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10章:腹黑的宋颜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10章腹黑的宋颜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有皇帝亲自去迎接被关在暗房里宋颜,自然是很有体面的。

宫里那些捧高踩低的,原本以为皇后要失宠了,还在暗暗偷乐,想着是不是要赶紧巴结腹部隆起的丽妃,却没想到才三天功夫,皇后就被放出来了,而且还是皇帝亲自去迎接的。

据说在皇后出暗房的那一天,离宫里发出一阵阵瓷器被砸碎的清脆声音,而过不了一日,离宫的管事宫女就拿了张单子却内务府,要她们照着单子将东西给补齐了。

内务府的主管早已经向宋颜投诚了,如今拿着这单子,左右想想觉着不是个事儿,便拿着那单子去翊坤宫求见宋颜。

宋颜狭促地看了那张清单,慢条斯理地问道:“离宫里经常要换一批瓷器么?”

内务府管事恭敬地跪倒在地,皱着眉宇无奈道:“回皇后娘娘的话,离宫里近几个月已经换了整整十批瓷器了,但凡是不耐摔的,都可着劲的换,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啊。”

宫里换瓷器的有,可也不必这么勤吧?当初丽妃得宠的时候也没见她如此娇纵啊。

宋颜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淡声道:“可曾问了是何原因?”摔瓷器?梦琉璃的怒气就这么没出发泄么?

内务府管事苦着脸道,“问是问了,可丽妃娘娘说是宫女太监做事不仔细,不小心磕了碰了的。话是如此说,可也没见别宫的宫女太监有这么不仔细的呀。”

宋颜似笑非笑地把玩着大拇指上的白玉扳指,淡声道:“既然离宫里的宫女太监做事这么不小心,那就一人二十个板子,让他们还敢不敢再粗心大意。至于那些瓷器摆设,既然离宫的那位没这个福气享受,那就挑些铁的木的摆设过去,不求外表华丽,不过务必要结实耐用些,免得过不了几日又要换。”

内务府管事也不是笨的,很快就听明白了宋颜话中的意思,他想象着离宫那精致华丽的殿内摆着结实陈旧的木制家具摆设……还真是怎么想怎么别扭,只怕离宫那位脸都要气得扭曲了吧?

他心中一乐,脸上却一本正经地道:“皇后娘娘说的是,本该如此的,不然宫里再好的东西都要被摔没了。”

他前脚一走,宋颜后脚就命了慎刑司的人拎着木棍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地朝离宫去了,到了地儿,当着离宫所有人的面对着梦琉璃念了一通皇后口谕,然后不管梦琉璃扭曲的面色,让那群宫女太监排着队上来领板子。

梦琉璃的面容当场气得煞白,捏着丝帕的手紧紧绞成一团,那眼底的恨意似乎要将那慎刑司的管事给吞没。

不过慎刑司的管事也不是省油的灯,更何况丽妃早已经失宠了,就算怀了皇子皇上也没对她有好脸色,所以那管事也不惧怕梦琉璃,拿着皇后的口谕当挡箭牌,将梦琉璃挡了出去。

先打的是太监。

一个又一个的太监被拎上去按在条凳上,只怕的哭天抢地泪流满面,打完了太监再打宫女。太监还好,剥了裤子打也就罢了,但是宫女们一个个都是清清白白的,大廷广众之下被杖责,脸上早已花容失色,哭得不能自已。

但是慎刑司的管事一点情面也不留,只高高地坐在位置上,扬着手道,给咱家打,狠狠的打!你们这群刁奴,一个个胆大包天,竟然敢摔丽妃娘娘的瓷器,而且一连摔了十来次。丽妃娘娘善良仁慈不舍得罚你们,但是皇后娘娘却是最重规矩的,做出了事就要罚!

那一个个宫女太监心中那个恼恨了。什么叫丽妃娘娘善良仁慈?明明是她自己摔的那些金贵瓷器好不好?将过错推到他们身上也就摆了,竟然还摆出那样一副仁慈的嘴脸给谁看?

打到后来,梦琉璃假装腹部疼痛,动了胎气,场面有徐乱。不过慎刑司的人也不是傻的,他来的时候身边就带了太医院最擅长妇科的太医令,见丽妃捂着肚子喊疼,太医令直接就出现了,众人将丽妃娘娘扶进内殿去,可外面的杖责却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

这次离宫的人集体受罚,他们挨了打之后,心中都将梦琉璃给恨上了,心中都道,跟了这样虚伪的主子,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翊坤宫的人听到这样的消息,人人都乐了,都觉得甚为解气。之前皇后娘娘一直放任丽妃,明明有能力却依旧让她蹦踧,她们虽然不敢心有不满,不过却多少觉得有些憋屈,现如今皇后这一出,倒让她们大大出了一口恶气,当天晚上,翊坤宫连菜都多加了两道。

处理了梦琉璃的事都,宋颜就接到秦殊身边的太监传来的话,要她替皇帝去好好孝顺太后。

接到这个消息,宋颜眼珠子一动,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送到那太监后,宋颜一回身转向屋中,笑容满面道:“来,伺候本宫更衣,等下去慈宁宫伺候太后去。”

赵柔柔掩唇笑着应了一声,从衣柜中拿出一套新作的猩红色褙子以及浅蓝色罗裙,摆在床上笑着问宋颜:“您瞧瞧,穿这身怎么样?”

宋颜手指点点下巴,眼底忽而闪过一丝狡黠,伸出食指在眼前晃了晃:“不好,这套收起来吧,柔柔啊,我记得前段时间你闲着没事拿丝缎练手,做了身缟素白的裙子,放哪了?今天就穿那身,还有,身上的首饰啊配饰啊什么都别带了,头上么,就带一朵小白融化,再来支银簪子吧。”

按理说,伺候病人理应穿的喜庆些,让病人心情好,再者也有冲喜的意思在里面,然而现在宋颜却挑了这么一身缟素,而且因为是赵柔柔出手做的,上面也既没有暗纹也没有花纹,看起来倒像是……嗯,孝服。

赵柔柔听过一句话是这么说的,要想俏一身孝。这一身缟素白群不仅衬的皇后冰肌玉骨,犹如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又能够将勉强喘着口气的太后给气死,果真是高明的很呐。

赵柔柔摸着鼻子,毫不掩饰嘴角的笑意,“既然如此,那脸上的妆咱也不上了?”

“那是自然,涂脂抹粉的那些鲜亮,岂不是将太后给比下去了?”宋颜一本正经地接话,结果换来赵柔柔再也忍不住的哈哈大笑。

捂着肚子笑了会儿,赵柔柔这才直起腰来,她抑制不酌奇问宋颜:“老大,按理说太后那么精明的人,又有那么强大的实力,怎么就这么容易就着了您的道呢?”

直到太后发病了,赵柔柔才想明白为何那时老大头也不回地进去暗房,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如今想来她是想避嫌,没了作案时间。也是,谁能想到太后的病与关在暗房里的皇后能牵扯上什么关系呢?

“你猜?”宋颜似笑非笑地挑眉。宗师级药剂师,不仅要药炼的好,而且下药的手段更要好,最好是严丝合缝地让人看不出一点异样来。

“委实是猜不到这才来问你的。”赵柔柔双手托腮,清澈的能映出人影来的双眸定定望着宋颜,“不过……是不是与卫夫人送进来的那盆君兰花有关?”

赵柔柔当时卫夫人到处打听太后的喜好,是宋颜故意放出风声说太后喜欢君兰花,而且是开的最最浓烈的君兰花,所以卫夫人才花费重金买了开的最艳的一盆送进来讨好太后。不过说也奇怪,太后对那盆花还真喜欢上了,就摆在她每日里作息的东次间。

“猜对了一半。”宋颜望着镜中的自己,眉宇微挑,“其实真正的玄机在驻颜丹,呵,那驻颜丹可是太后自己千方百计求去的。”可惜她却不知道自己求去的竟是毒药。

“驻颜丹?”赵柔柔惊呼,她怎么也没往驻颜丹上想去。没想到老大这么早就埋下了伏笔,而现在,借着君兰花的引子将毒素引发出来。要知道,驻颜丹早已研成粉末,撒进太后面容上,渗进肌肤骨血……

草灰布线志在千里,所有的一切都在老大的运筹帷幄之中。望着宋颜那双犹如一泓清泉般沉静的漆黑双眸,赵柔柔心底涌现起一抹佩服。

帮着宋颜换好了衣衫,又梳了头发,赵柔柔跟在宋颜身后,默默地往慈宁宫方向行去。

进了慈宁宫,宋颜正要向这位老佛爷请安时,却发现太后死死地盯着自己,眼中似欲喷出火来。宋颜微微行了一礼,款款走到太后身边,帮着掖了掖被角,笑容满面道:“老佛爷,臣妾给您请安了。照皇上的意思,臣妾本来还该在暗房里呆下去的,可是皇上说您一直惦记着臣妾这才不得已放了臣妾出来。哎呀,老佛爷,就算您再想见臣妾,也不能这般激动啊,这病人啊,就得心平气和的……您别激动,千万别激动。”

宋颜的个性是一惯的淡然,不过跟秦殊呆久了,竟被传染了这腹黑的性子,忍不住就要刺刺这位原本不可一世的太后。

……本章完结,下一章“离开一段时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