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22章:卫叔叔吃憋了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22章卫叔叔吃憋了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老.鸨顿觉眼前一亮。

只见眼前的小女孩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眼底迷茫中带着一丝娇憨,嘟着红润润的小嘴,下巴尖尖细细的,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长大了绝对是倾国倾城的貌。

再一看小男孩,同样是一张粉雕玉琢的可爱小脸蛋,小小年纪轮廓分明,剑眉星目,眼底灵动而狡黠,机灵的很,长大后绝对了不得,放在风月楼里,绝对是首屈一指的小倌。

王妈妈心中雪亮,这俩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好苗子,今天就算花再多的银子也要将他们买下来。不过这样的心思却不能透露给陆仁甲知道,免得他坐地起价。

王妈妈清咳一声,故作嫌弃地皱眉:“虽然看着不错,可这年纪实在是太小了,等能为我赚钱的时候,也得十年后的事了。”

陆仁甲满脸赔笑道:“话虽如此,可是您瞧这水嫩嫩的小脸,长大后绝对能赚回来大把银子。再说了,年纪小也有年纪小的好处,坏习惯都没沾染上,可不好教多了吗?”

王妈妈冷哼一声,“谁知道到时候会出什么变故。”白了陆仁甲一眼,王妈妈一脸随意道:“二十两银子,要卖的话就留下吧。”

“二十两?!”陆仁甲顿时瞪大眼睛,难以置信道:“这可太便宜了吧?要不,您再加点?”

“要卖就卖,不卖拉到,我们花月楼多的是姑娘。”王妈妈作势便欲离开。

陆仁甲急了,一把拉住王妈妈,舔着笑脸谄媚道,“二十两委实少了点,要不,您再加点?就加一点点。”说着,他比划着小拇指指末的地方。

“哎,好了好了,三十两吧,两个都留下,再多就不行了。”

“三十两……好吧!”这个价委实不算高,陆仁甲有些肉疼,不过一想到这俩傻孩子只是他路上随意捡到的,能够捡到三十两也算是特大的好运气了,所以最终咬咬牙答应了。

王妈妈对着她身边的丫环吩咐道:“去,写张卖.身契来,叫这俩孩子按了印子。”说着,她端起桌案上的香茗,慢悠悠地饮着,借此掩饰她得意张扬的面容。

她心中更是狠狠鄙视陆仁甲的不识货。就凭这俩孩子这样的容貌,就算一个卖一百两都嫌便宜,没想到这笨蛋竟然还真的三十两卖了,这回可算让她拣着个大便宜了。王妈妈在心中乐呵呵地得意着。

而此刻,小宸和小诺正站在她面前,小诺歪着迷茫的小脸认真地询问:“小宸哥哥,他们在说什么呀?小诺都听不懂。”说着,她嘟着红润润的小唇,眼眸清澈见底地望着小宸。

小宸嘿嘿一笑,搭着小诺小小的肩膀,笑嘻嘻道:“好像是在商量着将咱们卖了吧?”

“哈?”卖了?小诺疑惑地睁着迷蒙的眼眸,“小诺可以被卖掉吗?”

“嗯。”小宸咬着牙,笑得犹如小恶魔般阴森,磨牙道,“小诺被卖了十五两呢,小宸哥哥也被卖了十五两。”

被卖了也就算了,居然只有十两……十两!宋小宸眼底燃烧着小宇宙,一边磨牙恶狠狠地盯着陆仁甲,难道他堂堂宋小宸的身价只有十两吗?这要说出去,可不被卫叔叔给笑死吗?

可着这小家伙怒的不是自己被卖的事情,而是被估低了价?

听到俩孝子的童颜童语,陆仁甲不知为何总觉得后背凉飕飕的,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从胸口升起,他摸摸忽然加速的心跳,自欺欺人地想,不过是俩小屁孩,就算再能折腾又能怎么样?反正三十两银子就快到手了。

那个被老.鸨吩咐去写卖.身契的丫环很快就回来了,她的手里捧着两张崭新的契约以及一行红泥,她笑着对王妈妈道:“刚写好的卖.身契,王妈妈您看看可还行?”

王妈妈接过来瞄了一眼,吹了吹墨迹,目光冷冷地望向小宸和小诺:“你们俩过来盖手印。快点啊,磨磨蹭蹭干什么?陆仁甲,你什么意思啊?不想卖是不是?”

“哪能啊,王妈妈真爱说笑。”陆仁甲没有留意到小宸眼底闪过的那道寒光,他快步走到小诺面前,露出大灰狼诱.拐徐帽般的笑容,“小妹妹乖,咱们去盖个手印,然后叔叔买糖葫芦给你吃好不好?”

说着,他伸手就欲去拉那莲藕般的白嫩小胳膊。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道白光闪过,陆仁甲的胳膊竟然齐根而断!

鲜血犹如喷泉般狂涌而出,而此时,小宸早已带着小诺往边上避开,所以这道血雨便直接洒了王妈妈一头一脸的血液。

事情变化的太快,简直让人来不及反应。

陆仁甲难以置信地瞪着小宸,继而低头看着自己那空空荡荡的右手……还有甩到王妈妈怀里的整齐胳膊……

王妈妈低头看到那根骇人的胳膊,顿时吓得面如土色,她一件尖锐的惊叫声:“啊!”

王妈妈的叫声似乎提醒了陆仁甲这事实,他这时候才猛然惊觉到从右肩膀传来的剧烈疼痛,顿时他只觉得眼前一黑,头晕目眩,痛的几乎快要晕死过去了。

他转身瞪向小宸,踉踉跄跄地向小宸走去,然而地上已经被鲜血弥漫了,他只踏出一步,却没注意到地板上的滑腻,直接就栽倒在地,养着一张近乎扭曲的脸,死死地瞪着小宸。

小宸手里拿着血迹斑驳的匕首,在阳光的照耀下,匕首泛出幽冷阴森的寒光,如同他嘴角勾起的那抹阴森诡笑。此刻的他犹如从地狱里走出来的小恶魔,眼底散着浓浓杀气。

“你……你……”陆仁甲嘴角颤抖,眼底有着难以置信后,也有着无边的惊恐,因为太过疼痛,他一句完整的话都说出来。这孩子究竟是人是鬼?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那一匕首斩下,快捷无比,简直就像隐藏在黑暗中的刺客。

陆仁甲却不知道,小宸家就是混**的,刺客联盟里最多的自然是刺客,小宸从会走路开始就混在刺客联盟里,所以他年纪虽小,刺杀的经验却不少。

从他拿着匕首动手开始,小宸就已经腾出一只手捂住小诺的眼睛,他不愿用这些人肮脏的鲜血玷污了小诺眼底的纯洁无暇,就算有一丝脏污他都不允许。

小宸比划着那柄玄铁匕首,笑得阴森冷酷,嘴角扬起一抹讥诮冷意,“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将我们诱.拐来卖了,呵呵。”

“你……你是故意的!臭小子!”陆仁甲因为失血过多,脸色苍白的犹如蒙上一层白霜,他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是却感觉到全身无力,右臂的剧烈痛楚让他几乎麻木了。

“就是故意的,你能怎样?”小宸嚣张地一脚踏上他的脊背,眼角斜瞟着,小胳膊环抱着,嘴边勾着一抹似笑非笑,那小摸样简直活活就是另一个卫云游。

那语气,嚣张至极!

那态度,嚣张至极!

陆仁甲此刻郁闷的简直快要哭了。这叫什么事儿啊,原本一切都好好的,拐了俩漂亮的不像话的小娃娃,卖了高价,他预备拿着这些银子去赌场试试手气,可谁知会是这样的惊人变化?

此刻,他悔的肠子都要青了。古人说的好,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他就不该一而再再而三地拐.卖孩子……

刚才陡然惊变,王妈妈的尖叫声冲天,这时候王妈妈虽然还呆愣愣地傻坐在椅子上,但是外面却已经有了动静。花月楼原本就养着一群打手,专门维持和看守楼里的姑娘,在听到王妈妈的尖叫声后,他们在第一时间扛着武器冲上来。

噼里啪啦的脚步声不绝于耳,然后不等里面的人回应,为首的那打手一个无影脚就将门踹开了。

来人足足有十多个,他们鱼贯而入,将小宸他们团团围住,为首的那个打手见王妈妈安然无恙地坐在那,不由地松了口气,不过见她呆呆的样子,不由地大声叫嚷道:“王妈妈,出了什么事?!”

不过不等王妈妈说话,他就已经看到了眼前的情形。

地板上蔓延的鲜血,躺着几乎要痛晕过去的陆仁甲,还有那一只小脚踏上陆仁甲脊背的嚣张小屁孩,以及被蒙着一层黑布的粉嫩小女孩……这样的情景怎么看怎么诡异。

“快、快将那两个孩子抓起来!”看到自己的手下都来了,王妈妈顿时底气十足,指着小宸大声对他们下命令。

而此刻,小宸的匕首并没有收起来,他那双漆黑而阴森的眼眸慢慢地从陆仁甲转移到王妈妈身上,继而,他迈着脚步,稳稳地,一步一步地走向王妈妈,在这个过程中,他嘴角那抹讥诮的弧度一直保持不变。

“三十两……”小宸比划着匕首,笑得犹如嗜血的小恶魔,他舔了舔干涸的嘴唇,眼底有着蓬勃的怒意,“你竟然只出三十两就想买我们,嗯?”

一个看上去才五岁的孝子,怎么会散发出修罗般的杀气?眼见着他一步步走进,被他杀气腾腾的眼神笼罩着,王妈妈只觉得心中胆寒,脚底松软,仿佛有一种不知明的恐惧慢慢从脚底升起。

王妈妈艰难地咽了口水,颤抖着声音大声冲着边上的大手怒喊道:“你们都是死人吗?还不快给老娘抓住他!”这小屁孩这么厉害,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不砍了他的爪子,如何能驯服他?

那些打手虽然也和王妈妈一样,心中升起一股不知明的恐惧,不过转念一想,这小屁孩还不到自己腰高呢,再说他们人多势众,还会怕了他不成?如此想着,那为首者打手一挥,冷声道:“大伙儿一起上!”

于是,狭窄的房间内,十几个彪悍壮硕的粗汉子围成圈一拥而上,朝中间猛扑过去,不多时便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动手声音,以及拳脚相加时皮肉骨骼的碰撞声。

“你们都是死人吗?人都不在里面,还在里面打什么?!”王妈妈之前眼见包围圈将小宸他们俩孩子围住,心中正高兴着呢,却冷不防看到那死孝不知道怎么的竟出了包围圈,而她手下的那些傻子还在那围成一圈拳脚相加。

“……”

十几个大手瞬间住手,抬头果然看到那笑得阴森恐怖的小男孩,此刻正站在王妈妈身后,那柄森冷的匕首正搁在王妈妈脖子上,他另外一只手牵着那抱着小白兔一脸懵懂的小女孩。

“我x!”那十几个大手面面相觑,低头一看,发现地上那个被揍得面目全非连叫都叫不出声的赫然便是那断了一只胳膊的陆仁甲……

小宸戏谑地比划着匕首,而王妈妈却全身脊背发冷,眼中被吓得泛着泪花。

小屁孩有多狠她完全见识到了,连说都不说一声就下杀手,最好的例子就在眼前,她哪里敢动弹半分啊。

“小公子……有话好好说,好好说……”王妈妈顿时举起双手投降,生怕那柄匕首一个不查割破自己娇嫩的颈项。

小宸冷冷一笑,语气却说不出的轻淡:“既然今天你能不问缘由地买我们,小爷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们平日里用这种方式买了不少的孩子?”

“这……绝对没有!绝对没有!”王妈妈头摇得像波浪鼓,否认的很彻底。

“没有?”小宸的目光透过窗棂,瞥向外面的荷花池。此时正是初冬季节,池里的荷花早就败了,现在的湖里空荡荡的一片,不过胜在池子够大,看起来略有几分风光。

“真的没有!”王妈妈再一次否认。

“很好。”小宸的语气云淡风轻,笑容也是轻描淡写,但是他却回头将小诺脸上的黑布扯下,笑着一张灿烂小脸:“小宸哥哥变戏法给你看好不好呀?”

“好呀好呀!”小诺兴奋的小脸红红的,拍着小手掌。刚才小宸哥哥跟那些人在玩游戏,可是都不带她玩,还将她脸给蒙上了,害的她都好无聊哦。

“那小诺看好咯!”小宸眼底闪过一抹诡异笑容,也不见他如何使力,只见他细细的小腿凌空一点,王妈妈的身子就如箭羽般飞射而出,笔直地插到荷花池中。

是的,您没有看错,绝对是笔直的,就连在凌空飞起来呈抛物线状落到荷花池的过程中,王妈妈的身形也是笔直的,更不用说站立在荷花池中的姿态了。

荷花池里的水不满,以王妈妈的身形,那池水刚好淹没到她嘴唇。此刻的她像是被点了穴道,丝毫动弹不得,而且也不能说话,因为一说话那汩汩的池水就会流进她口中。

此时,花苑里错错落落地坐着几对妓.女和嫖.客,他们正相拥缠绵着,冷不防听到一声巨响,全都朝那荷花池中看去,这一看顿时就傻了眼了……王妈妈,那位真的是以凶神恶煞著称的王妈妈?

而此刻二楼王妈妈的房间里,那些打手也一个个全都傻了眼,还有的更是爬到窗户上去看,更多的是用惊恐地目光望着小宸。

而此刻,小宸却对小诺笑道:“咱们来比赛,看谁踢的又快又准,怎么样?”

“好懊啊!”小诺拍着小手掌,笑得露出了两个孝牙,她最爱跟小宸哥哥玩消息了。

没想到那小男孩竟然这么厉害!那些打手虽然心慌,待看到小诺时不由地眼睛一亮。小男孩是很厉害没错,可他毕竟年纪小力气有限,更何况还有一脸茫然状的小女孩呢,抓了这小女孩正好可以威胁那小男孩!

于是,绝大部分的打手都兴冲冲地往小诺扑去,将小诺当成了香.饽饽。

他们以为小诺那副柔柔弱弱的样子很好欺负,似乎一巴掌就能将她拍坐地上了,可怜的他们却不知道,就连小宸都远远不是小诺的对手,也因此没有看到小宸眼底闪过那抹狭促和狡黠。

小诺见这么多人朝她扑来,非但没有惊慌失措,还兴奋地小脸红扑扑的,两颗小酒窝若隐若现。她怀中依旧抱着那只似乎永远在睡觉的小白兔,也不见她如何行动,那些打手没没伸出一只手去,却发现自己抓了空,而这时候,就会从他们耳边传来一道同伴的惊呼声。

小诺的速度快如闪电,滑如泥鳅,虽然十来个打手都想抓她,却连她的衣角都没有摸到。玩到兴起的时候,小诺还会双腿出击,一下子踹了两个人下去。

眼见着房间里的打手越来越少,小宸和小诺正烦恼着,却听到外面不断地有人涌来。除了花月楼的护院外,还有看热闹起哄的嫖.客。小宸和小诺玩的兴起,可不管护院还是嫖.客,一股脑地全往荷花池里踢飞。

只见一道道直挺挺地人性箭羽呈抛物线状连绵不绝地飞向荷花池,噗通噗通的声音此起彼伏。

玩到后来,小宸和小诺已经不是在玩了,他们在练习脚步的准头和力道。荷花池距离二楼房间大约有三十丈,而他们要做的就是将那些被种到荷花池里的人排成一个字:杀!

此时,宽大的荷花池里已经被络绎不绝地丢了几十个人下去,眼见着一个杀字就要填满了,只剩下最后一点了。

于是,小宸和小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望向那个躺在地板上嗷嗷叫的陆仁甲。

小宸拍拍手,慢悠悠地走过去,笑嘻嘻地踢踢他,征求他的意见:“你是想死呢,还是想活呢?”

“……活!”陆仁甲从昏迷中醒来,看到眼前放大的小恶魔的脸,眼底有恨意也有恳求,非常之复杂。

“哼,往后若是再犯到小爷手上,小爷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小宸冷哼数声,抬起细细的小腿,一下子将陆仁甲踹出窗外,将他直直地种到荷花池中,在那个“杀”字上落下最后一笔。

趴着窗头往下望,只见荷花池里一个完整的杀字,最后一笔因为是陆仁甲,所以池水上漂浮着血水,看起来杀气腾腾,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味道。

“小宸哥哥,我想到办法了。”小诺扬着两个小小酒窝,拉着小宸的手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天真地说:“往后咱们天天来练习种人,我敢打包票,一个月后咱们你就会练成无影功法了。”

“无影脚是什么?”

“一种很厉害的武功啊,以前有人教过我的,刚才玩游戏的时候我才想起来的。”小诺笑得很开心,眼睛月牙般弯弯,“练成那种神功后,以后就算打不过,也没人能够追的上你哟。”

没想到教训人也能教训出功夫来,这倒是意外之喜。小宸得意洋洋地挑眉,“好啊,咱们回去后就练习无影功法去。”

荷花池边上,此刻围了一圈的人,大家伙对着里面那排成一个字的人指指点点,眼底有兴奋,有玩味,但是更多的是惊悚和畏惧。知情人皆想着,看来郦城要掀起一翻腥风血雨了。

花月楼能够开成郦城最大的妓.院,它背后可是郦城最大的帮派——一言堂。今日有人如此侮辱花月楼,一言堂的人怎么可能善罢甘休?那两个孩子只怕是凶多吉少啊。

而此刻的小宸和小诺却全然不知道,他们两个正高高兴兴地手牵着手一路畅通无阻地离开,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不多时便进了悦来客栈,经验浅薄的两人却丝毫没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

悦来客栈被宋颜买下来了,所以她们一行人就歇在这里,现在悦来客栈并没有打开门做生意。

“哎呀,你们俩小屁孩终于舍得回来了?”卫云游看到俩孩子,激动地迎接上去,就差热泪盈眶了,“老实说,听说你们差点被卖掉青.楼了?怎么这么衰啊?”说着,他一脸幸灾乐祸地拍着小宸的肩头。

“卫叔叔不是说青.楼是最好玩的地方吗?”小宸扬着黑白分明的清澈眼眸,认真地凝视卫云游,眼底却极快地闪过一抹狡黠。

“我……我说的……”卫云游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一个趔趄差点跌倒,他心里忽然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卫小三,跟我来一下。”宋颜不知何时出现在大堂,面容淡定地望着卫云游,口气同样淡定。

“咳、咳咳!”被宋颜那云淡风轻的眼眸一扫,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话,卫云游吓得一口气没抽上来,狠狠地被呛住了,他忍不住弯下身子,玩命的咳嗽——忘记了小宸会当真,老大应该不会计较他跟小宸说的关于青.楼的话……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有鬼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