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05章:给孙莹莹撑腰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05章给孙莹莹撑腰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卫府……”宋颜咬牙,嘴角缓缓逸出这两个字,了解她的人都知道,此刻的她已然真正动怒了。

“你先回去吧,此事本宫记在心里了,如若实情属实,自会还她一个清白。”宋颜面容沉静,一字一顿缓缓说道,“本宫的朋友,容不得别人欺负。”

“是。”顾媛听出宋颜话中的维护之意,心中顿时放下了一大半的压力,缓缓吐出一口气,提醒道,“那此事就交给皇后娘娘了,臣女先行告退。”

目送顾媛离去后,宋颜的视线投到一旁的赵柔柔身上,端了香茗轻抿一口,继而将其搁置在桌案上,缓声问道:“此事你怎么看?”

赵柔柔在宋颜身旁坐下,柳眉微蹙,说道:“此事八成是真的。今日看卫二小姐那副做怕就可以看出来卫府的家教,真真是让人看不上眼,如果说她们做出这样的事来,一点也不奇怪。不过没调查也不能冤枉了她们,还得查过才算。”

宋颜也点头道,“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那此事就交与你去办,顺便你也亲自去一趟卫府,只有她才最清楚真相。”

因为有刺客联盟的情报网存在,所以宋颜的消息比任何人都灵通,在赵柔柔动用情报网后不到半日时间,便将事情查的水落石出了。不过当赵柔柔回来的时候,她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怎么了?能将你气成这样,那人也算是有能耐了。”宋颜笑着打趣她,同时递过去一杯香茗。

赵柔柔大大饮了一口,砰的一声将茶杯阁下,颇为豪气地一抹嘴角的茶渍,带着夸张的表情道,“这次我算是长见识了,原来人竟然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老大你不知道,坐下,听我给你慢慢道来。”

于是在宋颜好奇的目光注视中,赵柔柔义愤填膺地说着她查到的真相。

原来赵柔柔奉命去查真相,不仅顾媛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而且,而且更让人发指的是卫府还做出一些让人发指的丑事。

刺客联盟的人在查找真相的过程中,找到了孙莹莹的贴身大丫环,那丫头倒是个忠心为主的,不过自从出了私通事件后,她就被卫秦守下令打了个半死,他本想寻个人牙子发卖出去,不过人牙子有经验,知道这样的丫头大多活不了,于是就没买。其结果就是,卫秦守命人将其用破席子一卷丢到乱葬岗去。

要知道当时那大丫头脆儿还没死,只不过伤重了些,只要用些金疮药和祛风寒的药就能治好的,可是他们将认命当草芥,直接草席一裹就将活生生的人丢到乱葬岗当死人。

当刺客联盟的人找到脆儿的时候,她饥寒交迫又加上重伤风寒,几乎快要死掉了,不过还好被宋颜的人找到,抢回来一条性命。然后从那脆儿口中,赵柔柔知道了很多事。

除了被贵妾陷害的冤屈,还有一件令人发指的事。当时那脆儿从怀中拿出一张嫁妆单子交给赵柔柔,并且告诉她,这张孙莹莹的嫁妆单子上,绝大部分东西都已经被卫府私吞了。

在这个时代,女子出嫁的时候嫁妆单子一共有两份,一份归女子自己保管,还有另外一份上交公婆,但是这也只是单子而已,那些嫁妆却是女子的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据宋颜所知,古代的嫁妆是女子的私有财产。婆家是无权动用和干涉的,如果要动媳妇的嫁妆,必须得到媳妇的同意,而媳妇如果不同意也是正当的。这个时代,侵占媳妇的嫁妆是很恶劣的行为,对名声很不利。

女人去世后,她的嫁妆只能由亲生子女继承,如果没有子女,其嫁妆是要返还给娘家,夫家其他人是不得占用的。如果女人被休离或者离开夫家,嫁妆自己带走,没有分割一说。当然,很多媳妇还是会因为软弱被婆家霸占嫁妆,但如若有人告,婆家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

“卫府真的侵吞了孙莹莹的嫁妆?”宋颜冷着声音,一字一顿道,她拿着那嫁妆单子的手紧紧攥在一起。卫府还真是高看自己,难道他们就没想过,会有被清算的一天?或许,他们觉得以他们威远侯爵府的高度,没人敢清算他们?宋颜心中冷笑连连。

“是,千真万确!”赵柔柔也咬牙切齿道,“您瞧这嫁妆单上的,比如这城北的三十顷上等良田,原本是记在孙莹莹的名下,但是我之后去官府查了下,发现这个庄子早已经易主。老大你猜,这庄子移到了谁的名下?”

“卫夫人?”宋颜蹙眉。

“你这次可真是猜错了,而且怎么想也不会想到。”赵柔柔怒极反笑,“那庄子不是记在卫夫人的名下,也不是记在那卫秦守的名下,而是落在卫大小姐的嫁妆单子上!”

“你说什么?”这下,宋颜是真的惊诧了。将儿媳妇的嫁妆东西搬给自己女儿当嫁妆?这可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卫府又不是给不起嫁妆。该有多贪.婪,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来?简直难以想象。

“不仅是城北的那座庄子,我照着嫁妆单子上与官府的文档对照了下,发现但凡是好地段的商铺和上好的良田都不在孙莹莹名下了,除了其中一部分归了卫大小姐,其余的一般都记在了卫二小姐名下,这是名正言顺地转为卫二小姐将来的嫁妆呢。”赵柔柔冷笑道。

毫无疑问,能做出这样偏心事来的,除了卫夫人还能有谁?将儿媳妇的嫁妆搬空,继而转到自己两个宝贝女儿名下,转为她们的嫁妆。怪不得有人传,嫁进敏王府的卫大小姐当初嫁妆之丰厚简直羡煞旁人,原来都是从别人那偷来的。

“如此说来,孙莹莹名下几乎什么都没有了?”宋颜眉宇紧蹙。

“是啊,但凡店铺都已经被那俩姐妹给分了,上好的良田也被瓜分,下等的沙田因为种出的东西刚刚好只能抵消税收,所以卫夫人看不上这才给留下一个小庄子,其余的比如银票、珠宝等贵重的也都被以补贴家用为理由拿空了。”

赵柔柔恨铁不成钢地叹道,“你那朋友简直是羊入虎口,被吃的连渣子都不剩,真真是可怜。”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宋颜没好气地哼哼,“不过卫府的那些更可恶,贪.婪、下作、无耻!贪财也就罢了,竟然还敢陷害她的性命,既然他们如此无情无义,我又何必手下留情?”

“完全赞同。”赵柔柔笑眯眯道,“不过老大你下手可要赶紧些,因为明日辰时三刻他们族里就要将孙莹莹沉潭了。”

“这么快?”

“谁说不是呢,不过想必他们是怕拖久了节外生枝吧。毕竟卫温柔虚荣心膨胀而欺世盗名的事已经传开来了,大家也都知道卫府家风不好,如若此时再传出卫府的世子妃与人私通的丑事,只怕卫府在帝都真的抬不起头了。”

“哼,那些事是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逼她做的?既然敢做出这种事,就有承当惨痛后果的觉悟。”宋颜嘴角勾扬起一抹嘲讽笑意,“卫府因为卫温柔的事抬不起头来么?如若此时再传出卫府侵吞儿媳妇的嫁妆,你猜会如何?”

在这风口浪尖的时候,将卫府卷进丑闻的深渊,看他们往后还嚣张的起来不?况且,此消息一出,绝大多数人都会同情孙莹莹转而责备卫府,仅仅舆..论压力就能将卫府压的疲惫不堪,更何况宋颜的还有不少底牌。

“对了,你带回来的那丫头呢,能下床走动了吗?”那丫头可是重要的认证,少了她可不行。

“从星空药店拿了大师级药剂给她用,想来恢复速度会很快,明日勉强能够下地行走了。”赵柔柔回道。

“大师级药剂?不,给她用宗师级药剂。”宋颜似笑非笑道,“这张底牌不容有失,明日,咱们就能打的卫府措手不及。”

给一个小丫头用宗师级药剂?老大还真是大手笔。赵柔柔闻言不免苦笑。要知道宗师级药剂那是极其名贵的,而且卖出的都是天价,即便是让人闻之丧胆的价格,还有无数人趋之若鹜,简直就是有价无市。

“对了,那个男人呢,找到了没?”宋颜问的是那个睡在孙莹莹床上的男人,她最担心的是那个男人如若被灭口,那此事就有些不好办了。

“已经寻到踪迹了,应该很快就能寻到,你应该相信咱们联盟的情报网。”赵柔柔笑着说道,她目光一闪,因为一只白色信鸽此刻正扑腾着翅膀停歇在她肩膀上。

赵柔柔取下信鸽脚上绑着的竹筒,那上面是涂鸦着一个个鬼画符,但是赵柔柔却分明看得懂,她将那纸条地给宋颜,笑着说道:“瞧,这不找到了吗?明日辰时就能够将人带到帝都来。”

那信纸上的并不是一个个方圆的文字,而是宋颜很熟悉的汉语拼音。为了情报的保密性,宋颜教会了联盟里一部分人汉语拼音,作为联络时的特殊语言。联盟里的人对宋颜这个法子赞不绝口,为老大发明了一套保密性语言而赞叹不已,却不知道这汉语拼音拿到现代的话,那是连幼儿园的小盆友都会的。

宋颜招手让赵柔柔过来,附在她耳边,将第一步计划跟她说了,赵柔柔听了后顿时笑得有些不怀好意,忙不迭点头。

于是,不到一日的时候,继卫温柔那爆炸性的丑闻后,又传出卫夫人私吞儿媳妇嫁妆的丑闻。

威远侯爵府的卫夫人怎么可能会侵占儿媳妇的嫁妆?这绝对不可能。这是听到消息后,他们所做出的第一反应。但是,让他们哑口无言的是,随着消息传出,还附赠两张嫁妆单子,以及官府档子上的记录。

这份宣传报有四张纸。

一份是孙莹莹的嫁妆单子,另一份是嫁进敏王妃的卫大小姐那份嫁妆单子,其中两者相同部分用朱砂笔重重圈出,同时,还有官府档子上的记录为凭证!最后一页却写明了卫夫人为了谋夺猜测,竟诬陷世子妃与人私通!

而且,而且这样的嫁妆单子并不只有一份,而是……成千上万份!有街道上贴着的,有神秘人站在楼顶往下投放,更让人无语的是,朝廷三品以上大员家中每户一份,谁也不落下。

在这样狂轰滥炸的宣传之下,卫府就算想动用人脉力量隐瞒,那也是徒劳。

而能在短短时间内抄送出如此多分纸张的,除了宋颜的刺客联盟,还能有谁?不过宋颜做的隐秘,除了她们自己人,谁也不知道罢了。

于是,不到半天的功夫,卫夫人侵占儿媳妇嫁妆的事就坐实了,而卫夫人这时候还完全不知道,拉着卫侯爷的衣袖告状:“侯爷,如若不是皇后插手,柔儿此刻已经被送进宫去了,可现如今她却不得不孤零零地呆在尼姑庵里,侯爷,您说这事儿可怎么是好啊?”

侯爷不悦地瞪了她一眼,“能怎么样?太后亲口下的懿旨,你敢不从?要说你也真是,怎么能教柔儿这种法子?”

“我怎么知道那个小鬼这么机灵,竟然能看出其中的蹊跷。”卫夫人恼恨道。

“你口中的小鬼可是正正经经的皇子,将来极有可能继承大统的皇帝。”威远侯冷冷一笑。

“哼,就凭他那来历不明的身世,继承大统哪里轮得到他?丽妃怀里不正怀着一个吗?”卫夫人亲自端了茶给威远侯,“侯爷,咱们家可千万不要站到那小鬼的阵营,不然的话我真是咽不下这口气!”

“皇上真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此事如今说来还太早。不过既然仇怨已经结下,有的选,本侯自然不会与他为谋。”威远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再说,那样的小鬼,能不能够平平安安长大,还是个未知数呢。”

两夫妇还在对小宸评头论足的时候,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不多时,威远侯的贴身小厮跌跌撞撞地进来,他的手中还拿着一叠薄薄的纸张,急声叫道:“侯爷!大事不好了!”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难道还天塌了不成?有话把舌头撸直了把气喘匀了再说。”卫夫人不悦地瞪了小厮一眼,她平日里在府里可是最重最重规矩了,最看不得这种不得体的行为。

再说,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那小厮传来的是什么坏消息,肯定是她的柔儿那些事……卫夫人真是越想越气。

被卫夫人一顿训斥,那小厮压抑着心中的委屈,哭丧着脸,对着威远侯说道:“侯爷,您自己看吧!”

威远侯拿过那薄薄渡一团的四张纸,只往上扫一眼,他就心中一紧,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口弥漫开来。当他继续往下看时,果然,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一片,拿着纸张的手抑制不住微微颤抖。

他抬起头,阴冷的视线落到身旁的卫夫人脸上,那眼底的阴鸷愤恨犹如一道利剑,刺的卫夫人顿时胸口一紧。

“侯爷,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卫夫人凑上去,挤出一丝僵硬笑容。

“啪!”威远侯重重一巴掌甩过去,这一掌因为愤怒而没有控制力道,力道之大难以想象,又是突如其来的一掌,直打的卫夫人往后重重跌去,撞倒在坚硬的花岗石地板上。

“老爷……”卫夫人被一巴掌打懵了,她捂住高高肿起的左脸颊,眼中的泪犹如珍珠一般滚滚而落,委屈的不得了,“老爷……你、你为何要打我?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好不容易,脑子恢复了清明,威远侯颤抖的指尖指着卫夫人:“你!你做的好事!”说着,他将那薄薄的四页纸递给卫夫人,怒气冲冲道,“你自己看看,你究竟做了些什么!”

说着,那叠纸张劈头盖脸朝李夫人面门砸去。

卫夫人忍住怒火和委屈,颤抖着手指捡起,顿眼一看,只一眼,她就感觉到脑袋一片空白,一股热血从四肢百骸往脑门上狂涌而去,她手脚冰冷地捏着那薄薄的几张纸,身子僵硬如坠冰窖。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那些事明明做的很隐秘,官府那里也都已经打好招呼了,怎么可能会在现在暴露出来?而且、而且上面罗列的如此详细,每一处庄子何时,经由哪位师爷之手,转到何人名下……如此种种,具体而详细,却那么的真实,犹如真实所见。

孙莹莹的那张嫁妆单子,那些被鲜红朱砂笔重重圈出的资产,犹如一双无形的手紧紧扼住她的咽喉,让她口不能言。

看到卫夫人那惊骇后怕的表情,威远侯顿时一阵气恼,他怒而咆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媳妇的嫁妆怎么会添加到宁儿的嫁妆单子里去?说!”

当初卫温宁出嫁的时候,她的嫁妆单子威远侯是看过的,但是他没看过当初孙莹莹嫁进来时候带的嫁妆单子,因为那单子一直都是由卫夫人保管的,所以他没有看出来。

“是……是莹莹她自己与宁儿要好,她、她自己非要将她的嫁妆分给莹莹,说是给她添妆,不然嫁妆太薄了会让敏王府看不起的。”卫夫人艰难地咽了下口水,勉强辩解道。只是,这样的理由连她自己都说服不了。

“你——!”威远侯哪里会信她的鬼话,怒气冲冲道,“编,你给本侯继续编!如若只送给一两处庄子铺子还能说得过去,那十七家商铺,二十五个庄子,那几乎是她嫁妆的所有,也是说送就送的?你当秦守他媳妇是傻子呢?还是当本侯是傻子?”

“我……我怎么知道!”卫夫人咬住不松口,坚决不承认是自己动的手脚。

“你——!”威远侯气得又一巴掌甩过去,他转过身怒道,“本侯一直以为你是个好的,知书达理,贤惠贞静,没想到你竟糊涂至此!柔儿被你养成这个模样,你还嫌咱们府上不够丢脸吗?现在还出了这种事!”

毕竟脸面的事大,威远侯也来不及再训斥卫夫人,他双目圆瞪指着小厮道,“不管这事是谁传出来的,赶紧的拿本王的手信去五城兵马司,叫秦统帅出动人手压制这条消息。”

那小厮哭丧着脸,嘶哑着声音道:“侯爷……这事不成了,瞒不住了。”

“你说什么?”威远侯怒目而视,那眼底的寒光刺的小厮面色苍白。

“回侯爷的话,现在帝都里这样的纸张满城都是,成千上万的,况且,况且据传来的消息,帝都但凡三品以上大员的府上,每家每户都有这样的一份。”小厮惊慌失措道。

三品以上大员府上都有?

闻言,威远侯身子一晃,差点晕倒在地……这次丢脸真是丢大发了!

嫁妆的事还是脸面上的问题,但是那最后一页,那用朱砂笔写成了一段话才是关键呐。卫夫人为了谋夺儿媳妇的财产,故意使人栽赃她私通之罪,这样的罪名一下,威远侯哪里吃罪的起?

而原本族里决定,今日要将秦守媳妇沉潭的!那个不守妇道的女人,竟然敢私通府里的长工,败坏威远侯爵府的名声,所以经过族里决议,将其沉潭,以儆效尤。但是现在此事一出,变成了侯爵卫夫人为了侵占儿媳妇的财产诬陷。

这样一来,反倒弄得他们站不住脚了!威远侯如此对他夫人恨的那叫一个咬牙切齿啊,恨不得直接拿笔将她给休了!

这个原本平静的早上,威远侯府里却乱做一团,一时间弄的鸡飞狗跳人仰马翻。

皇城,翊坤宫。

淡淡的晨光中,天空一片橘黄,空气中传来清晨特有的干净气息,枝头上莺儿歌声婉转,犹如天籁之音,边上的花坛里鲜花开的正盛,百花争妍,一片欣欣向荣。

宋颜躺在竹藤编制的摇椅上,手中捧着一本书卷,正看得滋滋有味。

赵柔柔笑着走来,随意在宋颜边上一座,笑着将早上经由宋颜策划她执行的好戏给宋颜汇报了一边,同时她还绘声绘色地将威远侯爵府里发生的事也给讲了一遍。

因为赵柔柔好玩心性,所以她早早地就在威远侯正房里分派了人专门盯着,所以早上威远侯和卫夫人之间的一举一动都尽在她们掌握之中。

“发生了今日这样的事,他们怕是不敢再将孙莹莹沉潭了。”

“未必。”宋颜嘴角微勾,冷冷一笑,“人心之险恶,那是没有下限的。趁着这股火势,咱们再添上些柴火,将这场戏热热闹闹的演下去。”

“那敢情好。”赵柔柔抚掌笑道,“现在整个帝都里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而且极有可能御史大夫会将此事上奏皇上,弹劾威远侯。”

“这不就是咱们要的效果吗?让威远侯自顾不暇去,他越忙的焦头烂额,咱们的时间就更充裕。”宋颜似笑非笑道。

“那么老大,接下来第二步棋,该如何走?”虚心好问是赵柔柔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

“去……孙府看看吧。”宋颜想了想,踌躇了下,终究还是决定去苏府看望故人。

不过她们并不是以皇后的架势去的苏府,而是乔装打扮隐瞒身份。原本皇后嫁进皇宫里那是极少能够有机会出去的,不过那只是对普通人而言,对于宋颜来说,出宫就同吃饭喝水般简单。

这次宋颜并没有带赵柔柔,而是带着秋雨。毕竟秋雨才是她真正的丫头,而是当年宋颜与孙莹莹交好的时候,秋雨也是常去孙府的,她认得路。

一辆精致马车缓缓地从街角停下,停在了苏府门前,秋雨恭敬地扶着宋颜下马车。

宋颜看着眼前的孙府,因为年久失修,孙府与记忆中的样子想比,有些败落了,看着有些颓然,庄严,苍凉……

既然是微服出来,宋颜也就没有摆出皇后的款来,她以孙莹莹的好友身份投上拜帖,没多久就有嬷嬷过来,将宋颜引了进去。那嬷嬷一开始看到宋颜的时候,眼底一顿,觉得这姑娘有些面熟。

待得被宋颜问了几句,她忽然心中一抽,瞪大双眸:“你……您是当年的宋大小姐?”不是她记性不好,而是当年的那位宋大小姐如今已经是皇后娘娘了,既然是皇后,又岂能随意出现在这里?

宋颜目光微扫,“李嬷嬷好眼力,当年李嬷嬷做的玫瑰糕好吃的紧,现在可还经常做么?”李嬷嬷是孙夫人跟前得意的嬷嬷,当年宋颜经常来孙府,也见过她几次,所以记得。

没想到皇后娘娘会笑着跟她说话,李嬷嬷愣了愣,随即兴奋道,“做呢,夫人也爱吃的紧,有时候还会给小姐稍些过去……”话到一半,李嬷嬷想起小姐如今的遭遇,眼中顿时弥漫着一股悲戚之色,“皇后娘娘,您不知道,小姐她……”

“本宫知道。”宋颜打断她的话,淡声说道,“本宫正是为此事而来,带本宫去见孙夫人吧。”

“好好好!”李嬷嬷闻言,长久以来压抑的悲戚顿时一扫而空,她喜的不行,殷勤地在边上带路。

“听说孙夫人最近身子不太好?”

李嬷嬷闻言,叹息道,“夫人原本身子就不好,再加上那日从威远侯府里传来的噩耗,夫人听了后顿时晕倒在床上,在那之后病情就一日重似一日,大夫说,夫人现在根本是在熬日子……”

不多时,正房就出现在眼前,在李嬷嬷的牵引下,宋颜直接进入内室。

宋颜的目光静静投注在床上那双目紧闭的妇人身上,她感觉到自己的眼睛有些酸涩。当年那美貌温婉的女子,一颦一笑皆美不胜收,但是不过几年光景,她脸上就爬满了皱纹,脸色焦黄,病怏怏一片,而且看起来显得那么的苍老。

宋颜缓缓走过去,在她身旁坐下,双眸定定地落到她脸上。

她还记得,母亲早亡后,李姨娘对她很苛刻,甚至明里暗里给她下绊子,甚至有一次李姨娘诬陷她偷东西,她吓的不得了,跑到了孙夫人面前直哭。当时,是眼前的这位孙夫人,她不顾忌讳亲自去的宋府,她亲口保证宋颜的人品,那件事才不了了之,当时李姨娘简直恨不得将孙夫人给生吞活剥了。

床上的人眼角微动,她缓缓睁开双目,涣散的瞳孔透射到宋颜脸上。

“颜儿?”孙夫人漆黑的瞳眸聚焦到宋颜脸上,在看到她面容的瞬间,不由地惊呼。

宋颜点点头,在孙夫人床沿坐下,拉着她的手苦笑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您也不来跟我说,这次要不是顾媛,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完全被蒙在鼓里。”久远的记忆打开,曾经的宋颜经历过的一切都回到宋颜脑袋,眼前的孙夫人让她看着倍觉亲切。

可能,这位孙夫人在原来的宋颜眼中,是如母亲般的存在吧。

孙夫人苦笑,刚想说话,却觉得胸口一阵气闷,抑制不住低低咳嗽起来,她不想在宋颜面前表现出病弱不堪的一面,压抑着低低咳嗽,可是却咳出了一道鲜红血液。

宋颜心中一紧,赶紧扶着孙夫人坐起身来,五指握住她的手腕,一股轻暖的灵力透过经脉缓缓流注进孙夫人颓败的经脉中。起初还不觉得,待得片刻之后,孙夫人便觉得浑身暖洋洋的,而且身子也不如原先的沉重了。

“这……”孙夫人惊诧地望着宋颜。

宋颜浅浅一笑,把着孙夫人的脉门把脉,把完后,她心中闪过一抹叹息。果然是喘鸣,这是很难治愈的病症,只能用药材拖着,当然这只是对于一般的医术而已。

宋颜装作伸进袖子,其实却是从空间里取出一瓶蓝色药剂,她打开瓶子递到孙夫人面前,笑道,“这是从星空药店里取来的药剂,喝下它后,虽然不能完全治愈喘鸣,却能够治疗到一定程度,而且不到三个时辰便能下床走动。”

“这……”当孙夫人的目光落到那药剂上时,双眼顿时瞪的浑圆,“这、这可是宗师级药剂?”这药剂她看的相当的眼熟,当星空药店拿出来拍卖的时候她也是拖着病体参加过的,当时这瓶药剂拍卖到八十万两,她拿不出来银子,只得罢手。

“夫人好眼光,一眼就认出来了。”宋颜笑道,“不过是八十万两而已,本宫拿的出来。”

“不、我不能喝。”孙夫人摇头道,“这太贵重了……”

“夫人就当是为了莹莹吧。”宋颜将药剂递到孙夫人面前,眼神中带着眸中诱惑,“夫人现在最担心的一定是莹莹吧?只有夫人你好了,莹莹才有救,所以,请喝下它吧。”对于宋颜来说,宗师级药剂不过是举手之劳。

孙夫人目光深深地望着宋颜,继而,郑重点头。

当孙夫人能够下地走路后,便开始实施宋颜设定好的计划。

苏夫人带着那张嫁妆单子,直接就进了京都府尹衙门,敲响了那嘹亮的响鼓。

不多时,孙夫人状告威远侯爵府故意诬陷其女孙莹莹清白并侵占其嫁妆。此刻,帝都的人正全神关注着卫府的事,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能激动人心,更何况是现在这样的情景?

京都府尹赵大人却笑得很欢快。

他的桌上此刻正躺着厚厚一叠的银票,看样子足足有五万两……那可是五万两啊!这可多亏了最近这场风暴,不然哪来有这么厚的油水给他捞?威远侯爵府出手还真是大方啊。

既然孙府已经后继无人,没有人给她们家撑腰,那这官司还不是想怎么定案都听他的?府尹大人与他的夫人相视一眼,彼此眼中都饱含笑意。

这时候,外面进来丫环,说皇后有懿旨,请夫人进宫一叙。

府尹夫人心头一跳,她与皇后素来没有交情,在此关键时刻,皇后却独独宣她进宫,难道是为了眼前这事?府尹与府尹夫人对视一眼,心头一阵狂跳。

府尹夫人在宫女的带领下,款款走向翊坤宫,而此刻的宋颜并没有坐在大殿,而是随意坐在紫藤架藤竹编制的软椅上,她的身边红泥小炉煨着一壶上好的大红袍,一股淡淡的茶香弥漫在空气中。

“臣妇赵氏,给皇后娘娘请安。”府尹夫人心中带了一丝忐忑。她原本也以为这位皇后娘娘是白痴是包草,但是经过几次宴会之后,她切身体会到什么叫做深藏不露,不怒自威。

“赵夫人,请坐。”宋颜遥遥指着一旁的紫檀木椅子,随意说道。

“谢皇后娘娘赐坐。”府尹夫人缓缓落座,谨慎的她只坐了一点点边角,维持着得体的姿势。

看到她恭恭敬敬的样子,宋颜心中闪过一抹嘲讽,她似笑非笑地瞥了府尹夫人一眼,状似漫不经心道,“听说今儿个府尹府上发了大财了?”

府尹夫人顿时觉得心口一阵狂跳,快的似要从胸膛里跳出来,同时她的面容也有孝白,好不容易挤出一丝僵硬笑容,“皇后娘娘真爱说笑,哪里有这样的好事?”

“可是听说威远侯爵府的人一大早就去了你们府上呢,难道没有吗?”宋颜居高临下,目光慢悠悠地射过去,“莫非,要请那位卫府的李管家出来对峙?”

皇后怎么知道送银票过来的是卫府的李管家?府尹夫人猛然抬头,在接触到宋颜那带着嘲讽而似笑非笑的眼波,她的目光不受控制躲闪而过。

难道是那位李管家说出去的?难道说那位李管家已经被皇后娘娘拿下了?难道说皇后娘娘对那件事也很关注?是了,现在整个帝都的目光都聚焦在这件事上,皇后娘娘又岂会不好奇?

威远侯明知道这样,却还是给他们府上送了整整五万两的银子,他这是想拖人下水将这摊子水搅浑吧!

这收受贿赂的事一旦被揭发出去,老爷的仕途也就做到头了。此刻,府尹夫人可真真是将威远侯爵府给恨上了。

府尹夫人脑子转的很快,不多时她笑着抬头,望着宋颜说道,“皇后娘娘多虑了,今早威远侯确实有派人送来银票,可是我们老爷当场就给退回去了,一分都没收。”

宋颜故作讶异道,“是吗?五万两可不是小数目,真的不分也没收?”

闻言,府尹夫人差点跌倒,此刻她如坐针毡,心头更是焦急一片。皇后娘娘果然知道,她竟然连五万的数额都一清二楚,不过幸好她不知道具体的钱庄银号,不然的话……

“真的,一分都没收!”府尹夫人拍着xiōng部保证。

“对了,听说通宝钱庄的银票全国通过,可是有这回事儿?”宋颜慢条斯理地把玩着大拇指上的白玉扳指。

宋颜的语气越是轻描淡写漫不经心,府尹夫人却越觉得心里压着的石块越来越沉,重的她快窒息了。她没想到皇后娘娘竟然察的这么深,就连那银票所属的钱庄银号都一清二楚……如若皇后娘娘想扳倒她家老爷,简直易如反掌吧?

“皇后娘娘……臣妇突然偶感不适,头有些晕……”府尹夫人抚着额头,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

宋颜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对了,本宫有没有告诉过你,最近流言疯传的那件事的女主角孙莹莹是本宫当年闺中密友的事?”

什、什么?府尹夫人顿时瞪大双目,惊.骇皇后……完了完了完了……孙莹莹竟然是皇后当年的闺中密友?听皇后这口气她是要给孙莹莹撑腰了啊。

是哪个王八蛋龟.孙子说孙莹莹没有后台背景的?人家的后台是皇后啊,而且是连太后和皇上都礼让三分的皇后娘娘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还她清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