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19章:街头恶霸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19章街头恶霸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锦娘奉命去杀梦琉璃。

没人知道那个总是留在厨房拿菜刀的大婶居然会是闻名遐.迩的杀手,梦琉璃同样想不到。

因为慕容昊的一句话,现在的离宫已经完全沦为冷宫,凄凉,荒芜,深更半夜十分更是显得鬼气沉沉,阴森而恐怖。不过此刻的梦琉璃正抱着她剩下的死婴,口中哼着儿歌,哄着小宝宝。

“宝宝,娘亲终于给你报仇了,你安心地睡吧……睡吧……”轻声细语地哄着,在她发丝凌乱的脸上,梦琉璃露出了狰.狞扭曲的笑容,看起来阴森而诡.异。

梦琉璃边说,边咯地笑起来,“宝宝,你知道吗?今天娘亲做了一件可好玩的事了,娘亲连夜炼制了软骨散的毒药,那些毒药只消吃一点就会筋骨酥软,你猜是谁让娘亲炼制的?哈哈哈,除了太后那老妖婆能够手眼通天的绕过宋颜的监视,还能有谁呢?”

“不过,娘亲当然要与她合作了,因为要对付我们共同的敌人。哈哈哈……宋颜,你也有今天!”梦琉璃眼底爆出一道尖锐精光,她手中青筋暴起,死死地抱住已经腐.烂了的死婴,怨.毒咒.骂道,“你不是很爱那小野种吗?杀了你太难也太可惜了,只有杀了那野种,才能让你今生今世痛不欲生,我要你永生永世都活在悔恨当中!我要你后悔与我梦琉璃为敌s悔一辈子!”

此刻的梦琉璃已经状若癫.狂,她癫.狂地怒吼着,狂笑着,狰.狞着,此刻的她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

就在她笑得最张扬的那一刻,一柄森冷的匕首狠狠插入她柔软的胸膛,而梦琉璃的笑声在这一刹那,戛然而止。

“想要看到她后悔的样子?我想你这辈子是看不到了。”锦娘冷笑地拔出匕首,抽出一张干净白绢,一边擦拭一边说道。

随着匕首拔出,一道剑雨喷洒而出,接着便是犹如小溪般汩汩不停的鲜血顺着胸口往下流,殷红的血液染红了她身上白色薄纱,继而流淌到地上……

“你……你……”梦琉璃口中艰难地动着,却发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她的身子缓缓软倒,砰然摔倒在地上,但是她的双眸仍然死死盯着锦娘,眼中闪着难以置信的光芒。

“再好心告诉你一句吧。”锦娘笑眯眯地蹲在她身前,“小宸没事,他没有被人淹死,也没有被软骨散的毒毒死,现在的他活蹦乱跳的,比谁都要健康。”

“不……不……可……能……”梦琉璃嘶哑着艰难地说道,她一下一下地摇头,根本就不愿意相信。

锦娘冷哼一声,“不可能?呵,对于她来说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也算你走运,如若不是老大急着离开,明日等待你的就是用沸水蒸锅活活将你煮熟。”

“不……不……我……孩子……”梦琉璃大口大口喘着气,瞳孔逐渐涣散,手臂在空中触摸,似乎在寻找她的孩子。

锦娘看到梦琉璃的眼底有一丝清明,知道现在的她回光返照,神智也已经恢复了大部分,她又看看那被摔在地上的小布包,眼底浮上一记冷笑。敢动她的小主子,就这么让梦琉璃死了那就太便宜她了。

锦娘忍住恶臭,将那已经腐烂的看不到面目的婴儿尸体踢梦琉璃踢去,因为这个动作,那死婴直直朝梦琉璃的面部贴去,那股恶心的腐烂味道直刺梦琉璃鼻腔,她用尽所有的力气将那婴儿举高……

咫尺距离,那小白骨森然骇人,还有那不断用脑壳里涌动而出的蛆……

“恶……”梦琉璃恶心地一口浊气往上冲,而她这一动,牵扯到胸口那犹如碗口大的伤口,一口气没提上来就永远地去了,而那死婴因为她的手中无力而砰然摔在她胸口。

“自作孽不可活。”锦娘手里举着一簇火把,冷冷一哼,“如果真的有下辈子,记得不要再与宋颜为敌了,她,你惹不起。”

说完,锦娘手中火把朝屋里一丢,被泼了汽油的床上顿时熊熊燃烧,火舌吞吐间蔓延地很快。不多时,整个离宫火光冲天,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

那个曾经被宠冠六宫的丽妃,那个传说中的大师级药剂师,那座美轮美奂的离宫,被一把火燃烧殆尽,洗去了曾经存在过的所有痕迹。

今晚的皇宫,注定是个不平夜。

先是慈宁宫无故着火,继而是离宫着火,再是苏妃的晨宫也紧接着陷入一片汪洋大火。这些都还不算,就连皇后居住的翊坤宫竟也陷入了一片火光之中……

这四座殿宇分属东南西北,各占一个方位,救活的队伍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该选哪座宫殿去救才好,因此耽搁了好些时候,再加上今夜的风出奇的大,天干物燥,大火蔓延非常迅速,所以等慕容昊知晓并且纠结了大量太监宫女去救活的时候,这四座殿宇早已被烧的干干净净,只留下一片灰烬。

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没人知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只知道此事过了不久慕容昊就宣布封口,再不许人提起。

而今晚的这件突然事件,也成东秦国历史上最大的谜团,没有之一。

只有宋颜等人清楚,她们在办事的时候,很不小心地留下了一点楚家标志。慕容家族也是隐世家族之一,而这一代的家主就是慕容昊,他自然知道同样是隐世家族的楚家,而且很明白楚家招惹不得,所以他才会下令封锁消息。

天空湛蓝,犹如被水洗过一样,干净而纯粹。

一辆两匹健马奔驰的马车内,坐了六个人,四个大人,两个孩子,如若慕容昊见到他们的话,绝对会大吃一惊,因为他们就是慕容昊以为早已被烧成灰烬了的宋颜等人。

“好新鲜的空气,好广阔的土地,好自由的天空!终于从那见鬼的皇宫里出来了。”赵柔柔掀开帘布,朝着外面深深吸了一口气。清晨的阳光洒在她娇嫩的容颜上,犹如悄然绽放的妍丽花朵,美不胜收。

“不错,终于可以看到久违的美女了!”卫云游怀中抱剑,大大地感叹着。

赵柔柔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少跟着搀和,皇宫里的美女难道会比外面少吗?”

卫云游理所当然道,“皇宫里那些美则美,可惜都是木头美人,一动一坐,一哭一笑就跟拿尺子良好了的,一点趣味都没有,哪里有江湖中的美人可爱灵动?”

卫云游继而凑都宋颜面前,美滋滋道,“老大,我们接着去哪里?要不去郦城吧?哪里人杰地灵,人才辈出,而且高手如云……”

“是美女很多吧。”赵柔柔很犀利地点到重点,对他三句不离美女的本事甘拜下风。

“至于去哪里,事实上不是我说了算的。”宋颜手臂一捞,将乖巧地抱着小白兔的小诺拉到怀里,捏捏她包子般的娇嫩小脸蛋,笑着道,“我们家小诺说去哪里,咱们去哪里。”

“为什么?娘亲都不喜欢小宸了!”小宸两步三步爬到宋颜怀里,紧紧搂住她的脖子,扁着小嘴很是委屈。

小诺小鹿般湿润无辜的清澈大眼看看宋颜,又看看小宸,鼓着腮帮子,眼底有一丝为难,低垂着小脑袋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看到她这可爱模样,小宸噗嗤一声笑了,他捏捏小诺包子般的小脸,笑道:“小丫头真好骗,长大了可怎么办才好?”

“要是担心她,以后你自己收了呗,反正我们家小诺长大后绝对是一枚小美女,是不是?”卫云游长臂一捞将小丫头抱在怀中,宽大的手掌怜惜地揉揉她的小脑袋。

小宸闻言一怔,继而歪着脑袋若有所思地望着小诺。

宋颜不由笑了,调整到与小诺对视的高度,笑道,“小诺不是可以感应到那个东西的位置么?现在距离这最近的是哪里?告诉姑姑好不好?”既然有小诺这个雷达扫描仪,宋颜早就决定出宫后第一时间将永恒之书凑齐。

她隐隐觉得永恒之书凑齐后,除了能够得到永恒套装外,还会有出乎她意料的东西。

小诺抱着小白兔,点点小脑袋,然后爬回宋颜怀里,将小脑袋埋在她柔软怀抱中闭上眼睛,纤细的脊背一动不动。

此刻,车厢里很静,静的几乎能够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谁也不敢打搅到小诺,虽然他们都好奇的紧,不知道小诺是如何地感应。

等了大约有一炷香的时间,小诺才从宋颜的怀里抬起头,仰着粉嫩白皙的小脸,笑得阳光般灿烂,“姑姑,去那里!”小手指所指的方向正是西南方向。

“好,就听小诺的,姑姑相信你。”宋颜将方向告诉了外面赶车的锦娘。

于是,这两精致的马车转而行驶在去往西南的道路上。因为没有时间限制,宋颜等人一路上游山玩水,兴致来了就多住几日,厌倦了就上马车行走,慢悠悠地走着,大约走了十来天的时候,小诺抬着清澈漆黑的眼眸,小小声道:“很近了。”

“前面是哪里?”宋颜问道。

“再过去二十里就是郦城了,咱们晚上可以歇息在那,不过某人可要高兴了。”赵柔柔话中有话,狭促地瞥了卫云游一眼。算他运气好,那个东西在郦城,想必他们会在这里多住上些日子了。

卫云游得意洋洋地翘着二郎腿,潇洒地打着折扇,“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赵柔柔鄙视地瞥了他那耍帅的模样,转而对宋颜提议道,“可能要多住几日,咱们是去联盟驻地,还是住客栈呢?”

“客栈吧。”宋颜心中另有打算,淡声说道。

于是,马车又经过一个时辰的奔驰,最后稳稳停在悦来客栈门口,华贵精致的马车使得里面的小二很快跑出来,笑着迎接道:“客官这是要打尖还是住宿呢?”

“选四间上房,要干净些的,清静些的。”锦娘丢了一块白光闪闪的银锭子过去,继而亲自撩开门帘,让里面的人出来。

“好嘞,各位跟小的过来。”一看对方出手如此阔绰,小二将雪白的长巾往肩上一搭,吆喝着走在前面给她们带路。

宋颜淡淡扫过一眼,此时还不是饭点时间,不过大堂里已经陆陆续续坐了些人,三三两两地聊着,气氛宁静和谐,有一种盛世安居乐业的感觉。

宋颜点点头,跟在小二的身后去了三楼,天字一号至四号已经被他们全包了。宋颜细细看着房内的摆设,古朴,简单,不过看起来很干净,舒适。

“各位客官是下去用膳,还是送上来?”小二端了热水进来,躬身问道。

“不用了,我们自己下去用膳。”宋颜挥手打发他下去。

宋颜带着两个孩子一间房,另外的三人分别三个房间,打发他们各自回去后,宋颜便将门锁住了,然后牵着两个孩子瞬间进去了她的空间。

随身空间不愧是居家旅行必备之物,长途旅行后最渴望的是什么?当然是香香地美美地洗个热水澡了,空间里有温泉,自然不再需要客栈里送热水过来。

将两个孩子剥了个干净,将他们丢在温泉里自由嬉戏玩水,而她自己则瞬移去了房间内,取了本自己默写出来的小说慢悠悠地看着。大约过了有半个时辰左右,宋颜这才拿着干净的衣服过去。

小小的棉质浴袍一边一个将他们裹好,同时将他们的头发擦干净,再接着帮他们换上干净整洁的小衣袍,宋颜这才让他们在空间里互相玩耍。

两个小不点一个骑着脚踏车,一个骑着老虎将军,说是要比赛谁的速度快,倒是让宋颜忍不住失笑。

等时间差不多了,宋颜这才一边一个牵着他们离开空间,交齐了人后去大堂里用晚膳。

四个大人两个孩子正好坐了一桌,锦娘借了厨房,亲自下厨做菜,将做好的菜轮番端上来。

鱼香肉丝,红烧肉,酱爆茄子,蘑菇小青菜……一道道平常的家常菜却散发出不平常的香味,诱人的香气使得大堂内的其他人频频扭头望过来,而宋颜她们则是旁若无人,似乎完全没有发现。

正在她们用了一半的时候,门外忽然出来一道重重的脚步声。

宋颜眉宇微蹙,抬眸望去,只见一个打着扇子一身华丽锦袍的年轻公子慢悠悠地走在前面,而他身后则跟了一位铁塔般壮硕的护卫。那护卫浑身肌肉紧绷,身高比平常人足足高了两尺,再看他一脸的横肉,气势汹汹的眼神,就好像在脸上贴着“谁敢惹我”的标签。

而他的主人,就是那位走在前面的绸裳公子,只见他一脸高高在上的傲慢之色,慢悠悠地走到宋颜这桌坐下,折扇一啪的一收,然后慢条斯理地坐在椅子上,冷眼斜睨。

那铁塔一般的护卫大咧咧地坐在少年的对面,当他身子坐下的时候,只听见咔嚓一声,桃木椅子瞬间分崩离析,化成一堆废木屑。

那少年见此,眉角一横,折扇那么重重一拍,朗声道:“掌柜的?你们是做生意还是谋杀啊?”

掌柜的自从看到那少年进来后,眼角就开始抽搐,如今见到这情形,他赶紧两三步跑来,点头哈腰,低声下气,恭敬而谄媚笑道:“赵公子说笑了,都是这椅子不牢,小的给您道歉,这样好了,您今日的酒水免单,如何啊?”

那少年慢条斯理地玩着折扇,眼角都不抬一下,咧着嘴慢悠悠地说道,“那怎么行?这不是要李掌柜你破费么?”

“哪里哪里,这么些酒水小的还是请的起的,能请赵公子喝酒,是小的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李掌柜笑着一脸谄.媚,转身朝边上的小二喝道:“还不去酒窖里取最好的竹叶青给赵公子送来?”

“是是是。”小二苦着脸,忙不迭地应声,一溜烟就跑的远了。

宋颜虽然没有抬眸,却依旧让这场闹剧尽收眼底。她注意到,当这位赵公子进来的时候,周围那些食客纷纷变了脸色,更有了脸色变得苍白,然后纷纷起身付账,有的甚至连零头都不找,飞奔着离开了。

看到这位赵公子多半是有背景的街头恶霸吧?宋颜可没兴趣做惩奸除恶的大善人,只要这位赵公子不惹到她身上,她是不会多管闲事的。她还记得当初救了那位神经病的老太婆却被反咬一口还要她赔银子的事。这世上,好心多半是没好报的。

不多时,小二就急急忙忙抱了一壶酒香清冽的竹叶青送上去,见那两位没有难为他,擦擦额角的汗,又一溜烟跑下去了。在接近宋颜这一桌的时候,他还焦急地使了个眼色。

此时整个大厅,除了赵公子那桌,就只剩下宋颜这桌了。

大厅里有种诡异的安静。

……本章完结,下一章“修理恶霸”↓↓↓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