八分钟……噢不……是七分钟……”

“漠向远……”慕暖急得跺脚,这厮分明就是逼她就范,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漠太太,还有五分钟……最后一分钟……”漠向远撇着嘴,“看来……你是要……”

“我答应……”几乎是在最后一秒,慕暖脱口而出,她的手下意识攥紧,这一刻,有一种无法言明的苦楚在心里蔓延开来,这种感觉甚至比答应嫁给他的时候更显强烈。

得到满意的答案,漠向远得意地勾起一抹灿烂的笑,俊容忽地靠近,声音暧昧温柔,“嗯,这才乖!”

他伸出胳膊,将她整个人包.围在门板上,高大的身躯贴向她,让她逃无可逃,随着他气息的靠近,薄唇触碰着她的鼻尖,下一秒就会吻上她的唇。

慕暖微微蹙眉,别开脸向一边躲去,漠向远却先她一步勾起她的下颔,声音充满魅惑,“我们合好如初,怎么也要做点什么,以示纪念。”

“……”不等慕暖开口,他的唇便覆了上来,迎着她微启的唇.瓣,描摩般地轻.吮着,舌尖肆.意挑动,沿着她的唇线油走,轻易便攻破牙关,追逐着她的香.舌,挑.逗嬉戏,缠.绵深.吻。

慕暖被他整个人禁锢着,毫无抗挣之力,她被动地承接着他的吻,瞪着点漆似的大眼睛,整个人处于懵懂的状态。

“乖,闭上眼睛。”他忽地停下动作,低柔命令。

而慕暖好似受了蛊惑一般,随着越发加速的心跳,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任由他夺取她的呼吸,那种感觉仿佛直达心底,抽空灵魂。

他吻得热烈而不失温柔,直到慕暖窒息的前一刻,他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低头抵着她的额头,微微喘息间,两人呼吸交.缠,静谧的房间里,只听得到彼此清晰的心跳。

****************************

直到离开餐厅,慕暖的气息还有些不稳,脸更是红红的,好似含苞待放的花,娇艳可爱。

漠向远的眼睛由始至终都停留在她的脸上,看得慕暖恨不得钻进地缝里,直到坐进车里,她终于忍不住地斥道:“有什么好看的?我的脸又没长花!”

“呵呵,比花好看!”他笑得很是得意。

“你……”慕暖作势去推车门,“我还是自己打车好了,我们不顺路。”

“啪……”中控锁落下,漠向远的身体忽地倾向她,“只要你说……去哪里都顺路!”

慕暖本能地向后躲,防备地看着他,“漠向远,你是有什么阴谋,还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怎么说?”他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慕暖冷声道:“不是一般的反常。”

“哈哈,我的小豹子,难道你喜欢被虐?对你温柔一点不好吗?”漠向远戏谑道。

“……”慕暖再度烧红了脸,故意错开话题,“你开不开车?不开就开门。”

漠向远挑了挑眉,立即发动引擎,车子很快并入车流。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一家健身中心的门口,他侧头看着她,黑眸闪过一丝促狭,“漠太太,我这个司机还合格吗?”

慕暖转头看着外面,不禁讶然,“你……你怎么知道?”

漠向远浅笑,“每个周末你都来这里练瑜珈不是吗?怎么样,我不仅司机做得合格,老公做得也不错吧?”

慕暖不满地翻了个白眼,嘀咕道:“什么老公啊!”

“嗯?”他一把扣住她欲解安全带的手,整个压向她,邪魅地说道:“不是吗?难道你想反悔?”

“……”在慕暖的错愕中,他扳过她的小脸,唇片凑近,贴着她的脸颊缓缓蹭着,带着灼.热温度的男性气息,让她呼吸一窒,全身不禁轻颤。

“碰碰……”轻轻敲击车窗的声音让二人均是一愣,同时抬起头看向车外……

一张妆容精致的娇美容颜,带着恬静温婉的笑,正摆着手与他们打招呼。

漠向远握着慕暖的手微微一滞,下一秒,便按下了车窗……

“漠总,慕暖,这么巧啊?”

“萧小姐?”慕暖淡淡回应。

“咦?叫我新柔啊,怎么又忘了呢?”萧新柔有些娇嗔地一笑,“慕暖,你是来健身的吗?”

慕暖顿了一下点点头。

“太好了!我们可以一起了!”萧新柔显得很开心,一双美目闪着莹亮的光彩。

推开门,慕暖下了车,萧新柔一把挽上她的胳膊,转身离去的时候,她若有所思地回了下头,却只有短短的一刹那,接着便一起走进了健身中心。

身后,漠向远渐渐收敛笑容,取尔代之的是一抹凌厉与冷漠,他拿出电话,按下号码,接通的瞬间,薄唇吐出冷冷的声音,“程二小姐,见个面吧!”

——————————————

……本章完结,下一章“藏在泳衣下的秘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