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03章:引蝶真相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03章引蝶真相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听了小宸的话,谁也没有当真,都以为他在说玩笑话。

唯一宋颜,红唇微扬,唇畔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这臭小子,他使着劲儿不让卫温柔进宫,可不正是维护自己么?想至此,宋颜的心中涌现出一抹暖意。

“皇祖母,是真的,小宸真的能够画出来!”小宸一脸孝子特有的小固执,拉着太后的衣袖撒娇道,“皇祖母您就让小宸试试嘛,试一下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卫温柔面容微垂,谁也没有注意到她敛起的眼底闪过一丝惊慌失措。

太后脸上扬起一抹淡笑,高深莫测地看了卫温柔一眼,视线又落到小宸脸上,颔首道,“行,既然咱们的小宸皇子说能画,那就去试试吧,不过如若招不来蝴蝶可不许哭哦。”

说着,太后拧拧小宸的鼻子。

“嗯!”小宸见太后同意,眼底笑成了一弯月牙,似乎得到糖果的孩子,不过转过身后,就连太后都没看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冷笑。那样的冷静睿.智,绝不是五岁孩子子应该有的表现。

此刻,因为绘画完毕了,正有宫女在收拾桌案上的笔墨纸砚。

正在此时,卫温柔一个眼底尚且还有一丝期盼希冀。

“你们先下去,等本皇子作完了画再收拾。”小宸小手一挥,颇有气度。

卫温柔眼睁睁地看着小宸朝她原先坐的位置行去时,纤纤手指紧紧捏着锦帕,力气大的似乎要将帕子绞碎。不会的,他这么小的孩子哪会知道……一定是巧合。卫温柔在心中默念道。

众目睽睽之下,只见小宸小小的身板停在方才卫温柔作画的桌案前,粗粗的毛笔蘸了饱满墨汁,柔软笔尖在白纸上随意涂鸦,不多时一个个黑乎乎的小点子就出现在纸上。

没人注意到卫温柔此刻苍白无血色的面容,也没人注意到她藏在衣袖中那紧紧攥起来的拳头,所有人都笑看了小宸,将他的举动当做孝子的玩闹。

小宸就那样随意将笔丢在地上,小手捧着随意涂鸦的小墨团,兴冲冲地朝太后跑去,扑倒太后怀里笑得好不开心:“皇祖母,您看宸儿做的画,可好看?”

太后有些无语地摸摸他的脑袋,想说实话又怕打击了他小小的自信心,只得无奈道,“明日皇祖母给你请个宫廷画师专门教你绘画,可好?”

“皇祖母是看不上宸儿这画吗?”小宸歪着小小的脑袋,大眼睛黑扑扑的很是干净无辜,他的目光投到一旁的卫温柔身上,眼底闪过一抹诡谲,但是笑容却是五岁孝特有的纯净,他指着卫温柔道,“你也觉得本皇子的画比不上你的吗?”

卫温柔此刻心中七上八下,极为忐忑不安,面对小宸皇子的质问,她只得挤出有些僵硬的笑容道,“惺子画的自然是最好的,奴婢甘愿认输。”

她为哄孩子的语气谁都听的出来,不过在场的人也都觉得小宸是孩子脾气,不过心中对这位皇子的评价却又下降了几个等级。当初小宸在太后寿宴上出口成章,那样的才思敏捷天纵英才,想来也不过是昙花一现的错觉吧?

不过太后的目光却闪过一道一样寒光。

小宸小小的身板转向太后,小眉毛微拧,眼底有着小小的固执,指着卫温柔一脸坚定道,“皇祖母,宸儿要与她比画!”

太后闻言不经失笑,她周围的贵妇人和小姐们也都笑作一团,太后好不容易止住笑,手指捏捏小宸的鼻子,“好好好,那你说,怎么个比法?”

小宸满脸的不服气,昂首挺胸,一脸自信道,“很简单的,那就比谁的画吸引的蝴蝶比较多嘛。”

“就凭你这些小墨团?”太后失笑道。

“就凭这些小墨团!”小宸威武地挥了挥拳头,得意地瞥了卫温柔一眼,他成功地看到了卫温柔脸上的煞白和眼底的惊恐。

“好,只要咱们的皇子高兴就好。”太后宠溺地搂着眼前这小小的身板,笑着说道。

一旁的诰命夫人眼底都闪过一丝计较,看来太后娘娘对这来历不明的惺子喜爱的不得了,也难怪,皇上至今也只要这么一滴血脉,不疼他还能疼谁?不过小宸皇子的好日子只怕也要到头了,因为离宫那位怀孕也有五六个月了吧。等那位生出皇子来,那可就……

“太后娘娘……”卫温柔眼神里闪过一抹惊慌,她忽然跪倒在太后脚下,低垂着脸轻声说道,“还是不要比了吧?奴婢甘愿认……”

“本皇子才不要赢得这么不明不白,不过你也别害怕,就算本皇子赢了,也不会拿你怎么样的。”小宸根本不给卫温柔拒绝的机会。

卫温柔虽然是威远侯爵府的千金小姐,但是在皇宫里在太后皇子面前,她也不过是卑微的婢女,哪里有她拒绝的机会?更何况小宸皇子明摆着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太后又一位纵容着他。

唯今之计,就只有盼望着那些蝴蝶……

卫温柔在心中默默地祈祷着,然而这世上却偏偏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就在小宸命宫女将他那随意涂鸦之作挂上去不久,只见原先停留在卫温柔画作上的蝴蝶远远地飞来一只。

虽然只有小小的一只扑腾着翅膀飞来,但是这一双小翅膀却足以煽起众人心中的惊涛巨浪!

会有蝴蝶飞上来不稀奇,因为就在不久之前卫温柔就为她们展示了这一番奇迹,但是,但不那是因为卫温柔绘画一绝,作出的画真到一定境界,使得蝴蝶都信以为真的地步吗?眼前小宸皇子的那幅画,简直不能称之为画,因为那上面只有一个个小墨团,那还是小宸皇子随意甩上去的,她们全都亲眼所见。

那些蝴蝶不会笨的以为那些墨汁是鲜花吧?如果这样的话,那简直太可笑了。

眼看着蝴蝶越来越多,一只只地停留在那一个个小墨团上,而且停下来还不肯走,一只只状似在采蜜啊有没有?

一时间,四周一片寂静,就连风吹落树叶的声音都清晰可辨。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其中一人率先回过神来,目光狐疑地望着小宸,然后视线又转到脸色苍白的卫温柔脸上。

“难道这些蝴蝶都傻了不成?”

“一只有可能是傻的,这么一大群你以为都傻呢?”

“那是怎么回事啊?如果不是蝴蝶有问题,那就是那幅画有问题。”

那些诰命贵妇人千金小姐们顿时议论纷纷,因为太后没有要求噤声,于是她们的讨论更加激烈了。

“这两幅招蝴蝶的画简直云泥之别,但却同时能招惹蝴蝶,这里边究竟有什么奥秘?”

“这两幅画画有什么共同之处吗?完全看不出来啊。”

此时,有一位千金小姐顺口接道:“画的有什么共同之处看不出来,不过作画的工具却是完全一样的。”这位姑娘是吏部侍郎家嫡出的大小姐顾媛。

宋颜默默看了那姑娘一眼,心中暗道:姑娘,你真相了。

顾媛此话一出,很多人心中顿时了然,更有离得近的三步两步提着裙子奔过去,殷勤地捧了笔墨纸砚送到太后面前。

太后的目光扫过跪倒在地的卫温柔和得意洋洋的宋小宸,然后将视线落到眼前的笔墨纸砚上,下意识的,她感觉到一股淡淡的甜香从鼻翼下蔓延到胸口,不过因为今日来的贵妇人太多,一个个身上都带着各种香味,所以如果不是拿近刻意闻的话,这种香味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此刻因为所有人将目光投注到那墨汁颜料上,所以这股香味就暴露出来了。

“咦,这是什么香?还带了一丝儿甜味。”顾媛似笑非笑地瞥了地上的卫温柔一眼,故作讶异地惊呼道。虽然一开始她不知道小宸皇子卖的是什么关子,但是看到他哪都不去唯独站在卫温柔桌案前,而且他做出的画同样能够吸引蝴蝶后,她心中就豁然开朗了。

她与卫温柔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她只是看不过卫温柔的人品,更何况卫家做的那些事,委实让人不耻,所以她才会在关键时刻适时地提醒上那么一两句。

“好像是蜜糖的香味?墨汁里怎么会有蜜糖呢?”

“天啊!原来是这样!我算是知道为何卫二小姐能够画出招蝴蝶的画了。”

“嗤——原来是这般弄虚作假,当真是笑死人了!”

真相很容易被猜出,一时间原本被卫温柔压制风头的各家小姐们无不哄然大笑,看着卫温柔的目光有的饱含鄙夷,有的带着冷笑,有的带着嘲讽,那一双双眼睛犹如铺天盖地的尖针,刺的卫温柔脸上涨红,脸都快埋到地下去了。如果此刻地上有条缝,她一定毫不犹豫钻进去。

众目睽睽之下,堂堂威远侯爵府的千金,差点就能入闱后宫的天朝贵女,她竟然做的出如此欺世盗.名的事来,怎么不让人震惊继而狂笑?虚荣心膨胀到这地步,她也算是一枚奇葩了。

她在外面欺世盗名显摆一下也就算了,可是在太后皇后还有皇子面前,这可不就是大不敬之罪吗?往深了追究那就是藐.视皇室,欺君之罪。

威远侯爵府也不知道使了什么好处,好不容易走通了敏王妃的路子,然而现在这事儿一出……这一下,威远侯爵府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此刻,众人看卫温柔的目光那叫一个幸灾乐祸啊,看敏王妃的目光那叫一个包含深意啊。

敏王妃此刻也是焦头烂额,她恨自己为何要收卫夫人那几个商铺,为了这一点子的好处,她可是里子面子都丢光了,这可是天朝最上层贵妇人的聚会,叫她往后如何在贵妇人中抬得起头来?敏王妃此刻悔的肠子都要青了。她瞪着卫温柔的目光迸发出点点凶光。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的卫温柔身上,唯有真正聪明的人才会想到,揭发这件事的那个人……一个小小的五岁的孩童,他的目光是何等的犀利,竟然能够揪出这一点?

要知道,卫温柔成名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在此期间可从未有人怀疑过她的墨汁中藏有乾坤。

顾媛将目光投注到小宸身上,视线又缓缓移到那不动声色淡定自若的皇后身上,明媚阳光下,皇后安稳地坐在那里,嘴角扬起一抹似有若无的浅笑,相比较,她身后那一丛最名贵的金菊早已失了颜色。

能够养出这样聪明的儿子,皇后的能力不容小觑,不知道她肯不肯伸出援手。很多事对于她们这种身份的人来说困难至极,但是皇后却只要动动手指头,就能够救一名命运悲惨的女子脱离苦海,而且她还听说,曾经那名女子与皇后还是闺中密友。

顾媛抓着锦帕的手心紧了紧,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跨出那一步。

却说太后那边,因为卫温柔欺世盗名的假象被撕破,真相chi裸裸地呈现在所有人面前。太后在不知道真相的时候,她确实有点看中卫温柔,因为她长的不错,性子又好,说不定就能够让皇帝对宋颜失去兴趣。但是此刻,面对真相,她却不能公然包庇,也就放弃了卫温柔。

“卫氏,你养的好女儿啊。”太后的声音缓缓响起。

就在不就的刚才,太后也是用这种慢悠悠的语调跟她说,她生的好女儿,可是境况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卫夫人顿时双膝跪地,忙不迭磕头道,“臣妇该死!小女顽劣,这次竟做出此等丑事,臣妇教女无方,请求太后娘娘责罚!”如今这件事说重不重,说轻也不轻,全凭太后一念之间。

“你们确实该好好反省反省了。”敢欺瞒到自己面前,当真是罪该万死。太后冷冷一哼,“将她送到清安庙好好反省反省,出阁前就别出来了。”

卫夫人心底一颤,咬着下唇忙不迭应道:“是是是,臣妇一定照办,这就将她带下去。”

出阁前……唉,经过今天的事,柔儿在厩哪里还能嫁进好人家去?想必不到半日,这件事就会在帝都传的沸沸扬扬吧……卫夫人想至此,目光阴狠毒辣地瞪了小宸这个始作俑者一眼。

如若不是他多事,她的柔儿早已入左宫,哪里会有这样的下场?!

……本章完结,下一章“孙莹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