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14章:情花开花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14章情花开花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慕容昊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梦琉璃,伸出的手臂僵在半空,薄唇因为太过惊愕而微张。

未等慕容昊反应过来,梦琉璃怨愤的话如流水般涌出,毫无顾忌,连绵不绝。

“宋颜!是,当初是你救的慕容昊,是你将他脸上的伤治好,是你将他的内伤治疗妥当后才将他交给我照顾,可是那又怎样?一直默默陪在他身边等他醒来的那个人是我!是我梦琉璃,而不是你宋颜!既然当初你选择决绝离开,为何后来又要出现!”

梦琉璃这是自寻死路吗?宋颜忍不住想抚额,她从没想过要将此事说出来,但是梦琉璃怎么就这般毫无顾忌?

看着慕容昊那脸上的神色,宋颜颇为无奈地叹息一声,对梦琉璃说道:“说完了没有?门在那边,不送。”之所以不将那件事说出来,就是不想被慕容昊惦记上,但是现在梦琉璃倒好,不管不顾的说了个干净利落。

“宋颜!我告诉你,不管你在皇上面前怎么诋.毁我,今天我就将事实原原本本的说出来!”梦琉璃转而将视线定定落到慕容昊脸上,恨声道,“皇上,当初在诸城的时候,确实是宋颜救的你,而不是!但是……”

皇上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对自己转变态度,绝对是因为宋颜对他讲了当初在诸城发生过的事,而且梦琉璃还肯定,宋颜一定说了很多诋.毁自己的话,不然的话皇上不会这么不念旧情。所以此刻,她不求着皇上原谅,只求还原当初的真相。

然而……

“你说什么?!”慕容昊好不容易才从惊诧中回过神来,他一把拉住梦琉璃,眼眸中冷漠地不带一丝感情,“你刚才说……当初救朕的人是她……而不是你?”

梦琉璃的脸刹那间变得毫无血色,她望着慕容昊的目光闪过一丝茫然,还有一丝惊慌失措……皇上那句问话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并不知道当初救他的是宋颜?但这怎么可能的呢?梦琉璃的脑袋迅速转动着,脸上更是闪过各种复杂情绪。

“告诉朕!当初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慕容昊长臂如铁钳,紧紧拽住梦琉璃的双肩,力道大的几乎要将她纤细骨络捏成粉碎,他的眼底带着一抹疯狂阴.鸷,全身散发出骇人气息。

“皇上您……”梦琉璃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视线缓缓移向宋颜。

宋颜则随意地双手抱臂,回她一记漫不经心的笑意。自掘坟墓,说的就是梦琉璃这样的人吧。在这一刻,宋颜不由地为梦琉璃的悲剧人生感到一丝微微的同情。

秦殊离开,慕容昊回来,梦琉璃可算是苦尽甘来,又可以混的风生水起,做她的后宫第一宠妃了。但是现在,她不仅生出了个小怪物,而且还亲口将那件最大的秘密曝光。

面对梦琉璃的迟疑,慕容昊眼底迸.出点点寒光,眼底的杀气逐渐笼罩,他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梦琉璃,怒喝道:“说!将当初的事一五一十地给朕讲清楚!一个字都不许漏掉!”

梦琉璃傻在当场,眼底迟疑,不敢再发出一丝声音。

“不说是吧?那朕就掐死他!”慕容昊作势要抢过梦琉璃怀中的怪胎。

此举顿时将梦琉璃惊地脸色苍白,她死死地抱住那怪胎,大声而凄厉地叫道,“我说我说我说!当初在诸城的时候,是宋颜将昏迷不醒的你送过来,不过当时你脸上的外伤和身上的内伤都已经被治好了大半,爹爹说,那样的伤如若不是先前被人治好,他是绝对治不好的,我的医术就更不可能了……后来皇上醒来后,一直抓住我手,说要娶我……”

真相……难道这就是事实的真相?

怎么……怎么会是这样?慕容昊脚步有些踉.跄,抑制不左退了几步。

当初那双给他涂药的温暖媦夷,当初那让人安心的声音,当初那坚定的话语……慕容昊心底涌出一抹恐慌,脸上更是苍白如纸,他有些手足无措地看了宋颜一眼。

“你,确定当初送朕过去的人是她?”慕容昊目光死死地盯着宋颜,话,却是对梦琉璃说的。

梦琉璃恨意难消,满眼阴毒地瞪着宋颜,咬牙切齿道,“就算化为灰,我也认得她!”

如若世上没有宋颜该多好,那样她的人生就不会这样狼狈,不会这样悲惨!是她,都是她,如若不是她阴魂不散地追着进宫,自己现在又岂会是这副摸样?恨,刻骨铭心的恨,浓的犹如墨汁,就算是化为厉鬼,她也绝对不会放弃报仇,绝对不会!

“所以……朕想要娶的人是她,而你却替代了她?”慕容昊恨极,咬着牙,一字一顿地缓缓说道,他的眼底似乎蕴含着辩雨来临前的宁静。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梦琉璃接受不了这个罪名,她泪眼朦胧地望着慕容昊,拉着他的衣袖哭诉:“皇上,你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我,说要娶我的人也是你……为何会变成她?为什么!”

慕容昊狠狠甩手,梦琉璃一时不查被推出了三丈之远,重重撞到柱子上,狼狈地跌倒,她趴在地上,凄美的双眸难以置信地望着慕容昊……刚才,皇上竟然那么狠地推开她?

确定了这件事的真相后,慕容昊的脸色一时间铁青一片,望着宋颜那双美眸,他的脸色又涨的通红,有些狼狈地偏过头去,躲避宋颜似笑非笑的打量目光。

躲避宋颜的注视,却又那么刚巧对上梦琉璃那张曾经让他魂萦梦绕的脸。他爱的是那个在他濒临死亡之际将他拉回人世的那双手,他爱的是黑暗中她带来的那一抹曙光,他爱的是她那旁若无人的坚定自信……他以为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她,所以当他第一眼看到梦琉璃时,便将这抹感情按到梦琉璃身上,所以才会对梦琉璃宠溺若斯。

但该死的是,事实上梦琉璃只是一个替代品,梦琉璃根本就不是她!而她……竟然就是三番两次被自己鄙夷、漠视、嘲讽的宋颜,他名正言顺的皇后,他一直在拒绝,一直没有正眼看过的皇后。

“你,该死!”慕容昊轻描淡写地望着梦琉璃,眼底却杀意盎然,“如若当初你对朕说出真相,朕就不会浪费这么多感情到你身上。朕现在回想起当初对你做下的那些蠢事,说过的那些誓言,就恨不得活活掐死你!”

“皇上……”梦琉璃喃喃念着。

慕容昊甩袖,转过脸去,望着空寂的大厅,他抑制不住自嘲冷笑:“太可笑了,简直太可笑了!那些日子里,朕一直被你蒙在鼓里。将堂堂的东秦国皇帝玩弄在鼓掌之间,你很得意吧?”

“没有!没有皇上您听我解释……”梦琉璃哭喊着跪着爬过去,犹如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她死死揪住慕容昊的龙袍衣摆,哭着辩解。

“解释?不需要。”慕容昊以居高临下的姿势,冷漠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梦琉璃,眼底不带一丝怜惜,仿若看的只是一只蝼蚁,他缓缓地,一字一顿咬牙道:“朕现在看到你,就恨不得活活将你掐死!”看到梦琉璃,就想让回想起当初的愚蠢,那一切的山盟海誓都成了最可笑的笑话!

“来人!”慕容昊阴狠地注视着梦琉璃,缓缓地下了一道命令:“将梦琉璃关进离宫!一年……不,一辈子都不许她再踏出离宫半步!不然,就提你们的人头来见朕!”

这是圈禁,是幽闭,是打进冷宫……

“不皇上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梦琉璃被慕容昊眼中的恨意吓的魂飞魄散,哭着喊着抓住慕容昊的袍角死也不松手。

不可以,不可以这样……她不要被打进冷宫,不要一辈子都活在暗无天日的地方,她不要一辈子都失去自由……更主要的是皇上眼底的那抹冰冷恨意。以为他再如何不悦,也只是散发着冷气,但是现在在他的眼底,盈满了浓重的厌恶,是的,是厌恶。

此事,屋外的护卫快速闪进来,他们的视线与宋颜碰触,宋颜几不可查地微微颔首,他们这才凶悍地朝梦琉璃走去,双臂力道大的惊人,两人架起梦琉璃拖着她就往外大步离去。

梦琉璃哭着喊着叫着,但是慕容昊却无动于衷,甚至连眼角的弧度都不变,眼底依旧是满满的仇恨和厌恶。

此刻,梦琉璃一颗心也陷进谷底,心,痛彻冰寒,痛到麻木。

无情最是帝王家,慕容昊将这家教贯彻到底。他心中没有对梦琉璃的半分怜惜,有的,只是被欺骗后的恼羞成怒,和害他失去所爱的恨意。是的,失去所爱。当初如若梦琉璃肯说出真相,他就算寻遍天下也要寻到“她”的下落,当初如若梦琉璃肯说出真相,他就不会与宋颜失之交臂。

梦琉璃被拖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渐行渐远,最后消失不见,而房内,依旧沉寂如一潭死水。

“你……”沉默中,然后率先打破僵局,他上前一步,目光紧紧胶着在宋颜面容上,眼底有一种咄咄逼人的意味,他暗哑着声线,“你为何要骗朕?”

“什么?”宋颜有朽恼地揉揉额际。那层真相被捅破,她想,她要应对来自于慕容昊的麻烦了。还是一开始好,他心心念念都将心放在梦琉璃身上,根本就顾不上自己。

“你明明知道朕弄错了,为何不对朕明说?如若你说了,朕就会……”慕容昊试图抓住宋颜媦夷,声音带着抹抑制不住的激动。

“皇上在说什么?臣妾怎么听不明白?”宋颜冷笑地望着他,眼眸中带着嘲讽笑意。

“宋颜!事到如今,你还要继续装傻吗?刚才梦琉璃已经全都交代清楚了,当初救朕的人是你,是你宋颜!”

“那又如何?”宋颜嘴角微勾,随意问道。

慕容昊一怔,她这是什么意思?还有这旁若无人的态度又是什么意思?为何让他觉得她有一种撇.清的感觉?这一定是错觉吧?

“颜儿……”慕容昊动情地望着她。

她一袭淡粉勾着银线的郦香锦缎纱裳,给人一种澄静的感觉。面上不售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乌黑的长发透着晶莹的光泽,吹弹可破的肌肤细致如美瓷。

她的脸上带着恬淡的微笑,蓦地,她慵懒的打了个哈欠,阳光照耀在她身上,显得懒洋洋的、淡淡的。那么的随心所欲,那么的漫不经心,却有着罂粟般致命的吸引力,使得目光不由主地落到她身上,直至沉沦……

平心而论,宋颜不愧是东秦国第一美女,比梦琉璃漂亮许多,不论容易还是气质,还有她随心所欲的姿态,都让人忍不住被迷住眼。

以前他怎么就没发现,宋颜竟然有着这般让人窒息的吸引力?难道以前的他是瞎了眼不成?

宋颜没好气地挥开慕容昊伸过来的爪子,冷冷一笑:“皇上,既然已经回来了,就好好下去歇息吧。至于丽妃,她好不容易诞下皇子,却又是个死胎,难免心中慌乱,脑子不清醒,说了些胡话也是可以理解的。”

“颜儿!生为皇后,虽然需要仁慈,但是善良也要有个限度。梦琉璃她竟然敢假冒你,这根本就罪无可恕!”慕容昊目光灼灼地注视着宋颜,“她如此对你,甚至抢了在朕心中的位置,你居然还不生气……朕都不知道该如何说你才好。”

宋颜心中冷笑连连。男人凉薄起来简直禽兽不如,这话真真不假。当初慕容昊对梦琉璃是怎样的感情,宋颜就算不清楚也知道个大概,但是只因为那个似是而非的所谓真相,为了他身为皇帝的自尊面子,他可以转眼不认人,甚至将梦琉璃终身幽禁。

这样的薄情,狠绝,冷酷,简直杀人不见血。对于梦琉璃竟然爱上这样的男人,被害的遍体鳞伤还依旧不死心,对于这点,宋颜不禁对她报以十二分的同情。

或许在秦殊那里,慕容昊被训练成如何成为一位合格的帝王,但是凉薄本性却依旧不改。

宋颜冷冷地看着他,嘴角扬起一抹嘲讽弧度,“如若时间可以倒回,当初我绝对不会救你,所以慕容昊,你也不必再自作多情了。”宋颜毫不留情地对着眼前这个深情款款的男人说出狠绝冷酷的话。

这句话犹如一记耳光,狠狠砸到慕容昊脸上,打的他有些脑袋发懵,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自作多情?”慕容昊有些难以置信地瞪着宋颜,脑门上印着大大的问号。刚才是他出现了幻听还是她说错了话?慕容昊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或者可以换个词,一厢情愿。”宋颜冷睨看向他,而她自己则随意在软榻上坐下,自顾倒了一杯香茗,慢悠悠地品着。

端茶代表着送客,这道理谁都明白,但是……慕容昊一时间惊怒交加,恶狠狠地瞪着宋颜:“你不喜欢朕?”

宋颜随意摊手,漫不经心道:“律法有规定,但凡东秦国的女人都得喜欢皇帝?”这句话的背后,也侧面回答了刚才慕容昊的问题,只是她说的没那么伤人而已。

“你竟然不喜欢朕!”意识到这一点,慕容昊简直怒不可遏!见多了蜂拥着想要嫁进皇室的女人,冷不防看到宋颜这样丝毫不将自己当回事的,慕容昊脸色顿时涨得通红,眼底盛满怒气。

“是啊,不喜欢,那又怎样?”宋颜很随意地说道,“既然皇上已经明白了这一点,那么往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各自人扫门前雪,也不用有什么交集了,请吧。”

“你——”原本满腔的柔情蜜意,在宋颜毫不容情的决绝下,顿时化为乌有。慕容昊恨恨地指着宋颜,“你这不知好歹的女人,给朕等着!”话音未落,慕容昊已经甩袖,怒气冲冲地大步走出翊坤宫。

可恶,简直太可恶了!她居然敢这样对朕c,很好!既然她如此绝情,那就别怪朕不客气了,往后这翊坤宫,不来也罢!慕容昊回身,恨恨地瞪了眼那挂着翊坤宫三个字的牌匾,跺跺脚转身离去。

果然不出三日,就传出了皇后失宠的传闻,继而皇上的新宠也浮出水面——苏妃。这位苏妃就是苏鸾,曾经因为星空药店的事,苏家与宋颜曾有过隔阂。

当消息传至翊坤宫时,宋颜闻言,最后扬起一抹浅浅的讥诮笑意。慕容昊选苏鸾,这是赌气呢还是赌气呢?不过这些都不关她的事,她的注意力此刻正全神贯注地投放在那盆盆栽上。

翊坤宫内,宋颜盯着那奇形怪状的盆栽发呆已经有一个时辰了。

盆栽里的植物大概有两尺高,非常的精致漂亮,绿色的枝干,浅蓝色的心形叶子,枝头点缀着一个个小小的花苞,足足有八个之多,隐隐的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似有若无的,却好闻的紧。

这是当时秦殊临走的时候送给她的。宋颜还记得那天,秦殊抱着这盆奇异花缓缓而来,递到自己面前,说:“我走后,让它留下来陪你,这样你才不会忘了我。”秦殊笑着摸摸她的头,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记得当花开的时候,要守在它身边,或许能看到意想不到的惊喜。”

“你……什么时候回来?”抱着奇异花的宋颜认真地望着秦殊,在他的灼灼目光凝视下,下意识地又添了一句,“小宸还等着你回来教他练功,所以……问问。”

秦殊不免失笑,宠溺地揉揉她柔软发丝,指着奇艺花道,亮如星辰的双眸认真地凝视她,“等花期落幕,我就会回到你身边。”

“好。”宋颜看着他的眼睛,点点头。

秦殊离开了,没有在大家的目送中离开,而是当某一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大家才发现他被慕容昊取代,而仅仅只留下那盆情花。

秦殊走后的第一天,情花就开始有了变化,其中那只浅红色花苞的颜色开始慢慢转变,原来的浅红色越变越红,渐渐的变为深红色。宋颜每天闲极无聊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望着这盆花,似乎透过这盆花,看到那个远去的背影。

宋颜小心地护着,每天给它松土浇水,有时候还会拿到空间里让它吸收灵气。终于到了第七天,当那多花苞颜色红的发黑亮的闪烁时,在午后的阳光下,第一朵花缓缓的绽放着。

呵护了许久,宋颜不免有些激动,又有些好奇,为了不错过花期,她可是每隔一个时辰都会看上一眼,更多的时候是捧着本书在边上默默地等待着,而现在这朵花真的要绽放了。

小小的花苞犹如被揉成很小的纱绸,而现在,它正在缓缓地打开,绽放出最美丽要耀眼的身姿。

淡淡的清香渐渐变得浓郁,花苞绽放的那一刻,似乎散发出朦朦胧胧的雾气,笼罩在半开的花苞上,犹如蒙了一层白纱,如梦似幻,亦真亦假,带着梦幻的光华。

“好美的花儿。”赵柔柔看到这边的动静,不由自主地靠过来,在宋颜边上坐下,也和宋颜一样双手托腮,眼眸透亮地望着眼前的神奇美景。

“确实很漂亮,这种花我还从未见过呢。”宋颜忍不住赞叹。

“快看快看,那是什么?”赵柔柔忽然激动地整个身子都站起来,指着花苞上方。

此刻,朦胧的雾气似乎完全听从花儿的指挥,井然有序地在花儿上空排成一列列文字,闪着荧光,缤纷闪烁。宋颜呆了呆,这是什么?开花也能开出文字来?

宋颜不由地想起秦殊离开时说过的那句话,他说,记得当花开的时候,要守在它身边,或许能看到意想不到的惊喜。难道这就是他留下来的惊喜?

宋颜一字一句地念着上面的那排文字:

离开你的第七天,不想你时,一切安好,一想你,地动山摇。我真心希望你在等的那个人,是我。因为你不知,你转身间的那个轮回错落,我早已万劫不复。

你不知,你转身间的那个轮回错落,我早已万劫不复……宋颜喃喃念着最后一句,不知为何,胸口最柔软的地方微微一痛。纤纤五指不由自主地抚上那荧光闪烁的文字,但是那些文字却突然随风而逝,飘散在空气中。

“原本以为他高高在上牛气哄哄的似乎谁也不放在心中,却没想到那样的人竟然还有这么浪漫的时候,当真想不到。”赵柔柔抚掌大笑,看着耳根微红的宋颜,她笑得更欢乐了,她戳戳宋颜的手臂,打着商量的语气:“要不,老大你就从了吧?”

“最近你似乎很闲?”宋颜慢条斯理地瞥她一眼。居然敢当面取笑她,皮痒了是不是?

“哪有!各种操劳忙碌,怎么可能会很闲?这不,刚进宫的雪缎还没分呢,我这就忙去,省的那些人来催。”赵柔柔故作可怜状,不断的抱怨却笑得狡黠,一溜烟就跑远了。

宋颜没好气地白了她的背影一样,转眸视线又落到刚才排列文字地方,现如今那里只是一方空气什么都没有。但是那行字却深深地印刻到宋颜胸口最柔软的地方。

你不知,你转身间的那个轮回错落,我早已万劫不复……秦殊,这是你的真心吗?我该信你吗?

宋颜双手托腮,视线往下移,落到那开的绚烂的花朵上。花开的浓烈,红的能滴出水来,那花形却犹如一团冲天火焰,生机勃发。仔细数数,一共有七片花瓣,每片花瓣看上去都晶莹剔透,闪着莹莹光芒,耀眼而明亮,犹如三月明媚阳光般温暖。

看着这花瓣,不由自主的,宋颜就想起了秦殊的那亮如星辰的双眸,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此刻的她嘴角微微勾扬,扬起一抹不经意的温柔。

在此之后,宋颜料理这盆情花的时候更为精心,花在上面的时候也更长了,有时候她整整一个时辰对着花朵发呆,宋颜对此的解释是,她太无聊了。

皇宫里已经没有了她需要的东西,而且她也得到了她想要的,而现在,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在精心照料情花的同时,宋颜已经指定好了计划,调集好了人马,只等时机成熟,将痕迹抹灭掉,带着一群人离开皇宫,而现在一切都在她的运筹帷幄之中。

七天后,第二朵橙色花苞的也绽放出绚丽花朵。这一次,秦殊又留了什么话给她?宋颜不由地有些期待。

……本章完结,下一章“过来,跪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