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目录] > 第95章:暖暖,给我一个机会

《复仇之总裁太绝情》

第95章暖暖,给我一个机会

夏冰抹娃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四目相对,两人均是一震,近在咫尺的距离,彼此呼吸教缠,都有些微微的急促。

漠向远没有料到慕暖会睁开眼睛,他一时僵立在那里,不知该做什么。

慕暖被他火.辣辣的视线凝注着,四周静谧无声,她可以清晰地听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随着他呼吸而越发的急促。

灯光下,男人的五官俊逸非凡,慕暖从不否认,他长得很帅,是那种棱角有致,刚毅硬朗的帅,由内到外都透着一种高贵与霸气,仿佛高高在上的雄鹰,睨睥间,可以轻易掌控一切。

慕暖觉得,自己的心跳也凌乱起来,她全身紧绷,一动也不敢动,莫名间,她预知到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片刻的对视后,她紧张地闭上眼睛,胸口随气息急速的起伏着。

漠向远一动不动地俯视着,他看得出来,她异常的紧张,长睫微抖,呼吸紊乱,双手死死地攥着身下的床单,鼻尖渗着细密的汗珠。也许是她无从逃避,也许是气氛有些不同,这一次,她没有像从前那样排斥她,而是被动的承受。

她的五官在灯光下格外的美丽,眼前这张脸与大屏幕上的那张脸在脑海中重叠,广告中的她,高贵典雅,眼前的她清新幽淡,无论哪个角度,她的美丽都是令人难以抗拒的。

两人靠得越来越近,她身上的阵阵幽.香盈满他的呼吸,大手抚上她白玉般的小脸,略带薄茧的指腹轻轻地摩.挲着,从眉毛到鼻尖再到柔软的唇.瓣,肤.触间那柔.软细腻的感觉,让他爱不释手。

他轻轻地低下头,薄唇缓缓触上她的唇,蜻蜓点水般的接触,两人均是一颤。他从来不曾这样温柔过,而她也从来不曾这样乖巧地配合,轻.触浅.尝后,他微微抬起头,再度看着她,而她依然闭着眼睛。他的手轻轻为她拨开额间的发丝,动作小心而轻柔,那眸底间泄露的小心翼翼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

他再次低下头,含.住她的唇,唇舌一点点吮.吸着她,好似诱.哄一般推开她的牙关,追逐着她的小舌,他的舌尖仿佛临摹,从她的唇线勾.勒到她的檀口,他的吻技一流,只是片刻的功夫就让她气喘吁吁,全身酥.软。

他的大手沿着她凹.凸.有致的曲线油走,好似带着魔力,让她不能自已,她有些难受的微微蹙起眉,他似是立刻感觉到,抬起头,轻轻吻上她的眉心,仿佛一种温柔的安慰,瞬间平息了她的情绪。

他的吻越发温柔,大手如燎.原一般,抚过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衣衫尽.褪,牛奶般的肌肤散发着莹润的光,她美得好似一块壁玉,只让漠向远的呼吸越发粗.重。

两人的身体严丝合.缝,她的绵.软盈满他的掌心,那一瞬间,仿佛整颗心都被填.满了,他的膝盖微微用力,分开她紧.闭的双.腿,就在进.入的前一秒,慕暖一阵轻吟,“漠……漠向远……”

隐.忍而破.碎的声音带着一点娇.媚冲进他的耳膜,他全身一滞,脑海中闪过一双忧伤的眼睛,瞬间,好似一盆冷水泼了下来,所有的热情和欲.念也在那一刻被浇灭。

他低咒了一声倒在了一边,下一秒,抓起地上的衣服,逃一般地冲出了房间。

房间瞬间恢复了静谧,慕暖全身被撩.拨的好似着了火,就在她做好所有的准备,准备承接他的时候,他却突然放开了她,看到他那样落荒而逃,慕暖诧异的同时,一种说不出的情绪在心里蔓延开来。

睁开眼睛,房间里空空荡荡的,慕暖拉过被子掩住不着寸褛的身体,她双夹酡红,紧抿着唇瓣,一双如水般的黑眸微微眨动着,懵懂而又茫然……

坐在床上呆怔了好一会儿,慕暖穿好衣服下了床,开门走了出去。

走廊里静悄悄的,并不见漠向远的身影,旁边的房间房门紧闭,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房间里,犹豫了一下,刚想转身回房,空气里飘散着的烟草味道让她停住脚步,沉吟了一下,她抬脚向露台的方向走去。

露台上的门半开,白色的纱帘被夜风吹起,曼妙的舞动着,烟草味随风吹拂进来,慕暖怔怔地看着,漠向远高大的身影凭栏矗立,他的衬衫被夜风吹起,好似一只展翅的苍鹰,那么高傲,却又那么孤寂,猩红色的烟头在他的指尖忽闪明灭,她看不到他的脸,但是,凭直觉,她知道他有心事,可究竟是怎样的心事,她却无从揣测。

慕暖不敢停留太久,只怕被漠向远发现,她蹑手蹑脚地转过身,轻轻地回了房间。

关于这一段婚姻,她从来没有期许过什么,可是,刚刚看到漠向远那样心事重重地站在露台上,她的心里却闪过一丝失落,而为什么会如此,她也无法说清。

*****************************

整整一晚,慕暖睡得辗转反侧,并不踏实,天天刚刚亮,她就醒了过来。

想到昨晚的尴尬,她不想在这个时候碰到漠向远,反正也睡不着,不如早早去公司,还可以避开与他碰面,省得大家都别扭。

半个小时后,她走出了房间,走廊里依然是静悄悄的,想必漠向远还没有醒来,这正合她意。

踮着脚尖下了楼,就在出门的前一秒,身后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一大早的,去哪儿?”

慕暖猛地僵住,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定住了她,不等她回头,声音再度响起,“怎么了?你在紧张什么?”

慕暖深吸气,转过头的瞬间与已走近的漠向远四目相对,她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差点被门口的台阶绊倒,幸亏漠向远伸手拉住她,“小心点,怎么慌慌张张的?”

他的手指微凉,抓住慕暖的刹那,她觉得异常灼人,本能地抗拒挣扎,可漠向远却并不打算放开,他皱着眉头将她拉近,“你在生气,是为了昨晚的事?”

轰的一下,慕暖涨红了脸,微有些薄怒,“漠向远,你在胡说什么?”

“不是吗?那你在闹什么别扭。”他抓住她的手腕,拉近彼此的距离。

“喂……”慕暖尴尬地恨不得钻进地里去,她瞪着漠向远,“你不要太自以为是好不好?你放手,我恨不得和你井水不犯河水最好!”

“呵呵……是吗?”漠向远挑眉,俯视她的俊容带着一丝丝得意,“漠太太,撒谎可不乖噢!”

感觉他的气息越来越近,慕暖不禁全身紧绷,“漠向远……我没有撒谎,你放开……”

“嗯……你不仅不乖,还很倔,你说……我是不是该罚你啊?”漠向远胳膊一收,将她搂进怀里,气息拂向她的耳际。

“……”

她呆怔的神情让他露出一丝浅笑,大手抬起她的下颔,低头便要吻她……

眼看着他整张脸罩了下来,慕暖心里一紧,猛地推开他,“漠向远,别碰我!”

漠向远没料到她会推开自己,怔愣了一下,当看到慕暖颇有些怒意的小脸,他仿佛了然了什么,只听慕暖急促地说道:“漠向远,你还是去找你那些女人吧,我不是小丑,任你耍来耍去。”

说完,她急急地转身,向门外走去,下一秒,却被人从身后紧紧地抱住……

她刚想发火,他的声音便传入耳膜,低沉而温柔,“昨晚的事……我向你道歉!其实……其实是因为我很生气!”

慕暖愣了一下,不解地回过头,漠向远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双手捧起她的脸,开口的语气有些低低的不满,“我昨天看到了你拍的广告!”

“……”

见慕暖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他皱了下浓眉,“你知不知道,广告上你有多美?那些个经过广告牌的男人……全都忘了走路,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你,那个时候,我恨不得把他们的眼睛都戳瞎!你是我漠向远的老婆,凭什么让他们欣赏!所以……昨晚我……”

慕暖眨了眨眼睛,她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还是那个冷漠高贵,不可一世的男人吗?此时他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听到他不满的控诉,她的心不由得一片柔软。

他这么说,是在吃醋?是因为她拍了广告,成为大众欣赏的对象,所以……他生气了?所以昨晚中途……

想到这里,慕暖不由地红了脸,她避开他咄咄逼人的注视,只觉得那道视线火.辣而炙人,让她如芒在身。

“那个……你先放开我好不好?”慕暖窘迫地说。

“不放,除非你保证不生气,不然我不会放。”他别扭地拧着眉头,好似在撒娇。

“我……”慕暖咬着嘴唇,“我什么时候生气了?你……不要胡说。”再开口的声音温柔似水,随着体温的上升,她觉和自己的心跳越发的急促。

“是吗?”漠向远眯眼看她,手指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尖,“小东西,还不肯承认!”

慕暖觉得,在他的面前,她就像是透明的,他总能够那么轻易地参透她的心思,这让她觉得无措。

“那个……我要去上班了!”慕暖赶紧错开话题。

“这么早,你这个老板未免太苛刻了吧?”漠向远撇了撇嘴,“再说,你不仅是老板,还是我漠向远的太太,这一大早的,要让我饿着肚子上班吗?”

“想吃就自己做啊!”慕暖理直气壮地说。

“呵呵……我偏不做!”他忽地靠近,将她圈在一边的墙上,“我就想吃你做的!怎么办嗯?”

“我……”

“不答应?”不等她开口,他就打断她,“那就别去上班咯!”

慕暖目光一转,“好啊,那我给你做。”

“漠太太……”漠向远笑得莫测,“你最好不要动歪脑筋噢!不好吃,我也不会放你去上班噢!”

慕暖白了他一眼,挣脱他的束缚,径直向厨房走去。

本想按上次的早餐依法炮制,可冰箱里却空空地根本没有食材可用,她为难地皱了皱眉,取出唯一的两枚鸡蛋,又从柜子里拿出一袋挂面,点火烧水,开始煮面。

刚把面下了锅,漠向远走了进来,从身后一把搂住慕暖的腰,“给我做什么好吃的?”

慕暖微微缩了一下,“冰箱里什么都没有,我煮了面,如果漠总不喜欢,那就别吃了!”

他挑了挑眉,“谁说我不喜欢?”他贴着她的耳边,灼.热的气息吹进她的耳窝,“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欢!”

“……”

“怎么了?不相信吗?”漠向远笑着说道:“看着吧,一会儿我会都吃光的!”

“你……能不能先放开我!我在煮面呢!”她的后背紧贴着他的胸口,那里厚实而温暖,隔着衣服,她感觉得到他强有力的心跳声,只是,这样的严丝合缝,会让她觉得局促不安。

他不肯放手,“面不是已经煮上了吗?还需要些时间,不如……我们做点其他的事!”

“漠向远……”

不等她反驳,他搂着她的肩膀一转,大手稍一用力,就将她抱到料理台上,高大的身躯也贴了上去……

慕暖下意识地抬起手,便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正好让两人的身体扣在了一起……

两人目光相对,他抵着她的额头,呼吸教缠间,她紧张地闭上眼睛,她以为他会吻她,却不想,再次听到他轻轻地低语,“暖暖,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她倏地睁开眼睛,看着漠向远颇有些不解,听到他又说道:“我不想只做一个利益上的丈夫!”

慕暖皱了下眉,“可是……你说过,一场婚姻的结合有千万种原因,但对于你我,绝不会是爱情!现在跟我说这些,算不算是前后矛盾呢?”

漠向远扯了下嘴角,“我承认,我们的婚姻源于一场利益,可这并不代表我们都要在自己的心里设一堵墙。暖暖,你也许还没办法相信我,不过……没关系,我会让你知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两份请柬,一个邀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