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25章:研娘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25章研娘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宋颜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脑袋眩晕的有些难受,她拍拍脑袋,慢悠悠地坐起身来。

这是一个寂静的空间,四周仿佛没有一个人,就连空气都显得有些寂寞。

忽然,一道人影突兀地出现在宋颜面前,只见她青面獠牙,目光满含怨毒恨意,她熟悉的五官唤起了宋颜的记忆。梦琉璃?她怎么会出现在这?

不止梦琉璃,又一道清晰的人影唰地出现在宋颜面前,那是苏鸾。

唰,又一道清晰的人影出现在宋颜面前,那是太后。

梦琉璃,苏鸾,太后,她们伸长手臂,行动犹如僵.尸,目光呆滞,一步一步朝宋颜靠拢,将她围堵在圆圈的中心。

“宋颜,还我孩子来……”幽幽的凄厉声,来自梦琉璃。

“宋颜,还我命来……”喃喃的自语声,来自苏鸾。

“宋颜,我要杀了你……”恨恨的说话声,来自太后。

三人都是一身简单脏.污的囚服,脸上发丝凌乱,伸长手指上是尖尖的指甲,闪着刀光般的闪亮。她们像是没有意识一样,麻木地将宋颜堵在中间,锋利的指甲掐向宋颜颈项之间。

宋颜想离开包围圈却发现自己迈出的脚步奇慢无比,犹如电影中的慢镜头一样,她想施展出属于她的强.悍实力,但是她却发现自己拍出的掌绵软无力,那力道连苍蝇都拍不死更何况是人?

一道道尖锐的指甲刺进娇嫩皮肤中,鲜血顺着指尖滑落,将月白色长裙染成绯红色。宋颜感觉到一种清晰的疼痛从身体蔓延开来,鼻腔间是浓重的血腥味,眼前是那一张张惊悚的面容……

怎么办?她此刻的力气似乎连手都抬不起来,就好像直挺挺地站在那里被她们三人凌.虐,眼见着鲜血越来越多,如果再想不到办法,只怕会失血过多而死吧?

宋颜眉宇微蹙,忽然,她想起刚才那女幽灵点自己眉心时候说过的话。

她说,那就去你心中的地狱看看吧。

难道说这三个人是自己的心魔?宋颜有些狐疑地望着那三个人影,突然福至心灵:这三个人真的是化成怨灵来找自己索命吗?或许,这根本就是一个虚幻的境地,她们三个只是女幽灵根据自己的心魔幻化出来而已。

宋颜能够想明白这些,除了她的精神力很强大之外,还有她一直保持超然物外的态度。

宋颜嘴角微微勾扬,扯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冷意。看来这女幽灵还是控制心魔的高手,不错,梦琉璃等人的死与她有着绝对的关系,虽然她一直没有对此耿耿于怀,却一直有些抵触情绪,所以才会让女幽灵有了一丝可趁之机。

虽然想明白了这点,但想要破解棋局却也并不容易,当然这不容易针对的是别人,而不是宋颜。只见宋颜手指微抬,她的手中倏然出现一只毛茸茸眼睛滴溜溜转的小白貂。

小白貂抬起迷茫的眼睛,在看到了眼前的情景后,它顿时小鼻子一皱,灵动的眼眸闪过一丝寒光!不等宋颜吩咐,它三两下蹦跳到宋颜颈脖之上,毛茸茸的尾巴缠绕在宋颜细致颈项上,只留下一个小小的脑袋,粗粗一看,还以为宋颜脖子上为了一条色泽光亮的围脖呢。

挂在宋颜脖子上的小白貂眯缝起小眼睛,对准最前面的太后老妖婆眼眸一瞪,太后的身形在空气中有一瞬间的扭曲,接着她便捂住疼痛的脑袋蹲下身去,最后化为轻烟消失在空气中。

小白貂如法炮制,将梦琉璃和苏鸾的身影也全部清除。

在三个人影消失后,宋颜陡然感觉到脑袋一阵眩晕,等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只觉得周围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她不再是独身空置在不知名的空间,而是又回到了最初消失的地方。

古旧城堡的第三层,某个滴血的房间。

“老大!”卫云游陡然间看到宋颜又凭空出现在眼前,顿时惊喜连连地冲上去,大声嚷嚷道。赵柔柔和锦娘也跟着快步上来,将宋颜团团围住,一双双眼中溢满关切情绪。

宋颜下意识地摸摸颈脖,那里被小白貂的尾巴挂着,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没有一丝伤痕,更没有一丝鲜血。刚才的一切果然是虚幻梦境,只不过她心中没有真正的恐惧,再加上有梦幻神兽帮忙,这才幸免于难。

“唔。”房间的某个角落,忽然传来一声闷哼。

宋颜抬眼望去,发现一道艳丽的身影。那是一个很美的女子,一身长直脚踝的柔顺黑发,轮廓线条柔美,一张标准的瓜子脸巴掌般大小,小巧而精致,五官妍丽而绝美,只是脸色苍白地没有一丝血色。

她捂着胸口倚靠在墙壁上,她的胸膛微微起伏,嘴角溢出一抹鲜红血液,漆黑的眼睛炯炯有神地望着自己,眼底有着难以置信的光芒。

“没想到你,你的精神力竟然如此强大。”她靠在墙壁上,嘴角缓缓扬起一抹笑意,唇畔的鲜血有一种异样的凄美,她喘了口气,眼睛定定地望着宋颜,“不仅如此,你竟然还有一只梦幻神兽。”

也是因为此,所以才轻而易举地破了她修炼了两百年的道行。

宋颜的目光轻飘飘地落到她身上,看到她那副凄美绝望的表情,忽然觉得胸口一顿,缓了缓神,她上前几步蹲下身,视线静静地望着她:“怎么称呼?”

“叫我妍娘吧。”女幽灵有些自嘲地弯起唇畔,“两百年来,你是第一个能够通过考验的冒险者。”

“或许,你该给些奖励?”宋颜从不知道何为客气,直截了当地说道。很明显,她是为了秩序之章而来,为了能够凑齐整整六卷秩序之书,这些冒险的事不得不去做。

“你想要秩序之章是吗?确实,我可以将她给你,不过你必须要答应帮我做一件事。”妍娘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宋颜,眼底极为认真。

“或许我自己去取,会比较方便。”她没有随便帮人的习惯,更何况一只两百年的幽灵都无法做到的事,肯定是个不小的麻烦。

“呵呵呵,你想的太轻巧了。”妍娘咯地笑出声,她一边笑一边挣扎地站起来,后背抵着坚硬墙角,她很不客气地说道:“这两百年来,我见过至少三批的冒险者,他们也都是来找秩序之书的。但是很可惜,他们通不过我的考验,都死在了自己的心魔上,只有你一个辛运儿。”

宋颜不置可否地挑眉,顺手抚着怀中不安分地动来动去的小白貂。

“你知道为何我不轻易交出秩序之章吗?”不等宋颜回答,妍娘嘴角弯起一道嘲讽的弧度,“因为我这道魂魄就是寄身在秩序之章上,除非我魂飞魄散,否认,就算你拿到了秩序之章也是没有用的。”

妍娘还有一点没有说的是,她怎么可能会将自己寄身之处给说出来的呢?这岂不是将自己的性命交到别人手中?谁会这么傻?

“只要你答应帮助我完成心愿,我愿意亲手将那秩序之章交给你。”妍娘认真地凝视着宋颜的双眸,诚恳地说道:“你愿意帮助我吗?”换言之,只有帮她完成这个心愿,妍娘愿意轮回转世,不再做孤魂野鬼。

究竟是怎样的事,能让妍娘做出这样的决定?宋颜不好奇,卫云游却兴致勃勃,饱含好奇的目光可怜兮兮地盯着宋颜。

现在的妍娘非但不像一开始出场的那般惊悚恐怖,反而面容绝美,有一种让男人忍不住拥入怀中的虚弱凄美。

宋颜与小诺沟通了下,小丫头表示她也探不出那张秩序之章的正确位置,看来也只能如此了。宋颜淡声道:“好吧,什么忙?”

“说起来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妍娘眼睛定定地望着宋颜,像是透过她在看一个遥远的历史。

宋颜不知何时从空间里取出一张紫檀木茶几,另有四把紫檀木椅子,还有青花瓷茶具、五香味瓜子、枣泥绿豆糕……这架势分明是做好了看戏听故事的准备。

眼见宋颜凭空拿出桌子椅子,妍娘的眼睛有兴夷所思,但是当她看清楚那些瓜子茶点时,嘴角几不可查地抽.搐一下,眼底的悲戚之色也变得淡了些,她有朽笑地看了看宋颜,最终无奈地遥遥头。

两百年了,可不就是一段尘封在历史尘埃里的故事吗?只有她还在耿耿于怀。

妍娘出身很好,父亲是当时的侯爵大人,他驻守在郦城,闲暇时修建了这座古堡,就是为了给他唯一的女儿做陪嫁。

当年的妍娘容貌艳绝天下,上门提亲的人几乎踏破了侯爵府的门槛,但是妍娘却统统看不上眼,不是嫌弃人家公子多情就是嫌弃对方身子病弱。在一次偷偷出府游玩的时候,她遇上了命定中的那个人,李清。

当年的李清只是一个落第举子,家中只有老母亲,家道中落,相当的贫困。妍娘第一次见李清,是因为她丢了荷包而李清捡了荷包后一直坐在原地,等她意识到荷包不见,与丫环做回来找寻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这两个时辰里,李清就一直坐在原地等待。

李清俊朗不凡的仪表,拾金不昧且等待失主的坚毅性格,让当时的妍娘印象深刻。第二次,她独自偷偷溜出城主府去外面玩耍却迷了路,是他一路上将她送回府,而且为了帮她挡雨,脱下外裳给她披上。

于是一来二去,私下约会了多次,两人情根深种,而妍娘最终还是将此事告诉了侯爵大人。侯爵大人见李清门第低,虽然不是心甘情愿,却转变一想,有自己提携,难道还怕他的前程会差?

于是,在侯爵大人的默许之下,两人很快完婚,并且过上了妍娘期待中的幸福生活。侯爵大人丧妻多年,唯有这么一位掌上明珠,自然希望她过的好,于是,不遗余力地提携李清。不到三年时间,李清就中了进士并且官拜四品。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侯爵大人陡然生病,而且很快就离开了人世。不过幸好的是,当时侯爵大人将家中万贯家财都给了妍娘做陪嫁,他想着妍娘就算不得丈夫所爱,也有钱财伴身,应该不会过苦日子。

但是他老人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人品这个东西微妙的很,在侯爵大人死后,李清的本性才慢慢暴露出来。

妍娘嫁给李清三年只生了一个女婴,李清的母亲原先各种奉承妍娘,但是等侯爵大人一死,这位李夫人就完全变了样,以妍娘没有生出儿子为名,要李清答应娶平妻。

而这位平妻人选不是别人,正是李夫人娘家的侄女,李清正正紧紧的表妹。妍娘自然是哭着喊着不同意,但是李夫人直到这一刻才爆出真相,原来这位表妹之前就是李清的未婚妻,妍娘的正室名不正言不顺。

而李夫人让李清娶平妻的时候,那位表妹已经怀了三个月的身孕,那孩子就是李清的。而这位表妹,竟然就是妍娘身边服侍的婢女!妍娘对此深感心寒绝望。

作为事件的男主人,原本将妍娘捧在手心疼爱的李清,自从侯爵大人死后,对妍娘的态度就慢慢冷淡下来,而这一次,他站到妍娘面前悲情地说,他爱的人自始自终都是她,娶表妹只是为了传宗接代。

一时之间妍娘觉得很悲哀。李清从当初的落第举子到现在的四品大员,都是她爹一手提拔。这座五进的大宅子,是她的陪嫁。这古堡里的一草一木也都是她的。可以说,整个李家的兴旺都是因为她妍娘,但是现在他却拿着她的银子去娶平妻!

李夫人不管妍娘反对,亲自接了表妹过来放在身边伺候着,因为大夫说表妹肚子里的是个男孩子。李夫人开始对妍娘各种冷嘲热讽,各种看不顺眼,李清又是阳奉阴违,对着妍娘说爱她,转头又进了表妹的院子。

而直到这一刻,妍娘才知道原来当初李清与她的相遇,一开始就是个圈套!他买通了自己身边的丫环,也就是他那位从小定亲的表妹,让表妹偷了自己的荷包丢在地上,而李清将其捡起来等待自己。第一次如此,第二次亦是如此,第三次……直到自己与李清完婚,直到父亲去世,李家才露出他们的真面目!

妍娘承认自己瞎了眼,不想将自己的财产便宜李家人,于是提出了和离。一旦和离,李家做下的事就会传开,李清的为人会遭来诟病,并且因为侯爵大人的影响力,对李清的仕途有很大的影响。

见妍娘态度如此坚决,李家人联合在一起设计了一种假象,暗中却将妍娘推入荷花池淹死,最后将她埋尸在桃花树下,对外却宣称妍娘与别的男人私奔!在妍娘受尽各种侮.辱谩.骂的同时,李家人堂而皇之地占据了妍娘的一切财产,而那位表妹也理所当然地得到了她心心念念许久的正室之位。

妍娘虽然死了,但是怨念实在太深,她拒绝了投胎转世,而是继续留在古堡里,她决心要报复李清一家。但是妍娘当时还只是一只崭新的小鬼,道行太浅了,除了缠住李清做噩梦并不能做别的事。后来李清有所察觉,请了道士过来,妍娘差点就被收了。

李家知道了妍娘的存在后,怕的第二日就搬离了城堡,而且那道士还在城堡的四方设下雷劫,让妍娘踏不出古堡半步!两百年来,妍娘心中一直憋着这口怨气,整日在古堡中飘来飘去,却怎么都出不去。

“那么,你要的到底是什么?”两百年,不是五十年。那位李清早已尘归尘土归土,她想要报复也无从找起。

“我要他李家……断子.绝孙!”妍娘眼底寒光灼灼,心中是满腔恨意。任凭是谁,在欺骗、背叛、反遭杀害,而那些作孽的人却反而逍遥法外后,都不可能咽下这口气。

“如若你说的是实话,那李家也确实太过歹毒,做下这样的事,断子.绝孙还便宜了他。”卫云游义愤填膺道。他最受不得美人落泪,看到妍娘故作坚强,用自嘲的语气说出当年的一切时,他的心顿时柔软下来,根本就忘记了刚才自己被妍娘那牵手的恐吓。

宋颜却摇摇头,慢悠悠地站起来,抚平裙角的褶子,淡声问道:“为什么是我?其实这种事你可以请别人帮忙的。”不是之前来过三批不同的冒险者吗?

“因为你没有心魔……”妍娘苦笑不已。

宋颜完全理解了她后半句话的意思。因为她没有心魔,即证明她生怕不曾做过亏心事,所以妍娘才会对她交心。妍娘生平最恨的就是欺骗和背叛了吧。

“好吧,我可以答应帮你查李家后人的事,但是——”

……本章完结,下一章“林静儿”↓↓↓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