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31章:竹仟丹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31章竹仟丹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百里源不理会小叶子的叫嚣,冲着宋颜挑眉一笑:“怎么?不敢应战?”

小叶子皱着小脸瞪了他一眼,拉着宋颜的手椅道:“大姐姐,你可千万别答应,源哥哥的赌计是最好的,他在村里还从不曾输过呢!”

宋颜笑着摸摸小丫头的脑袋,安抚了一下,这才望向百里源,柳眉绽开,嘴角含着一抹浅笑:“赌大小?应战就是。”

别人比谁都清楚自己拥有的异能,只是她从未将异能用到赌博上,但是这并不代表不能用,相反的,有了这异能,赌别的不好说,猜大小的话,那是绝对稳赢不输的。

百里源见宋颜这么容易就答应下来,清透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狐疑,他摸着下巴上上下下打量了宋颜,可是眼前的倾城女子幽雅从容,淡定如菊,脸上更是滴水不漏。

有意思,果真有意思。百里源嘴角扬起一抹灿烂至极的笑容,遂点头道:“来吧,就猜大小。五局三胜利如何?”

不管几局几胜,宋颜没有不赢的,所以她只含笑,淡淡点了下头。

正好眼前现有的道具,有茶杯,还有茶碟,百里源似笑非笑地瞥了宋颜一眼,操起茶杯将骰子放入其中,只见他身形如磐石般稳定不动,单手椅骰子,手中的动作快的惊人,一般人这能看到他摇动时带起的残影。

看到百里源得意洋洋的样子,宋颜唇角扬起的弧度依旧不变,只是眼眸微眯,眼底的深沉暗暗加重了几分。但凭百里源露的这一手,宋颜就断定这吊儿郎当的少年武功至少在蓝阶以上。

小叶子小小年纪就有青阶,百里源有蓝阶以上,而那位陈爷爷竟是紫阶……她们进村来不过才遇到这么几个人,一个个都身手不凡,放到外面绝对能开宗立派。这月夜小村还真是卧虎藏龙,也不知道他们为何会偏安于此。

百里源椅的大约有三十多下,最后只见他眼底爆出一抹精光,手中的茶杯郑重盖到茶碟上,发出一阵清晰的碰撞声,仔细辨认还有骰子滚动的声音。

用茶杯与茶碟的碰撞声来干扰骰子滚动的声音?面对百里源的挑衅,宋颜似笑非笑地挑眉。

宋颜坐在石制的圆凳上,一手搁在石桌上,另外一只手支撑着下颚,食指慢条斯理地轻叩面颊。而搁置在石桌上的那只手却不为人知地按压在石桌上,灵力缓缓地浸透进去。

就连翡翠原石就能够浸透的灵力,小小的石桌又岂能抵挡的住?灵力犹如溪流般畅通无阻地前进,从石桌蔓延到茶碟上,又从茶碟定格到里面的骰子上。

“一点,二点,三点,共六点,为小。”宋颜脸上是万年不变地淡定笑容,眼底是掌控万物的自信。

百里源拿着茶盖的手微微一僵,他打开茶盖一看,果然,里面的三颗骰子正如宋颜所言,分别是一点,二点和三点,加起来不多不少正好是六点。三颗合加点数少于十点的都为小,所以宋颜猜对了。

百里源微微惊愕之后,便扬起一抹兴致盎然的兴味表情:“看来姑娘也是此中高手啊,今日棋逢对手,好,咱们再赌一局。”

宋颜淡定而笑:“承让。”

百里源一边继续摇着骰子,一边心中暗自嘀咕:刚才他刻意用茶杯茶碟碰撞的声音干扰,对方竟然还能猜的出来,而且就连每一颗的点数都丝毫不差?这次的对手还真有些棘手啊。

百里源再次将茶杯盖到茶碟上,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扬眉而笑:“请姑娘继续猜。”

宋颜将灵力透入之后,察觉到里面的点数分别是一点,二点和四点,但是那些骰子并不是稳定地落地,而是被某种力道控制着,微微抬起一脚。

百里源果真在搞鬼。如若她才一点,二点,四点,合一起七点为小。但是观看那抬起的方向,如若骰子翻滚过去,那就分别是两点,四点和五点,合一起十一点,那就为大了。

人不可貌相,这少年果真如狡猾的狐狸,只要稍有不慎就会着了他的道,也幸好宋颜拥有能够感应透视的异能。

宋颜做思考状,敲击着桌面,淡声道:“大还是小呢,这是一个问题。”

随着她有节奏的敲击桌面,那股操控骰子的力道骤然消失,而骰子则完完整整地落到碟子里,宋颜这才笑道,“嗯,还是选小吧。百里公子可以揭开了。”

那力道原就是百里源操控的,被外力破坏以至于失去控制的他自然最明白不过,此刻他望着宋颜的目光少了一分嬉闹随意,却多了一抹认真谨慎,原本坚定如磐石的自信也变得有些动摇了。

百里源揭开茶杯,果然如宋颜所料,只有七点,为小。宋颜又猜对了。

卫云游强忍住腹部的疼痛,笑嘻嘻地拍了百里源的肩膀,得意洋洋道:“嘿,跟我们家老大玩赌博?你还真想的出来这招啊。”别人不知道,卫云游可知道很,他们家老大虽然赌的少,但是逢赌必赢,就更赌石一个道理。

卫云游如今的得意模样,就差背后长条大尾巴摇来摇去了。

百里源白了他一眼,掀开他搭在肩上的爪子,反讽道:“难道你们家老大没告诉你,心情起伏越大,血液流动越快,竹芋果的毒素也发作的越快?”言罢,他双手环胸,一副看好戏的戏谑表情。

卫云游哪里会受他威胁,他笑得反而更加肆意,“小子,你就尽扯瞎话吧,笑你怎么了,笑你难道还真会……”就在此时,卫云游脸色一变,顿时变得铁青,他双手捂住腹部,难以置信地恶狠狠地瞪着百里源。

“走远点,别吐爷身上。”百里源厌弃地白了他一眼。

卫云游想怒却不敢怒,因为刚才这位爷说了,心情起伏越大血液流动越快,毒素也就发作的越快,而刚才他已经再度自食恶果,亲身体验到了。

卫云游抱着肚子可怜兮兮地蹲到角落却口吐白沫,还伴随着轻微的四肢抽搐……而宋颜和百里源的战局却已经蔓延到。

宋颜收回落到卫云游身上的视线,眼眸凝视着百里源,淡声道:“五局三胜的话,我再猜对一次,可就算赢了。”

卫小三的毒素已经累积到了一定程度,如若再不抓紧治疗的话,到时候就算治好了脸上也会留下伤疤,这对嗜美如命的他来说比杀了他还难以接受。平日开玩笑归开玩笑,到了关键时刻,宋颜是绝对不允许他有一丝瑕疵的。

百里源上上下下抛着把玩着手中的骰子,眼底却闪过一抹认真凝重,没有像之前那样漫不经心,两次的败局让他知道,现在砰上的这个对手,已经不是能够让他游刃有余的了。

看到百里源将骰子重新放入杯子的时候,宋颜眼眸微眯,闪过一抹冷光。果然,到了这一刻,百里源决定玩这一手了呢。

宋颜微微挑眉,漫不经心地按在茶杯上,停止了百里源的动作,而后者则睁大眼狐疑地望着她。

“这一局,我来坐庄你来猜,如何?”宋颜的声音犹如雨打芭蕉,清脆有声,虽然是商量的口气,但是隐隐中有一种不容拒绝的威严。

百里源眼底微动,极快地闪过一抹诧异,不过他很快恢复常色,笑容满面地收回手,双手环胸身子后倾,然后做了个请的姿势:“今日坐庄的运气不太好呢,既然姑娘执意要坐庄,那么行,那就由姑娘来摇骰子吧,看看在下是不是能掰回一局。”

宋颜送他一记冷笑,操起茶杯摇动着手中的骰子。

那连贯如地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般的动作,让百里源眼眸中的深色越加沉的几分。

水袖飞舞,犹如绫波跳跃,蜿蜒而扬起,纷纷落落的樱花从枝头散落,白皙而修长的青葱指尖灵动如蜿蛇,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但是百里源眼底闪过一抹如有所思,因为她的动作,竟然比自己还要快。

百里源心中暗暗警惕。这一行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个个都不简单,而眼前这女子更是有一种高深莫测深不见底的感觉,似乎怎么试探她都平静如镜湖,眼底无波无澜,似乎任何事都不能打破她眼底的寂静。

打住,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百里源瞬间恢复清明,仔细听声辨音,不错过任何一丝动静。

当宋颜将茶杯盖到茶碟上,百里源侧耳倾听,不难看出他的耳朵微微耸动着,以往这样的情况下他都能很简单地辨别出骰子的点数,更何况刚才他在骰子里混入了混入水银的假骰子,听音辨识更为简单些。

但是这一刻,他有一种迷茫的感觉,眼底更是闪过一丝狐疑。

一点?两点?甚至任何一个点数都不是……这声音完全不对啊?

要知道,百里源为了练出听音辨识的手法和耳力,当初可是拿烧的通红的铁骰子来练习的,足足练了十几年的功,其中吃过了多少苦头唯有他自己知道。

百里源狐疑地瞄了宋颜一眼后迅速收回目光,眼睛深沉地盯着那乳白色的杯子看,下唇微微咬着,绞尽脑汁地猜测着。

“怎么样?百里公子可是想好了?”宋颜单手扣在茶杯上,嘴角含着浅笑,“大还是小?”

百里源面容闪过一丝凝重,三颗骰子里他唯一能确定的是,其中有一颗是六点,其余的两颗不好分辨。既然有一颗是六点,那么有很大的概率是选大,但是眼前这姑娘会这么容易让他猜到?

原本很简单的道理,然而,但凡是聪明人就越会多疑,想着想着,简单的问题就变复杂了,眼前的百里源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不信宋颜会这么好心让他猜到,所以他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大声道:“小!”

“确定哦?这可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宋颜循循善诱。

“就是小,确定。”百里源认定眼前这只狡猾的狐狸在以假乱真,于是他非常确定地点头。

“那好吧。”宋颜有些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原本盖在茶杯上的手掀开杯子,露出胖胖的骰子上那鲜红的点数。

六,六,六,三颗骰子被她摇出了三个六,既是大又是豹子。原本只有三种概率,大,小,或者豹子。但是三选二的题,百里源竟然那么倒霉地偏偏选了小。

看着百里源那颓然的面容,宋颜笑得犹如狐狸般狡猾,“不是已经听出了其中一颗是六么?这样还能选错?当真是佩服至极啊。”

“你……故意的?”如果说百里源一开始对宋颜保持着戒备的态度,那么现在已经化为深深的忌惮了。她除了能随手摇出任意点数,而且还能在短时间内给自己设置陷阱,而且还是在彼此了解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就能保证自己钻她设下的陷阱……

这女人简直不是人!比千年狐狸还狡黠聪慧!

宋颜送他一记似笑非笑的眼神,站起身来,抚平裙上的褶子,留下一句:“故意如何?不故意又如何?赢了就成了。”

是啊,兵不厌诈,胜了就是赢家。不怪别人耍阴谋手段,怪只怪自己傻地往套子里钻。百里源惊疑不定地目光定格在宋颜的背影上,嘴角微张,想说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宋颜怕夜长梦多又陡然生变,于是二话不说采了七七草再说。在采的同时,宋颜又不动声色地将其中一株连根拔起丢进空间里,这一动作掩饰在宽大的衣袖中,谁也不曾见到。

采好了七七草之后,宋颜又遇到难题了。七七草并不能直接服用,而需要再加上几位药材炼制成丹医可。她的空间里自然有炉子,但是她总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消失吧?

就在宋颜拿着七七草踌躇不定的时候,百里源眸光一闪,笑嘻嘻道:“咱们村里只有陈爷爷这里有炼药的炉子和设备,要是姑娘不嫌弃的话,就随我来吧。”

那位陈爷爷一看就是疯狂科研老学究的形象,一心扑在医学上的典范,他会让人随便动他的炉子?不见得吧。

“大姐姐,源哥哥说的没错,咱们村里就唯有陈爷爷这里有炼丹的炉子,别处都是没有的。等陈爷爷来了,如若他怪罪的话,大不了就说是源哥哥请人进去的,怪不得你们头上的。”小叶子嘿嘿一笑,露出两颗洁白虎牙,“源哥哥,你说对不对?”

“那就要看这位姑娘是不是真会炼丹了。”百里源不置可否道。

“或许能在陈爷爷回来之前炼制出丹药。”七个时辰已经过了一半,此刻的卫云游口吐白沫脸色惨白,看起来当真可怜,宋颜二话不说点头就道。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直接离去,然后进她的空间炼制,但是宋颜此刻已经隐隐发觉月夜小村与传说中的隐世家族有关联,离去容易再想进来就难了。

在百里源的带领下,一行人浩浩荡荡朝炼丹房行去。

一路上经过小叶子的讲解,宋颜才知道,原来百里源是陈爷爷唯一的徒弟,也难怪他能随意进出炼丹房了。

陈爷爷这处院落背靠大山,而炼丹房正建在后山的洞府之内。进了洞府之后,宋颜明显感觉到气温陡然提升,炙热无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硫磺的味道。

“用地火之力凝丹?好大的手笔。”宋颜双手交负在后,细细地观察四周,偶尔发出一声感叹。也难怪月夜小村四季如春,因为其地底下掩埋着一股灼热的岩浆,而洞府这一处,就是岩浆最靠近地表的地方,经过人工修筑后,将岩浆牵引上来形成地火。

她竟然扫一眼就知道师父所用的是地火之力?百里源眼眸微眯,嘴角却笑道:“姑娘好眼力,这地火之力最难控制,还往姑娘小心为上。”言下之意,他就只带人过来,能不能炼制出丹药就要看对方自己了。

这世上药剂师是极少的,他们村里也就只有他与师父有这样的天赋,百里源带宋颜过来原就是想为难她。等宋颜放下身段在他面前恳求的时候,他才会出手相助。

不过现在看宋颜那万年不变的淡定面容,他自己开始有些不淡定了,心中暗忖:莫非她还真的会炼丹不成?

无视百里源复杂的眼神,宋颜嘱咐赵柔柔道:“地火之力甚为刚猛,除了紫阶强者外,哪怕是蓝阶巅峰高手,也不能在这里多呆,你带着他们出去,守在洞外即刻。”

赵柔柔此时也觉得燥热难耐,闻言遂点点头,一股脑地将其余人都牵走,只剩下宋颜与百里源。

百里源服用了一枚乳白色的清火丹后,脸上一点细汗都没有,似乎地火之力对他造不成一点伤害。

除了七七草之外,这里有很多备用药材,而且正好用的上,所以宋颜也就没有冒着空间暴露的危险从里面取药材了。手指轻轻地在架子上的那些草药上一抚而过,因为手带异能,所以宋颜能清晰的感应到草药种的活力。她能够清晰的感应到一堆的草药中那一株活力充沛旺盛。

在宋颜将需要的五分草抑别挑选出来,正欲放进炉鼎的时候,旁边的百里源惊愕地咦了一声。

他目光中流露出不解之意,还未等宋颜发话,他就一把抢过宋颜手中的药材,拿去与架子上的做比较。随着他一根根的比较过后,他眼底狐疑意味越发的浓烈了。

“有什么不对的么?”宋颜微微蹙眉。炼丹并不是一蹴而就,至少需要两个时辰,她的时间不多了。

“你……是怎么将这些药材挑出来的?不是,我的意思是,比如这株无根草,你是怎么在几十株无根草里选定这株的?”一开始百里源还没注意,但是当宋颜将五种药材都挑选出来时,他才意识到,宋颜挑的都是所有草药中活力最为充沛的一株,这不是凭着肉眼就分辨出来的,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宋颜无辜地回视,“当然要挑选药效最好的一株了,怎么了,不对吗?”

“不是,我是问你,你是根据什么认定它是药效最好的一株?”为何在师父的教导下,他学了三年都才只学了皮毛,她闭着眼睛随手挑挑拣拣就拣出最好的?

宋颜的眼神更为迷茫了,“没根据,全凭感觉啊。”

感觉?虚无缥缈的感觉?百里源的嘴角有虚搐,“就这样?”

“嗯。”宋颜老老实实回答。她知道自己这手异能有些打击人,但是能让百里源面容变色,她还是感到很欣慰的。

百里源被深深打击到了,他扭头去看炉鼎,似乎多看宋颜一眼他就会抓狂去挠墙。在宋颜身上,他感觉不到火木元素,也就是说宋颜没有成为药剂师的可能,但是却有着这样的天赋,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你自己炼着玩吧,要是实在受不了了就出来,别逞强。”百里源想了想,终究还是受不了打击离开了。

宋颜将炉鼎掀开,分别放进去六中草药,用灵力控制着地火之力,不让其太过猛烈,也不能让它太微弱。在这个过程中,宋颜能够感觉到每一种草药的不同活力,这蓄力有着各自的特点,本来它们是不可能发生交集的,但是在地火的高温侵蚀下,这蓄力却慢慢地发生改变。

有的依然如万年冰山岿然不动,而有的草药药效并不稳固,已经开始彼此相融。成为一种新的药效因子。

到了关键处,宋颜的精神力骤然提升到,而各种不同的药草在地火的催化下,都悄然无声地发生了各种各样的变化,而且混合在一起,犹如大杂烩一样。宋颜集中精神推算着其中的药理。

一般人炼丹的话,在炼制的过程中都会开炉检验,这样才能够判断丹药是否成功,以及何时成功。

但是对于宋颜来说,却完全没有这样的必要。

因为她单手按在炉鼎的外层,灵力浸透进去之后,犹如手中长了一双眼睛,能够清晰地将炉鼎了的情况了如指掌,完全掌控。而这种掌控力,就是成为绝顶药剂师所具备的最主要的条件之一。

在经过了两个时辰的煎熬,宋颜的眼眸微微泛亮,因为最后一步就要来临了。

宋颜伸手在炉鼎下方轻轻一拍,地火的温度陡然间上升了一倍,就连整个炉鼎的红色也变得鲜艳了许多。直到此刻,宋颜的嘴角才逸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宋颜闪电般的掌力击出,炉鼎的机关瞬间被关闭,地火之力远远地被隔离。

片刻之后,宋颜伸手轻轻的按住了炉鼎上面的盖子。

虽然这个盖子此刻也就火烫无比,但是宋颜却丝毫不在乎,不见她如何用力,那盖子就已经被掀开了。

顿时,一股浓郁的药香扑面而来,缓缓弥漫在空气中。

炉鼎的上层,整整齐齐躺着十颗丹药,而且每一颗都圆鼓鼓地泛着乳白色,纯净剔透,没有一丝的杂质和瑕疵。

就在宋颜炼制完成的时候,外面却有了动静,因为陈爷爷在遍寻不到火凤凰后回来了,他感觉到炼丹房的动静,二话不说就瞬移过来。在看到一群人围在炼丹房外面,而里面隐隐地火燃烧的动静时,他的脸色有孝黑。

“师父?”百里源迎上去。

“怎么回事?里面到底是谁?”陈爷爷眼睛如鹰隼,带着一丝不悦的神色瞪向赵柔柔等,“不是叫你们离开了吗?怎么还呆在这?”

“陈爷爷,是源哥哥打赌输了,所以让出炉鼎让大姐姐炼药去了。”

“胡闹!她根本就没有一丝火木天赋,怎么可能会炼药?”陈爷爷瞪了小叶子一眼,抬腿就要往里面去,然而就在此时,宋颜却已经施施然从炼铱出来了。

百里源见宋颜从炼丹房里出来,笑得有些幸灾乐祸:“宋姑娘,这次炼药的结果如何啊?”

宋颜浅浅一笑:“勉强算是有些收获。”如若在空间里用她的炉鼎来炼制的话,她至少能够炼制出十二枚丹药,而不是现在的区区十枚,没有做到尽善尽美,宋颜觉得有些遗憾。

百里源笑眯眯道:“药剂学博大精深,成为药剂师的条件又极为苛刻,你没有药剂师的天赋,失败也在情理之中。不过可惜哦,时间所剩不多了,你想要解开他的毒,只怕难了。”百里源指指躺在赵柔柔怀中不断抽搐的卫云游。

“不过我那里还有一颗丹药,如若你求我的话……”百里源骄傲地扬起下巴,脸上写着“快来求我”的字样。

宋颜嘴角露出一抹好笑的弧度,清咳一声,淡声道:“百里公子的丹药就留着自己用吧,竹芋丹我又不是没炼制出来,只是不知道药效如何罢了。”

她竟然能够炼制的出来?百里源眼底闪过一丝愕然,陈老头也有些惊诧。她身上不是没有木火元素波动吗?

宋颜从随身的瓶中掏出一个白玉瓷瓶,将里面的竹芋丹尽数倒出,不多时,白嫩的掌心铺满了圆滚滚犹如婴儿第一节指头大小的丹药,似笑非笑道:“才炼制了十颗而已……”

十颗……还而已?她这叫什么话啊?就算师父一炉最多也只能炼制出八颗吧?百里源凑上去细细一看,陡然间他面容微僵硬,抬起眼眸难以置信地瞪着宋颜:“这……真的是你炼制出来的?”

十颗几乎一模一样的丹药,圆鼓鼓的极为喜人,每一颗都晶莹剔透,纯净的犹如不染尘埃,极品啊,这简直就是丹药中的极品啊!就连他自己,在跟着师父学习了这么久之后,炼制出的丹夜是带着一丝棕黄色的,更别说毫无杂质了。

她怎么就能一次次地打击他为数不多的信心呢?百里源哀嚎一声,差点蹲墙角画圈圈去了。

“那不然呢,凭空变出来的?”宋颜不置可否,淡淡斜睨他一眼。

是啊,刚才还是他亲眼看着人家摘取七七草,亲眼看着她挑选另外的五种草药,亲眼看着她将草遗进炉鼎……

这姑娘不是没有木火元素之力吗?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不仅炼制出了竹芋丹,而且还炼制出了极品的竹芋丹。是这个世界太混乱,还是他的眼界太狭隘?他感觉思维有些跟不上眼睛了。

陈老头原本心中隐着一股怒火,对于敢不经他同意而擅自动用他炉鼎的丫头,他原本想进去兴师问罪的,但是现在他的目光却死死盯着宋颜掌心的十颗珠圆玉润的竹芋丹,几根山羊胡须微微抖动着,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喉咙僵硬着。

陈老头怔了半晌,突地瞪着宋颜,声音中隐隐有一丝激动,小心翼翼道:“这……真的是你亲手所炼制的?你确定?”

宋颜面容沉静如水,淡声应道:“是。”她发现陈老头的激动有些不同寻常。

刚才因为火凤凰消失的颓败一扫而空,陈老头的目光隐隐泛光,看向宋颜的目光中更是充满了一种看到稀世珍宝的神采,激动的手指微微颤抖,但是瞬间他的眼眸又黯淡下来,自言自语道:“不可能啊,你的身上明明没有木火元素……明明没有啊。”

何止木火元素,宋颜身上兼具五行元素,金木水火土,她都有,只是被她收敛隐藏起来而已。

宋颜淡淡一笑,另一只手翻开,很快,这双似白玉雕琢成的手上发生了一种奇异的变化。这只手泛起了一层隐隐红光,且释放出了灼热的能量,虽然不及地火那般,但也足够让人惊叹了。

见到这双手,陈老头和百里源都愣住了,眼底更是一片呆滞。

陈老头很快醒悟过来,他颤抖着声音激动道:“你是药剂师……宗师级药剂师?”如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个人岂不是真的有救了?

这一刻,他望着宋颜的目光中没有戒备没忌惮也没有警惕,有的是难掩的激动和兴奋,眼底隐隐跳动着一种名为希冀的神采。

……本章完结,下一章“寒毒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