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94章:真是一个尤物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94章真是一个尤物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半个月后,一则华丽大气的广告登上了时代广场巨型大屏幕。

唯美的画面中,女模特身着浅香槟色的拖尾长裙,一袭乌黑微卷的秀发轻轻舞动,颈间、耳珠和手腕上,钻石剔透闪耀,衬托着其优雅清冷的气质,尽显华美与高贵。

“咻……”一个响亮而带着邪肆的口哨声在漠向远耳边响起,“真是一个尤物。兄弟,艳福不浅啊!”

“于季辰,你特么给我闭嘴!”咬牙切齿的声音从漠向远的薄唇挤出。

“啧啧,一向修养良好的漠总这是怎么了?怕是看到自己老婆被满城的男人欣赏,心里不舒服了吧?”于季辰扯着嘴角戏谑。

漠向远夹着香烟,胳膊随意搭在车门上,眯着眼睛深吸了一口,烟头明灭间,一股缭绕的青烟朦胧了他的视线,大屏慕上,慕暖的轮廓变得模糊,却也更加的妩媚动人。

他的脸色越发的深沉,浓眉紧蹙,下颔的棱角越发的凌厉,半晌才冷冷地开口,“于季辰,新影片的投资不想要了是不是?”

于季辰一愣,连忙伸手告饶,“好,好,我错了,我不说了还不成吗?不过……兄弟,我是真的看不懂了,你这……究竟是唱的哪一出啊?”

漠向远不满地看了他一眼,“什么哪一出?”

“呵呵……当然是这则广告了!”于季辰不解地看着他,“你为什么让我把陶陶签给了程氏又签给萧氏呢?你明知道,程慕暖绝不会用柳雨馨,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漠向远不语,似乎并不打算回答他,可于季辰却像个好奇宝宝,继续八卦,“你到底是想气她,还是想试探她?”

漠向远不屑地笑了一声,“于季辰,你的智商真该去学校回炉。”

“靠,兄弟,不待这么羞辱人的!不是我于季辰智商低,而是……你实在太损,太腹黑了!肚子里的肠子绕了一百八十个弯,谁能猜得透!”

漠向远好笑地白他一眼,“那就别知道,省得好奇害死猫!”说着,故意拍了拍他的肩膀。

于季辰一把推开他的手,“切,不告诉算了,小爷又不是那些女人,迷恋你的色相,求着你恩宠……”突然,他声音一滞,目光转向漠向远,“喔……我知道了,你是想让程慕暖求你,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这才是你的目的!”

漠向远眯眼斜睨着他,浅勾的笑意似乎在赞赏他的孺子可教。

他的表情让于季辰有了答案,他猛地一拍大腿,“靠,就是这个原因!不过兄弟,你也太狠了吧?为了这么点事,居然让我冒着双倍索赔的风险,万一……”

“事实上……有万一吗?”漠向远打断他,“你不仅拿到电影投资,就连陶陶的签约价,萧氏也比程氏出的高!里里外外,你是最大的赢家,还喊什么屈?”

于季辰理亏的撇撇嘴,但语气一转又说道:“话是这么说,可是……我也出力不讨好啊?虽然眼下是赚了,可也失去了程氏这块大蛋糕。有一件事是铁定,程慕暖再也不会找星辰合作了!”

“呵……嫌出力不讨好,那你也可以不做啊,不过电影投资……”

“喂喂……我们能不提电影投资吗?太伤感情有没有?”于季辰立马阻止他的话。

漠向远挑挑眉,“你也知道伤感情吗?那一个亿的电影投资是谁跟我要的?”

“……”于季辰一脸黑线,“喂……漠向远,怎么又转回来了?你故意的是吧?”

看到于季辰气急败坏的样子,漠向远终于破功,低低地笑出声,于季辰这才发现被耍了,苦瓜着脸说道:“兄弟,你对你老婆腹黑也就算了,不必把这招用在兄弟身上吧?我怎么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漠向远刚刚有了一丝笑意的脸上再度冷若冰霜,抬起头,广告里,正放着慕暖的特写,她敛着眸子,上翘的嘴角勾着优雅而温婉的笑,下一秒,羽睫微掀,眉目间的波光盈盈流转,仿佛带着勾魂摄魄的魔力,他只觉得心脏一缩,竟莫名的烦躁起来……

“好了,我还有事!你下车吧!”漠向远有些不耐烦的催促着于季辰。

“怎么了?怎么翻脸了?”于季辰打量着他,随着他的目光投向大屏幕,他不禁皱了下眉头,“向远,你该不会真对程慕暖……”

“于季辰……”漠向远低吼了一声,“你到底下不下车?”

“我下……我下行了吧!”于季辰赶紧推开车门,脚刚触到地面似又想起什么,转身定定地看着他,这一次,漠向远没有再催他,半晌后,他缓缓说道:“向远,无论你做什么,作为兄弟,我无话好说,而且……只要是我能力范围内的,我义不容辞!只是……我希望你不要忘了,cathy还在等你!”

漠向远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目光倏然变深,他转过头,蹙眉与于季辰对视,后者则一瞬不瞬地看着他,脸上一片坦然。

“向远,也许你觉得……我并没有立场说这番话。不过……作为好兄弟,我有必要提醒你,希望你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不要有一天,为自己的曾经而感到后悔!我更不希望……未来的某一天,你会左右为难。”

漠向远嘴角一抽,眼闪过一丝危险与冷洌,斩钉截铁地说道;“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向远,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绝对的,尤其是人心!”说完,于季辰下车,随手关上车门。

漠向远愣在当场,不远处,于季辰已坐上了出租车扬长而去,而他的耳边似乎还萦绕着他的话,久久没有散开。

指尖一阵刺痛,被燃尽的烟头烫了一下,漠向远这才回过神。

扔掉烟头,他再度凝视着大屏幕,掌心收紧的瞬间,眉宇间亦染上一丝狠厉。

********************************

漠向远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他停下车子,熄了火,却并没有直接下车。

抬起头看向二楼,透过窗帘,隐隐有淡淡的灯光映射出来,他推门下车,背倚着车门,随手点开一支烟,用力吸了一口,空气中随即弥漫着淡淡的烟草味道。

他平时很少吸烟,可今天却一连吸了几根停不下来,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那个窗口,猩红的烟头将他刚毅的五官映得忽明忽暗,他浓眉紧锁,黑眸半眯,仿佛在思索着什么,直到烟头燃尽,他才用力抛到地上,并狠狠地踩了一脚,熄灭最后一点火光,抬脚向楼上走去。

厚实的地毯将脚下的声音尽数吸光,他站在慕暖的卧室门口,犹豫了一下,掏出钥匙插.入锁孔,他甚至没有直接去开门,因为他知道她的习惯,趁他没回来的时候,她通常都会锁上房门,就算她已经是他的人了,可在心里,却仍然对他有着一丝芥蒂,这也是让他觉得最为挫败的地方。

推门走进去,她的房间里亮着一盏小夜灯,她纤细的身躯蜷在被子里,被子微微隆起,因为床过于宽大的原因,将她衬得格外娇小,竟有一种不盈一握的错觉。

漠向远站在床前,静静地凝视着她,她似乎是睡熟了,晕黄的灯光下,她的皮肤好似上好的白瓷,细致而干净,她的睫毛浓密而卷翘,随着她的呼吸,微微扇动着,唇瓣因放松的关系而微张着,睡相轻松而平静。

睡梦中的她,不再充满戒备,也许是因为锁了门的关系,她格外的放心,如若不然,只怕即使睡着都是全身紧绷的。

不知道是不是做了梦,她轻轻地咕哝了一句,随即翻了个身,一咎头发滑落下来,随着她的呼吸,发丝撩动着她的脸颊,她孩子般的蹙起来了眉头。

她的模样莫名地愉悦了漠向远,他微勾起嘴角,露出一丝浅笑,轻轻地坐到床边,随即伸出手……

就在大手触到发丝的前一秒,脑海里闪过一张明艳的笑脸,接着又转为忧怨,电光火石的一刹那,他似触电一般倏地停住,大手堪堪僵在半空中,犹豫且挣扎……

而此时,慕暖伸出手去拂微痒的脸,却不经意触碰到他的手,他微微一颤,顺势握住,而她也没有挣扎。

掌心相贴,感受着彼此的温度,大手微微收拢,她的小手柔软无骨,置于他的掌心温润而滑腻,竟让他有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如此近距离地看着她,毫不设防的慕暖好似一块巨大的磁石,吸引着他向她靠近,由她身上散发出的幽香又好似一种盅惑,让他难以自抑地缓缓低下头……

她的唇瓣近在咫尺,犹如盛开的花瓣在向他发出邀请,他只觉全身的细胞都叫嚣起来,却在贴上她唇瓣的前一秒,她忽地睁开了眼睛……

……本章完结,下一章“暖暖,给我一个机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