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00章:小宸悲剧了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00章小宸悲剧了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也只有你才治得住他。”宋颜没好气地戳秦殊。

难得被表扬一次,秦殊展颜笑得邪魅妖冶。

卫云游看看宋颜又看看秦殊,丢出一句话:“每次看到你们笑的时候,都有种石头开花的感觉。”在他印象中,宋颜不常笑,而秦殊一笑,准会出事儿。

秦殊一手搂住宋颜的腰际,淡淡道,“看多了,很容易屁股开花。”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有锋芒毕露的威胁。

卫云游想起那次被凌虐,看了秦殊一眼,深深地叹气。

秦殊又道:“叹多了,会脑袋开花。”

卫云游识趣地摸摸脑袋,拉着赵柔柔离去,准备留下场地给他们二人世界。

“等等。”宋颜丢开秦殊按在她腰际的魔爪,朝卫云游的背影似笑非笑道,“刚才不是要跟我挑战吗?好,我应战。”不知为何,她心中竟隐隐跳动着兴奋血液,明明她并不是好战分子。

卫云游转头看着秦殊。

宋颜没好气道,“你看他干嘛?我才是你家老大。”上次两人的挑战赛,至于给他留下这么大的阴影吗?

“好!”卫云游想起自己紫阶七星的实力,顿时热血上涌。自从老大来了刺客联盟后,他就一直被她天赋打击到泥地里去,嘿嘿,现在他陡然拔高了一大截,才不怕她了呢。

皇宫里不是比试的好场地,于是两人分身而出,去了城郊南山上。

话不多说,宋颜握着长剑的手紧了紧,表情逐渐恢复淡漠,“开始吧。”

感受着宋颜身体上所升腾而起的战意,卫云游收敛起玩世不恭的表情,眼底闪过一丝凝重。当年在刺客联盟的时候,两人也是经常比武战斗的,不过每一次输的人都是他。其实,他很想赢一次。

卫云游手中紧握着淡蓝长剑,剑穗在剑身之上翻滚飘荡,凌厉的风刃暴射而出,在坚硬的岩石上留下一道不浅不深的划痕,剑身逐渐上移,遥遥指向宋颜,锋利的剑锋在阳光反射下,森光凛然。

随着两人身体周身灵气升腾,周围的气氛霎时间有些凝结,四周变得很安静,唯有的两位观众,秦殊抱臂倚靠在古树上,凤眸微眯,随意而闲适。赵柔柔虽然看似轻松,眼眸却一瞬不瞬地盯着战场中的两人。虽然她很想知道晋升为紫阶七星的卫云游有多厉害,但同时她也知道高手之间的切磋,危险性更重。

场地中,宋颜缓缓闭目,旋即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眼眸乍然睁开,清冷的眸子中,一片厉芒闪逝而过,其身体之上的灵力,也在此刻再度浓郁了许多。

不像以往,她稳稳占据等级优势,这一次,她是一弱战强。

在数道目光的凝视之下,宋颜率先打破街场面,长剑挥动,身体瞬间化为一道黑影,朝着卫云游冲撞而去。

“战吧!不要留手,全力而为!”宋颜眼眸中闪过一丝凝重。她已经停留到紫阶三星很长一段时间了,要想有所突破,就必须要在强者的压迫下冲击。

随着迷雾拨开,一个个隐藏家族浮出水面,她的日子不会再像以往那般悠哉。要想保护她在乎的人,要想保住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要想过悠哉闲适的生活,她必须变强,变强,变强!

宋颜化为一道黑影,犹如一头清灵的雪狐,冲击而去。

卫云游面目平静地看着直冲而来的黑影。她的功夫属于风属性,因此速度与身法是她最擅长的。但是他同时也知道,宋颜除了擅长火属性外,她同样擅长风属性,论速度她绝对不亚于自己。

就在宋颜接近他十米范围之时,卫云游动手了。他脚尖轻点地面,身体犹如狂风中的落叶一般,瞬间便于冲击而来的黑色人影交错而过。

交错的瞬间,卫云游已经率先出剑,对着宋颜的脖子切割而去。

宋颜长剑格挡,对着叮当声响,飞溅起一些细小的火花。

卫云游微微抬眸,眼底更认真的几分,手臂挥动,长剑带起一股凶悍劲气,对着身后的宋颜横切而去。

刚收到身后的剑气压迫,宋颜眉角微挑,淡青长剑在虚无地空气中留下一道青色弧影。锋利地剑尖。似乎是穿透了空气阻碍。随着“叮”地一道清脆声响。剑尖直直点在横砸而来地长剑之上。两者相触,火花飞溅。

而此时,宋颜眼底闪过一丝意料之中的讶异。紫阶七星,果然厉害。

此刻,被卫云游的长剑所压制,她手中的那柄剑竟然是被压成了一个极为惊心动魄地弧度。

经过灌注灵气地剑身足以承受极为庞大的重力,然而现在宋颜这柄长剑竟然被压弯,由此可见卫云游那柄长剑上的灵力有多强大,多恐怖。

宋颜知道,但凭灵力,她根本无法战胜如今的卫云游。

天空之上,一身蓝袍的卫云游猛然对着站在地面上的宋颜爆射而去。

强烈的压迫风声,让人耳膜生疼。

蓝色影子暴袭而来地速度,让得宋颜俏脸微变,脚尖一点地面,身体犹如滑行一般,瞬间后退了将近十米。

“轰!”蓝色影子狠狠落地,重重砸在宋颜所站之地,顿时一道剧烈声响,碎石飞射间,四周树木化成粉末,周围地面一道道裂缝,从那弥漫灰尘中蔓延而出。

秦殊眼底闪过一丝凝重,不过他依旧抱臂靠在树枝上,目光已经不似一开始那般漫不经心。

宋颜目光瞥向那一路势如破竹冲击而来的蓝色影子,刚想采取攻势,一股寒意骤然涌出皮肤,豁然偏头,一道蓝影犹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背后。

“千斤斩!”卫云游长剑劈下,如若被这恐怖力道劈中,宋颜可就遭了。

不过宋颜不愧为宋颜,只见她腰肢一扭,脚下踏着影舞步,偏头险险躲过了致命一击,不过此刻的她依旧显得有些狼狈,娇躯四处躲避,犹如风雨中被凌虐的娇花。

卫云游紧追而至,长剑振动,化为一道青影,闪电般的削向了宋颜双腿,被宋颜躲过之后,长剑飞舞,手,臂,肘,腿,头等等身体之上的每一个部位,都成为了被刺杀的软肋。

宋颜从未如今日这般狼狈过,虽然险险躲过,但是宋颜知道自己坚持不多久就会相形见绌。怎么办?

一道剑气朝着宋颜后脑劈来,眼见着宋颜避无可避,“老大,这会儿你可要输了!哈哈哈!”耳朵边响起的是卫云游得意洋洋的狂笑。

置之死地而后生。宋颜眉角微挑,陡然间,左边移动三步,又朝右移动七步……这一瞬竟然将卫云游甩过,飞出了他交织的银色剑圈之内。宋颜陡然一惊,同时惊到的还有卫云游,他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远处,秦殊微眯的凤眼挑起,深邃眼底闪过一丝了然。

刚才她无意中踏着的步子并不是凭空想象,而是……

宋颜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一种福至心灵的感觉袭上心头!是了,当日在山谷里到时候,她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她遗忘了,原来是这样!

当日为了踏过山谷到达高塔,那些九宫格演化出来的花怪蝴蝶怪还有蜜蜂怪让她算出来破解了,当时她还说那条坐标上路线怎么这么奇怪,她走过一遍又都觉得气喘吁吁,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原来她算出来的路线并不仅仅是路线,里面竟然蕴含了极为高深的步法!甚至,这高深步法比影舞步还要精妙!

想至此,宋颜心情顿时大好,她不躲,反而身体一跃而起,犹如鬼魅一般欺近卫云游身边,旋即,她的步法精妙绝伦,速度比方才快了一倍有余,卫云游猝不及防差点被长剑击中。

眼见着要赢了,卫云游怎么都想不明白,老大怎么突然又变强了许多。

她的力道没有变强,但是速度,竟然凭空涨了一倍有余!

两道影子飞快闪烁移动着,清脆的剑鸣相交的声响也不断从两人对战处传出,青光闪烁,剑芒笼罩。而这一次,情况完全逆转,宋颜凭着精妙步法竟然完全占了上风,而卫云游虽然有等级优势却依旧叫苦不迭。

闪移交错的身影,再度一触而退,随着终极爆裂声响起,两道清瘦的身影各自后退了十几步才缓缓止住脚步。

两人的身影清晰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宋颜凌乱的青丝被粘在出了一些汗水的光洁额头之上,不过嘴角却带着淡淡笑意,全身完好无损。

反观卫云游,他身上那件蓝色锦袍上出现了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剑痕,在深深的剑痕之下,还隐隐见到一丝殷红的血迹。而且锦袍的背部胸部处皆有一个清晰脚印……

宋颜胜了,不过是险胜。

卫云游呆若木鸡地望着宋颜,脸上差点哭了,他想不明白为何在他有等级优势的情况下,其结局依旧是输……

宋颜没好气地拍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去。

当宋颜洗去一身汗渍走出浴室的时候,却看到依靠在墙壁上的秦殊,宋颜淡淡地望着他,而秦殊则似笑非笑地回视宋颜,趁着宋颜不备,拉住她的手转身就走,“跟我来。”

没等宋颜反应过来,秦殊随手一挥,一只硕大威武的麒麟兽出现在他们面前。

麒麟兽深沉的目光看看秦殊,又惫懒地瞥了宋颜一眼,缓缓地趴下它尊贵的脊背。秦殊二话不说拉着宋颜就坐了上去。

“你要带我去哪?”宋颜没好气地询问,面对秦殊的自作主张,从一开始的抗拒到现在的习惯,她想她会麻木的。反正她说了他又不听,听了又不做……宋颜在心中哀叹。

“等到了再告诉你。”秦殊凤眸闪了闪,笑得一脸神秘。

麒麟兽展开硕大双翼,瞬间翱翔在天际之中,周围是凌冽寒风,刮的她面容有些生疼,而此刻宋颜的脸色有些苍白,不是被寒风所刮,而是惊吓。

宋颜脊背有些僵硬,她的目光紧紧直视前方,根本不敢往下张望,心中已经将秦殊骂了个半死。

望天。麒麟兽现在正驮着他们飞在半空中,那凛冽的寒风据宋颜估计,时速绝对不会比飞机慢……可是麒麟兽不是飞机,它没有外壳,宋颜他们就这样坐着毫无保护罩的脊背上,快速疾行。秦殊是习惯了,可该死的,她是第一次啊……

看着宋颜有些煞白的面容,秦殊以为她被风吹的冷着了,便试探性地将她裹进披风里,谁知他这一动,宋颜竟主动紧紧用后背贴近他胸膛,双手紧紧握住他宽大手掌。

面对宋颜的投怀送抱,秦殊顿时犹如中了大奖,心中大乐,隐约间他才终于明白了宋颜此刻的处境和想法。他立时决定,往后每日都带着宋颜巡回一圈。他是如此想,也是如此做的。

不多时,麒麟兽稿而下,速度惊人,宋颜脊背一僵,秦殊压抑住笑意,凑近她耳边说道:“别怕,咱们快到地了。”

果然,麒麟兽稿而下的动作停住,当宋颜睁开双眸的时候,她的眼底有一丝愕然。

目之所及,是一片蓝汪汪的海水,蓝的无边无际。抬头望天,那是一片水洗过般的湛蓝,澄澈而干净。天地间,似乎只剩下这一片蓝。

宋颜低头看,此刻的麒麟兽竟然一动不动悬浮在海水上,她愣了愣,随即释然。秦殊身边的,哪里有简单的生物?

“来这里干嘛?”宋颜眼底闪过一丝狐疑。

他们现在所处的正是大海的中央,四面八方都是蓝汪汪的海水,除了他们,再见不到一个人。

“看风景,或者钓鱼。”秦殊双手交叉枕在后脑,凤眸带笑,“当然这是我的事,至于你……”

秦殊的双眸一直胶着在宋颜脸上,而宋颜则望着随波逐流的海水,她脑中想起了昨晚上的情景,秦殊说,每个时候的你都是不同的,现在的你跟刚才的你……

宋颜脸上微红,望着平静海水,她忽然想到,这一刻的海水跟前一刻也完全不同,因为海水无时无刻不在移动,就好像时间……

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再抬眸望秦殊时,眼底带着一丝复杂情绪:“你千里迢迢带我过来,只是为了给我一个最好的练功环境?”

果然不愧是他看中的人,一点就透,跟他一样聪明。秦殊心内欢喜,遂点头道,“海水时时刻刻都在流动,如果你能在流动的海水中掌握那套步法,也就差不多了。”

宋颜脸上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刚才的战斗,他果然看出了那套步法,但是当时他什么都没说,不声不响地就带自己过来这里练功……视线再次投注到秦殊脸上,宋颜的眼底闪过一丝谢意。

秦殊随意地翘着腿,朝宋颜招招手:“要感谢的话,我不介意你以身相许哦。”

“相许你个头,我练功去了!”宋颜没好气地撇嘴,她就知道秦殊正紧不起来,和他斗嘴她就是一个输。

蓝蓝大海上,镜湖一般的海水上,宋颜摸摸计算着那套步法,认真地一遍一遍地练习着。她不能像麒麟兽一样翱翔于天际,但是简单的悬浮术还是会的。

一开始的时候,真的很难掌控步法,不过宋颜并气馁,而是一遍一遍的练习……

而此刻的秦殊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个斗笠戴在头上,顺手又取出一根鱼竿,鱼竿上并没有系上鱼饵,一副愿者上钩的架势。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眼见着日中天了。秦殊放下鱼竿招呼宋颜:“欲速则不达,也不在乎这一星半点的时间,过来。”

秦殊知道宋颜身上肩负的重担,也知道她身上的压力,如果她求助他的话,他绝对会二话不说挑起担子,不过他心中又隐隐有一个想法,他要的是能够与他并肩而立不相伯仲的伴侣,而不是躲在他背后柔弱不堪的小白兔。

所以对宋颜变强的决心,他抱着绝对欣赏支持的态度。

只见秦殊随手一翻,一张小桌子,一盘香甜的点心便出现在麒麟兽脊背上,缓缓而来的宋颜顿时脸色微微一变,眼底闪过一丝狐疑。难道秦殊身上也有空间?

“来,吃块点心,喝点水。”秦殊殷勤地招呼她坐下,宋颜便将心中的疑问压回去。

香甜的枣泥糕是宋颜的最爱,宋颜不免多吃了几块,不过因为心中压着疑惑,所以宋颜此刻有婿神。

正在此刻,秦殊冷不丁欺身上来,尖俏的下巴贴近宋颜,浓密秀气的睫毛轻颤,眼神之中带着迷离地热度。

“喂,不要贴的这么近啊。”你知不知道自己这张脸太具有杀伤力了。猛得被打断了思绪,然后就看着那张脸在自己的视线里不断放大,宋颜莫名其妙地一阵心跳加速。

虽然一再告诫自己,不要招惹秦殊是安全之策,但是眼前这张俊美不凡的容貌和邪魅带笑的风情,昭显出其凛冽的杀伤力。宋颜的脸有些不争气地红了。

正想赶紧推开他,宋颜忽然感觉脸颊上一热,轻软湿润的感觉闪电般擦过敏感的脸颊。

刚刚是……

宋颜难以置信地抬头看着他,石化了一样,大脑瞬间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一瞬间,茫茫大海上的时间像是被定格了,凝结成一副静止的画面。

气氛停滞了几秒钟,秦殊终于忍不住低下头吃吃笑出声来。爽朗的笑声迅速划破大海上僵硬的气氛,但四周的空气重新流动起来。

秦殊的手抚上宋颜的容颜,一本正经说道:“刚才我只是想告诉你,你脸上粘着了点心渣子,见你没反应所以才帮你舔掉了。”一脸无辜的表情却掩不住眼中闪烁着邪恶,微挑的嘴角扬起一抹邪魅妖冶的弧度。

“你都是这样帮别的女人添点心渣子的?”宋颜顿时醒悟过来,目光凛冽如寒霜笼罩。

“你相信我,我绝对不会对别的女人这样做,也不会有别的女人会有让我这样做的冲动。”秦殊忙着保证,灿若星辰的眼眸十分认真。宋颜一瞬不瞬地望着秦殊,眼前的秦殊温润中仿佛隐含着锐利锋芒,那锋芒却又好像被深埋在坚韧的表皮之下……她难以想象,当有一天秦殊展开真正实力的时候,会有怎样惊天动地的一幕。

从此往后,秦殊果然如他所下的誓言一般,每日午后都带着宋颜飞跃重重山脉,来到无边无际的大海上练功。

而皇宫内,因为少了宋颜监督,小宸犹如放出笼子的小鸟,欢快而脱跳。

不过,宋颜将小诺那小丫头留在了皇宫。虽然皇宫里多出个小丫头,会惹来一丝争议,不过如今的后宫早在宋颜掌控之中,就算出个小丫头来也没人敢多半句话。

当秦殊第一眼看到小诺的时候,眼眸变的有些讶异,当宋颜告诉他是她用玩具将小诺诱..拐出来后,他的眼底闪过一丝了然的笑意,他有些无语地拍拍宋颜的脑袋,长长叹息一声,却什么话都没有。

宋颜看到他有些怪异的表情,却也什么都没有。

不过,当小宸第一次见到小诺的时候,黑白分明的双眸瞬间一亮,他可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妹妹,而且她看起来好乖巧,怀里抱着一只小白兔,而她自己的眼睛也犹如小白兔般湿漉漉的,茫然无措,纯洁而无辜。

小宸第一眼就对小妹妹喜欢的不得了,一个劲地央着娘亲让小妹妹陪他一起玩。宋颜让他自己去搞定,她是不管的。

于是小宸抓头挠腮想了许久,终于兴冲冲地跑到小诺面前,拉着小妹妹去看他练武功。

在小宸的想法里,小妹妹柔弱地跟小白兔似的,肯定是不会武功的,在见到自己的武功之后,肯定会崇拜自己,然后屁颠屁颠地跟在自己后面追着自己叫大哥哥。

在耍了一套剑法后,回应小宸的,是小诺那张无辜而迷茫的脸。

但是小宸并不气馁,他想了想,便拉着小诺到了宽广的镜湖前面,指着那镜湖对小诺自信而笑,“小诺妹妹,喜不喜欢那朵最美最亮的荷花?”那多开的最妍丽的荷花距离案上足足有十丈宽,阳光照在上面,波光粼粼,煞是好看。

小诺抱着毛茸茸的小白兔,黑白分明地大眼睛迷茫地望着小宸,低低应道:“哦。”

小宸心头暗喜,他拍拍xiōng部自信道,“哥哥现在去摘了那朵荷花送给你好不好?”

小诺粉雕玉琢的小脸点了点。

十丈宽啊,在小诺看不到的方向,小宸的脸上有些苦。虽然他的轻功算是不错,十丈宽的距离也不是很远,但是那不是单程,而是要来回的,来回的话那就是二十丈宽呢。

不过没关系,他一定可以的。

小宸做好了心里建设,深吸一口气,小小的身影犹如狸猫般飞跃而去,朝着最终飞近,摘了那朵最大的荷花后,小宸脚尖轻踏荷叶之上,犹如蜻蜓点水般飞回,他的小脸上红扑扑的,带着粉嫩的兴奋。

就在距离岸上一丈宽的距离……小宸忽然感觉到脚底无力,丹田灵力耗竭,眼见着就要跌进荷花池塘中。

忽然,一道小小的身影犹如利箭般射出,一把捞住小宸,在空旷的湖面上绕了个圈,这才将小宸缓缓放到岸上。

而此刻的小宸惊呆了……傻傻地瞪着小诺,犹如看到一只小鬼一样。

“你、你、你会武功?”小宸呆愣地望着小诺,发现自己话都不清楚了。问题不是小诺会武功,而是她的武功……似乎很好。

小诺依旧抱着毛茸茸的小兔子,眼睛湿漉漉地,带着一丝迷茫,“会啊。”

“哪个阶段?”小宸穷追不舍。

小诺扁着小嘴,眼底闪过一丝迷惘,她偏着小脑袋想啊想啊想啊,最后才拧着秀气的小眉毛缓缓道,“不知道,不过……除了那个喜欢抱住姑姑的人,你们都打不过我。”

小宸:“……”

当宋颜知道了这一幕之后,看到小宸那苦着的小脸,顿时乐翻了,她亲昵地搂住小诺,捏捏她的小俏鼻,笑道,“你的小宸哥哥武功太差了,往后小诺盯着小宸哥哥练功好不好?”

小诺最听宋颜的话,闻言,顿时郑重点头,重重应道:“嗯!”

然而她这一应声,小宸彻底杯具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她的嘴太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