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42章:狡猾的卫云游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42章狡猾的卫云游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百里族长的带领下,整个百里家族好几百号人物,浩浩荡荡地将宋颜等人送出山谷。

很明显,队伍里的小叶子、陈爷爷等人极为不舍。小叶子是单纯的不舍得,而陈老嘛,则是惦记着宋颜的一身宗师级药剂师的绝学。

不过宋颜已经给他留了几个宗师级药剂师进阶的详细药方,能不能成功进阶就看他的勤奋和机缘了。

百里族长再次叮嘱道:“往后宋姑娘若是有事需要帮忙,只需一声令下,百里家族莫敢不从。”

宋颜淡淡一笑,郑重点头道:“定会有这么一天的。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我们就在此别过吧。”

宋颜知道百里一族与超级隐世家族楚家有仇,而她又因为太后的关系也与楚家结下了血海深仇,这个共同的敌人让她与百里一族紧紧联系在了一起。她知道,终有一日,她会与楚家正面对上。

出了桃花林,宋颜素手一扬,长袖轻舞,一辆精致而华丽的马车便出现在众人面前。当时随着小叶子进月夜小镇的时候,宋颜便趁着大家不注意的时候将精心打造的马车收进了空间,现在又趁人不备将其取出。

“咦,没想到马车竟然还在这,我还以为咱们要到镇上才能买到马匹代步呢。”卫云游满眼兴奋,率先一头钻进了马车,好一会儿才下来,满脸惊叹道:“可真是奇了怪了!”

“奇怪?有什么好奇怪的?咱们这马匹可是军马出身,又经过特意训练的,没有命令只能呆在原地。”赵柔柔瞥了卫云游一眼,眼底带着一丝不解。

“我奇怪的不是马匹,而是马车内的东西。你瞧——”卫云游从马车内端出一盆红枣糕,笑嘻嘻道,“咱们这一进村,总也有七八天吧,可是这红枣糕依旧香软可口,一点变坏的征兆都没有,要是不说,还以为是刚从上里镇买回来的。”

上里镇是距离这里最近的一个小镇,他们之前就是在那歇脚,红枣糕也是在那买的。不过时间上已经过去七八天了。

赵柔柔有些惊奇地接过那白玉果盆,拿在鼻翼闻了闻,又捻了一小块放入口中细细咀嚼,不多时眼眸闪亮,奇道:“还别说,这味道果然像是刚做出来的,不过我怎么感觉比之前的口感更糯更香?”

在空间里呆过,口感自然好的没话说,只不过赵柔柔和卫云游虽然知道宋颜身上有些古怪,但也决计想不到她有随身空间这样逆天的东西存在,所以没有往宋颜身上想罢了。

他们俩人不知道,但是小宸和小诺却是知道的,他们最喜欢的就是呆在宋颜的空间里玩耍,看书,修炼。但是因为之前被宋颜郑重告诫过,绝对不允许将空间的秘密泄露出去,所以两个小鬼头此刻相视一眼,小宸的眼波中更是闪过一抹狡黠。

这抹狡黠如流星般迅速闪过,取而代之的是纯真的无辜,只见他微微蹙着小眉头,也跟着迷茫道:“哎呀,这可奇怪了,怎么会这样子呢?”

小诺是乖孩子,黑白分明的眼神是不是偷偷瞄向宋颜,不过小宸却聪明地一个侧身挡住了小诺的身子,小诺矮矮的小身子被小宸遮的严严实实,所以大家都没留心到她脸上的神色。

“不管如何,总归不会是坏事。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赶紧上路吧。”作为团队的首领,宋颜适时地长袖一扬,道了一声出发。要是再让他们研究下去,指不定就会发现那拉车的马更加精神抖擞更加膘肥体壮了。

宋颜不让他们知道空间的秘密,并不是因为不信任,而是不想让这个秘密增加曝光的可能性。但是如若情况危急到生死边缘,她也决计不会因为保密而将他们的性命摒除在空间之外。

在空间里呆了几日,这匹马的精神和体能都达到了最佳状态,此刻的它耐不住性子,撒开四蹄狂奔,健步如飞,速度比千里马还要快上一倍,这也让卫云游啧啧称奇。

“等到了湖城后,咱们可要好好歇一歇,这几日在村子里可给憋坏了。”卫云游举着美酒,斜靠在车壁上,抿了一口,满脸的享受。世人皆知湖城美女如云,而美女则是他最大的爱好,没有之一。

赵柔柔没说话,只是没好气地斜了他一眼。在她看来,卫小三什么都好,就是在女色上太过,她最期待的就是有一日卫小三在万花丛中游的时候踢到铁板,真心地爱上一个人,却被对方精神加身体各种虐。可惜啊可惜,自从她认识卫小三以来,在女色上他好像还从未吃过亏呢。到了湖城后,他又要出去残害娇花,唉,真是为广大的男人抱不平啊。

赵柔柔正叹着,却听宋颜慢悠悠地说了句话。

“我们不去湖城,下一站改道兰城。”对卫小三的了解宋颜敢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宋颜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漫不经心地落到卫小三脸上,不错过他脸上任何一丝表情。

果然,如她所料,卫小三脸上顿时惊诧交加,更是直接跳起来,差点将盛着葡萄美酒的琥珀杯给砸了。

“为什么?老大!咱们之前不是已经说好了去湖城的吗?怎么忽然之间又不去了?这是怎么回事?”卫小三带着满腔的郁闷和哀怨,显得特别委屈,似乎宋颜对他做了十恶不赦的事。

“哈哈哈,好,老大简直太英明了,我崇拜死你了。”赵柔柔听了宋颜的决定后,更是举双手双脚的赞成。能让卫小三吃瘪,是她最喜欢看到。

卫云游无视赵柔柔的幸灾乐祸,只是可怜兮兮地抓着宋颜的衣袖,眼底尽是哀怨:“老大……”

“没的商量,除非你叫刺客联盟的总部搬到湖城。”宋颜没将卫小三的抗议看在眼里,说出口的话慢条斯理却不容置喙。

“老大要去总部?”这下不止卫小三,就连赵柔柔也惊奇了。这之前可是毫无征兆啊,怎么突然间就去总部了?难道有大事发生?可是他们一直寸步不离地跟在老大身边啊。

“嗯,有些事要处理。”宋颜抬头望着天空,好半晌才回了这么一句。

没说出口的是,她必须在一年之内找秩序之书的三十六章,而现在她的手中不过只有四章而已。秩序之书散落在大陆上各个地方,她因为有了小诺这个人形雷达感应器,所以能够得到具体的地方,这已经很占便宜了,所以没的怨。

但是要叫她在剩余的一年时间内找齐另外的三十二章,光凭她一人之力是不可能的,所以她要发动手中的资源,尽一切力量将秩序之书找齐。那位穿越前辈虽然竭尽全力最终却只找到三十四片,所以他消失了,而她不想步那位穿越前辈的后尘。

“喵——”一声喵叫将宋颜从记忆中唤醒,不知何时那小白猫已经跑到她怀里,小脑袋在她怀里蹭来蹭去,最终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暖暖地睡去。

这只猫是在天道秘境里带出来的,也是它将宋颜带进了天道秘境,从而知晓了那些秘密。而且宋颜还知道,这只小白猫虽然看起来小小的,但是它的力量却非常惊人。

纤纤五指白玉般晶莹剔透,慢条斯理一下一下顺着毛捋着小白猫,而后者在她怀里舒服地翻了个身,发出香甜的酣睡声。不知为何,宋颜总觉得这只小白猫于她而言,有一种特别的意义,似乎从内心深处发出要善待它的信息,当然这只是一种没有真凭实据的第六感罢了。

马车快速行驶在前往兰城的官道上,道路两旁的植被迅速往后倒退。

而在马车上,宋颜却已经和小诺忙碌开了。

宋颜取出一张大陆版图,这张地图足足长一米宽半米,上面详细地记载着四个国家每一座城池。在这个世界,没有后世的卫星扫描,所以要想拥有一张完善而详细的地图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因为宋颜手中握着强大的资源,刺客联盟又分布在大陆四国之中,经过五年的探索才有了宋颜手中这么一张。

这张地图若是拿到外面卖,绝对能卖得上天价。而如若泄露出去,只怕会引来无数的觊觎者。

而现在,这张地图摊开在小桌上,而宋颜手握着炭笔,正在与小诺低声讨论着。

小诺确实能够感应到秩序之书的气息,而且能够准确地定位出详细位置,但是她并不熟悉这个世界,以至于不能指出那些藏着秩序之章的地方具体在哪个城哪个镇,而现在宋颜要做的就是根据小诺口中的信息,将其与地图结合起来。

“第七章距离这里有……五百二十里,西南方向……”小诺抿着小嘴,一双黑白分明的清澈大眼认真地凝视着宋颜,说完后又郑重点头,“嗯,就是这样。”

于是宋颜根据小诺的话,然后在地图上圈圈画画,又根据公式计算出具体的地理位置。

“第八章距离这里有……一千两百里,东南方向……”

……

要感应到具体位置需要极其的精神力,小诺虽然精神力充沛,但也经不住如此强度的运用,所以半天下来,脸上已经微微沁着冷汗,而原本白皙的小脸蛋上也更显的苍白。

宋颜心中一阵怜惜,她放下炭笔,揉揉小丫头的脑袋,继而将小身子抱进怀里:“好了好了,今日咱们就到这里,等下进了客栈咱们再好好休息,到时候就能缓过来了。”

小诺只是有点天然呆,小脑子却聪明的紧,自然听出了宋颜话中的意思,等进了客栈就可以进空间了。小丫头兴奋地点点小脑袋,郑重道:“嗯!不过姑姑放心,小诺一点都不累。”能够帮上姑姑的忙,她已经很高兴了,这点累算什么呢?虽然刚才脑子确实有些疼……

如若不是此事只能让小诺做,宋颜绝对舍不得让她如此劳累。可惜……宋颜最后只能怜惜地摸摸她脑袋,希望她多担待些了。

进城后,马车停在天风客栈门口。

天风客栈算是客栈中比较高档的了,因为价钱高,所以住在里面的非富即贵,相对来说少了三教九流之辈,环境也清静。

小二见来者一个个气质不凡,衣裳虽然不张扬但是有一种低调的奢华,脸上的笑容也愈加灿烂了,忙不迭迎上去躬身热情道:“您几位里边请。”

卫云游瞥了眼依旧精神抖擞的骏马,将缰绳丢给小二,交代一句:“好好照顾,不可有一丝怠慢。”将缰绳丢过去的时候顺便丢了块白花花的银子,看样子足足有五两重。

小二喜不胜收,乐不可支地收了,忙更加殷勤道:“您放心,小的一定放它住最干净的马厩,拿最上等的饲料喂。”小二时常出来迎客,可也没见过这般阔绰的公子爷。小二是个机灵的,又殷勤笑道:“您几位是打尖还是住店?若是住店的话,天子号厢房只剩下一间了,地字号虽然还有房间,但是边上住了七八位江湖上的大爷,他们做事随性惯了,说话挺大声的,怕会吵着您几位,不过……”

宋颜原本不在意,但是此刻眼神却似有若无地扫了小二一眼,心中暗忖道,这小二倒是个机灵的,而且态度把握的好,既不过分谄媚,又表现出恰到好处的热情,简简单单几句话却将店内的情况说的一清二楚,而且还适时地引起人的好奇。

“不过什么?”赵柔柔好笑地看着他,她觉得这小二有些意思。

“不过敝店最大的特色就是庭院小楼,独门独院,既清静又雅致,一般的富贵人家都爱住,最适合您几位了,只是……价钱上有点小贵。”

宋颜与赵柔柔相视一笑,宋颜更是笑着问道:“你倒是挺能说会道的,叫什么名字?”

“小的姓李,贱名狗剩。”小二面对这尴尬的名字显得很坦然,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小的上面有两个哥哥,可都养不大,小的母亲便取了这贱名,说是好养活。”

农村里有取贱名容易养活的习俗,小二这名字,连狗都捡剩下不要的,绝对够得上贱名的资格了,就是叫起来难听些。

面对他的坦率,宋颜对他又满意了一分,“这名虽不好听,却载着浓浓母爱,确实不好改,这样吧,往后你就多一个名,叫李会道好了。”能言会道,绝对适合他。

“呃?”小二想不通为何眼前这位尊贵的客官要给自己改名,眼底闪过一丝茫然。见过给自家奴仆改名的主子,可没见过给小二改名的客人啊。

“小子,你走运了了,回家偷着乐去吧。”卫小三笑着拍拍小二的肩,跟着宋颜后面大步离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小二有些不解地抓抓脑袋,但是他手中牵着马不能追上去,就只能任由她们走远了。但是他还是想不通那位看起来天仙一样的姑娘为何赐了他一个名。

“天风客栈可以在各个县城开分店了。”宋颜一边走一边说,“那小二人不错,就是名字差了点,新掌柜的叫这么一名字,可真是丢我的脸。”

天风客栈是宋颜旗下的产业之一,不像她旗下的另外一座悦来客栈遍地开花开遍整个东秦国,天风客栈都的是高端路线,所以都开在大城里,极少会往县城开。

宋颜一行人并没有惊动客栈的掌柜,而是按照平常来客一样入住,这样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庭院如小二所说,收拾的确实很干净,院子靠墙边种植了一排的月季花,红艳艳的花朵开满了枝头,使得整个院子看起来鲜活了许多。

赵柔柔望着宋颜欲言又止,而宋颜却当着他们的面将两个小的送进了客房里,美其名曰旅途劳累让他们好好休息,其实在刚进去房间里,就直接将俩孩子收进了空间,特别是小诺,她需要在灵力充沛的空间中恢复精神力。

宋颜郑重叮嘱小宸千万不许打搅小诺后,这才放心出去,带上了门走出来,发现赵柔柔、卫云游还有锦娘几个已经在客厅里围着桌子坐了一圈了,他们全都用凝重的目光盯着宋颜,眼底有一丝明显的担忧。

虽然这一路上宋颜并没有对他们说什么,但是他们一个个都是聪明敏锐的,从宋颜不经意的迹象中看到了不同寻常的危机,能够忍到现在才提,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

“老大,事到如今,难道你还要瞒着我们吗?”

“难道你就这么不信任我们?”

卫云游和赵柔柔异口同声质问,锦娘虽然沉默不语,但是一向淡漠的眼神中也有同样的质问。

宋颜微微叹息,她本就没有想瞒着他们的打算,她唯一顾忌的是那两个小的。空间是个很奇妙很匪夷所思的东西,宋颜在里面的时候可以感应到外面发生的一切,但是别人进去后却犹如进了一个密闭空间,却听不到外面的一点声音。所以,宋颜才会将小宸和小诺先收进去。

“老大,你就说吧,在那悬崖底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与收集三十六章秩序之书又有什么联系?”赵柔柔焦急地拉着宋颜的衣袖。

“如果我说……”宋颜嘴角含着一抹浅浅笑意,慢条斯理地说,“如果我说,若收集不齐三十六章秩序之书,会有性命之忧,你们信吗?”

“怎么会这样?之前不是说那什么捞子的秩序之书只是增强武功的道具吗?怎么又跟老大你的性命扯上关系了?”卫云游满脸的难以置信。

不说刺客联盟在老大的带领下走上武道巅峰,只说这五年的情谊,卫云游早已将宋颜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他绝对不允许宋颜出事。

宋颜的目光轻飘飘地落到卫云游面容上,唇畔依旧是看起来漫不经心的浅浅笑意:“如若在此基础上,再将时间限制在一年之内,你们觉得如何?”

“什么?!”

听闻此言,在场的另外三人全是脸色煞白,目光似尖刀,死死地瞪着宋颜,满脸满眼尽是惊骇。

他们一直跟在宋颜身边,自然知道收集秩序之章有多么的艰难。当初在太后老妖婆那里,花费了那么多功夫才得到一章,后来在荒废的古堡中又经历万险才得到另外一章……

要在一年之内找齐剩余的三十二章……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到底是该死的谁给老大出了这样的难题?

“在一年之内找齐剩余的三十二章,这根本不可能……老大,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赵柔柔急得直跺脚。要知道那剩余的三十二章可是散落在大陆各地,有的在皇宫,有的在鬼堡,天知道剩余的那些又在哪里,就算知道在哪里,又哪里是那么好拿的?大陆这么大,光是走一圈都不止一年的时间。

“是啊,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宋颜重重叹息一声,眼眸望着澄澈天空,半晌后才又叹息一声,“可是不完成这个任务……你们就见不到老大我了……”到时候她就会被主神抹杀,那时候不止是她,就连小宸都会消失,所有的一切会归回到原点。

主神的游戏,谁敢违抗?

宋颜此话一出,周围一阵寂静,而赵柔柔三人的脸色却比刚粉刷过的墙壁还要苍白,因为他们都意识到了此事的严重性。他们了解宋颜,知道她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也就是说她说的都是真,如若在一年之期内找不到三十二章秩序之章,凑不齐秩序之书,那么他们的老大就会……三双眼齐齐射向宋颜。

“对,没错,就是这样。”宋颜反倒是最镇定的那位,她笑道,“其实也无需如此紧张,咱们不是有小诺宝贝吗?”

“所以老大你的意思是……”三人想起宋颜在马车上与小诺所做的功课,同时心中一亮。

“嗯,等地图标注出来后就将这条信息挂到刺客联盟上吧。”八千刺客尽出,那一个个可都是青阶到蓝阶的高手,就算是龙潭虎穴他们也有一闯的决心。

“好!就这么办!这一年之内,所有的兄弟都放下手中的任务,全力找寻秩序之章!我还就不信了,这世上还有咱们刺客联盟找寻不到的东西!”卫云游豪气干云地一拍桌子,在他意气风发没有控制灵力的情况下,桃花木的桌子瞬间变成粉末。

于是,四人又详细地商量了各种细节,将刺客联盟里的人按照地域分组,又临时将联盟里的精英组成第一精英团,第二精英团,第三精英团以及第四精英团,让他们分别赶赴大陆上的四个国度进行强力支援,务必保证任务的完成。

而宋颜要做的,就是和小诺尽快地将具体地点给确定下来,这样搜寻的任务才能进行下去。

一连三天,小诺一直在竭力工作着,每次累了就躲进空间,休息好了又出来,如此反复不停歇地进行着,终于在第三天,地图上终于标记满了三十二片秩序之章的所在地。

标记完了地图之后,众人便启程赶赴兰城——刺客联盟总部。

刺客联盟是隐藏在黑暗中的利剑,是潜伏在暗中的势力,所以并没有富丽奢华的建筑,也没有这个必要。

马车在一座古朴的庄园门口停下。从外表看,这是一座极为普通的庄子,一座三进的院子,还有几十亩的田地,地里种植着小麦,黄灿灿的一片,所有的表象与普通的农庄并无两样。

但是只有刺客联盟的人才知道,小小的农庄周围光是暗哨就有十个,更逞论村里那些劳作的“明哨”了。

在宋颜出示了令牌后,马车缓缓驶入内里。

刺客联盟的人都知道,唯一有资格乘坐骑入内的,唯有盟主而已。而知道盟主回来,就只有极少数的一部分核心人员。

“你们来了。”

简单的一句话,犹如玉珠落盘般美妙,却带着一股男子特有的清冷。

宋颜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坐在轮椅上的美男图。

墨色的长袍长至脚踝,白貂裘衣将身子裹得严严实实,似乎极为怕冷。黑发披散在肩头,丝丝缕缕都成漂亮的弧度,在晨风中轻扬。

他大约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五官很温和,同玉的色泽一样,浑然天成却自是高洁无暇。一双眼睛清澈幽深如黑潭,却是无波无绪,那么随意地歪在轮椅上,却似站在九重天上,那简单的轮椅在他的映照下,似乎镀上了一层光华,衬着这风采绝世的男子。

他的目光落到宋颜身上,清澈幽深的眼眸涌出一丝莫名的浅笑,神态间永远是高贵悠闲,平和而悠远。

“本盟主留下的灵丹妙药当饭吃都能吃饱了,你的身子竟然还是这么差。玄冰,你辜负本盟主的好意了,知道吗?”宋颜指着他裹得严严实实的裘衣,没好气地说道。眼前之人,是坐镇在刺客联盟总部的,专管情报的四大亲王之一——玄冰,一个聪明到极点的男子。他的名字除了刺客联盟的高层,几乎没人知道,但是他的称号,东秦国人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少年国师是他的别号。

玄冰的少年时期极为春风得意,十岁参加乡试,得了解元;十三岁参加会试,同样是得第一,得了会元;同年殿试又被皇帝钦点头名状元。小小年纪连中三元,一时间风头无人能及。

三年后对西楚开战,年仅十六岁的少年随军出征,身为军师的他策划精密准确,从来没有失算,可谓是算无遗策,一时间打的西楚连连败退,更是丢失了十余座城池。大军班师回朝,皇帝率满朝文武出十里相迎,更是在所有人的见证下,亲封他为少年国师,皇帝之下第一人。

然而,世事难料……

宋颜看着眼前坐在轮椅里的玄冰,他的目光似带着夕阳的余晖,眼波温和似水,静若无波无澜的古井,平静的不带一丝涟漪。发现宋颜的注视后,玄冰回以如沐春风的浅笑,而宋颜心中却重重一叹,似有一丝惋惜。

当年那件事之后,曾经的墨阶强者已经陨落,而且身子羸弱,畏寒,吹不得一丝的冷风。即便她强如宗师级药剂师,即使强身健体温养经络的药丸当饭养着,他还是这般虚弱模样,这让宋颜有了一丝强烈的挫败感。

卫小三向来知道玄冰的脑子是最好用的,也知道刺客联盟的掌舵人其实玄冰,所以他装作殷勤地帮玄冰推轮椅,在此期间却将宋颜一年之期找寻三十二章秩序之章的事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一五一十不少一个字儿地全盘说与玄冰知晓。

玄冰的轮椅在半道戛然而停,清隽的剑眉此时微微蹙着,他沉声问道:“你说如若任务失败,她会……”

“是啊,老大的原话就是这样,要是任务失败,咱们的老大就完了!老二,你的脑子好使,可一定要想个万全之策!”卫小三认真而凝重地盯着玄冰,满眼里都是期望。

宋颜的主意是不错,让刺客联盟全部出动更是好,但万一呢……万一就连刺客联盟全部出动都找不齐呢?卫云游绝对不接受那样的后果。

一惯淡然的玄冰眼波微垂,震惊、呆滞、忧虑,这属于人的表情,在那张静谧安详而温和若春风的脸上闪现,但是瞬间,这些表情全部消逝,回归于淡然,只是脸色却是十分的苍白,他怔怔望着卫云游,半晌未动。

玄冰感觉到宋颜带着关切的目光射来,眼波便落到她身上,脸上盈着温柔的淡笑,神色淡定若春风。

但是在宋颜看不到角度,他脸上却有着掩饰不住的苍白,永远镇定如山的,心底也有慌乱的一刻。

“容我仔细想想。”玄冰丢下一句话,单薄的背影,慢慢远去。

宋颜的目光落到卫云游身上,似随意道:“你与他全都说了?”

卫云游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嘿嘿一笑。不是他不信任宋颜的能力,而是玄冰的聪明睿智也是有目共睹的嘛。更何况,卫云游深知玄冰比最狡猾的狐狸还狡猾,最腹黑的狐狸还腹黑,有他出马,任务至少成功了一半。

既然玄冰已经知道,那么宋颜便也没什么好操心的,就如同将刺客联盟的事一股脑全丢给玄冰一样,对于这次任务的人员分配部署等事情她也很没良心地都丢给了玄冰,而后者,一如既往地纵容她的懒散。

“兰城里的那张秩序之章已经查明了,在赵府。”玄冰柔和的声音盖过喧哗,在宋颜的耳边轻轻响起。

这是从一堆的情报中分析出了唯一的答案。

赵是大姓,分布在大陆各地,但是如若说起兰城赵府,却谁都知道指的是哪一家。

兰城赵府,森华商会,大陆上三大商会之一,实力非常雄厚,族长赵兰城。以兰城为名,其嚣张之态可见一斑。

“竟然是在赵兰城手里,这可有点棘手了。”宋颜托着腮,有些烦恼地说道。

凡事能用银子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而赵兰城却决计不能用银子打发。

赵兰城是天下闻名的巨贾,大陆四国,东至东海,西至荒漠,南至琼州,北至冰原,到处都有他的商号。用富可敌国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的财势。就比如他走在街上,若是被泥土脏了靴子,他甚至会毫不在意的用几千两的银票去擦。

比如他走在街上,看到地上有几千两的银票却不会去捡,他有捡的功夫早就不止赚银票上的金额了。从这些方面来看,他早就达到了视金钱如粪土的至高境界了。

“用金钱收买不了的,可以用武力解决。”卫小三一拍桌子,很干脆地说道。

“森华商会能够屹立于大陆不倒,而且还隐隐成为三大商会之首,他背后的势力虽然未必及得上刺客联盟,却也不会差太多。”玄冰淡淡摇头,目光扫过宋颜头上的珠花,继而又落到卫云游身上。在那明亮得可以透视时间所有一切的目光下,卫云游无法说出任何反对意见。

“不过……”玄冰飘向宋颜的目光带着一抹浅浅的、莫名的笑。

“不过什么?”

“不过,世人皆知,赵兰城独爱兰花。”玄冰深邃的眼眸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宋颜,眼底闪过一丝波光。他慢条斯理地收回目光,伸手端起酒杯,看着额白色杯中湖琥珀色的美酒,轻轻摇晃,酒荡起一丝水波,淡淡的酒香弥漫在室内。

似乎,他的全神都专注在眼前的酒杯上。

宋颜看着玄冰,心中有些懊恼,又有些无奈。她愿意让赵柔柔跟着,愿意让卫小三在身边胡闹,却独独不想和玄冰亲近。虽然,他永远是那般的如沐春风,在任何地方都是一道独特的风景,虽然他让人看着便舒心畅意,但是宋颜却不想与他共处一室。

因为玄冰的眼神太亮,看的太透彻,似乎世间所有的一切在他面前都是透明的,她几乎连自己最大的秘密都隐藏不住。当年她不过是随意从空间中拿出一个苹果啃,却被玄冰三言两语差点将底都交光了。

多年合作,默契十足,不用说话,不用眼神交流,只需一个动作便明白了对方的全部意图。所以当玄冰端起酒杯的时候,宋颜便知道,极品兰花要由她去弄了。

“如若极品兰花也换不回呢?”宋颜故意提出难题。

“这时间没有换不到的东西,如若换不到,那只是方法不对。”玄冰的声音低沉而带着一丝醉人的温柔,眸光柔如春水,“宋颜,你信我吗?”

壁炉里的火烧的很旺,整个室内都烧的暖暖的,连空气都显得有一丝躁动。

宋颜心头一怔,不由地抬眼望去,眼前的玄冰与他印象中的玄冰看似是一人,却又不尽然。一眼看去,神情间温和似水,风采出尘,继而再看第二眼,那眼波隐藏着的那抹浅笑分明带着一丝狡黠,似算计了天下却天下犹不知的骄傲与自得。

这个玄冰啊,谁说他纯净善良人畜无害,那是瞎了眼,他分明就是一只隐藏最深狡猾而腹黑的狐狸。

“信,这时候不信你还能信谁?”宋颜避开他清亮的眼眸,目光直视前方。宋颜一向很信任玄冰的脑袋,有他在,一般情况下她都懒得动脑筋,因为就算她绞尽脑汁,想出来的计策也未必比得上玄冰,还不如不想呢。

卫云游却不知道这两人在打什么哑谜,他急不可耐地连声催促,喧闹的声音适时破灭了似有若无的暧昧,“什么方法不对?那怎样的方法才算是对的?”

玄冰看了宋颜一眼,见宋颜此刻也注视着他,于是那一双眼睛或许因为酒意的渲染,竟比夜空中的星星还要清澈明亮。

低醇的嗓音在寂静的夜里响起,语罢,宋颜和玄冰相视而笑,而卫云游还有一丝担忧,他望向宋颜:“你确定能找到比那更好的?”

玄冰深邃的眼眸悄然落在宋颜脸上,嘴角噙着一抹兴味的笑。

“就算你不放心你自己,也要放心我,我可是你们的老大!”宋颜白了玄冰一眼,却拍拍卫云游的肩,一副哥俩好的模样。相比较玄冰而言,与卫小三相处,倒是轻松多了。

同样的夜,几百里外的赵府里,人声喧哗,赵兰城对酒当歌,好不恣意,却不知道自己早已落入了某只腹黑狐狸的圈套中。

……本章完结,下一章“设计入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