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04章:孙莹莹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04章孙莹莹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螃蟹宴的事很快就传到秦殊耳中,他捏捏小宸的鼻子,宠溺道,“乖儿子,这次为父可要好好谢谢你了,说吧,要什么?”

“小宸什么都不要,只要父皇答应小宸,以后要永远保护娘亲!”小宸黑漆漆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单膝蹲在眼前,与自己视线齐平的父皇,满眼认真。

秦殊眼角微挑,笑得邪魅而妖娆,“傻孩子。”

“那你答不答应?”小宸追着逼问。他知道父皇的武功很好,甚至比娘亲的还要好,所以他一定要秦殊答应,保护他这辈子最最重要的娘亲。

“知道啦。”秦殊笑着摸摸小宸的脑袋,视线投到他后面:“你家小媳妇儿来了,赶紧的练功去。”

小宸身后,一个身着鹅黄小裙子的丫头,她的怀里抱着一只可爱的小白兔,张着一双天真而迷茫的眼神,无辜地望着小宸……那眼神无辜到心都要化了。

小宸哀嚎一声,牵着小丫头转身就走,才走几步他又回过头,目光直直望着秦殊,伸出小手指:“这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约定!答应了的事绝不反悔。”

秦殊不免失笑,继而一脸认真,“好,绝不反悔!”

看着两个小身影手牵手离开后,秦殊手里抱着一本书进了内室,他随手将书递给宋颜,然后伸出手,一脸的恳切,“下一本呢……”

当初宋颜不小心,让他看到了《神雕侠侣》之后,秦殊就再没消停过,宋颜被他缠的没法,就将自己默写出来的神雕一书给秦殊看了个全,后来又被他挖出了别的书。

这段时间,金庸的著作已经被啃完了,古龙的著作开始粉墨登场。

埋首默书的宋颜抬头,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却在看到他的脸时眼眸瞬间一亮。

秦殊见宋颜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面容看,眼底闪过一丝茫然:“怎么了?长的比以前更帅了?”

宋颜抑制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口。

“过来。”她丢下笔杆,指着秦殊坐在自己身边,小脑袋凑上去嗅了嗅,指甲盖在秦殊腮上轻轻挠了挠,秦殊不自觉地咧开唇笑,刚才那感觉又痒又麻,像是有细微却连绵不绝的电流正随着她那温柔指腹传递到自己脸颊上,又缓缓流淌进心里最深处。

在秦殊傻乐的时刻,宋颜却笑着问道,“刚才路上是不是碰到小宸了?”

“是你的小狗鼻子灵敏还是我身上携带了小宸的味道?”秦殊剑眉一挑,凑近宋颜,展眉笑道。

“别乱动。”宋颜不客气地拍了拍他的脸,笑着警告,“你个笨蛋,小宸身上没味道,但是却在你的脸上做了记号。堂堂的第一高手,警觉性怎么就这么低?”

那抹带着丝甜香的墨汁,今天接触过的人不多,而小宸却正好是其中之一,现在这抹墨汁却沾染在秦殊额头。

“那是男子汉之间的约定!”秦殊嘴硬道。

“什么约定?”宋颜一脸的好奇。

“这是我和小宸之间的秘密。”

“那我问小宸去。”

“帮我把墨汁擦掉,我就告诉你,好不好?”秦殊扑扇扑扇着浓密睫毛,低声下气地望着宋颜。

宋颜被他望着,没由来竟生出一道罪恶感,似乎拒绝他实乃罪不可赦。她无奈叹息,转而拧了一条湿布过来,专心细致地帮秦殊擦拭。

秦殊低头望去,宋颜正聚精会神地对付着那一点有些干涸的墨汁,她的嘴唇微微撅着,乌云墨缎般的刘海儿散在额头上,衬得她认真的表情格外可爱。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像是蝴蝶的翅膀煽动起暧昧的细风,扫到他的脸颊上……

等秦殊情清醒过来,忽然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何时爬上了她的腰际,虽然明明知道她不喜欢这样……可是那手却像是不听指挥一样死死不肯移开……

好不容易擦干了墨汁,宋颜松了口气,却立刻察觉到两人的姿势有些暧.昧。

这家伙的手怎么这么不规矩。

“喂,你差不多点……”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宋颜立刻提出抗议,不客气地冲着秦殊扬了扬下巴,示意他识相一点。

“怎么了?”明明知道宋颜未说出口的饱含的意思,但是秦殊依然故作不知,黑漆漆的眼眸无辜而迷茫,厚颜无耻地问道。那架势就好像在说,你不说明白,我就不放开,你就是说明白了,我也不会放开。

如果秦殊的那一班子手下看到他们主上会有如此无赖的一面,肯定会因震惊而集体晕厥。

宋颜微微一挣脱,竟然没有挣脱开。她挑了挑眉,望着秦殊的目光犀利而深邃。最近是不是对他太好了,竟然敢跟他耍起无赖来了。她思考着是狠狠拧他一下,还是踹他一脚,或者像被登徒子调戏后般直接甩去一巴掌?

可是当抬头对上他隐着一抹浅笑的深邃眼眸时,宋颜却莫名的意识到有孝烫的感觉涌上脸颊。不会又脸红了吧?那实在是太丢人了,她可是一个娃的妈了。

宋颜想要赶紧脱离这尴尬的处境,可是脑海中忽然又有一种感觉,觉得这样也不错,似乎有一些顺理成章的东西萌生出来,被宽大手掌紧握的腰肢上有一种灼热的感觉。

当宋颜的意识还在上下挣扎的时候,她和秦殊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的能感觉到彼此的热气。

面对那近在咫尺的深邃眼眸,宋颜有点无意识地躲避着,那样的眼神太过灼热,太过专注,似乎一张柔情碧波的海洋,将她整个人卷起,在波光粼粼中随波逐浪到天涯……

感觉胸口的呼吸滚烫而紊乱,宋颜几乎有种逃窜的冲动,但是隐隐的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期待。就在宋颜觉得自己的心脏快的要跳出胸膛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叩门声:“皇后娘娘?”

这平常的喊声此刻传入耳中的效果不吝于石破天惊,宋颜像只被踩猪尾巴的猫,猛的向后一跳,急速挣脱出去,动作太过剧烈,以至于不小心碰触到一些不该碰触到的部位。

只听到耳旁传来秦殊的一阵压抑的闷哼声。

但是宋颜没有时间理会他,她下意识地做贼心虚似的转头看向门口,发现赵柔柔只是隔着房门呼唤,并没有走进来,她这才松了口气,下意识地拍怕胸口。

“女人你……”秦殊扭曲着面容,咬牙切齿地瞪着宋颜。她知道刚才她下意识地蹬腿,踩到哪个部位吗?虽然说有了小宸不算断子绝孙,但她下辈子的性福都不想要了吗?

“等一会儿,我这就开门。”宋颜冲着外面喊了一声。她摸摸自己的脸颊,滚烫滚烫的,肯定很红吧。对于她这种上辈子连初恋都没经历过的乖女孩来说,这样的暧昧无异于玩火。

宋颜一边拍着脸颊降温,一边抬头看去,她发现秦殊的脸色有一种不太正常的颜色,目光移到他手掌覆盖的部位……宋颜的脸腾的一下子又火烧火燎起来。

她终于记起来了?秦殊死死瞪着宋颜,眼里有着被嫌弃的委屈。

看着那小媳妇儿似的眼神,宋颜禁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很没诚意的道歉:“不好意思,那个……我真不是故意的,纯属无意识反应。那个……你真没事儿吧?我还以为你这样的高手绝对是金刚不坏之身呢。”

好事被打断,又被踹了被柔软的部位,眼前的罪魁祸首还在幸灾乐祸,秦殊无奈地瞪了宋颜数眼,又有些恼火地瞪了门外那位不合时宜的电灯泡一眼。

宋颜没好气地在后背推了一下,一脸地关切,“要不要请太医?”

“你说呢?!”秦殊一字一顿,狰狞着面容,咬牙切齿。

宋颜憋笑地推了他一眼,“那好吧,赶紧去内室躺着,你先好好养着,我去看看柔柔找我什么事。”丢下一脸哀怨的秦殊,宋颜憋着笑将门关上,到了门外,她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到了厅内,宋颜才止住笑。

面对赵柔柔那饱含深意的眼神,宋颜权当做没看见,不过想到秦殊那难得吃瘪的模样,宋颜眼波中还是会闪过一抹笑意。

“老大,太后的螃蟹宴散了后,其中有一位姑娘递牌子过来,想拜见你。”

“谁?”宋颜不免感到一丝好奇。

她这皇后当的就是一个悠闲,可不是谁递牌子都能获准的,能让赵柔柔看上眼的才被允许进来,不过这样的机会相当的少。

“顾媛,刚才在螃蟹宴上她虽然只说了两句话,不过……看得出来是个聪明人。”赵柔柔扮作宋颜的宫女,那螃蟹宴她自然也是有去的,那么多人里头,能让她看上几眼的也就这位顾媛了。

宋颜对她也有点印象,她端了香茗喝了一口,淡声道,“问过是什么事了?”

赵柔柔耸肩:“她非要等见着了您再说,问不出别的话来,不过看的出来,她与别的女子有些不同。”

这丫头倒是有点固执。宋颜放下香茗,颔首道,“宣她进来吧,看看她故弄什么玄虚。”

在秋雨的带领下,顾媛款款而来,她规规矩矩地跪地,“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宋颜挥手,淡声道,“起来吧,赐座。”待顾媛坐定后,宋颜的目光落到她身上,居高临下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

眉目如画,气质清雅,最难得的是那一份从容,虽然面见自己的时候有一丝紧张,不过她很好地掩饰住了。她的目光轻柔,却隐隐有一丝固执倔强,柔而不刚,心性坚韧。

宋颜在打量顾媛的时候,后者也同样在打量她。刚才在螃蟹宴的时候,虽然与皇后同场,不过却没有面对面说不过,只是远远瞧了一眼,现如今两人的距离只有一丈,能够清晰地看见她脸上的每一抹神色。

不愧是东秦国第一大美女,倾国倾城的貌,她生为女子,面对如此绝色都不免窒息,更何况是男子?最难得的是皇后那一份气度,淡定从容,波澜不惊,滴水不漏,高深莫测,又隐隐地让人有一丝畏惧。

“听说你有事,所以来面见本宫?”宋颜不动声色地问了句。

一道清亮声线将顾媛从神游中拉回理智,她忙屏息敛神,双膝伏跪于地,声线平静道,“臣女确实有事来求皇后娘娘,还望皇后娘娘大慈大悲,救人一命吧。”

“哦,救谁一命?”宋颜好奇地问道。

“不知皇后娘娘还记不记得一位叫孙莹莹的人?”顾媛缓缓抬起头,视线定定落到宋颜脸上,眼波清亮,似乎有一丝决绝。

孙莹莹?宋颜第一个反应就是不认识,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的生命里都不曾出现过一个叫孙莹莹的人,但是当她的余光无意识地扫过全场,看到秋雨那惊诧的表情时,不由地一愣。

秋雨是她穿越而来时遇见的第一个人,但同时她也是自己这身躯原主的贴身丫环。秋雨听到孙莹莹的名字时那震惊的表情不似作为,那么就是说这身躯的原主是认识孙莹莹的。

于是,宋颜在久远的记忆力掏啊掏啊,终于,她记起来了。

等了许久,见皇后没有回应,还有她脸上那一闪而过的迷茫之色,顾媛心中涌现出一抹苦涩,正欲告退时,却见皇后红唇微启。

“莹莹怎么了?本宫记得,未出阁时,她与本宫曾经相交甚笃。”简单的说,孙莹莹是曾经的那位宋大小姐的闺蜜,两人是很好的闺中密友。

宋颜记得,当初的宋颜性子很是软弱,在参加一些宴会时经常被人排挤,只能独自寂寞地呆在角落,后来有一次遇见了孙莹莹,孙莹莹也是与她一样的性子,两人一拍即合,成为相交好友。

顾媛顿时心中一喜,朝宋颜缓缓磕了一个响头,咬着牙带着哽咽道,“皇后娘娘还记得她,那简直太好不过了,还请皇后娘娘看在昔日的情分上,救她一命吧。”

“你与她是什么关系?”宋颜不动声色地问道,能够让她有勇气来自己面前求助,想必不会是萍水相逢那么简单吧。

“孙莹莹,她是臣女的表姐。”

“哦?那么继续,你刚才说救她一命?她怎么了?”宋颜微微蹙眉。

“此事说来就话长了。”顾媛清清嗓子,开始微微道来。

原来孙莹莹三年前嫁了威远侯爵府嫡出的儿子卫秦守为妻,但是世子妃的日子却过的生不如死。孙莹莹嫁进去之前,卫秦守身边就有一个貌美婢女,当初为了给孙家一个交代,于是将那已经怀了身孕的美貌婢女送了乡下去,待娶了孙莹莹进门后不到一个月,卫秦守就派人将那美貌婢女接进府里。

刚进门的新媳妇儿,府里的人还没认个全,就必须接受卫秦守纳妾生子的事实。但是孙莹莹的性子懦弱,虽然煎熬,却也只能认了。但是卫秦守卫秦守完全无愧于他的名字,卫钱守或者叫卫禽.兽。不到半年时间,他的后院就多了十来位妾室……简直令人发指。

当然,在激烈了后院争夺中,那位美貌婢女的孩子自然是保不住了,当时,她哭着喊着说是孙莹莹将她的孩子害死的,但是因为证据不足,又有卫夫人做主,所以此事不了了之。

去年,卫秦守又纳了一位贵妾,这位贵妾与别的妾不同,不像别的妾一定蓝轿子悄悄地从偏门抬进来,现在这位贵妾那可是摆了三天流水席用大红花轿抬着进来的,那规格与娶正室根本没区别。

听说这位贵妾是极贤惠的,不仅将卫秦守照顾的好,而且将卫夫人也哄的好,卫夫人简直拿她当女儿来疼的,所以将卫府的大小事务都交由她来管,这时候,没人记得卫府还有一位正正经经的世子妃。

听到此事,宋颜的眉宇微微一蹙。当妾就当妾,千娇百媚做好本分也就是了,还非要做出一副贤惠状?她将事做足了,哪里还有正室的立足之地?想起宋颜母亲当年的那些遭遇,宋颜眼底闪过一抹厉色。

在卫秦守的漠视下,在这样“贤惠”而又千娇百媚的贵妾威逼下,又有卫夫人妻妾不分的不公平待遇下,孙莹莹的日子只怕过的很糟心吧?而且她又是那样懦弱的性子……宋颜不由地有懈愁,然而宋颜想到了过程却料不到有些人的无耻那简直是没有下限的。

顾媛缓缓又说道。

因为那贵妾极为得宠,所以很快便有了身孕,于是为了这根独苗苗,卫夫人为了不让她劳神,不得不又将掌家的事交给孙莹莹。孙莹莹接过掌家大权后,也有心想要修补与卫秦守的关系,于是照顾那贵妾极为细心,而且还送了好些药材吃食过去。

“真是笨死了。”赵柔柔忍不住插嘴。

“是啊,表姐她简直笨死了,怎么能送吃食过去?”顾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没过多久,那贵妾怀中的孩子就莫名其妙的没掉了,大夫过来一查,认定那贵妾的吃食中含有夹竹桃成分,而夹竹桃却是滑胎的必备药材,于是,几乎所有的人都认定了是表姐下的毒手!”

“不会,孙小姐为人善良,她绝对不会这么做的。”秋雨忙着反驳,她站出来朝宋颜跪下,眼底蒙上一层水雾,“皇后娘娘,当年您跟孙小姐感情最好了,您看在当年的情分上,可一定要救救她啊。”

“秋雨你先起来,先听顾小姐将事情说完。”宋颜叹息道。人善被人欺,在哪个世界都一样,宋颜又问道,“后来如何?”

“因为当时几乎所有的大夫都说那贵妾怀的是个儿子,是将来的小世子,基于这种只是可能性的存在,他们却认定表姐怕小世子的位置被贵妾抢走而有伤人动机。更何况,这时候不知道谁提起了当年的那个美貌婢女的事,于是那个未出生的婴儿的罪孽也加诸到表姐身上!”顾媛含着泪,咬牙切齿道,“而且是事发之后,那贵妾却一个劲儿哭着说自己错了,冰天雪地里跪在表姐院子里求饶,表姐亲自去拉她,她也不起来,只哭着说自己错了。后来惊动了世子,等世子赶来的时候,那贵妾又那么赶巧晕倒在世子怀中。”

好一朵雪域冰原上的白莲花。宋颜生怕最厌恶的就是这种装柔弱装无辜装纯洁却一股子诡.计的女人。

顾媛又哭着说道,“当时世子看到那贵妾晕倒,简直气得不得了,以为是表姐惩罚凌虐那贵妾,直接一巴掌就甩到表姐脸上,这样他还不解气,当时就下令让人打表姐板子。天啊,在那样的冰天雪地里,又是在院子里,那么多人看着,打板子可是要脱……要脱的……”

宋颜知道,打板子是要脱掉裤子打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堂堂的闺阁千金,却被扒下裤子……

在这一刻,她心中隐隐有一股无名怒火往上窜,似乎她脑海中属于原主的那一部分记忆被唤醒,一种不属于她的愤怒和心痛似要喷涌而出。

宋颜深吸一口气,望着顾媛,眼神有一丝冰冷:“继续说。”

既然自己占用了这具身体,就该承当死她的一切责任,当初能够为了死去的娘亲对李姨娘下手,现在的孙莹莹是她当年唯一的至交好友,她怎么能够袖手旁观?况且她有这样的能力和与之匹配的地位。

顾媛又哭着说道,“当时,世子一个劲地喊打,狠狠的打。鲜血染红了皑皑白雪,表姐当时被打的晕过去,一条小命就差点断送在那一场板子上了,不过幸好她的身体底子还算好,勉强保住了一条性命。”

“她娘家呢?就眼睁睁地看着此事发生?”宋颜怒道。

“皇后娘娘您不知道,威远侯爵府的世子之所以敢薄待表姐,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表姐的娘家。在两年前,姨父在边关作战中为国捐躯,而表姐家里就只有她一个,没有旁的兄弟姐们,姨母这些年身子又不好,一直躺在床上,哪里有人给她撑腰啊。”

宋颜咬咬牙,“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表姐好不容易养好的伤,但是却依旧厄运不绝,这一切错就错在,她依旧占据着世子妃的位置。前几日……前几日……”顾媛泣不成声道,“前几日,世子带着人撞门而入,碰到表姐床上躺着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当场就供认与表姐私通。”

“这不可能!”秋雨闻言差点跳起来,“孙小姐最是贞烈不过,她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

“是啊,表姐最是贞烈不过,她岂会做这种事?”顾媛哭着道,“但是,卫府没人一个人愿意相信她的话,世子当时就叫人将她捆起来,预备将她活活沉潭溺死!”

……本章完结,下一章“给孙莹莹撑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