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92章:吃不到老的看小的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92章吃不到老的看小的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同一时间,程宅。

程亦瑶还在熟睡中,被推门进来的陈雅芙叫醒,“亦瑶……亦瑶,快点起来啦!”

“唔……妈,你做什么,一大早的扰人清梦!”程亦瑶翻了个身,不满地咕哝。

“这太阳都照屁股了,还清梦呢,快起来!”陈雅芙催促着。

程亦瑶极痛苦地眯着眼睛,“人家凌晨才回来,刚睡下一会儿!”

“你啊,就知道泡吧、Happy,一点长进都没有!你爸爸今天要带你去齐家,十有**与婚事有关,你还不起来好好打扮一下!”陈雅芙催促道。

“哎呀,我以为什么事呢?”程亦瑶慵懒地打了个哈欠,“我不去齐家,更不会跟齐俊贤结婚!”

“什么?”陈雅芙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你疯了?你费尽心机从程慕暖手里抢来齐俊贤,不就是为了嫁给他,得到齐家这个大靠山吗?怎么现在……”

“妈……齐家算什么?再说……靠了齐俊贤又怎样,我还不是丢了总裁的位置!”程亦瑶不甘心地咬牙道:“这就叫强中自有强中手,跟别人比起来,齐俊贤就是个废物!”

“别人?哪个别人啊?”陈雅芙不解地问。

程亦瑶的眼波微漾,闪过一丝妩媚,“别管什么人,却终究有那么一个人!”

陈雅芙一脸疑问,“亦瑶,你的意思是……”

“妈,您就别问了!总之……齐俊贤不是我的菜,我需要的……是一副更强大的肩膀,打败程慕暖,夺回程氏,我要让那对母女一无所有!”

“亦瑶,你……不是在说笑吧?”陈雅芙担忧地看着她。

“当然不是!妈,您就瞧着吧!总有一天,我会把她们赶出去!”程亦瑶咬着牙,憧憬着那一天,她的双眼放出一比狠光。

陈雅芙面露喜色,“那可好极了!”可忽然又似想到了什么,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可是……你肚子里的孩子……”

程亦瑶愣了一下,噗嗤笑了出来,她掀开被子下了床,并没有理会母亲,直接走进了浴室。

陈雅芙一脸怔愣,发呆了几秒钟,赶忙追了上去……

************************

尽管程亦瑶很不情愿,却还是乖乖地跟着程鸿涛来到了齐家。

见了程亦瑶,杨静异常热情,“哎呀,亦瑶,身体好些了没有啊?我让人煲了汤,你喝一点啊!”

“不用了,伯母,我没事!才吃过早饭,就不喝汤了!”程亦瑶连连摆手,她泡吧泡到大半夜,没睡几个小时就被吵起来了,现在整个人都打着蔫,一点食欲都没有,更别说喝那些油腻腻的汤。

程亦瑶的称呼让杨静明显一楞,但并没有表露出来,仍然笑道:“这样啊,那……就中午喝吧!中午留在这里吃饭啊!”

长辈们寒暄了一会儿,这才把话题转到婚事上。

“程董,我们什么时候做亲家啊?”作为男主的家长,程烨伟率先把话题引了过去。

“是啊,是啊!我们都盼着亦瑶早点嫁过来。”杨静附合。

“爸,妈……”一边沉默了良久的齐俊贤蹭地站起来,一脸的坚定,“我说过的,不会娶她!我们……不合适。”

“……”齐烨伟愣了一下,不等开口,却被杨静抢了先,“俊贤,你说什么,我可是一直盼着亦瑶进门的,你怎么能这么不负责?”

“妈,我答应娶她才是不负责任!我们之间没有感情,跟着我,她不会幸福。”齐俊贤冷着脸说道。

“你……”杨静尴尬地回头看了眼程家父女,赔笑道:“亦瑶啊,俊贤的话你不要放在心里,伯母一直很喜欢你,你放心,这门婚事包在我身上,俊贤他只是一时糊涂。你们……”

“伯母!”程亦瑶看了齐俊贤一眼轻轻开口,“谢谢您对我的厚爱,一直以来,我也能做您的儿媳妇,可现在……怕是不成了!”

“啊……”杨静再次一愣,“这……为什么?亦瑶啊,你听伯母说……”

“伯母……”程亦瑶打断她,目光却刻意地看向齐俊贤,“俊贤哥他……心里没有我,尽管我非常非常爱他!可是……怎奈他心里装的只有姐姐!不管我怎么努力,他都不可能爱我,而我……也真的没有勇气嫁给一个不爱我的人。”

杨静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即使心里明白,儿子喜欢的人是程慕暖,但是……因为亦瑶的主动,以及两家因商联姻的必然性,总有一天,俊贤会屈服,可怎么都没想到,现在居然连程亦瑶也变卦了!

“这……可是……”

比起杨静,齐俊贤倒是更意外程亦瑶的决定,他定定地看着程亦瑶,她的眼中带着一丝忧怨,有些楚楚可怜,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那天在医院里,当他知道她其实根本没有怀孕,而只是以这个谎言逼其和慕暖分手时,他愤怒与懊恼的无法形容,当即便提出分手;而她却显得非常害怕和慌张,并一而再地求自己不要离开她。可如今,前后才隔了几日,她的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让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如此以来,他倒也落得轻松,省得担心父母会逼他。

欢喜的场面顿时变得尴尬无比,既然两人都排斥,几个长辈也不好强迫,只能匆匆地就此作罢。

程鸿涛带着程亦瑶一离开,杨静就叫了起来,“俊贤,你是不是疯了?直到现在还想着那个程慕暖,她已经嫁给别人了,就算你想着她又有什么用?再说了,她对你若是真心,又岂会那么快地嫁了人?你啊,你给我清醒一点吧!”

“妈,您别说了!”齐俊贤焦躁地拨了下头发,“总之现在我和程亦瑶不可能了,您也别再打如意算盘了!”

“什么?我打如意算盘?”杨静尖叫了一声,“你脑子坏掉了?你难道不知道……我们齐家现在的状况吗?外表看着光鲜亮丽,其实就是外大内空,这些年,你们父子俩赚到钱了吗?”

“好了,你说这些有什么用?”一直沉默的齐烨伟开了口,语气有低低的不悦。

“那什么有用?我千方百计地让程亦瑶嫁给俊贤,还不是为了齐氏,为了这个家吗?不然看着你们把这个家败光吗?”杨静又委屈又恼火。

只是,她这么一发牢.骚,齐烨伟也听不下去了,“你还好意思说?当初,若不是你一直作梗于俊贤和慕暖的事,他们现在恐怕早就结婚了!你整天在俊贤面前唠叨,这才让他活了心思,又搭上了程亦瑶,以至于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就是不同意,怎么了?那个小妖精,我看着她就不爽!”杨静毫不掩饰地说道。

“哼,你分明就是带着偏见!慕暖哪里不好?她漂亮、大方、懂事、能干!我看……比那个不靠谱的程亦瑶不知道要多少倍!”齐烨伟也是一肚子火,公司的现状,儿子的婚事,一宗跟着一宗,没有一件是值得高兴的事,他又岂能心平气和。

只是,他对慕暖的维护立即招来杨静的鄙薄,“哈,你的溢美之词还真是不少,只怕……你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齐烨伟皱起眉头,“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杨静汤辣地瞪着他,“齐烨伟,别以为我不知道,三十年了,你对那个狐狸精一直念念不忘!只可惜……流水有意,落花无情,就算你再怎么忘不了她,她永远都不可能爱你!”

齐烨伟脸一沉,“杨静,你住口,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我胡说八道?”杨静提高嗓门,“你偏袒那个小妖精,还不是因为她那张脸?得不到老的,每天看着小的,也可以一解你的相思之苦啊!”

“啪……”伴着落下的话音,一个又重又狠的巴掌狠狠扇向杨静的脸,男人的大掌沉重有力,杨静肤色较白的脸上立刻现出一个掌印,接着便肿了起来。

她难以置信地捂住脸,惊愕地抬起头,“齐烨伟,你打我!”

齐烨伟浑身颤抖,一双愤怒染火的眸子死死地瞪着他,恨不下一秒就将她掐死,“你这个混账东西,哪里还有一点做长辈的模样!再敢胡说八道,看我不打烂你的嘴!”

“齐烨伟,你这个混蛋,我嫁给你,不仅给你生了儿子,你还凭借着我们杨家建立了齐氏,现如今,你居然忘恩负义!”杨静痛哭流涕地控诉。

“够了,你少给我提当年!”齐烨伟不屑地看她一眼,“你别忘了……当年你是怎么嫁给我的?我有强迫你吗?”

“你……”杨静吸了口冷气,委屈又难堪地看着他,半晌后,她突然笑出声,“哈哈哈……报应,真是报应啊!我费尽心思把你抢到手,不仅什么都没有得到,反而……落得这般下场,活该,真是活该啊!”

齐烨伟的脸色更加难看,他厌恶地看了杨静一眼,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出去。

“爸……爸……”愣在一旁齐俊贤想要追上阻止,可身后哭泣的母亲却拉住了他的脚步。之前父母亲的争吵,他句句听得清楚,可却让他格外的糊涂,他缓缓走上前,轻声安慰,“妈,您别哭了!爸最近也是因为公司的事而心情不好,很快就会过去的。”

“俊贤……”得到儿子的安慰,杨静哭得越发伤心,“你爸爸他……心里根本就没有我们!”

母亲的话越发让他不解,随小心翼翼地问道:“妈,你和爸……刚刚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杨静一愣,忽地止住哭声,紧张地看了儿子一眼,慌忙摇头否认,“没有!什么意思也是没有!只不过是吵架,口不择言罢了,你不要瞎猜。”说完,推开他,快步向楼上走去。

“妈……妈……”齐俊贤呆怔地望着她,一时之间心里的疑团又多了几分。

*****************************

自从母亲和哥哥去了瑞士之后,慕暖变得越发忙碌。

每年秋季,程氏都要推出新的珠宝饰品,同时请代言人拍摄最新一季的代言广告。

前期的策划、代言人选以及拍摄时间都安排妥当,没想到,就在拍摄的当天出了问题。

慕暖开完全,从会议室一走出来,秘书小叶就急切地走上前,“程总,外景地那边……出问题了!”

“怎么回事?”慕暖挑了下眉,却面色无波。

小叶摇摇头,“具体情况我不是很清楚,策划部的人说,请您无论如何到现场去一趟。”

“好了,那还说什么,走吧!”

半小时后,慕暖和小叶来到了拍摄广告的取景地。

走进影棚,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安静地坐着,机器也不没有打开,完全不像是工作的样子。

“怎么回事?一小时八十万的场地费,难道不需要付钱吗?你们都坐在这里做什么?负责是谁?”慕暖微怒,开口的语气有些不善。

“程总……”广告部的负责人垂头丧气地走上前,“不是我们不想干,而是……模特还没有到位!”

“什么?”慕暖眯了下眼睛,“为什么?”

“呃……这个……”负责人犹豫着,正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时,身后有人喊道:“模特来了!”

众人纷纷转过头,只见在一大群人的拥簇下,一脸浓妆的柳雨馨扭着水蛇腰走进了影棚。

几乎是第一时间,慕暖的脸就冷了下来,“孙部长,这是怎么回事?”

“呃……”姓孙的负责人面露难色,悄悄地对柳雨馨说道:“柳小姐,怎么是你啊?”

“怎么了?不能是我吗?”柳雨馨高傲地抬起头,“这可是于总的意思,是他……让我来替陶陶的。”

慕暖倏地冷脸转向她,“谁是于总?你又有什么资格替代陶陶?和我们程氏签约的是她,来拍广告的也理所应当是她!”她顿了一下,美目微凌,嘲讽地笑道:“柳小姐……算哪根葱?”

“你……”当着众人的面被羞辱,柳雨馨觉得丢了面子,脸红一阵白一阵地瞪着慕暖,咬牙切齿。

慕暖却根本不理会她,直接对下属说道:“马上联络影业公司的负责人,除了陶陶,谁也不行!当我们程氏是什么?不入流的货色也能拿来糊弄吗?”

“程总此言差矣!”慕暖刚说完,一道声音从影棚外传来,紧接着,一道颀长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直直地走到她的面前……

来人皮肤稍黑,五官立体而英武,一身剪裁精良的西装包裹着其犹如模特般的身材,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嘴角衔着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薄薄的烟雾,青烟缭绕间,难掩闲适与不羁。

慕暖并没有说话,而是直直地与他对视,他亦是定定地看着慕暖,嘴角挑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半晌才开口,“程总,柳小姐可是新晋影后,无论是身价还是知名度都高于陶陶,怎么到了您这里,就成了不入流的货色呢?”

慕暖微微眯眸,脑海里飞快流转,却不曾记得认识眼前的男人,好一会儿才开口,“这位先生,不知你是……”

男人恍然一悟,随即加深嘴角的笑意,从西装口袋里拿出名片递了上去,“于季辰,在下不才经营着星辰影业。”4455

慕暖接过名片,目光微微一扫,这才点点头,“失敬,原来是于总!”

于季辰亦点了点头,绅士地回礼。

慕暖将名片递给旁边的小叶,转而说道:“于总来的正好,就算您不来,我也要联络您!”

“哦?看来程总找我有事!”于季辰笑的了然。

“于总是C市娱乐业的老大,手下的明星成百上千,每年的各种广告及代言自然少不了,因此……这一行的规矩应该很清楚,我们既然签了陶陶,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贵公司无权单方面替换模特。不管这位柳小姐是什么来路,又获了什么奖,只要她的气质形象不符合我们的要求,在我眼里就是不入流的!我程慕暖一向说一,比较直接,若有得罪之处,还请于老板包涵。”

于季辰挑了挑眉,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笑意,“程总说的没错,可合约上有一条你似乎忘记了!”他微顿了一下说道:“那就是……如果签约明星生病,或者其他不可抗力,影业公司有权向贵司推荐适合的人选。”

慕暖皱了下眉,“这么说……陶陶小姐生病了?”

于季辰不语,缓缓点了下头。

慕暖与他对视了片刻,忽地绽开浅笑,“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等陶陶小姐康复!也请于总告知一下陶陶小姐的住址,我想去探望一下。”

于季辰轻笑一声,眸子一转,“不劳程总大驾了!而且……陶陶目前正在国外休养,只怕是……探望不到了!而且……陶陶一时半会儿不会回国,我觉得……程总还是听取我的建议,让柳小姐接下这个广告吧!”

“不行!”慕暖毫不犹豫地拒绝,“就算是换人,也绝不能是她!”

“哦?”于季辰眯起双眸,开口的语气直接而挑衅——

———————————————

……本章完结,下一章“莫名其妙的算计”↓↓↓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