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30章:赌色子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30章赌色子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现在怎么办?”赵柔柔指指她怀中的小女孩,此刻她尚昏迷着,不过手上的伤口已经在涂抹了疗伤圣药后已经不流血了。

“先抱着她走,等到了悬崖那边再说。”宋颜淡声说道。

果然,不到一炷香的时候,她们就走到了悬崖的尽头,而这尽头显然有些让人触目惊心。

悬崖的尽头是一处断崖,与对面的悬崖足足有百丈之远,不过两处悬崖中间悬挂着一条手腕粗的铁链,这条铁链凌空而跨,随着周围的风飘来荡去。

而在铁索的那一头,立着一位手持斧头的粗壮汉子,此刻他那双铜铃般的眼睛瞪的浑圆,瞪着宋颜等人犹如外敌入侵般仇恨。

看来不得不将小女孩叫醒了。宋颜推推那小姑娘,小姑娘迷蒙中悠悠醒来,她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人的怀抱里,一个漂亮的不得了的姐姐正对着自己笑。

“我……没死?”她眨眨眼,疑惑地问道。

“是,你掉下去的时候,娘亲也跟着跳下去救你,最后将你带上了,所以你没死。”小宸想起刚才娘亲为了救她而遭遇的危险,脸色有些难看地哼了声。

小女孩来不及介意小宸的态度,只惊诧地瞪着宋颜,满眼的难以置信。久居山里,她比谁都明白那悬崖到底有多深,她比谁都明白那对凤凰有多凶残……可是,眼前的大姐姐竟然从凤凰的利爪下救了自己?

“好了,别发怔了,对面的人你认识吧?”宋颜抱过小女孩,指着对面那人说道。

过铁索桥并不难,但是如若在最后一步遭到攻击,那就悲剧了。小女孩看到对面那魁梧的身材,还有那泛着寒光的斧头,顿时眼前一亮,朝宋颜甜甜一笑,“那是阿三哥哥,肯定是爷爷又去偷偷喝酒了,让阿三哥哥来代班。”

说着,小女孩挥舞着小手朝对岸呼喊道:“阿三哥哥!阿三哥哥!是我,小叶子!”

对面摆好架势的魁梧汉子听到小女孩的声音,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他又看看宋颜等人,眼底又是一阵迷惑。

“咱们过去吧。”小叶子笑得眼睛弯弯如月牙,她小小的身子轻盈如落叶,踏在铁索上,犹如一叶扁舟轻帆卷,在风中随波逐流。

铁索桥看着惊悚,但只要控制力道不看下方,想要过去并不困难。宋颜一手抱着一个,脚下如随波踏浪,在小叶子到达之后,她也抱着小宸和小诺飞掠而过,犹如凌波微步,罗袜无尘。

赵柔柔看了一眼卫云游,见此刻的他面上蒙了一层细密汗水,唇色发白,一双手下意识地按在腹部。这就是偷吃的下场,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乱吃东西。赵柔柔望天长叹一声,下一瞬,她已经牵起卫云游的手,与宋颜一样随波踏浪般飞掠而过。在她之后,是同样毫无压力的锦娘。

阿三看着眼前这些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人,脸色有孝青,目光发沉瞪着小叶子:“丫头,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是什么?”

他们的夜光小村多年来避世而居,几乎没有外人进来,他们不知道进村的路,就算知道也过不了这道悬崖铁索。刚才他想用武力阻拦这些人的时候,小叶子却紧紧扒住他的斧头。

小叶子低垂着脑袋,可怜兮兮地指着自己受伤未愈的手道:“阿三哥哥,刚才小叶子偷偷溜出去玩,过夹道的时候受到那对疯凤凰的攻击……”

提起疯凤凰,阿三眼底闪过一丝紧张,“在夹道的时候受到攻击?那后来呢?”这场景真是想想都觉得可怕。

“后来我自然敌不过,最后掉下悬崖,是这位姐姐救了我的,不然阿三哥哥只怕永远永远都见不到小叶子了。”小叶子一边说,一边在宋颜腰上蹭了蹭。也不知道为何,在她再次醒来后,对这位大姐姐有种莫名的亲近感。

听了小叶子的话,那魁梧大汉这才松了口气,他的大掌落到那小小的脑袋上,宠溺地揉了揉:“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偷偷溜出去玩!”而小叶子则冲他吐吐舌头。

阿三不理她,朝宋颜抱拳道:“小叶子多蒙姑娘相救,如若不是你,她已经没命了……”他的声音顿了顿,似乎下定了决心,声音郑重而认真,“月夜小村多年来隐居避世,不过你们救了小叶子自然另当别论,还请诸位进来小村一叙,让我们尽尽地主之宜。”

这种隐世村庄最避讳外人进入,宋颜开始还担心贸然上门求裔有阻碍,谁知道过了悬崖夹道会收服一对媳的凤凰而且救了小叶子后因祸得福后竟然得以入村。

“走吧走吧,我带你们去找陈爷爷。”小叶子牵着宋颜的手,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宋颜朝阿三点点头,便随着小叶子去了。

而那位阿三因为要替小叶子的爷爷代班,所以依旧抱着斧头磐石般一动不动立在桥头当雕塑。

谁也不会想到,在过了悬崖峭壁后竟有如此宁静幽远的小村。

进了村口复行数十步,只见眼前景象豁然开朗。

平坦开阔的土地,一排排布局整齐的房舍屋宇,院前院后是桑树竹林。田间小路互相通达,人们在村落间来来往往的耕种劳作,俨然一片欢乐的田园风光。

小叶子跟经过的每一个人都甜甜地喊着叔叔阿姨阿公阿婆,那些人都笑着应着,但在看到宋颜等人的时候,眼底带着一丝好奇和戒备,擦肩而过后,宋颜还能感觉到他们探究打量的眼光。

宋颜一边走一边暗中跟小叶子打探消息,她只得整个夜光小村里每一个人都姓百里,祖上因为仇敌追杀所以避祸于此,再多的小叶子也就不知道了。

“看,那里就是陈爷爷的屋子,他可是我们村里唯一的药剂师,我们有个头痛脑热的都找他看的,以前我亲眼见到阿三哥哥误食了竹芋果后,陈爷爷从后院中拔了一株草就将阿三哥哥给治好了。”小叶子一边兴奋地说着,一边蹦蹦跳跳地跑去敲门。

“谁呀?”一道带着惺忪睡意声音从门口传来,然后,“咿呀”一声,门被拉开了。

门后探出一位眉发皆白的老者,他大约有七八十岁,脸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眉,不过那双眼睛却精亮有神,他身上一件脏污的衣袍,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

“陈爷爷,给您带病人来啦!”小叶子指着宋颜等人,将卫云游误食竹芋果的事一说,然后可怜兮兮地拉着陈爷爷的衣袖椅,“陈爷爷您就救救他吧,大哥哥好可怜的,要是您不救,这天底下就没人能救他了……”

陈爷爷目光犀利地往宋颜等人脸上一扫而过,皱眉道:“很忙,不救。”说着,他双手将门一合,直接就欲赶人离开。

“陈爷爷,你怎么可以这样!陈爷爷——”小叶子皱着小脸,不悦地叫道,“您怎么可以见死不救,不就是一颗草嘛,您也太小气了!我告诉外公去!”

陈爷爷不动声色地看了小叶子一眼,点点头道:“村长最不喜欢外人进入,快去告诉他吧。”

“陈爷爷——她们可是救了小叶子的性命的,竟然见死不救!”小叶子怒吼一声,下一刻,小小的身子弹丸般就欲往里面冲。

“她们救了你性命?这话怎么说的?”正欲将门闭拢的陈爷爷闻言,手中一松,那扇年久失修的木门被小叶子给撞飞了。

小叶子呆呆地看了那飞走的门,趁着陈爷爷还未发怒的边缘,手忙脚乱地将刚才宋颜救她的事给复述了一遍,最后还谴责地瞪着后者:“陈爷爷,刚才您养的那对凤凰差点就把我害死了,我还没跟你算账呢,现在您居然还不救人,哼,信不信我告诉爷爷去!”爷爷最护短了呢。

小叶子说完后,陈爷爷犀利的目光定定落到宋颜脸上,“小叶子说的都是真的?”

宋颜淡定点头。

陈爷爷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猛然一震,下一瞬他已经消失在众人面前。

赵柔柔等人顿时面面相觑,只有宋颜眼底闪过一抹若有所思。刚才在田间路上她就已经感觉到村里的人都拥有一身不菲的武功,眼前这位陈爷爷更甚,从刚才他消失时的速度来看,他至少也是一位紫阶。

宋颜的眸光沉了沉,不等她说话,那位陡然消失的陈爷爷又出现在众人面前,此刻的他面容有孝沉。

“火凤凰真的不见了,你们刚才在哪里见到它们?”陈爷爷有些气急败坏问道。他炼制的一味药丸中需要火凤凰的鲜血,但是只有火凤凰心甘情愿地献血才行,如若将火凤凰杀了取血,血液中会有一种毒素,而他炼制的丹药就全毁了。

此刻万事俱备就剩火凤凰献血的时刻,它们居然消失了。

“就在夹道那里攻击的我们啊。”小叶子弱弱地说道,“当时它们袭击我的时候,我吓得掉进悬崖,后来的事情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跟着跳进了悬崖。”宋颜淡声说道。

“那火凤凰也跟着追踪飞进了悬崖。”赵柔柔慢悠悠地补充一句。

“但是悬崖下迷雾重重,直到上去我也并不曾见到那对凤凰。”宋颜一边淡定地睁着眼睛说瞎话,一边透过空间观察里面。只见那对火凤凰在吸收了灵井里的灵气后,如今已经头对头拱在一起睡地正酣,偶尔还吧砸吧砸嘴角。

既然火凤凰已经被她收服了,那么现在即使她愿意放手,尝过空间里浓郁灵气的火凤凰也不会答应。看陈爷爷那气急败坏的紧张模样,很显然她的收服是件得罪人的事,就算要坦白,也得先将卫小三救了再坦白。

陈爷爷精锐的目光瞪了宋颜一眼,随即,他的身影几个起落就消失在众人眼前,看他离去的方向,应该是追踪火凤凰去了。

小叶子看着陈爷爷离去的背影吐吐舌头,然后她拉拉宋颜的衣袖,小声道:“既然陈爷爷走了,那咱们就进去吧,我知道陈爷爷的草药种在哪里。”

宋颜笑着摸摸她脑袋,“嗯,咱们进去吧,陈爷爷只怕一时半会儿回不来。”火凤凰在她空间里,陈爷爷哪怕找到地老天荒那也是没辙的。

进了小院,眼前是一座木制的四合小院,中间一颗粗壮的梧桐树,树上枝叶繁茂,而梧桐树下是一个围着篱笆的药园子,大小有一亩地,里面整整齐齐地种着各种稀有药材,宋颜只一眼就分辨出有百年灵芝、百年红参、百年何首乌……这些药材拿出去,只要一株就能够换回来一辈子的衣食无忧。

在那一堆珍贵药材中,宋颜仔细辨认,很快就找到了她眼下最需要的七七草。

正当宋颜伸手去取时,一道清亮的声音适时打断了她的动作。

“住手!”来人是一个面容清俊的少年,一副吊儿郎当的态度,不过他的动作却奇快无比,从发出声音到落音的功夫,他已经从门外瞬移到宋颜面前,而且伸手阻止宋颜。

“源哥哥,你干嘛啦,快让开,我们要拿这草药治病救人呢!”小叶子伸出手指头戳戳百里源的腰间,以她的身高也只能戳到这个部位。

百里源随手将小丫头抱在怀里,笑眯眯地弹了她额头一下,“死丫头,居然还吃里扒外,带着外人来陈爷爷这里来拔药材,要是陈爷爷知道了,非扒了你的小皮不可。”

“谁说的,是陈爷爷让我们进来的,不然我们怎么进的来?”小叶子鼓着腮帮子企图鱼目混珠。她没有说明因为陈爷爷追火凤凰去了,她们这才进的来。

“是吗?那要不要等陈爷爷来了,咱们与他对质啊?”百里源拧了拧小丫头的鼻子,然后抬起头,似笑非笑地朝宋颜挑眉,“你们是谁?谁让你们进来的?”

“她们是我的救命恩人!阿三哥哥请她们留下来的。”小丫头抢着说道。

宋颜微微点头,面容波澜不惊,淡声道:“我们的人误食了竹芋果,需要七七草来解毒。”

百里源嘴角微挑:“误食竹芋果?怎么会有这样的笨蛋?”

而他口中笨蛋此刻正涨红了脸,恶狠狠地瞪着他,如若不是腹部疼痛升级,如若不是全身酥软无力,他早就冲上去让对方看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宋颜微微蹙眉,不动声色道:“你要如何才肯让开?”眼前的少年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看他的武功修为应该不会弱,但是宋颜有把握在十招之内放倒他,但是,怕就怕他嚷嚷出去,到时候整个村子与她为难,那就不好办了。

“与聪明人说话果然省事儿。”百里源笑眯眯地放下小叶子,他单指敲着下颚,围着宋颜细细打量,忽然,他眼眸一亮,手中打了个响指,“咱们来打个赌如何?如若你赢了,这七七草你尽管采摘去,但如若你输了,你的朋友就没的救了。”

“老大,不要跟他赌。哼,这七七草就在这,难道咱们还打不过他?”卫云游哼了一声。

“哟,还喘着气儿呢?”百里源蹦蹦跳跳地跑到卫云游面前,小指头戳戳他胸膛,嘿嘿一声诡异道,“瞧这体温已经升到这么高了,如若不早治疗的话,下一步这脸上可就要出烂疮咯,到时候丑死你。”

“你——”卫云游最不能听的就是一个丑字,此刻他几乎要抓狂了。

“赌什么?”清冷的声音适时响起,及时阻止了卫云游的暴怒,宋颜定定站在百里源面前,眼眸一瞬不瞬地望着他,“说吧,赌什么?”卫云游因为中毒感应力下降,但是她却能够感应到,此刻院子外面不知不觉围了不少的人,而且每一个人走到外面都是高手。

“赌什么?那就来个最简单的,赌大小吧。”百里源不由分说地摸出三颗骰子在宋颜面前晃了晃。

院子里塑了一张石桌,另有四张石凳子,桌上刚好摆了一壶清茶,以及四个空空的茶杯。

此刻百里源直接就坐了上去,瞧着腿一抖一抖地,得意洋洋朝宋颜哼哼道:“怎样?敢不敢赌?”

在骰子中,赌大小是最简单的一种赌法。

三个六面的骰子,三颗点数加起来,结果在一到十之间的是小,猜中一赔二;十一至十八之间的为大。另外出现三个相同的为豹子,一赔十八。如果出现三三三的组合,加在一起是九,即算小,也算豹子。

赌大小?宋颜脸上不动声色,眼底却闪过一抹亮光。

但是此刻,小叶子却紧张地拉住宋颜的衣袖,急急着椅着小脑袋,“源哥哥你太可恶了,明知道你最精通骰子,怎么可以这样占便宜嘛,不行不行,赌别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竹仟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