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15章:过来,跪下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15章过来,跪下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因为有了经验,所以这次宋颜很干脆的将赵柔柔给赶了出去,自己一个人拄着桌案,双手托腮,目不转睛地望着那橙色的花苞。

花苞小小的,犹如婴儿的小拳头,花苞外面似乎蒙了一层晶莹剔透的荧光,散发出耀眼光泽,不过宋颜知道那是雾——是这朵橙色花的精华,上次秦殊留下的字就是由这些雾排列而成。

果然,在宋颜专注的视线中,薄雾犹如轻烟缓缓升腾,越聚越多,最后将正个花苞都笼罩住,犹如一个大大的火红色灯笼。没多久,这些雾气就如上次一样,移动到橙色花上空,缓缓地形成一小段文字。

果然——

宋颜会心一笑,视线定定地落到那行文字上:

我或许和世间所有人一样,在你心中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可是对于我来说,只需要你轻轻一瞥,整个天地都寂灭了……此刻我很挂念你,请为我小心照顾自己。

只需要你轻轻一瞥,整个天地都寂灭了……这是秦殊的心里话?他那么强大无比的人,竟然会因为她的轻轻一瞥而……不是真的吧?

不是不是,肯定不是真的!宋颜头摇的像拨浪鼓,万分不相信自己在秦殊心中占据如此重要的地位。但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心中竟然涌上一股淡淡的甜蜜。

宋颜摸摸有孝烫的耳根,暗暗在心中鄙视自己,告诫自己不许沉沦在秦殊用甜言蜜语编制的情网中,毕竟对于她来说,秦殊拥有了太多的秘密,那些秘密有可能是她承受不起的。

进宫大半年了,现在快要离开皇宫了,宋颜这才意识到她对皇宫还不熟,因为一直窝在翊坤宫里过清静日子。于是,宋颜一时心血来潮,带着赵柔柔等去逛御花园。因为这样的美景,很快会化为灰烬了。

当初入宫的时候正值得初春,万物复苏的季节,枯败了一冬的万物抽出新鲜嫩芽,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而现在已是深秋季节,御花园里草木枯败,树上零星飘着几张枯黄的落叶,星星点点,带着点凄凉的味道。

四季更替又是一个轮回,对于宋颜来说,心境上却已经有了一些变化。

当初的她心如镜湖,没有人能够让她泛起一丝涟漪,因为她将自己的心守护的很好,不过现在,即便她再三告诫自己不去多想,却反而总会在不经意间想起那个老爱缠着她的身影,想起那如深渊般深不可测的黑眸。

正当宋颜感慨的时候,她远远的看到两个黑点走来,以她盗贼的绝佳视力来看,那人一身明黄色龙袍,分明是慕容昊无疑,而他的身边则跟随着最近的新宠苏鸾。

要不要避开?按照宋颜一惯清冷嫌麻烦的个性,她是绝对会避开躲清静的,但是现在,宋颜竟鬼使神差地定住双足,似乎陷入了一种沉思中。见她如此,她身边的人也都大咧咧地停住脚步,肆无忌惮地继续该干什么干什么,没将那两个人以及他们身后簇拥的一大群宫女太监放在眼里。

慕容昊远远看到宋颜,脸色顿时变得铁青,眼底更是晕染了复杂情绪,宽大衣袖中的手也紧握成拳。

这个女人,在那样胆大妄为地拒绝朕之后,竟然还有心情出来闲逛?还有她脸上的那副悠闲随意,看着真刺眼!自己明明已经有十几日未曾踏足翊坤宫了,自己明明扶起了苏妃让她成为新宠,自己明明下令克扣翊坤宫里种种吃穿用度,为了就是想从她脸上看到一丝悔意。

所以这几日,他一直都端坐在上书房,等着她过来低声下气地恳求自己,他甚至已经想好了那样的场景:自己高傲地斜靠在太师椅上,宋颜战战兢兢地端着亲手熬制的汤水,忐忑不安地跪下,低眉顺眼高高举起托盘……

“皇上,您怎么了?在想什么好玩的事情吗?”苏鸾柔若无骨的身子紧贴着慕容昊,扬起巴掌大的小脸,仰慕而娇媚地望着慕容昊。

“呃……咳咳。”美梦瞬间被击碎,慕容昊不得已回过神来,为了掩饰尴尬,他摸摸鼻子咳嗽几声。

“皇上刚才想到什么好玩的事了嘛,说来给臣妾听听嘛,皇上。”苏鸾整个身子贴在慕容昊胸前,水蛇般扭动着纤细腰肢,声音说不出的撒娇味道。

刚才皇上突然间笑得那么温柔那么得意,害的苏鸾好奇的半死。今天的地位是她用尽手段好不容易得来的,要想保住第一宠妃的位置,她必须用尽手段讨好皇上,将皇上的心思笼络住才好。

对于苏鸾来说,最近的日子简直滋润的不得了,老天爷似乎特别眷顾她。之前因为发生与星空药店对决的事,苏家因此差点破产,更被宋府和李府追债,日子过的艰难,简直苦不堪言,更是将祖产卖的七七八八。就在日子再过下去的时候,谁知否极泰来,皇上竟然下旨让苏鸾进宫,而且,而且还将她宠上了天!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有了宠妃的苏府很快就摆脱困境,将欠债还的一干二净。而这一切,都是皇恩浩荡,所以苏鸾非常明白被皇上宠爱带来的好处,而她更是下定决心,绝对不要失宠!

此刻他们两人且行且走,与宋颜的距离不过几丈之远。而此时,苏鸾的视线落到宋颜身上,心中一震,继而眼底浮上一抹深深的怨恨,她心念一动,更是贴近了慕容昊身上,笑容绚丽妖娆,面对宋颜的目光,她笑得得意洋洋。

而此刻的慕容昊,下意识地想将苏鸾推开,却在下一刻将投怀送抱的苏鸾紧紧搂在怀中,俯身在她洁白无瑕的容颜上留下一吻,轻轻的触感却晕染了苏鸾满脸通红。

“皇上,你坏嘛!”小粉拳轻轻地捶向慕容昊,却被慕容昊一手抓住,然后他将小粉拳递到唇畔,又是低低一吻,眼角眉梢柔情似水,两人双眸胶着,缠绵悱恻。

两个人当着宋颜的面打情骂俏旁若无人,而此刻的宋颜却似笑非笑地收回视线,静静地望着远处的天际。天色很蓝,蓝的犹如被水洗过一般,干净,清澈,如同秦殊望着她时候的深邃眼眸。

刚才她真是魔.怔了。虽然是一样的脸,但是慕容昊又怎么会是他呢?刚才她之所以驻足停留,不过是想看看那张经常在她睡梦中跑来跑起的脸,不过看了之后却失望不已。就算五官一样,但是一个是天上谪仙,一个是地上烂泥,云泥之差天壤之别,还不如不看的好,免得污浊了她的双眼。

慕容昊虽然在调戏苏鸾,但却不是很专心,因为他的眼角余光一直偷偷关注着宋颜。他之所以当着宋颜的面与苏鸾打情骂俏,不过是想刺激宋颜,让她后悔拒绝自己,让她主动来恳求自己罢了。

但是,让他既失望又痛恨的是,宋颜除了一开始将视线淡淡的投落在他们身上,不过也仅仅只是一眼,第二眼她就将视线毫不犹豫地挪开了,转而望向天空,反而将自己当成了空气般不存在。

可恨可恼!慕容昊眼底浮现一抹愠色,他铁青着脸将苏鸾推到一边,步伐稳健地走到宋颜面前,居高临下气势汹汹地瞪着她,低哑着声线冷哼道:“皇后好兴致,居然在这旁若无人的看风景,难道你都没看到朕吗?”

宋颜依旧坐下紫藤椅上,半眯着眼眸,送了一记余光给慕容昊,悠悠开口道:“哦,皇上你来了?”

没有跪地,没有福身,就连站起来相迎的动作都闲多余,她就那么大喇喇地坐在那,斜睨着眼看自己?慕容昊被宋颜无视的态度气的半死,他捏紧拳头上前两步,冷声道:“朕早就来了,难道你没眼睛?这都看不见?”

宋颜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腹诽道,慕容昊怎么变得这么别扭?之前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大家就当是陌路人,现在倒好,他好好的竟然来招惹自己。

见宋颜不说话,苏鸾不由地冷眉倒竖,冷哼数声:“皇后娘娘好大的架子啊,见了皇上连礼都不见,难道皇后娘娘觉得自己的身份比皇上还尊贵?”

苏鸾对宋颜的恨由来已久,现在她好不容易爬上了宠妃的位置,对于失宠的宋颜自然是赶尽杀绝。她的话成功地挑起了慕容昊的怒火,他原本就极爱面子的,现在宋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削他的脸面,叫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皇后!你聋了么?苏府的话你没听见么?”

“皇上吉祥。”宋颜起身,福身,又落座,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的很,眨眼间便好了。

“你——”慕容昊气呼呼地指着宋颜,气得脸色铁青。这简直太没诚意了,她究竟有没有将朕放在眼里?慕容昊正气得热血往上涌,却被苏鸾拉住了。

苏鸾之前她被宋颜欺压的那么惨,如今见机会就在眼前,又岂能善罢甘休?她见皇上生气,便挤出妩媚灿烂笑容,依偎在慕容昊怀中,掩唇笑道:“皇上,皇后娘娘不会是在吃醋吧?”

吃醋?慕容昊心中一顿,继而眼睛亮的如同白昼,闪着灼灼精光!他将苏鸾扶植起来,为的就是让宋颜吃醋,让她后悔当初说的那些,那么现在宋颜这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真的是在吃醋而故意做出的?

慕容昊双手交负在后,挺直胸膛,高傲地扬着下颚,凤眼斜睨,冷哼一声:“皇后!如若你跟朕道歉的话,朕可以考虑原谅你。”说完,他为了掩饰尴尬还不忘清咳两声。

他已经铺好台阶让宋颜下了,如若她知情识趣,就该立刻跪下抱着他的大腿求饶。

慕容昊僵硬着这个高难度动作已经有半盏茶时间了,但是,他期待的画面并没有出现。慕容昊有些不悦地低垂眼眸,却看到眼前坐在紫藤椅子上的女人……呼吸平稳,竟然已经睡着了,而且看那样子还睡的极为香甜!

这这这……这简直是反了!哪有九五之尊的皇帝站着,皇后坐着睡觉的?究竟是谁给她的胆子?!

慕容昊上前一步,修长手臂毫不容情地揪向宋颜的衣领……就在那手指距离宋颜衣领尚有一寸距离,睡梦中的宋颜出于对危险的本能反应,动作已经快于理智做出了反应。

只见她食指和中指犹如铁钳往慕容昊的手抓去,犹如钳住水蛇一样,手指往上一翻,继而是骨骼碎裂的声音以及慕容昊抑制不住的痛苦惨叫……

“啊!”手腕的骨头被活活掐的脱臼,距离的疼痛让慕容昊气得几乎失去理智。

在慕容昊的惨叫声中,宋颜揉揉眼睛,不太情愿地睁开迷蒙睡眼。蒙着白雾的眼眸落到慕容昊那涨红的脸上,继而落到那肿得高高的手腕上,宋颜无奈地哀叹一声。

这真的……只是……本能……而已!不过很显然,慕容昊并不这么认为,他身边的苏鸾也不这么认为。

看到皇上被袭击,继而发出惨叫,苏鸾吓得脸色苍白,她两步三步冲上去紧紧抱住慕容昊,望着他那高高肿起的手腕,心痛的眼泪直落,简直就像落雨般不值钱。

“皇上!您怎么了?痛不痛?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受伤?啊?”见慕容昊骇人的死死地瞪着宋颜,没有功夫理会自己,苏鸾更气了,她的手指直接指向宋颜,气呼呼道:“皇后娘娘!你怎么回事?皇上怕你着凉好心叫醒你,你却好,竟然敢袭击皇上,简直就是罪该万死!”

好大的罪名。宋颜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朝慕容昊招招手,犹如在招一只小狗。

慕容昊僵硬着脸,眼底散发着冷然杀气,他紧紧咬着薄唇,沉默着。他怕自己一开口,就会让人直接将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处死!所以,为了不让自己将来后悔,他死死咬着下唇不让自己有说话的机会。

但是他眼底散发着幽森冷意,简直就像一把尖刀,如若真的能杀人的话,宋颜早已经被凌迟处死了。

冒犯皇帝似乎是大不敬之罪,说不定还会被扣上谋反的罪名呢,宋颜如此想着,下一刻她的身子已经到了慕容昊身边,不待慕容昊有反应,她手指翻飞袭向慕容昊。

“你想干嘛!”慕容昊下意识地后退,但是还没等他退开一步,他的手腕便传来一阵清晰的“咯嘣”声,那股钻心的疼痛也消失了大半,低头一看,脱臼的骨头已经被接好了。

好快的速度,好快的身法,好熟练的动作……竟然连自己都避无可避!直到这一刻,慕容昊才意识到,刚才自己在宋颜出手的瞬间竟然毫无招架之力,现在在她出手的瞬间竟又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这些统统加起来,足以证明,宋颜的身手绝对不比他差,甚至还会高的多。再联想起宋颜这段时间那旁若无人的自信随意,慕容昊猛然意识到,那是属于强者的尊严。

难道……她竟然是蓝阶强者?应该不会吧,宋颜不过才二十岁左右,这般年纪怎么可能修炼到蓝阶境界?就算从娘胎里开始练起也不可能。慕容昊很快便打消了这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念头,继而将宋颜定位青阶强者上。对于慕容昊来说,青阶已经是很高的境界了。

然而他却不知道,宋颜早已经不是蓝阶了,在宋颜身边的赵柔柔也已经蓝阶七星了。这只能说明他的眼界狭隘,只能说明他所处的阶段平均水准太低,以至于将宋颜低估了。

既然已经将慕容昊治好了,宋颜也不作停留,转身就朝外行去。因为留下来慕容昊他们针锋相对不是她的性格喜欢做的事,比起这个,她更喜欢回到她绵软的大床上睡午觉。

然而她欲静,别人却不许。

面对她的离开,苏鸾大喝一声:“皇后娘娘,伤了皇上之后,难道你就想这么一走了之?难道你不觉得应该跪下跟皇上求饶吗?难道你就不怕皇上赐你死罪吗?”

好,说的好,句句都是自己的心里话。慕容昊赞赏地瞥了苏鸾一眼,心中暗道,原本苏鸾只是一颗小小的棋子,不过没想到这颗棋子还蛮符合他心意的,将他没说的话统统说了。

宋颜没好气地站住,“那么,皇上你想怎么样?”退路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她也该离开了,如若在她离开他们非要演一趁戏给她看,为她送行,那她也不会介意的。

“过来,跪下!”慕容昊撩起袍角,淡定地端坐在宋颜刚才打瞌睡的紫藤椅子上,满眼威严地望着宋颜的背影。

慕容昊活动了下手腕,发现手腕灵活如初,与之前完好时并无区别,心中对宋颜又多了一份好奇。此刻的宋颜在他心里就像一个个谜团,吸引了他全部的目光,好似不将她解出来,就抓耳挠腮夜不能寐。

……本章完结,下一章“软骨散”↓↓↓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