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35章:十年不见以表真心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35章十年不见以表真心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家七兄弟一列排开,一个个手扛斧头目露凶光,特别的有威慑力。

百里宇在里面被吓的心惊肉跳,还没等他决定作何选择,小七家兄弟已经按捺不住了,一个个如狼似虎地挥舞着斧头冲进来对着百里宇家的房子见面就砍。趁乱推搡,百里宇被打了个鼻青脸肿,腿脚骨折,躺在地上不住哀嚎。

不到一炷香的时候,百里宇家的房子就被推到了,地上一片废墟,犹如百万蝗虫过境。

小七家七兄弟出了口恶气后扬长而去,只剩下躺在地上一脸愁苦的百里宇。百里淋儿其实早就到了,但是她不敢与凶神恶煞的小七兄弟碰面,所以一直躲在大树后面,等小七兄弟们走了后她才急匆匆地朝百里宇泪奔而去。

“宇哥哥……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百里淋儿哭得好不可怜,眼泪跟不要钱的自来水似的喷涌而出。

百里宇家的祖屋都被推成废墟了,他自己都腿脚骨折,虽然没有内伤,但是裸露出来的肌肤却没有一处是好的,他甚至怀疑小七兄弟是故意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让他成为村里最大的笑话。

百里宇神色复杂地看了百里淋儿一眼,直到这一刻,他才开始怀疑,从阿三哥那里将淋儿勾走,是不是从一开始就错了?他预料到了开始,却不知道结局会如此惨烈。

“宇哥哥,你不要吓我,你的额头一直在流血,要不要紧啊,不会被打傻了吧?”百里淋儿看着不断从手心流出的血,惊恐地哭道。

“我没事,但是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百里宇忍着剧痛将脱臼的两只脚正回去,与此同时,他的脸色不知道是因为仇恨还是因为痛楚,扭曲而狰狞,他恶狠狠道,“阿三仗着自家有七兄弟就可以为所欲为吗?哼,他们真当村长是死的?走,扶着我,咱们见村长去,求村长做主便是!”

百里宇心痛地看了一眼已经成为废墟的屋宇,那里原本种着几盆珍贵草药,但是现在全没了!这口恶气叫他如何咽得下?

当百里宇和百里淋儿相互挟持着走在前往村长家的路上,这一路上,经过的村民都用各种异样的目光瞥他们,他们眼中有鄙夷,有惊诧也有闪着八卦光芒的。

走到族长家的时候,还没等他敲门,门就自动开了,大门的两边整整齐齐站了小七家的七兄弟,以及双手交负在后,一脸威严正义的族长大人。

还没等百里宇说话,族长就皱眉,不悦地瞪向他:“百里宇,你来的正好,本族长正欲派人去叫呢,进来吧。”说着,他犀利的目光朝百里宇和百里淋儿交缠的手臂上挪开。

如若不是正式场合,族长一般都不会叫全名的,难道说族长真生气了?百里宇是村里最杰出的十大潜力青年之一,唯一能够制得住他的就是族长大人了。

两人交缠的手臂倏然松开,百里宇一瘸一拐默默跟在族长后面,而眼睛却愤怒喷火的射向小七他们,用口型无声地说道,你们有种,恶人先告状!

小七双手环胸,斜睨了他一眼,扬着下巴也回以无声的讽刺:你才是恶人,你全家都是恶人。

两人的交锋在族长大人回过身坐上大堂中央的太师椅上时才停止。

“百里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皱着眉宇,先声夺人瞪着百里宇。

“族长大人,是他们恶人先告状,您瞧,明明是他们将我打成这样,还有我们家祖屋也被毁的干干净净。”百里宇嚎着嗓子道,“我爹娘给族长大人您办事去了,他们就能这样可着劲的欺负我?还请族长大人给我做主!”

族长大人的脸色有些发黑,他将他父母的功劳摆出来,这不是在威胁自己么?他父母的确被自己派出去找宗师级药剂师还没有回来,可是这也不能成为包庇他的理由。

族长冷笑道:“你与百里淋儿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你不知道她与阿三有婚约?”

百里宇咬咬牙,拉着百里淋儿噗通一声跪下了,他朝族长磕了一个响头:“族长大人,我们真心相爱的,会在一起也是情不自禁,求您成全我们吧!”

百里淋儿也在一边哭着道:“族长大人,我和宇哥哥再也不能分开了,求您看在我们真心相爱的份上,成全了我们吧。”

“你们——”族长差点活活被他们给气晕过去,他第一次见识到竟然有这么不知廉耻的,挖别人墙角还如此义正言辞的,合着为了他们情不自禁的真爱,杀人放火也是可以理解原谅的?

“族长大人……”这对恩爱男女双眸含泪,紧紧凝视着族长,祈求他的成全。

“难道小七他们会这样简单粗暴,你们两个简直太不地道!”族长冷笑数声,“想要本族长成全你们,让你们在一起是,嗯?也不是不可以。”

族长冷哼一声:“既然你们如此情不自禁,既然你们是真心相爱,想必也一定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十年,本族长给你们十年的时间,这十年里你们决不能见上一面,如若十年后你们依旧情不自禁真心相爱的话,本族长就允许你们在一起!”

族长的处决犹如晴天霹雳,打的两人目瞪口呆。

十年,那可是三千六百多个日日夜夜,要他们彼此不想见,这怎么可以?

百里宇顿时大嚷大叫道:“这惩罚太不公平了,我抗议!强烈抗议!凭什么就处决我一个?小七他们就一点错也没有?”

“小七他们有错,所以本族长罚他们进墓地三年,面壁思过。”族长不动声色道。

进墓地三年?那可是绝好的美事,谁不知道墓地里藏着百里家族最绝顶的武功最好的宝贝?族长这明着惩罚,暗着可是奖励!简直太不公平了。

“族长,不可以的,我不可以和宇哥哥分开,不可以的……我们只不过是因为真爱而情不自禁地走到一起,为什么要罚的这么重?我不服,我不服!”百里淋儿抹了泪,哭的好不凄惨。

“百里宇,百里淋儿,你们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族长的脸色有些放缓,但是声音却依旧冰冷如尖刀,“你们如若真心想在一起,就该主动跟父母提取消婚约,而不是意图将责任然阿三背负而你们不受半分指责,意图欺负老实人是你们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好了,十年也不短,眨眨眼就过去了。来人,将百里宇带走!”

“不,不,宇哥哥……宇哥哥……”一想到三千多个日日夜夜都不得相见,百里淋儿心中怕极了,她哭着喊着想要拉住百里宇,但是族长身边的一个个都是高手,人随手一拎就将她丢到一边去了。

所以百里淋儿只能眼睁睁百里宇被人拎走而无能为力。

族长只是将百里宇关起来,但是并没有对百里淋儿做出任何处罚。百里淋儿失魂落魄地走回家,一个人呆呆地背靠着墙角坐着,脸上两行清泪滚滚而落,她双手环膝将自己紧紧抱住。

为什么,为什么……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明明一切都设计的很完美的不是吗?逼迫阿三哥承担起责任,然后她就可以和宇哥哥得到村里所有人的祝福而在一起,不会有任何人指责他们,而他们也不会有任何负担。

这一切……都在茶寮里碰到那个女人的时候改变了!如果不是她多嘴帮阿三哥,如果不是她将事实透露给小七,小七他们根本就不会知道这件事,族长也不会做出如此严厉的惩罚!是她,是那个女人,一切都是那个女人引起了!

此刻的百里淋儿眼底闪着灼灼毒辣的寒光,眼眸中燃烧着熊熊烈火般的恨意,正是因为仇恨,她脸上的凄苦颓败一扫而空,精神濯濯地站起身来。

那个女人叫赵柔柔是吧?好,赵柔柔,我百里淋儿与你不共戴天,不将你手刃就誓不为人!

此刻,陈老家中,正躺在摇椅上打盹的赵柔柔突然打了个喷嚏,青葱修长的手指摸摸鼻子,她心中暗忖:哪个混球对她的怨念这么深?

夜漆黑如墨。

赵柔柔正躺在床上睡觉,忽然,外面传来一道窸窸窣窣的声音,赵柔柔忽然有一种脊背发寒的感觉,她倏然睁开双目,却看到一道小小的黑影朝她急射而来。

赵柔柔偏头避过,下一刻,已经披衣闪到床底下,借着淡淡的月光她看清楚,那朝她袭击而来的竟然是一条金蛇。

小小的金蛇不过七寸,全身闪着灼灼金黄色光芒,一双眼睛泛着幽绿的光芒,证明它的牙齿剧毒无比,只要被咬伤一口便立时毙命!

赵柔柔眼底闪过一抹冷厉,左右躲闪着金蛇的进攻,那金蛇似乎被人所操控一般,灵活多变,出其不意地攻击,赵柔柔一时间奈何不得它。就在此时,金蛇摇身一闪,冷箭般蹿出窗外,瞬间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赵柔柔也跟着蹿出窗外,追随着金蛇而去!

茫茫夜色中,七寸之长的金蛇飞速前进,而赵柔柔凝神屏息紧紧盯着它,两者速度相差不大,不过还是赵柔柔为快,眼见着两者的距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拉近,赵柔柔心中一喜,暗器一出,前后左右的路都给封死,将金蛇毫发无损地定在地上。

赵柔柔笑嘻嘻地拎起那缩成一小团的小金蛇,用手指头戳戳它脑袋:“小家伙,竟然敢攻击我,活腻了不是?”

而小金蛇则冲着赵柔柔“嘶嘶——”叫着,还吐出鲜红信子,正在此时,赵柔柔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似乎漆黑如墨的黑暗中隐藏着一股莫名的危险。

她微眯着眼,正欲仔细查看四周,却猛然感到一股巨大的冲击朝她袭击而来!

一时间,火光冲天,浓烟滚滚,一股强烈的气流朝赵柔柔席卷而来,随之而来的更是地动山摇,山石崩塌!

随着明亮的火光,赵柔柔发现此刻她正处于悬崖边上,而强烈的气流就是从前方巨石中喷射而出!赵柔柔想躲避,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唯一的后路就是悬崖,万丈深渊的悬崖!

“快跳!”一道急切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随之而来的是宋颜急速而来的身影。

火光的映照下,周围美的恍惚如梦境。

犹如慢镜头般,宋颜清晰地看到赵柔柔的身子被划过的气流推向悬崖之外,消失在雾霭沉沉的悬崖之下。

来不及多想,宋颜瞬间也冲进悬崖,加速往下掉。

只要在跌落到谷底的最后一瞬拉住她,宋颜就可以带着她一起进入空间。在宋颜跳入悬崖的那一瞬,整个悬崖地动山摇,难以计数的碎石流星般陨落。碎石下落的速度很快,力道也极重,只要被砸到,非死即伤。

加速加速加速!

此刻宋颜心急如焚,唯一的念头就是抓住赵柔柔,如果眼睁睁的看着赵柔柔在她眼前死去,她真不相信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眼见着谷底就在眼前,那满地的怪石嶙峋,尖尖朝上,跌落下去哪里会有好的?而此刻的赵柔柔被刚才的气流所伤,白裙上血迹斑斑,已然昏厥而去。

两人的速度已经不过十丈,宋颜随手从空间中取住白绫长丝朝下甩去,长长的白绫游蛇般灵活,紧紧地将赵柔柔缠绕住,宋颜这才松了口气,手臂重力往上一拉,终于在离地面还有最后两丈的距离时险险地将赵柔柔带进空间,避免了香消玉殒的惨剧发生。

进了空间后,宋颜看到平坦在绿茵草地上的赵柔柔,她的前方是一片静谧镜湖,而身后是宋颜的大本营竹楼。此刻的她双手安放在腹部,脸色惨白无血色,柳眉因为痛苦而紧紧蹙着,更让宋颜愤怒的是,此刻她身上多处受伤,最严重的是腹部狂涌不止的伤口,很显然这是被那道巨大气流所伤,其余的小伤都是下坠过程被碎石擦伤。

看着赵柔柔这副惨状,宋颜出离的愤怒了!

刚才从炼丹房出来,她听到赵柔柔的房里传来一丝动静,敲门也没得到回应,宋颜便下意识的推门而入。房内没有赵柔柔的身影,窗户洞开,而床上的被窝尚有一丝余温。

宋颜当时就感到有些不妙,深怕赵柔柔被人掳劫而去,当时便跃出窗户随着她留下的踪迹追寻而去,但是那一路上她的感觉越来越不妙,因为赵柔柔所走的方向竟然是村里放置炮台的制高点。

族长曾对她说过,那座炮台是百里村的最大手笔,一架九连子母炮弹,它之所以存在是为了阻截攻击村庄的来犯,虽然已经有上百年没有启动了,但是那炮台上却常年备着火药。村长叫她们没事别往那个地方去,因为那里是村里的境地,况且守卫森严。

但是当她赶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赵柔柔被猝不及防的火炮攻击,因为近在咫尺的距离,所以赵柔柔根本连躲藏都来不及,只能眼睁睁地被气流冲击出去,腹部更是受了如此严重的伤!

她倒要好好问问百里族长,她辛辛苦苦熬夜为他孙子炼丹,但是他的人就是这样对自己伙伴的?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居然启用了九连子母炮弹!

如若不是自己刚好赶得及,如若不是自己有空间,赵柔柔岂不是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冤死了?此刻,宋颜胸中怒火滔天,恨不得立刻揪着族长的衣领问个清楚。

宋颜怒不可遏,百里族长此刻却是急得焦头烂额。

从火炮响起响起的一刹那,族长就被惊醒了,与此同时他知道肯定大事不好了。因为那九连子母巨炮轻易是不会动的,没有族长的命令更没人敢执行攻击,但是自己明明没有下令,火炮却启动了。

族长二话不说就往悬崖制高点飞奔而去,这时候村里的人大部分都被惊醒了,一个个面面相觑然后如临大敌,也跟着朝制高点跑去。

不多时,全村几乎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聚集在悬崖边上,纷纷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族长是第一个到达塔楼的,当他步入里面的时候,发现里面守卫的五位青阶,五位蓝阶,以及一位主管的紫阶全都躺在地上,族长顿时一惊,手指放到他们颈上测脉搏,却发现他们早已经无声无息地死去了。

这可是五位青阶五位蓝阶以及一位紫阶,竟然就这样活活死去?而且看他们口吐白沫嘴唇紫青的样子,分别是被毒死的!

是谁,有这样的能力,能够出手间将这名多高手毒死?是谁,能够在杀了这名多高手后全身而退?是谁,与百里村有这样的深仇大恨?族长眉宇紧蹙,脸色凝重,眼底闪过一抹愤怒光芒。

他的目光从眼前的尸体上扫过,发现那位紫阶强者手中抓着一块破碎布料,而布料的颜色……百里族长发现这布料的颜色,他相当的熟悉,似乎不久前才刚见过。

……本章完结,下一章“现代字体”↓↓↓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