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21章:妓.院玩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21章妓.院玩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卫云游哥俩好似的搭着李掌柜的肩,笑得一脸的无所谓,反过来安慰李掌柜道,“别怕别怕,不就是一嚣张跋扈的纨绔公子吗?有什么好怕的?”

李掌柜惊恐地瞪着卫云游,只觉得自己两条腿发软,他焦急道:“这位公子,你们是外乡人多少不知道我们郦城的情况,你可知我们郦城的城主姓什么?”

“难道姓赵?”卫云游满不在乎地猜测道。

“是啊!”李掌柜急得一拍大腿,急得在原地跺脚,“那赵公子就是城主的独生儿子!如若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可这位赵公子还有更大的背景啊!唉,小的看的出来几位也是有来头,可是强龙压不住地头蛇,更何况赵家在帝都还有很强大的势力,你们是绝对会输的!”

李掌柜急得团团转,见卫云游依旧一副云淡风轻不以为意的样子,重重叹了一声:“你们要留下来找死的话那就留下来吧,小人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儿子,就不陪你们了!”

说着李掌柜丢下卫云游等人转身就欲急步离去。这座酒楼虽然值钱,可也比不上性命重要,现在虽然得罪赵公子的是眼前这几个人,但是以赵公子睚.眦必报的性子,绝对会牵连到悦来客栈。与其到时候被他报复,倒不如现在一走了之的干净。

然而李掌柜还未走出几步,就被卫云游一把拉住手臂,只见卫云游兴致盎然地笑道:“掌柜的,那赵家在厩有什么背景你倒是说说吧,说不定我们家的背景比他还强呢,怕他什么?”

李掌柜甩不开他的钳制,只能无奈转身,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盯着卫云游看,直看的卫云游莫名其妙后,李掌柜才幽幽说了一句,“这东秦国没什么人比他们家的后台更硬了,年轻人,你们呀就别问了,现在他们还没来,或许还能逃得一命,等城主府来人,你们就死定了!”

卫云游敛眉,一本正经地瞪着李掌柜,“逃不逃命我们自己能决定,现在问你呢,赵家在帝都的后台倒是是谁啊?是谁给他们赵家撑腰啊?”

李掌柜见卫云游如此冥顽不灵,怎么说都不听劝,只能深深吸一口气,双手一摊,“你们家的后台能硬过皇后吗?不能吧,那不就结了?”

“皇后?”卫云游不信地重复了一遍,同时,他错愕的目光望向宋颜,宋颜微微挑眉,眼底也是一片迷茫。

他们出宫的时候,已经将苏鸾也了结了,一时间慕容昊哪里来的皇后人选?而且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他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再迎娶一位皇后。难道说,李掌柜所指的皇后是……

宋颜伸出食指,无声地指向自己……

而宋颜身边的那几个人顿时都傻眼了。说来说去,罪魁祸首竟然就是宋颜自己?这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可笑至极了。

卫云游接到众人一致的催促,拍拍李掌柜的肩头,一本正经地问道:“皇后?你所指的皇后是……”

李掌柜顿时又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眼卫云游。刚才还说他们家在帝都有后台呢,现在连当朝的皇后是谁都不知道?这不自己拆台吗?此刻李掌柜对卫云游有后台的事已经持怀疑态度了。

在卫云游的威严逼视下,李掌柜懦懦开口:“皇后娘娘啊,宋丞相的长女,人称东秦国第一美女的宋颜,你们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难道消息还没传出来?”卫云游有些难以置信地挠挠脑袋。

“什么消息?”李掌柜一脸茫然。

“不说这个了。对了,那赵公子与皇后又有什么关系?皇后姓宋又不醒赵,这位赵公子怎么着也不会是国舅爷啊。”卫云游狭促地看了宋颜一眼。

“哎呀,公子你可有所不知啊,这位赵公子的母亲与宋丞相的二夫人是嫡亲的姐妹,所以说,这位赵公子与皇后娘娘是表兄妹。你想想啊,表兄妹啊,这关系还能不亲吗?”李掌柜郁闷地瞪着卫云游,他怎么连这么浅显的关系都不懂。

“宋丞相的二夫人?”谁啊?卫云游有些纳闷了。

“赵公子的母舅是不是姓李?”宋颜面容有些阴沉,眼底闪过一丝精光。宋丞相府的二夫人不就是李姨娘吗?难道说这位赵公子的母亲与李姨娘是嫡亲的姐妹?

“对她,就是姓李,要说起来宋府风头可真劲,长女是堂堂的皇后之尊。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连带着那些亲戚都盛气凌人的很。”李掌柜声音中透出浓浓的不屑之意。

宋颜把玩着大拇指上白玉扳指,心中冷笑连连,脸上却不动声色。还真是有意思的很,李姨娘用尽了法子想害自己,而她的亲戚却假借自己之名狐假虎威,现在更是欺负到自己头上来了。好,很好!

看到老大那平静无波的面容,卫云游禁不住打了个寒颤,他皱眉问李掌柜:“哪来的二夫人?那李氏不过是小小的姨娘。妾的亲戚不算亲戚,那李姨娘的侄子与皇后有半毛钱关系?凭什么要皇后做他的后台?真是搞笑。”

李掌柜恨恨地跺脚:“那赵公子可说了,他自小与皇后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关系好的很,现如今他伤成这样,皇后娘娘怎么可能不帮他报仇?再说了,你们又不是皇后娘娘,怎么知道皇后不做他的后台?”

宋颜似笑非笑地挑眉,对李掌柜淡淡一笑:“你且下去吧,至于这场无妄之灾……”宋颜的目光朝赵柔柔示意。

赵柔柔无奈地笑了笑,从衣袖中取出一叠银票交给李掌柜:“这酒楼我们买下了,你带着家人离开吧。”

那厚厚的一叠银票足足有三千两……说给就给了?他这酒楼若是在平时,想要卖上三千两的高价也是不容易的,更何况是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李掌柜顿时傻眼了,难以置信地望着赵柔柔,变化来的太快,他简直来不及反应了。

“拿着吧,迟了就未必走得了了。”赵柔柔笑眯眯地提醒他。

李掌柜猛然回神,想起赵府的人很快会来,他双膝跪地朝宋颜他们磕了一记响头,站起身拿过银票匆匆离去,走了几步他又猛然回身认真叮嘱道:“听说城主府里有一位超级高手,据说已经是蓝阶了呢,你们一定要小心!”

蓝阶就算是超级高手了吗?宋颜似笑非笑地挑眉,应道,“行了,我们知道了,你赶紧的去吧。”说着,宋颜身边的那几位都笑了起来。

李掌柜见他们依旧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又是焦急又是心安,跺跺脚,最终还是走了,他只能在心中祈福他们能够逃过一劫。

李掌柜走了之后,宋颜都放下了筷子,因为这一桌子的菜已经不能再吃了。说起来那位赵公子还真是毒辣分子,在他过来敬酒的时候,那酒杯里就藏了极强的昏迷散,而在酒杯朝宋颜飞来的同时,酒杯外壁上的另外一种毒液就滴落到菜肴里。

他这是要毒死旁人而将昏迷的宋颜带走,只可惜今天他却踢到了铁板,碰到了宋颜这样的用毒高手,其实不止宋颜,就连锦娘随随便便地站出来,用毒的功夫就比他强上许多。

也是因此,当宋颜将那酒杯震碎砸到赵公子脸上时,他眼睛里被毒液溅到,才会突然间看不见,才会被那铁塔大汉狠狠地砸到地上,砸断了两条腿还有一排的肋骨,所以说他是自作孽不可活。

平日里他作威作福也就罢了,可是却偏偏打着宋颜的旗号,打着宋颜的旗号也就罢了,他偏偏还打着这个旗号欺负到宋颜自己头上,这已经超越了宋颜的底线,而一旦触及她的底线,后果往往是不堪设想的。

等下还要一场架要打,大堂内也就不必急着收拾了,不过锦娘还是将杯盘撤下,换上了新泡的雨前龙井,另外准备了几样蜜饯、糕点、以及看戏必备的五香瓜子,整整齐齐的摆了小半张桌子。

于是四个大人俩孝子围着桌子一边嗑瓜子一边等待着寻仇的人上门,那姿态惬意的犹如郊游,哪里有半分紧张的样子?

过了大约有一炷香的时候,宋颜倾耳细听,继而微微挑眉,朝小宸问道:“听听看来了几个人。”

小诺举着莲藕般的小手,清脆大声道:“姑姑我知道我知道!”

“姑姑知道你知道,不过我们把机会让给小宸哥哥好不好?”宋颜揉揉她的小脑袋。

小诺的身份来历一直以来是一个谜团,一个实力逆天却天性懵懂的小女孩,任何毒药对于她来说都属于免疫,还有那能够感应到永恒之章的天赋……她出现的蹊跷,属于真怕有一日,她会凭空消失。

听了宋颜的话,小诺认真地点头,然后凑上去,摇着小宸的胳膊催促道:“小宸哥哥你快猜你快猜嘛!”

小宸已经被小诺的天赋打击的习惯了,他凝神屏息,小凤眼微眯,细细地倾听着从远处传来动静,半晌后他抬眸望着宋颜,小脸上一本正经,“来了五匹马,跟在后面的有七、八、九……十五个人,娘亲,对不对?”

能听出五百米内的情况,已经算不错了,宋颜微微颔首,摸摸他的脑袋,“不错,比起三个月前确实进步了。看来你跟小诺在一起练功还真是有长进。”

正在说话间,外面传来一阵马嘶长鸣,继而是纷纷落马的声音,宋颜抬眸望去,见为首的是一位身形奇瘦的老头,大约六十岁的年纪,眼神阴鸷,鼻子犹如鹰勾,全身散发着腾腾杀气。

跟在他后面而来正是那位铁塔大汉,此刻的他脸色苍白如纸,嘴角挂着擦拭过的血迹,他脚步虚浮地上前两步,指着宋颜等人,恨意满满道:“就是他们伤的公子,林老,您可一定要被公子报仇啊!”

林老是蓝阶强者,城主花费了巨额银票请过来教赵公子武功的,不过虽然有武功高强的师父在,那位赵公子的武功却稀疏平常的紧。

这位林老不仅是蓝阶强者,他还是高级药剂师,赵公子生性阴.险,武功没学好,倒是将林老的毒功给学了个九成九。

赵公子虽然不是林老的得意弟子,但是生性护短的林老觉得,自己的徒弟自己教训可以,但是别人不能加以一指之力,不然就是打他的脸。也正是因为有这些人对他护短,才会养成了赵公子那样骄奢跋扈的纨绔性子,以至于像现在这样惹到了他惹不起的人。

林老阴沉沉的目光往宋颜他们一扫,待看到她们那副惬意融融的氛围,心底的怒意更是抑制不住往上窜!他的宝贝徒儿正生死不明地躺在那被抢救,而这些伤他的居然还好整以暇地喝茶吃点心?

林老眼底泛起浓浓杀气,身侧的手缓缓地紧握成拳,他一步一步走到宋颜等人面前,那暗潮汹涌的眼眸深处看着宋颜等人,犹如在看一堆死人。

随着林老走动,他周身泛起一层湛蓝光圈,这抹光圈缓缓地朝四周散去,很快便将宋颜等人笼罩在光圈之内!这是属于强者的威势,如非对方同样是蓝阶强者,否则,在这光圈之内,只能任由林老生杀予夺。

“给我跪下!”林老发出一道威严的后怒声。

一出手就蓝阶强者致命杀招,看来林老是想迅速结束战斗了啊,还给他跪下?真当自己是超级强者呢?宋颜等人相识,皆是狭促一笑。

而此刻,林老却猛然一震!

根据以往的经验,被光圈覆盖之后,那些人无不面部痛苦到扭曲,更有意志薄弱直接跪地跟他求饶,但是现在,眼前的这些人别说跪地求饶,脸上就连一丝的痛苦都没有。

面对对方那似讥似诮的冷笑,林老的心中顿时没底了,眼底更是闪过一丝茫然,继而,眼底缓缓攀升起一抹惊惧,是的,是惊惧。

能够不受他蓝色光圈所影响的,除非对方的武功在自己之上,而现在对方有四个大人两个孝,如若说这六个人武功都在自己之上……这叫他如何相信?就算打死了他都不信!

“怎么称呼?”卫云游单手搭在椅背上,扬着灿烂笑容朝林老挥手打招呼。

林老艰难地吞咽下口水,目光死死地盯着卫云游,他、他竟然真的活动自如,还笑的如此灿烂……这一瞬间,连他自己都有谐里自己使出的是不是平日里引以为傲的杀招了。

“问你话呢,哑巴了?”卫云游毫不犹豫地丢了一枚瓜子,瓜子飞出光圈,咯嘣一声飞进了林老微张的嘴巴。

这、这、这……见鬼了!林老捂住被劈出一道血痕的薄唇,难以置信地指着卫云游!刚才那瓜子的速度简直出乎他意料的快,他刚感觉到还未做出反应,瓜子就已经飞进自己嘴里的。

“在下林钧,不知阁下……”卫云游只这么露一手,就将林钧给吓住了,越是强者就越是惜命,因为他们练到现在这样的程度那是相当的不容易,谁也不想多年的努力付之东流。

“林钧是吧?你来这干嘛呢?想打架?”卫云游嚣张地抽出长剑,慢条斯理地擦拭着,漫不经心地开口:“真要打架?”

林钧刚才进来时候的满腔怒意已经被惊恐所代替了,他感应过眼前这些人的实力,一个个都高深莫测不知深浅,这只有两种解释,一是完全不用武功,二是,武功比他高强的多。而蓝色光圈笼罩的那一幕已经将他们不会武功的选择给排除了。

现在也就只剩下了一种解释:他们每一个人都比他要强,而且强大的多。

如若他现在要冲上去的话,绝对是以卵击石,蚍蜉撼大树,换做更为精炼的两个字,那就是——找死。林钧心想,他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犯不着为了那个纨绔子弟赔上自己的性命。

在实力占绝对优势的时候他可以嚣张护短,但是当他完全处于下风的时候,能保住自己就算不错了,还护什么短?怎么护?

林钧想至此,脚后跟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走出了战斗的最佳范围圈之外,而与此同时,他急急忙忙将蓝色光圈撤去。

“林老?!”铁塔大汗感觉到一丝不对劲,他忍住胸腔窒息般的疼痛,扯着林老的手臂,紧张兮兮问道:“不是要给公子报仇吗?你怎么……”

林老脸上有一丝灰败气息,他颓然看向铁塔大汉,苦笑道:“报仇?这辈子别想了。”

“什么?”铁塔大汉这一惊非同小可,他怒而咆哮道:“林老!你别忘了城主可是花了一百万两将你请来的,现在遇到棘手的事你就想临阵脱逃?你这样做怎么对的起城主?”

林老闻言,阴郁的目光射出一抹精光,冷冷一哼,“这样送死的事别说一百万,就算一千万我也不会做的!你带话给城主,那一百万林钧日后定当全部偿还!”说完,林老深深地朝宋颜他们看了一眼,转而迅速消失在房内。

一时间,房内寂静的可怕。

城主府这边的护卫全都面面相觑,眼底有骇然也有迷惘。刚才的事他们虽然不清楚,但是林老说出的话却听的一清二楚。林老之所以遁走,是因为……恐惧。

而能让蓝阶强者恐惧的人……他们的视线全都落到宋颜他们身上,眼底有着深深的难以置信以及强烈的怀疑。这些人真的就那么强吗?连蓝阶强者都能吓走?

铁塔大汉朝着林老消失的方向怒吼一声,他手握成拳,大声咆哮道:“大家平日里多蒙公子照顾,现在他别人打成这样,难道你们竟不敢为他报仇?!别忘了你们都是城主府的人,都是签了死契的,要杀要卖都是公子一句话的事!”

这句话严重提醒了护卫们的身份,他们是城主府养的打手,是公子的爪牙,现在公子出事城主正着恼,要是就这么逃回去等待他们的必然是死亡,既然这样,还不如现在一拼!

“冲啊!”不知谁先喊了一声,十几二十个精挑细选出来的护卫挥舞着长剑朝宋颜等人飞奔而去,森冷长剑上泛着银白光芒。

但是,还没等他们冲到宋颜前面三丈的距离,只见一道紫色光芒从天而降,牢牢地笼罩在他们脑门上,严丝合缝,密不透风,犹如死神悬挂在他们脑门上的尖刀。

紫色……光圈……

如果他们没记错的话,刚才林老施展出来的是蓝色光圈吧。蓝阶强者施展蓝色光圈,那么紫色光圈……天啊!难道对方竟然是紫阶强者?!猜到这样的结果,城主府的护卫们一个个呆若木鸡,手中的长剑拿捏不住,纷纷掉落在地。

难怪林老会临阵脱逃,原来刚才他一早就知道对方如此强悍的身份。攻击紫阶强者,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他们一个个哭丧着脸,犹如看死神一样惊恐地望着卫云游,更有意志力薄弱的早已跪地膜拜。

卫云游单手指着下颚,挑眉望着那个跪地的护卫,“你们不是想报仇吗?跪着就能报仇吗?来呀,拿着武器来攻击啊。”

那护卫连连摆手,吓的几乎要哭了,“不不不、敢……”大爷啊,您别吓我了,攻击紫阶强者?我还不想死啊。

“你呢,你、你、你……”卫云游像点萝卜头一样一个个数过去,但凡被他手指指到的,一个个都将脑袋摇的像拨浪鼓,眼底惊恐而惊惧,生怕那跟手指会捏死自己。

“既然你们都不想攻击,那这游戏就不好玩了。”卫云游随手一扬,将紫色光圈撤去,慢条斯理地拍拍手,“回去告诉你们家那位赵公子,什么时候有空再过来我们这喝酒吧,我们一定用蟑螂泡酒好好地招待他。”

“是是是……”那肖卫忙不迭点头,连武器都不捡,一个赛一个溜得快。

一场闹剧就这样来的快,消失的也快。

这里平静了,城主府里却一阵人仰马翻,鸡飞狗跳,一个个面带愁容,忙的脚不沾地。

城主就那么一个宝贝儿子,平日里宠着护着不舍得让他受一点伤害,但是今天这些赵公子却是横着被人抱回来的。

赵城主当时就被气的脑门生疼,而城主夫人这哭地差点晕死过去,当场就怒不可遏地让人赶紧地去请林老让他将人给捉拿回来,要是他的宝贝儿子有什么三长两短,就让他们陪葬。

但是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残酷的一塌糊涂。

林老去是去了,结果不战而逃,而他带去的那肖卫全面溃逃,这样的结果是赵城主怎么都想不到的。可是,那肖卫却口口声声称伤害公子的是紫阶强者。

赵城主气得当场就杀了几个人,怒气冲冲地下令赶紧去找最好的大夫。

赵公子此刻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隔一段时间嘴里就会呕出鲜血,而此刻他身旁的痰盂满是血腥味道。赵夫人一直守在他身旁,哭晕了醒过来,醒来又哭晕过去,如此循环着。

郦城医术最好的王大夫被请老了,他诊完脉后脸色就有些难看,面对赵城主欲言又止的样子,他缓缓地叹了口气,命人解开了赵公子胸前衣衫。

一片紫红紫红的淤青出现在赵公子胸膛,王大夫对尚有一丝清醒的赵公子道:“赵公子,老身按压你胸膛部位,要是疼你就说。”

王大夫见赵公子艰难点头,便卷起宽大袖子,修长五指从边缘开始朝里面靠拢,在按到肋骨的时候,赵公子身子猛然抽搐,他撕心裂肺地喊着:“痛!”

“王大夫?”赵城主眼底闪过一丝痛惜,忙不迭问了一句。

王夫人将赵公子胸前被子掖好,然后放下卷起的衣袖,有些无奈地摇头道:“赵公子胸前的肋骨被折断三根,而且断了的肋骨插入心肺,如今就算大罗神仙下凡,也是救不了了,城主……节哀顺变吧。”

“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城主夫人刚醒来,听到这晴天霹雳的消息,顿时又晕死了过去。

赵城主脸上暴起一根根青筋,脸上犹如乌云笼罩,阴霾冷厉,全身散发出骇人的杀气。他的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后,他死死盯着赵公子那因痛苦而狰狞的面容,眼眶蒙上一层水雾,他咬着牙一字一顿缓缓道:“昭儿,爹爹一定会为你报仇!一定!”

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啊!虽然知道他一直胡作非为,在街头称王称霸,但是这座城是他管辖范围内,他的儿子爱怎样就怎样,又有什么关系?那个人竟然敢杀他儿子,他居然敢……

紫阶强者吗?就算是紫阶强者……那也不是没有弱点的!虽然他不能明着动手,但是谁说紫阶强者没有弱点?难道紫阶强者就没有家人后代吗?

敢杀他的宝贝儿子,就算紫阶又如何!

“来人,以最快的速度查清楚那人的来历,所有的细节都不许放过!”赵城主紧咬牙关,一字一顿说的,脸上阴沉沉的犹如世界末日的天空。

难道城主真的要与紫阶强者为敌吗?那肖卫接到这个消息,顿时苦着脸,耷拉着脑袋。紫阶强者啊,那一直是属于传说中的,传说紫阶强者一怒,绝对可以将一座城池连根拔起啊……

赵城主提笔寥寥数语修书三封,然后递给最信任的属下:“快马加鞭将这封信送到帝都,一封是李府,一封是宋府,另外有一封信请宋二夫人送进皇宫交给皇后。”

那属下点点头,正欲离去,而就在此时……

“报——”一位身雌马褂的大内侍卫跳下马背,大步进了城主府,见到城主后,他递上一张圣旨,“赵城主接旨。”

赵城主一脸茫然,不过还是依言跪下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一连串枯燥晦涩的书面语过后便进入了正题,而这正题却让赵城主脸色顿时灰败一片,几乎摇摇欲坠。

圣旨的内容很简单,对于赵城主来说却很受打击。

圣旨里说皇宫遭遇大范围攻击,皇后娘娘、太后娘娘还有几位宫妃同时遭难,因为当日在上书房里当值的是宋丞相,宋丞相也难逃一劫,虽然保住了性命却再也下不了床,宋丞相自动请辞,在家休养。

而当日守护帝都的御林军是李府……所以李府受到牵连,阖府入狱,男的流放三千里,女的入官奴,用世为奴为婢……

圣旨内更是斥责赵城主在郦城内胡作非为,任意妄为,责令其在府里好生反省,如若再出一点纰漏,就摘了他的顶戴花翎变为庶民。钦此。

屋漏偏逢连夜雨,说的就是此刻的赵城主。

原本以为可以凭借着帝都里的后台,几家人合力将那紫阶强者害死,然而现在的消息却是,皇后暴毙,宋丞相重病请辞,李府满门败落……而他自己被斥责。一夕之间,他所有的背景都化为灰烬。

送走了传旨大人后,赵城主心中的怒气临界到,手握成拳重重砸到地面上,将地面砸了一个深坑,同时以这深坑为中心,裂开了蜘蛛网般的裂缝。

“大人,那这些信……”那位还未走出房门的护卫拿着手里的三封信,脸上有踌躇也有为难。

赵城主阴毒地射去一道冷气,那位护卫顿时一口气咽进口中,再也不敢说半句话。

悦来酒楼。

赵公子一事来的快去的也快,宋颜原本派人去城主府监视,不过得到的消息却是赵城主按兵不动。

既然如此,宋颜就暂时放下了这件事,准备按照原计划去找寻那张纸。待她回头去找小诺那丫头时,却怎么也找不到她,拉着卫云游一问,原来这俩孩子竟不知什么时候手拉着手逛街玩去了。

因为有鬼魅暗中跟着,所以宋颜也就不怎么担心。

小宸很少独自上街,上次上街是为了给娘亲挑选生辰礼物,而这次则是拍着胸膛保证带着小诺逛遍大街小巷。在小宸看来,小诺简直就跟她怀里抱着的那只小白兔一样,单纯的不得了,却又固执的一根筋。

她似乎在一个封闭的世界里呆了很久,对外面的事一无所知,现在也依旧懵懂的犹如小婴儿。

两个粉雕玉琢精致的不得了的孝子,手牵着在大街上走着,看他们衣着精致奢华,可是身边连一个仆从都没有。有心人都猜,这俩娃娃莫不是与家里人走散了?

不过看他们那样子又不太像,没惊慌,也没有失措,东看看西摸摸,一会儿买两根糖葫芦,一会儿又买两个小面人儿,过了一会儿又买了跟红萝卜塞进那小女孩怀中抱着的小白兔嘴里。

因为两个孩子长的实在太过精致漂亮,惹得路人纷纷回头看他们,而在这些人当中,其中有一个人眼底闪过一抹阴沉诡异的光芒。他是这条街上的常客,人称陆仁甲。

只见陆仁甲清咳两声,将自己的衣裳整理好,然后施施然走出来,拦住小宸他们的去路。

他挤出温和而灿烂的笑容,笑眯眯地望着俩孩子:“小弟弟小妹妹,你们是不是迷路了?叔叔送你们回家好不好?”

难道这就是姑姑所谓的怪蜀*?小诺抱着怀中的长毛兔,琉璃般光彩夺目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陆仁甲,眼眸干净剔透,不染一丝尘埃。

小宸斜睨了他一眼,眼底闪过一丝狡黠,“是啊,我们迷路了,叔叔知道我们家在哪里吗?”

好久没有碰到好玩的事了,小宸心底涌上一抹热血,脸上却无辜地犹如五岁稚童,扬着小小的巴掌大的脸,抿着薄唇可怜兮兮道。

“叔叔当然知道你们家在哪里,来,跟叔叔走。”说着,陆仁甲伸出人,正想一边牵着一个以防他们逃跑。

小宸却抢先一步牵着小诺的手,笑嘻嘻道:“那么,叔叔在前面带路吧,我们跟在后面就可以了。”

陆仁甲有些难以置信,又有些兴奋过头,他在心中暗暗激动道,今天老天也太眷顾他了吧?运气好到这种程度?随随便便就能拐到俩精致可爱的小娃娃?这种极品货色可是可遇不可求的,虽然年纪小,可绝对能卖上好价钱!

陆仁甲激动地搓手,却没意识到跟在他后面的小宸那狡黠灵动的清澈眼眸。

不多时,宋颜吩咐出去找寻的刺客联盟郦城分盟的盟主飞奔过来,急声禀报道:“老大,事情只怕有些不妥,根据下面的人来报,小少爷和她身边的小女孩被人卖到青.楼了……”

宋颜闻言,一时间有些傻眼,四周顿时寂静无声。

“什么?竟然有人将小宸和小诺卖到青.楼?”卫云游难以置信地一拍桌子站起来,大声道:“走,拿家伙把那青.楼给砸了!”

“你急什么?”宋颜一把拉住几欲暴走的卫云游,瞪了他一眼,这才转身望着那位分盟盟主,“李逸,小宸怎么会被卖入青.楼?”

李逸有朽恼地垂着脑袋,小声说,“郦城内有两大娱乐活动的地方,一处是花月楼,这是妓.院;还有一处是风月楼,这里是好男风的场所。而花月楼和风月楼的老板则是同一样。”

言下之意,那老.鸨买下小宸,是为了将他……

宋颜眼底闪过一丝怒气,不过随即就释然了,“算了,由着小宸折腾吧,等他玩够了再说。”

知子莫若母,以小宸那闯祸的本事,现在该担心的是那花月楼。惹到小宸,宋颜不经为那花月楼掬一捧同情泪。

却说小宸和小诺跟在那位怪蜀*身后,两个人歪着小脑袋,一脸好奇地看着形形色色的人,而大多数人都对他们投去同情怜悯的目光,小宸心中了然,小诺却全然不知,她有些心慌地捏紧小宸的手。

“别怕,小宸哥哥带你去玩好玩的。”小宸笑嘻嘻地捏了捏她的小手,保证道。

“嗯,小诺不怕,小诺会保护小宸哥哥的。”稚嫩的童音,一本正经的口气,她还保证似地点点头。这一连窜的动作打击地小宸泪流满面,却又无可奈何地接受现实。

谁叫小诺事实上实力是真的比他强呢,而且还强悍的多。天知道这丫头是怎么练的,就算从娘胎里开始练气也不可能吧?

两个小屁孩说说笑笑,一路上玩玩闹闹的,最后他们停留在一处漂亮瑰丽的院子前面,小宸识得字,认出悬挂在上的是“花月楼”三个字。闻着从里面传出的浓郁脂粉香,小宸分析出这里应该是卫叔叔经常提到的温柔乡。

卫叔叔每次从温柔乡回来都神清气爽的,就好像神功暴涨一样,不过每次自己问他,他都支支吾吾地不肯说,只答应等自己十六岁的时候带自己过来见识一番。

十六岁啊,还要十来年呢,他可等不了。刚才见到那位怪蜀*,他下意识地就认定了那是拐子,果然不出他所料,那怪蜀黍不仅是拐子,还将他带到了温柔乡来,他可要带着小诺好好见识一番,开开眼界去。

小宸虽然冰雪聪明,却对那肖大后的事懵懂茫然,全然不知,也因此被卫云游给忽悠了去。如若宋颜知道这一切都是因卫云游之故,只怕他的日子就有些不好过了。

只见前面的怪蜀*回身笑道:“走了这么久,你们都累了吧?咱们进去歇歇脚,然后叔叔再送你们回家好不好?”

小诺张着一双无辜而迷茫的眼神,好奇地望着里面来来往往的人,而小宸则巴不得进去看看里面究竟藏着怎样的乾坤,便天真地点头道:“真的好累哦,那就进去歇息一下吧。”

“怪蜀黍笑的好诡异哦。”小诺不知道什么是低语,用着正常的音量对小宸说道。

陆仁甲嘴角一僵,继而挤出一抹菊花灿烂般的笑容,“小妹妹真爱说笑,来,咱们不耽误时间了,这就进去吧。”

陆仁甲一路将俩孩子带到老.鸨面前,笑得好不得意,挑眉道:“柳妈妈,你看着俩孩子怎么样?出个价吧。”

老.鸨定眼一看,顿时觉得眼前一亮。

……本章完结,下一章“卫叔叔吃憋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