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26章:林静儿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26章林静儿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但是,如若李家后人行事端正,为人贤良,我是不会帮你杀人的。”宋颜定定地望着她,坦白而认真地说道。

妍娘眼中闪过一道道复杂的光芒,最终她坚定地点了点头:“好,如若李家后人本分行事,那就放他们一马……不过要将李清的事说给我知晓!”

那个毁了她一辈子幸福的贱男人,如若下半生惨淡收场,那她也就跟着释然了。

目送宋颜等人离开后,妍娘呆呆地望着寂寥的天空,惨白的面容上流下两行鲜红血水的眼泪……等着两百年,终于要等来结局了吗?

真希望他过的不好,知道他过的不好,她也就安心了。

回到悦来客栈后,四个人齐齐站在大堂,围着桌子而坐,昏黄的油灯下,他们脸上各有复杂情绪。

宋颜最先打破沉默,“妍娘的事确实很值得同情,但是我们不能多加干预,是不是替妍娘惩罚李家后人,等结果出来了再说。”

另外三人齐齐点头,卫云游率先说道:“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两百年,过去种种都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谁还记得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谁又记得李清的身平和结局?”

“说你笨吧还不承认。”赵柔柔没好气地附赠他一个白眼,邀功似地对宋颜道,“以那李清的性格,他工于心计,老谋深算,绝不是甘于平庸的人,这样的人不会默默无闻,绝对会在历史上留下一道浓墨,他是郦城人,城主府的日志里肯定会有一些蛛丝马迹,再不济还有咱们此刻联盟的情报网在呢。老大,此事就交给我吧。”

宋颜的想法与赵柔柔是一致的,这也是宋颜张口应下会给妍娘交代的原因。李清要心计有心计,要圆滑有圆滑,而且还厚颜无耻,行事毒辣,左右逢源,这种人是最适合混迹官场的,他的仕途之路绝对不会止步于四品。

“嗯,那此事就交给你调查。”宋颜点头表示同意。

“老大,那我呢?”卫云游也很想帮妍娘。

“你么……”宋颜想了想,目光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随便指派了一个任务给他,“小宸在花月楼闹下的那些事还没有完全搞定,善后的事就交给你办吧。”

“……”可不可以不要提醒他心口的伤疤?

想起自己鼻青脸肿的面容,卫云游顿时扑倒在桌面哀嚎一声。

赵柔柔身为盗贼一员,精通影舞步,她当夜就潜进城主府。

今晚的城主府很热闹,哭声震天响,府里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以及总管毫不留情的喝斥声。

“公子今晚去了,大人的心情正抑郁着,你们不想死的话就把脚步放轻点,知道吗?”府里的总管看着急匆匆来来去去的下人,压低声线,沉声喝斥道。

下人们再不敢偷懒,各自忙碌着,将府里挂上白幔,设好了灵堂,以及各种香烛纸钱。

今晚,府里的守卫并不森严,因为没人会想到在城主府出了这样的事情后,还会有人上门关顾。可是赵柔柔却偏偏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她可不管城主家的公子是死是活。

漆黑的夜色中,她的身子犹如灵活的狸猫,纤细腰肢一扭,飞身跃进城主府的外书房,一般的日志都会收藏在那里。

借着点点月光,赵柔柔计算好了藏书位置,退到第三阁书架前面,从上往下数第二层。那里记录着两百年前的轶事,如果妍娘所言是真,那么当初她被人诟骂的事应该会记载在这上面。

果然,赵柔柔在迅速翻了一百多页之后,果然看到了对当年事件的记载,虽然只有寥寥数笔:东源二十年,顾远病逝……东源二十一年,顾氏妍娘,侯爵大人之女,原嫁入郦城李家镇李清之家,后与男子私奔,伤风败俗,人人得儿辱之……

郦城李家镇李清……果然是。

得到关键的地名之后,赵柔柔又按图索骥,从浩如烟海的书房内找寻郦城李家镇的名人轶事。果然,她从厚厚的尘埃中找到了李家镇的历史描述,其中就提到了官拜一品大学士的李清,不过其中并没有对李清的结局做出描述。

赵柔柔见再也寻不出什么资料,便将那些书本归到原位,带着关键字回去禀报宋颜。郦城李家镇李清,当初官拜一品大学士。这些关键字足以问出很多事情了。

第二日,宋颜与赵柔柔乔装打扮后,便坐着马车亲自前往李家镇。这件事是妍娘亲手托付,亲自找寻答案的话会比较有诚意,而且宋颜也觉得呆在客栈里有些闷,便出来透透气。

马车缓缓驶进李家镇,最后稳稳地停留在一家茶馆面前。要想得到最新消息,去茶馆是不二的选择。

此时正是午后,茶馆里的人并不多,整个大堂里也就只有两位年纪花甲的老者,他们两人对面而坐,中间摆了一个棋盘,正认真关注地下着象棋。

宋颜随意扫去,将左边那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气定神闲,而右边那位目光中有些焦躁,很显然他此刻正处于下风。

宋颜慢条斯理地端着茶杯,浅浅饮了一口,放下后目光悠悠望着窗外,状似无意般朝赵柔柔念叨:“听说这小小的地方曾经出过一品大员,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赵柔柔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脸上却皱了皱眉头,摇摇头道:“就这地方能出一品大员?我可不信。”

“听说前朝有位李清李大人官拜一品大员就是出自李家镇的,不过可能此李家镇不是彼李家镇吧。”宋颜漫不经心地回了句。

然而正在此时,那位下棋比较焦躁的黑发老者回头朝着宋颜方向皱眉道:“年轻人,话不可乱说,那位前朝的李清李大人正是我们李家镇的人!”

果然有人记得那位一品大员。宋颜与赵柔柔相视一眼,继而不动声色地各自转回视线,宋颜朝着那黑发老者方向望去,带着狐疑的目光:“真的吗?可是我记得兴北那也有个李家镇。老人家,你不会是因为那位李清大人官位高而冒认吧?”宋颜又是不动声色地刺激了一下。

“怎么可能是冒人!我们李家镇的人都知道李清李大人,现在他们家的祖宅还在那呢,不信我带你们瞧你去!”黑发老者显然很生气,一口浊气将胡子吹的飞起来。

此时,那位白发老者淡定地喝了一口茶,“不想被将军的话就别分心。”

赵柔柔似笑非笑地瞥了那白发老者一眼,凑近宋颜小声咬耳朵道:“为了让自己故乡名声大显,这种冒认名人的事我可见的多了呢。”虽然是附在宋颜耳边说,但那音量却足够那黑发老者听得一清二楚了。

那黑发老者丢下棋子,转身冷道:“你们别不信,那李家兴旺着呢。李大人当初的家虽然败落了,但是因为现任的家主生了两位好女儿,所以又迅速崛起了。你们不知道,现在咱们郦城的城主李夫人,就是李清大人的后人,现任李家家主的女儿。”

此话一出,宋颜面容微微有些僵硬。

那黑发老者见此,不由地冷嗤两声:“年轻人你可能不知道,现在这李家可不是你可以随便议论的。李家的大女儿嫁进了左相府,成了受尽宠爱的二夫人,而二女儿则嫁进城主府,李家的儿子也争气,一个是皇商,一个是礼部侍郎……”

宋颜与赵柔柔此时面面相觑。她们根本没有想到,那李清的后人……竟然是李姨娘那些人。那个李家,竟然就是她最为厌恶的李家。果然是强大的基因作祟么?隔了两百年后,李清的后人行事依旧极品。

如此说来,李清后人的事,没人比宋颜更为清楚了。虽然朝廷的消息传到这里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宋颜知道李家结局惨淡,虽然不说断子.绝孙,但是败.落的很彻底了。

赵柔柔淡淡一笑,“原来是那个李家啊,在下倒是有听说过……对了老先生,可否跟在下说说当年李清李大人的事?您瞧,我们这不是来了李家镇吗,要是旁人问起李清李大人而在下全然不知,岂不是给李家镇丢脸么?”

“哼,那位李大人也没什么好说的,最后还不是死在女人的肚皮上。”不知何时,一位拿着酒壶喝地醉醺醺的中年人踉踉跄跄地走进来,随意的在宋颜她们桌边坐下。

白发老者眼波微动,而黑发老者已经出离地愤怒了,“顾白离,又开始撒酒疯了?李大人是你可以胡乱诟.病的么?”

“呵呵呵……有什么不敢的?就算他李家人站在我面前,我也敢拍着胸膛说,什么饱学之士,什么文采斐然,我说他李清作恶多端,宠妾.灭妻,作恶多端……”

“你!”黑发老者怒气冲冲地瞪了他一眼,还想说什么,但是被白发老者瞪了一眼,“将军。”于是,他又手忙脚乱地陷入在棋局中,再也来不及多言反驳。

宋颜的目光淡淡落到骨白离身上。只见这位中年人发丝凌乱,衣衫破旧,行为举止说好听了是随性而为,说难听了是疯疯癫癫。但是,刚才他说一个关键词:宠妾灭妻。

宋颜一扬手:“掌柜的,切两斤羊肉,一斤猪耳朵,再来几个下酒菜和好酒。”

“客官,我们这是茶馆……”掌柜的一脸哀怨地抱怨,但是被宋颜砸了一块白光闪闪的银锭后,愁容瞬间绽放晴天,他乐不可支地收下银子,大声应道:“哎,马上就上,客官您先等会儿。”

当掌柜的将酒菜摆满整个桌子的时候,顾白离眼眸瞬间变亮,而酒足饭饱之后,宋颜接着问了他关于李清的事,他就一五一十将自己知道的事全给说了。

顾白离,竟然是当初顾府的后人。他的曾曾曾祖母是曾在顾妍娘的奶娘,在妍娘失踪后,她就被驱逐出了古堡,嫁入李家镇。而巧合的是,李家从古堡里逃出来回乡时,正好被奶娘知道了。

“你曾曾曾祖母原是妍娘身边的人?那么,她可有留下信物?”

“有一块锦帕。”顾白离愣愣的回道。

“顾白离,带上那只锦帕跟我们走吧。”宋颜丢了一张百两的银票过去,“这是订金,事成之后还有一百两。”

见顾白离一脸茫然的样子,宋颜淡声道:“你放心,不会让你去做违背原则的事。”只是去见一只两百年前的女幽灵而已。让顾白离亲自去说,比宋颜说的还有说服力。

当晚,宋颜便决定回古堡去。锦娘留在悦来客栈守门,赵柔柔和卫云游与宋颜一同前往,不过卫云游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带着一直茫然疑惑的顾白离同行。

看到那幽幽的古堡,顾白离只觉得后背一阵冷汗,他的曾曾曾祖母曾经跟她说过古堡事,知道他想不明白为何这些人要带他回到古堡。

推门锈迹斑驳的门,一道清晰的“吱呀——”声打破夜的寂静,在这幽静的古堡中,有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惊惧感。

不过这一次,没有了妍娘的故弄玄虚,所以耳边没有萦绕着各种诡异的声音,不过随着宋颜她们进去,一群的乌鸦被惊到,发出刺耳尖锐的声音。

“你、你们带我到这来……做什么?”顾白离的目光四处张望,虽然竭力控制,但是恐惧感出于本能,不是他能够控制的。

忽然,空中有一丝波动,顾白离的眼前突然出现一张妍丽的容颜,随后是身子,双足……一个绝美女子似从画中走来,缓缓凝聚成人形。

这……到底是人是鬼?顾白离屏佐气,脊背僵硬地一动不动。

不等他问出声,宋颜就很好地解答了他的疑问:“别怕,她是你曾曾曾祖母曾经服侍过的人,我想,你应该猜出她的身份了吧?”

“这、这怎么可能?”两百年了啊,难道妍娘的魂魄一直停留在这个古堡之内?

宋颜给妍娘与顾白离之间做了介绍,而顾白离又拿出他曾曾曾祖母遗留下来的锦帕,妍娘看着那锦帕,眼眶忽的蒙上一层迷雾,哽咽道:“这确实是奶娘亲手绣的,她一手苏白天下无双,很好辨认的。”

妍娘眼底含泪,静静地凝视着顾白离,冷静道:“告诉我李清最后的结局,还有林静儿,她最后寿寝正中了吗?”

林静儿就是李清的表妹,也就是那个隐藏在她身边的得力丫环!妍娘恨顾白离,又何尝不恨那个处心积虑陷害她的女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恶有恶报”↓↓↓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