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17章:赐死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17章赐死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主子。”鬼魅眼波浩瀚如深海,坚定而冷硬地答道。

“很好,如若往后他再出事,我唯你是问!”

“是!”单音节发出铿锵坚硬的声音。

随着鬼魅的身影渐渐淡化,缓缓消失在房间内,紧闭的门响起一道清脆的叩门声,长短一致,很有规律的三下。

“进来。”宋颜的声音冷淡中透着一丝怒火,从脚步声中她听得出来,来人正是锦娘。

锦娘快步走到宋颜面前,将调查结果跟宋颜做了一个简单汇报:“经过核实,小宸果真是吃糕点的时候中了软骨散,平日去摆放糕点的是咱们翊坤宫的茉篱,但途中她腹中突然感觉不适,将提篮交给一位路过的宫女提着,之后茉篱如往常般将提篮送到凉亭摆好,所以极有可能是当时那宫女做的手脚。”

“继续。”宋颜脸色沉静如水,微微蹙眉。

“是,根据茉篱的口供,我们并没有得到有力的线索,因为据她说,那名宫女长的很面生,而且面容极为平凡,想要找到她很是困难。”

宋颜微微颔首,对方既然是有备而来,自然不会露出这么明显的破绽。一般做间谍的人,都长着一张大众化的脸,不特殊不张扬,在人群中就好像一滴水落进大海,溅不起一丝涟漪。

“不过她既然在皇宫,就没有咱们找不到的人,就连幕后黑手都不知道咱们在宫里会埋伏了那么多眼线。”锦娘嘴角扬起一道似有若无的弧度,朗声道,“那宫女虽然平凡,却也不是没人见过,经过层层盘问下来,我们最后锁定了太后身边的一位宫女。”

“太后身边?”宋颜柳眉微蹙,抬起漆黑如墨的眼眸,视线定定落到锦娘身上,“她身边的人应该都被处理干净了,现在她身边守着的应该都是咱们的人。”

“那宫女不是普通人,论武功,就连我也未必是她的对手,所以她能够避开耳目与太后接触也不足为奇。”锦娘思考了半晌,郑重说道。

宋颜重重一拍桌案,冷然起身,冷哼数声:“没想到那老妖婆都已经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了,竟还有这本事,果然不愧是在宫里经营了数十年,埋了这么多暗钉,简直除之不尽!”

这些钉子的武力值不值得担心,但是宋颜担心的是她们与十大隐藏世家之一的楚家联系,到时候如若自己被楚家盯上的话麻烦就大了。毕竟以她现在的实力,不适宜与楚家正面交战。

“柔柔,不用你用什么办法,尽量查明老妖婆暗中的力量,务必要连根拔起!”说着,宋颜从空间中摸出梦幻神兽丢到赵柔柔怀中。

而此刻的小神兽,它正拿着啃了一半的白萝卜,一脸迷茫地望着宋颜……

宋颜被它看的心中闪过一丝愧疚,揉揉它的小脑袋,附在它耳边低语数声,然后再拍拍它的小脑袋,以资鼓励。也不知道宋颜在它耳边说了什么,小神兽漆黑的大眼睛发出绿幽幽的光芒,兴奋地忙不迭点头。

于是,赵柔柔抱着依旧啃着白萝卜的小神兽与宋颜郑重点头,然后转身走出了房间。

“继续说。”宋颜旋身又在紫藤木椅子上坐下,视线复又落到锦娘身上。以前是她疏忽了,拔出了太后身边的人,却忽略了老妖婆狡兔三窟的本事。

“嗯!”锦娘清了清喉咙,继续说道,“从那名宫女身上,我们又顺蔓摸瓜找到了梦琉璃出手的痕迹,那软骨散就是她亲自动手制作的。”

宋颜非常清楚梦琉璃对自己的恨意,也明白现在的她深陷绝望孤注一掷地对自己,不过她哪里来的材料?自从她怀孕后,她那些制作药剂的药材就已经被自己一把火烧干净了,为的就是不让她有机会动手害人。

“提供药材给她的人是……苏妃。”锦娘提起这个称号,嘴角扬起一抹似讥讽似讥诮的冷笑。见过上赶着活命的,没见过上赶着送死的,苏鸾好好的宠妃不做却偏偏要与主子作对,可不就是自寻死路吗?

“苏鸾?”宋颜咬牙切齿,从牙齿间磨出这两个字,忽然,她的嘴角绽放出一抹华丽嚣张的笑意,不过这抹笑意中却带着嗜血杀意,使得边上的锦娘等人不由自主地垂眸,不敢与她直视,心中更是升起一抹骇然。

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老大生气了,不,因为说怒极了。

当她笑出来的时候,就表示那个惹她生气的人要倒大霉了。

“老妖婆,梦琉璃,苏鸾……因为对付我,她们居然连成了一条线。好好!简直好极了!”宋颜连说三个好,眼底却犹如千年冰封的雪域高原,冷的能冻死人。

四周一片沉寂,谁都不敢接宋颜的话。

“卫云游,刺客联盟里的杀手都部署好了么?”宋颜忽然神来一笔,提起另一个话头。

“呃……嗯!都已经部署完毕,就算老大要他们现在就杀进来,那也完全是压倒性的胜利。”剑鞘撑地,卫云游双手搭在剑柄上,眼底难得的认真凝重。

“那倒不必如此,你让他们原地待命,明日凌晨三更天行动!”宋颜敛容冷眉,冷意地丢出一句话。原本的时候定在三日后,不过现在宋颜吝啬的就连让她们多活三天的时间都不给了。

卫云游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宋颜摆手示意噤声。此刻外面传来一阵凌乱而急促的脚步声,宋颜静静一听,嘴角勾勒出一抹讥诮冷笑,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债主之一。

慕容昊和苏鸾。

只见慕容昊一身明黄色龙袍,怒气冲冲地大跨步而来,而他的身后苏鸾提着裙子紧紧跟随,再之后便是那些同样气势汹汹的大内侍卫,看数量足足有二十人之多。

这架势莫不是过来捉拿人的?

宋颜出了小宸的屋子,将门紧闭,往鬼魅的身影所在处扫了一眼,这才冷然望向那群人,眼中并没有一丝敬畏,反而有种高高在上的强势之态。

慕容昊看到宋颜这架势,胸腔处原本的怒气此刻更加飙升,怒气将胸口填充的满满当当,他二话不说走到宋颜,眼中似欲喷出火来,“皇后,还不快给朕跪下!”

宋颜双手环胸,扫了苏鸾一眼,似笑非笑地朝慕容昊瞥去讥诮冷意,“皇上这话什么意思?本宫怎么听不太明白?”

见她依旧是这副漫不经心有恃无恐的样子,慕容昊眼中似欲喷出火来,他怒指向卫云游的方向,因为愤怒指尖颤抖地厉害,“他是谁?!告诉朕他是谁!不要跟朕说他是大内侍卫这种鬼话!朕已经查清楚了,大内侍卫里根本就没他的名字!”

“哦。”宋颜漫不经心地应了句,算是回答了。

慕容昊简直要被宋颜气死了!他原以为证据确凿,宋颜就算不以死谢罪,也该哭着喊着跪着跟自己求饶吧?可她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鬼样子,似乎知道了自己不舍得杀她。

“宋颜!你不就仗着朕喜欢你吗?哼,即便这样又如何,你别以为朕不敢杀你!”慕容昊手指指向宋颜,“朕最后再给你一个机会,只有你告诉朕他是谁,朕答应饶你性命,也决计不会牵连到宋府。”

牵连到宋府吗?宋颜无所谓地笑了笑,宋府与她有一毛钱关系?宋曲直,李姨娘,宋茹……宋颜脑海中浮现出这一张张丑恶的面孔,她巴不得慕容昊牵连到宋府将这些人一锅子都端了才好。至于老夫人,自有她出手相救。

“你、你——”见宋颜笑得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慕容昊被气得肺都要爆炸了,她怎么就这么冥顽不灵呢?!

苏鸾这时候平顺了因奔跑而急喘的粗气,她温柔地抱着慕容昊的手臂,眼神高高在上地斜睨宋颜一眼,接着凝视着慕容昊,低低说道:“皇上,既然皇上死都不愿意说出那个男人是谁,那您就不要再问了吧。既然皇后娘娘的心不在您这里,您又不忍心伤害皇后娘娘,不如、不如您就成全了他们吧?”

这说的叫什么话?凭什么叫朕成全这对奸夫y*妇?!慕容昊在心中咆哮呐喊,瞪着苏鸾的目光杀气腾腾,不过也因此,他心中的最后一根弦紧绷,他想起了宋颜当年的事。

当年宋颜一边与慕容枫好,成婚之际却失声于旁人,最后还产下那小野种。虽然母后对外宣传那小野种是自己的,不过作为当事人的他却知道,那小野种根本就不是他的,他连碰都没碰她一下,哪里来的孩子?

宋颜的*荡是有前科的,而且是惯犯,现在她竟然大方地将那个男人带进皇宫来,而且当着自己的面亲亲我我,是可忍孰不可忍!所谓人不可貌相,当初他连貌都没见着,光是听声音和触觉就深深地爱上她,简直糊涂至极!

“来人,将这个男人拉出去砍了!至于皇后……”慕容昊咬咬牙,正欲狠下心将她凌迟处死,但是看到那张让他魂萦梦绕的绝美容颜,他心中狠狠一抽,深深吸了口气,怒道:“除了她的凤印,刺她一条白绫!”

说完,他深潭般的眸阴寒地瞪了宋颜一眼,继而转身绝情离去。

宋颜心中冷冷一笑,这赐死来的可真及时,简直就是想睡觉递来枕头嘛,本来她还计划了如何死遁消失在皇宫,现在由皇帝下令,可就名正言顺的很了。所以除了宋颜外,同样被下令赐死的卫云游也笑了起来。

以前的宋颜对于苏鸾来说,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宋颜是高高的皇后,而她则是卑微的臣女,但是让她难以置信的是,竟然会有这样一天。曾经高贵尊荣捏死她像捏死一直蚂蚁那般简单的皇后,竟然在她面前,被活活赐死。

皇帝前脚走了,苏鸾破天荒第一次没有紧贴着跟随在册,她望着宋颜笑的好不得意,嚣张至极。

“宋颜,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呐,原本我还准备了好大一场戏给你等着呢,不过看在你现在这么可怜的份上,就免了吧。”苏鸾笑得趾高气扬,发泄了她隐忍许久的阴郁心情,顿时犹如拨开云雾见青天,心情好的不得了。

不过,让她略感不爽的是,宋颜却依旧神色淡淡,双手环臂,姿态闲适地望着她,似乎刚才皇上亲口下的赐死圣旨与她无关,似乎那道圣旨对于她来说就像吃饭喝水那样简单?

“哼,死到临头还故意装无所谓的样子?看你这次逃不逃得过这一劫!”苏鸾冷笑连连,扬着下巴踩着牡丹绣花鞋,趾高气扬地甩身走掉。

“老大,虽然我从不打女人,不过可以给她来个例外。”卫云游似笑非笑地望着苏鸾离去的背影,笑得阳光般灿烂,“今晚,她就交给我吧!”

不过很可笑,他这句话刚说完,边上就来了两个大内侍卫试图将他捉拿捆绑至午门斩首。不过对于卫云游来说,这两个小侍卫……呃,给他塞牙缝都不够,不过他很憋屈地故作不敌,逃之夭夭。

天空一片漆黑,月亮隐藏在厚厚的云层里,只透出微微的亮光,空气中犹如被泼了墨汁,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夜,凉如水。

宋颜静静地坐在床头,小宸已经醒了,而她正一口一口地喂他进食。因为此刻他的肠胃还比较虚弱,所以只能吃些流质物,此刻宋颜手中端着的正是她亲手熬制的五香鸡粥。

“主子,皇上派李公公过来了。”锦娘轻手轻脚来到宋颜身边,低声说道。

李公公?宋颜眼底闪过一抹狭促和冷笑,慕容昊一拖再拖,终究还是派李公公过来赐死了?

“叫他在外面等着。”宋颜继续刚才的缓慢频率,一小勺一小勺地将鸡粥递到小宸嘴边,李公公的到来对她并不造成任何影响,她的态度随意的像是在打发一个路人。

锦娘笑着退了出去。如若换了别人被赐死,只怕早已经吓的喘不过气了吧?也只有主子才有这个魄力和能力,将李公公甚至是皇帝都视为无物。要知道,李公公可是大内总管,除了皇帝和太后,任凭谁见了他都要低声下气的。

喂好了鸡粥,宋颜将小宸抱起来,取了绸裳将小宸莲藕般的小胳膊小腿伸进去,小宸扬着苍白虚弱的小脸,眼底有一丝迷茫,声音嘶哑着道,“娘亲,是不是有大事要发生了?”

自从他醒来后,就发现周围寂静的可怕,而且他能够听到一些细碎的声音,仔细辨别后他能够肯定,那是收拾行李细软发出的碰触声。

“放心,有娘亲在,再大的事也会变为小事。”宋颜笑着摸摸他的小脑袋,帮他系上蓝色小腰带,一边系一边笑着问,“小宸喜不喜欢这座皇宫?如果离开的话,会不会不舍得呢?”

“今日就要离开吗?”小宸扁着小嘴,清澈如洗的漆黑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宋颜,小声说道:“可是……可是……父皇还没回来……”

因为宋颜怕小宸会因为不清楚情况而去找慕容昊,所以将慕容昊与秦殊的事告诉了小宸,而小宸口中的父皇就是秦殊。

“他不是你父皇,你以后可以喊他叔叔。”宋颜取了个精致小巧的虎头帽扣在他小脑袋上,随意说道。

闻言,小宸皱着小眉头,眼底有一丝受伤情绪,低垂这小脑袋,“不是吗?可以他跟小宸长的根本就一样嘛……”拧着衣角的小手紧了紧,小宸郑重地抬眸,亮如星辰的眼睛定定望着宋颜,眼底有一种难以忽略的认真:“那么娘亲告诉小宸,谁才是小宸的亲生父亲,好不好?”

宋颜正在取小鹿皮靴的手微微一顿,心中更是一紧,小宸也到了会问这些的年纪了吗?以为曾经因为哄他而编的故事,那么冰雪聪明的他,肯定是不信了吧?

“娘亲……告诉小宸好不好?”他扬着小脸,苍白如纸的小脸上,一双漆黑的眼眸闪着强烈渴望,炙热的似乎能将宋颜的心燃烧殆尽。

宋颜的手不由自主地爬上他的小脑袋,颇有些无奈地重重叹了口气,“小宸,不是娘亲不告诉你,事实上……娘亲是真的不知道。可能是当年发生的事太痛苦了,关于那段记忆娘亲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不等宋颜说完,小宸就急急接话道,“那让父皇当小宸的亲生父亲好不好?”

宋颜微微一怔,有些好奇地望着他,“你就这么喜欢他当你父亲?他有对你那么好吗?”

小宸摇摇小脑袋,又点点小脑袋,看得宋颜一脸的纳闷。

小宸见娘亲迷茫,不由地展颜一笑,认真道,“因为他很厉害啊,有他在就可以保护娘亲了,不过等小宸长大后变得跟他一样厉害时,娘亲再由小宸来保护。”

……本章完结,下一章“太后被活活气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