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43章:设计入局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43章设计入局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兰城,顾名思义就是兰花盛行的城池。

城中民众独爱兰,每年三月,早长莺飞之际,便会有一场盛大的兰花会。因为是兰花会,所以必须是兰花,而且在参赛的时候花朵必须是盛开的。而兰花中,又以变异春兰最稀奇,往年夺冠的也往往是变异的春兰。

据宋颜所知,赵兰城花费巨资培植了一片极大的兰苑,里面各种珍贵品种几乎全了,而每年的兰花会,也几乎成了他的个人兰花秀。连续十年,年年夺冠。

兰城,茶馆。

宋颜和赵柔柔一身男装,宽袖长袍,清秀俊朗,两人对面而坐,犹如一道美妙风景,简直叫人挪不开眼。

“那赵兰城拥有天下极品兰花,据说他还不满足,立志要将极品兰花收集齐全了。”赵柔柔冷哼道。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变异的兰花又何止千百?哪里是他能够尽收的?”宋颜漫不经心道。变异的兰花对于拥有空间的她来说,并不是难事。

“对了,听说他去年在兰花会上夺冠的是一株五色春兰,春兰含苞时是粉白色,初开时是玫红色,待到怒放时则是艳红色,待放了几个时辰后渐渐变成紫罗兰色,到最后凋谢时则为橘黄色,简直令人匪夷所思。老大,你真的有把握吗?”赵柔柔放低声音问道。

“将不可能的事变为可能,这样的美事相当的愉悦。”宋颜不答,但是她的不答却已经给出了最自信的答案。

此时茶馆大堂里已经陆陆续续坐满了人,有了各种声音。

“常先生,眼瞧着今年的兰花会就要开了,您老今年可得了什么好兰没有?”靠窗那桌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对坐在他对面的一位六十多岁穿着儒服的老先生问道。

老先生有些愁眉不展,摇晃着手中的茶杯,叹道:“好兰花是越来越少,但凡是好的,都被那人高价买走,哪里会轮到我们的份?”

耳力灵敏的宋颜和赵柔柔对视一眼,两人对视一眼,皆望向那桌凝神细听。

那年轻人听了老者的抱怨,也是一副心有戚戚焉的愁怨,闷闷地饮下一口茶,也叹道:“确实如此。那赵家也未免欺人太甚了吧?他以为兰花会是他家开的不成?去年的一二三名可都是被他得了呢!今年不会连前五名都要包揽吧?”

“谁说不是呢。我老头子在兰城活了快六十多年了,可也没见过强势至此的。”

年轻人重重放下杯子,义愤填膺道:“真希望今年的兰花会杀出一匹黑马来,将那位杀的人仰马翻片甲不留,如此才算畅快,舒舒胸口这恶气。”

“唉,小伙子啊,年轻人就是气盛,有什么说什么,不过你这话可说出了咱绝大多数兰城人的心声。谁不想在兰花会上夺魁?可是那可能吗?有那人在兰城一日,这兰花会的魁首就一日不会易主。”老先生脸色颇为无奈,认命地劝道,“祸从口出,有些话不该说的就闷在肚子里吧。”

小伙子气不过,重重一哼,甩袖而去,只留下一句话:“我决不妥协!说不定我运气好,今次就能在花市碰到极品兰呢。”

而老者只是笑望着年轻人离去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苦笑着将茶盏中的香茗一饮而尽,幽幽叹息一声:年轻人啊,终究是气盛,整条花市街可都是赵兰城的啊。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茶馆里的人越来越多,唱曲的,说话的,混合在一起,人声鼎沸,喧闹不堪。

“走,咱们也去花市瞅瞅去。”宋颜丢下一小块银角,率先出了门。本来她还想进深山去找寻极品兰,然后放进空间里任由它变异,但是现在听了老者的话,她反倒兴起了去花市一探的趣味。

诚如老者所言,这整条花市街都是赵兰城的,而她如若从花市里捡漏找着极品兰,岂不等于狠狠扇了他一巴掌?这等便宜买卖,宋颜想来是最爱做的。

花市在城南。

这条街并不长,从头到尾大约有上千米,摆在街道两旁的都是低端的花木,不过大概是怕大家不认识花木的品种,卖主都用纸写了花名贴在枝干上或者花盆上。宋颜和赵柔柔一路散步过去,目不暇接地看着,她们发现这里的花木品种确实多,但大多数都是石榴、月季、茶花、菊花这类寻常品种,价钱也颇为低廉。

至于兰花,也有,但都是普通花型,别说变异兰,就连稍微中档一点的也没瞧见过一株。不过想也明白,摆在地摊上卖的,能贵到哪里去?花又能好到哪里去?

宋颜兴致缺缺,目光四处乱扫,不多时便发现在这花市最好的地段伫立着一座三层商铺,门口匾额上悬挂:品兰阁,而边上龙飞凤舞的落款分明就是赵兰城三个字。

看来这座木质结构的三层楼商铺的拥有者就是赵兰城了。

不愧是赵兰城,一出手就是大手笔,底楼大堂建的很宽敞,此时大堂内足有上百人,但是一点都不显得拥挤。一排排桃花木制作的架子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各种兰花,株株都是含苞待放。

前面有一群人围在一株兰花前面,一个个都显得很兴奋。

宋颜听着他们议论,一走近就被他们围着的那株兰花吸引住了。

这株兰花根粗而长,苍绿色的叶子半垂而下,叶姿之美犹如少女翩跹而舞的身子,曼妙婀娜。此刻花瓣开的正艳,花瓣外缘是粉白色,像是镶的白边,而内里则是浅紫色,花瓣宛如五角晶莹剔透的雪花形,花朵浓香远溢,弥漫在空气中。

宋颜在前世的时候对兰花的研究并不深,但是在天道秘境里面她得到了穿越前辈留下来的遗物,一台配置强大无比的笔记本,而笔记本的硬盘里恰恰就有关于兰花的资料,而且多的不得了,因为那位穿越前辈就是极度痴迷兰花的人。

宋颜虽然是临时抱佛脚,但是那么多的资料塞进脑子消化后,比现在这些古人知道的自然是多的多。她知道这株兰花是建兰中的雪兰花,乃是建兰五大名种之一,其价值,若是放在现代的话,怕是要上百万人民币。

按照银币与人民币1比1000的兑换比例,那么这株雪兰花的价值也要过千了。

“这株雪兰品相极好,就是参加兰花会也能名列前茅,不知要价几何?”此时一道清亮的声音响起,轻而易举地盖过了场内的喧嚣。

这道声音宋颜觉得有些熟悉,抬眼望去,却立即认了出来。不是别人,正是茶馆里那位与老儒生对话的年轻人,也正是因了他,所以宋颜才决定来花市一趟。

品兰阁的老板是一位儒气斯文的中年男子,他身上没有商贾常见的粗俗市侩,也没有儒生特有的孤傲清高。他的脸上挂着温和浅笑,一副和气生财的模样。

“大家都是懂行的,这花型色泽都是无可挑剔,我也就不多说了。至于要价嘛……大家都是爱兰懂兰的,也都该知道的,这一千二百里的要价,不算高吧?”

“这品雪兰确实值这个价,一千二百两是吧?我要了。”离雪兰最近的一个华服中年人大声说道,生怕会被人抢了先。其实也难怪他如此,兰苑极少拿出珍品来卖的,恰逢兰花会之际,极品兰花更是有价无市,有银子也买不到。

“我出一千三百两。”那宋颜认识的年轻人一听急了,大声喊价。

这株兰花虽好,却还达不到宋颜的要求,能够让赵兰城心甘情愿拿秩序之章来换的兰花……决计不是这种几千两的档次。宋颜将目光从那株兰花上移开,在大厅里转了一圈没发现后,看到有几个人上了二楼,于是她便也慢悠悠地沿着原木楼梯上了二楼。

二楼摆放兰花的空间比起一楼要小的多,大概只有一楼的十分之一不到,大小只能容纳十来个人。

二楼门口站着两个身形笔挺的护卫,看到宋颜二人到来,两人面容冷肃,扬着下颚高傲道:“请出示凭证!”

“什么凭证?刚才那两个人也没出示凭证就进去了啊,你们这叫厚此薄彼?有这样做生意的吗?”赵柔柔冷冷瞪视一眼。蓝阶强者的怒火岂是那么好承受的?那两个护卫瞪视觉得脑门生疼,头晕眼花,胸口几乎透不过气来。

服从强者是这个以强者为尊的世界固有的规则,那两个护卫被赵柔柔这么一瞪,顿时气矮了九分,只剩下最后一分仍在挣扎,但是此刻他们的态度已经好太多了,脸上还陪着殷勤笑容,忙着解释道:“不好意思,事先没给您两位讲清楚。您二位是第一次来吧?咱们品兰阁有规矩,但凡上二楼的,都要出示凭证,至于刚才进去的两位,他们都是兰城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我们都是认识的,所以不必出示。”

“他们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那我们就是没头没脸的小人物咯?”赵柔柔笑得一脸温和无害,而那两名护卫却从她脸上看到阴森森的杀气。

两名护卫吓地脸色苍白,双脚直发颤,带着颤抖的声音急声辩解:“不是不是,您可千万不要误会,您也是大人物……大人物……”能够一个眼神就瞪的他们差点魂飞魄散的高手,怎么不是大人物?

“别废话,快说,那什么凭证是怎么回事?”赵柔柔也没心情跟他们废话。这些挑衅她尊贵身份的护卫,要是放在以前,早就被她拆骨了。和以前相比,现在她的脾气算是很温和了。

“是是是。”其中一位高个子护卫连声道:“二楼的兰花比起一楼来要尊贵的多,一般也只有非富即贵的大人物才能出的起价钱,而两位……”那护卫的目光在宋颜和赵柔柔脸上扫来扫去,谁都知道他不敢说出口的是什么。

“哦,凭证,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赵柔柔从怀中摸出一叠厚厚的银票,重重拍在那护卫手上,“怎么样,这些够不够分量?”

赵柔柔拿出来的银票,每张的面额都是一千的,厚厚一叠足足有几十张。

那护卫惊吓过度,苍白着脸,哪里还敢拦着?忙着就道:“不知是贵客驾临,您二位快里边请。”

“这还差不多。”赵柔柔也懒得理会这种小人物,跟在宋颜身后,双手交负在后,慢悠悠地踱进里面。

此刻二楼的大厅里已经有了三四个人,他们或是独自品味,或是相约而谈,谁也没有朝宋颜她们多看一眼。

“咦,果然如此。”在扫视了大堂一圈后,宋颜眼睛顿时一亮,仔细地打量着临近她身旁的一株兰花,只见那株兰花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气,雾气极淡,如若不是宋颜仔细,也不容易发现。

兰花上笼罩着雾气,这对于别人来说匪夷所思,但是对于宋颜来说却不算什么,因为在她的空间中,每一株草药上都弥漫着与此类似的雾气,不过那些雾气比这比起来也要浓郁多了。

而弥漫着雾气的那品兰花明显比没有雾气的要珍贵许多。那么,是不是可以得出这么一个结论:雾气越是浓郁,兰花的品相就越上乘?

为了验证这个结论,宋颜开始仔细观察起周围的兰花来。

宋颜知道鉴兰,一看叶形,二看花苞,三看开品,在没有花的情况下通过叶子的品相,一个有经验的人,也能看出兰花的品相。依照她的经验,这株笼罩着淡淡雾气的兰花是宋梅,比楼下那品没有雾气的雪兰要好上一个档次。

目光扫视间,宋颜又看到了一株笼罩着雾气的兰花,而这品兰花的雾气比之刚才的宋梅要浓上一些。宋颜再细细看过兰花的叶形,她可以肯定这品兰花是绿萝,其价值比起宋梅果然要更高一个档次。

既然如此,那只要找到雾气最浓郁的那株就行咯,这活倒是简单的。

但是当宋颜将这话说与赵柔柔听的时候,赵柔柔睁着一双黑白分明却迷茫的眼神:“雾气……老大你说这品兰花上面有雾气?我怎么没看到啊?”

“一点也看不到?”这下轮到宋颜迷惘了,明明雾气那么浓郁的说。

“没有,绝对没有。”赵柔柔郑重而肯定地点头。

既然赵柔柔都看不到,那么普通人决计也看不到了,这倒是便宜了她。至于她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雾气,宋颜想了想,就将其归结为随身空间上头去了。

只需要用雾气判断,而不必一株株仔细地品味分析,所以宋颜看兰的速度很快,几乎是一步一株一眼,不到一炷香的时候就看了大半。而一炷香的时间对于其他人来说,鉴定一品兰花的时候都不够。

此时大厅里那另外的几人也注意到了宋颜,原本只是看到陌生人而多看一眼,但是当他们看到宋颜那速度,直接就将她定位为外行人,而她这样随意的态度,绝对是对兰花的不尊重,简直就是亵渎。

于是,其中一位带着蓝色冠带的中年人眉宇紧蹙,冷哼一声:“粗俗!”

又一人接着说了一句:“粗鄙。”

第三人直接评价:“不知所谓。”

前三个人惜字如金,唯有第四个人摇头晃脑长篇大论地教训宋颜:“这位姑娘,你到底懂不懂兰花?你这样囫囵吞枣的哪里能看的清楚?这品兰啊,就要慢慢的看,细细的品,哪有你这样胡乱扫过去的?不懂兰就不要随便上来,二楼可不是随便谁都能上的……巴拉巴拉巴拉……”

“喂,老头你谁啊,我们爱怎么看怎么看,干卿底事?”赵柔柔直接爆粗口。

“你……你……”那老头惯常拿鼻孔看人,冷不防被人顶撞,气恼太过,一时之间竟说不出反驳的话。

“你什么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别人怎么看兰品兰关你什么事?别摆出一副自以为高高在上的酸臭模样,姑娘我看不上。”赵柔柔冷哼一声。

而此时的宋颜,则好整以暇地靠着墙壁,嘴角含着一抹浅笑,饶有兴致地看着赵柔柔发飙。

那老头被赵柔柔一翻毫不留情的话说的心头火气,但是他一向自诩清高淡雅,就连与人说话都是纡尊降贵,论打嘴仗哪里说的牙尖嘴利的赵柔柔?此刻他颤抖着指尖,直直指着赵柔柔:“你还是女子吗?竟然如此不堪教化,粗鄙至极,简直就是泼妇,泼妇!”

“泼妇你全家!”赵柔柔双手叉腰,直接就吼回去了,“你再骂啊,信不信本姑娘一个拳头下去,叫你化作春泥更护花?”说道最后一句的时候,她还示威性地扬扬手中的拳头。

“噗嗤——”双手环胸斜靠在墙壁上宋颜冷不凡笑出声来,因为赵柔柔说话太逗了。以她蓝阶顶峰的实力,一个拳头下去,那老头绝对可以零落成泥碾作尘。

“好了好了,不气了,为了个自以为是的酸臭秀才生气,至于吗?”宋颜忍住笑,拍拍赵柔柔的肩头,说出口的话很实诚,却也毒辣。

“你们两个,简直就是……”那四个老者沆瀣一气,个个都是怒气冲冲。但是碍于赵柔柔身上散发出的强者威压,他们全都怒目而视而不敢破口大骂。

“呀,你们这是怎么了?”一道温润的声线在众人耳边响起,随后一道身影进入。

却原来是品兰阁的李老板。

那被赵柔柔欺负的最惨的老头正欲说话,却被赵柔柔捷足先登,只见她连贯而又流利用极快的语速说道:“能怎么着啊?我们可什么都没做,好好地欣赏着兰花呢,那几个老头竟然骂我们粗鄙,粗俗,泼妇,还不堪教化呢。话说我们招谁惹谁了?凭什么这样说我们啊?不就是倚老卖老吗?欺负我们家没老头子啊?”

一席话说的那老头脸色涨得通红,几乎呕血,颤抖的指尖直直指着赵柔柔,拍会在脑溢血崩溃的边缘。

话说赵柔柔真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

“两位姑娘,你们惹事了,他们几位可是……”李老板见那老头被气成这样,只能苦着脸朝宋颜她们劝着,希望她们能够息事宁人,好好道个歉陪个不是,毕竟冲撞老人的名声也不好听不是?

宋颜似笑非笑地斜睨了那李老板一眼,看似随意,语气中却透着一丝冰寒彻骨的冷意:“我们不惹事,可别人也别想惹我们。此事如若就此作罢,那就大路朝天各走半边,谁也别提今日的事。若是几位先生不服气,非要说道说道,那我们也奉陪到底。”宋颜行事的原则一向如此。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宋颜散发出一丝墨阶强者的威压,强大的气场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从心底里产生惊恐,当宋颜收回威压而他们再抬头时,那几个老头的眼底蕴含着浓浓的敬畏。

宋颜嘴角微扯。这就是强者为尊的时候,一切都是实力说了算。如若今日她没有一身的本事,只怕麻烦就惹上身了,那几个老头的身份只怕不简单。

见他们眼中有了畏惧,宋颜便再没将他们看在眼里,赵柔柔更是斜睨他们,冷哼数声。

矛盾归矛盾,该做的事还得做。宋颜将那几个老头视作空气,旁若无人地在大厅里继续她为做完的事,就是将所有的兰花用雾气的标准塞选一遍。

“咦——”很快,宋颜的目光便被眼前的一品兰花吸引住了。

那品兰花用普通的青瓷花盆所栽,而李老板更是将其归类为中档的货架上,但是以宋颜毒辣的眼光来看,这品兰花,不简单。不仅仅是含苞待放的花苞上笼罩着比一般兰花浓郁的多的雾气,而是观那叶形,分明是后世拍卖出千万天价的莲瓣兰!

“两千两,倒是有些小贵。”宋颜站在那莲瓣兰面前,摸着下颚,一副沉思的模样,眼神中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

两千两可是笔不小的买卖,这品兰阁与古董铺子有些类似,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一年,指的就是这里边的暴利。

李老板见有生意生门,自然极为殷勤,再加上刚才见识到宋颜的实力,哪里敢得罪她,便笑道:“品兰阁一向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的,这上面标的是两千两就是两千两,本来是一文钱都不能少的,但是既然姑娘要,那自然是……不知姑娘觉得怎样的价位合适?”

宋颜正想说话,却似忽然想到一件好玩的趣事,顿时眼眸闪过一抹亮光。

“既然是明码标价一文钱都不能少,我又如何敢例外。”宋颜高深莫测地看了李老板一眼,从衣袖中取了两张面额一千的银票递给李老板,然后轻松地抱着盆子打算离开。

“银货两讫,这盆兰花现在已经归我了。”宋颜似笑非笑地扬着唇畔的笑意,眼底似乎饱含深意,只可惜李老板却看不明白。

“那是自然,这盆兰花现已经是姑娘您的了。”李老板满眼笑意,心中极为欣喜。见过掏银票爽快的,可没见过如此爽快的,买兰花就像买颗大白菜那么简单。

而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那是一行五人,为首的是一位面容冷峻的蓝袍年轻人,他进来的时候目光扫过宋颜怀中的兰花,脸上忽地露出了一抹笑容。

“少爷,看上了那小妞?”跟在年轻人后面的一位高瘦老者轻声发问。

“嗯,不错,没想到竟然看走了眼。”那蓝袍青年摸着下颚,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宋颜,低沉的声音冷道:“给本少年站住!”

宋颜眼底闪过一丝高深莫测的冷笑,侧目斜睨那喊住她的无力男人,脚步却不停留,继续朝门口而去,眼底的轻慢明显是没将那蓝袍年轻人看在眼里。

“嗯?”蓝袍青年眼底闪过一抹怒意,在这兰城里居然有人胆敢违背他的命令?要知道就连城主都要对他恭恭敬敬的。

蓝袍青年没有说话,但是他紧蹙的眉已经表明了他的立场和决心,况且有一群手下在,这种事哪有主人亲自出手的?不用蓝袍青年亲自下命,那高瘦的跟竹竿似的老者已经两步跨直宋颜面前

“姑娘,你走可以,但是你怀里的那盆兰花必须留下。”不是疑问句,而是简单的陈述句,语气中更是有着不容拒绝的警告。

“什么意思?”宋颜转过身,好整以暇地迎视那蓝袍青年的目光。她知道那蓝袍青年才是主子,他才是主事人。

蓝袍青年依旧保持沉默,他身后的高瘦老者却与他默契十足,立即非常知趣地朝宋颜说道:“很简单的意思,我们少爷看上了你手中的这盆兰花,这盆兰花卖给我们吧。”

“你说什么?”宋颜觉得这件事真是好笑。

“兰花,给我们,我们会付给你足够的银子,价格多少,我们原价付给你。”那高手老者淡漠地说道,似乎在他看来,如此纡尊降贵已经很给宋颜面子了。

但是很显然,宋颜并不打算卖给他这个面子。

“原价?就算十倍百倍,这兰花我们也不卖。”赵柔柔冷笑连连。

“就是这意思。”宋颜嘴角微扯,勾勒出一抹冷笑,“话已说完,现在可以让开了吗?”

但是那高瘦老者的身子依旧一动不动的杵在那里,犹如一根定海神针。

“好狗不挡道,难道你主子没告诉过你这规矩?”赵柔柔的话一向犀利,而且杀伤力十足。

此话一出,那高瘦老者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而那位蓝袍青年同样也是横眉冷竖,目光似寒冰利剑般射向宋颜和赵柔柔。

“怎么?想打架?”赵柔柔战意十足,扬着下颚,不屑地冷哼。

那高瘦老者冷笑数声,话语中警告味道浓厚:“你们两个臭丫头最好识趣一点,别为了盆不知名的兰花枉自送了性命。”

“哟,威胁我呢?谁怕谁啊?想打架就打呗,哪里这么多废话。”赵柔柔不怒反笑。

“走吧,别跟他们废话,不知所谓,也不知道仗着谁的势。”宋颜一拉赵柔柔,两人相携而去,似乎不想与这几个人纠缠下去。

骤然,宋颜只觉得一阵人影闪动,加上之前那高瘦老者,现在拦在她们面前的共有四人,而这四人都有着蓝阶强者的实力。

“想走?”那蓝袍少年狰狞着眉,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奉劝你们一句,最好乖乖地将那盆兰花交出来,否则!后果,你们自己想象吧!”蓝袍青年觉得自己已经很好脾气很放人一马了。

“哦?怎样的后果?我可是很期待呢。”宋颜双眸晶亮,闪着狡黠光芒。

“臭丫头,这可是你自找的!现在就算你无偿将东西交出来,也没用了!”瘦高老者狰狞着双眉,面容被气得差点扭曲。

“威胁人谁不会?”宋颜笑吟吟地回视他,“我现在警告你,若是你们再拦着道的话,后果,你们自己想象吧!”

“臭丫头不知天高地厚!是你惹自己找死,别怪我们赵府欺凌弱小!”瘦高老者满脸怒容,一巴掌就拍向宋颜!

一道浑厚的掌力携带着冷冽的寒风呼啸而至,一抹阴影随之而落,眼看着一位娇滴滴的小姑娘就要丧命在巨掌之下,在场的人除了那李老板,没有一个露出不忍的表情。

“砰——”

似乎是硬物强烈撞击而爆发出的尖锐声音。

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原本不被所有人期待的宋颜,此刻依旧好端端地站在原地,而那个欲将她除之而后快的瘦高老头此刻却被重力撞击出去,身子狠狠地撞在墙壁上,然后顺着墙壁滑落地面。

原本他还想硬撑着站起来,将场子圆过去,但是他的身子却不允许。他忽然觉得咽喉涌上一股腥甜的味道,热热的,痒痒的,若是以往他自然能轻易压制下去,但是现在——

“噗——”浓浓的鲜血自他口中喷出,他一口一口地呕着血。

他的脸上,手上,长袍上血迹斑斑,地上更是流了一大滩的血液……

而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使得他越加觉得狼狈不堪。

是的,所有人,包括那蓝袍青年在内,都难以置信地瞪着那瘦高老者。原本所有人都以为宋颜死定了,但是谁知道被击飞出去的反而是瘦高老者呢?

接着,大家都将目光集中到宋颜身上。

此刻,那四个老头才觉得一阵后怕,后背的衣裳被冷汗浸湿了。是了,刚才他们已经见识过了那姑娘的厉害,那散发出来的强者的威压令他们惊恐莫名,他们原本就知道宋颜不简单,但是谁也不知道她的修为竟然如此了得。

要知道,那位被击飞的瘦高老者,他可是赵府里的供奉之一,堂堂的蓝阶强者呢!

但是,只一招,就被这姑娘给击飞了?这也太……惊悚了吧?一想到他们刚才竟然在如此强大的强者面前挑三拣四说话还那么不客气,他们就觉得腿软……

四周一片寂静,谁也没有出声。

“赵府?就是那个森华商会的赵府?”宋颜目光冰冷,高深莫测地射向蓝袍青年。

蓝袍青年双手环胸,斜睨着宋颜,冷冷嗤笑一声:“怎么?听到赵府,开始害怕了?”

见宋颜沉默不语,那蓝袍青年更是得意,眼底的狰狞狠辣之色更是浓烈,“李先生,去,到赵府将几位供奉都请来。”

“是,大少爷……”垂首站在蓝袍青年身边李老板怜悯地看了宋颜一眼。任凭她再如何强大,也抵不过赵府里几位供奉的长老。

而他口中的大少爷就是赵兰城的大儿子赵子明。

“你是赵府的大少爷?这品兰阁可是你们赵府旗下的?”宋颜眼眸中含着一丝莫测的笑意,举手投足间并无半分惧色。

“是,那又如何?”常人在听到赵府的供奉长老时,无不吓得脸色苍白,眼前的姑娘倒是有胆识,只可惜有勇无谋,可惜了那绝世容颜。赵子明在心中暗道。

“既然如此,那我可要问问清楚你们这品兰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宋颜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一字一顿,缓缓说道,“我们在品兰阁花了两千两银子买了这盆兰花,银货两讫,交易完成,而后,竟然要受胁迫,还要将东西无常给别人?你们森华商会原来是这样做生意的啊,果然是好手段啊,很好的手段!”

宋颜这段话刻意说的很响亮,再加上楼上之前的打斗声,顿时,楼下近百的客人也都将注意力集中过来,一个个凝神屏息,燃烧着热血八卦的兴奋。

这赵府在兰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谁不想知道赵府的八卦?

顿时,赵子明的脸色极为难看,眼底笼罩着浓烈的阴霾之色,浓的几乎化不开。虽然平日了他做事嚣张跋扈,但是那不伤根本,所以父亲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眼前这姑娘一番话如若传扬开去,对赵府对森华商会的名声极为不利。

在森华商会里买东西遭受自己这少东家的胁迫,还要将东西无常交出来……那林老怎么不去死!竟然敢说出这样的混账话来!此刻,赵子明恨不得将靠在墙壁上养伤的林老一巴掌拍死!就是因为他的一句话,才让自己骑虎难下,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而且父亲如若知晓,只怕此时难了。

而为了继承人的事,家中老二一直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时时等着抓他的小辫子,平日子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诬陷他,现在这件事岂不是让他渔翁得利?

想明白此事,赵子明的脸色更为难看了。

但是,宋颜手中的那盆兰花,他又势在必得。姓李的瞎了眼认不出那品兰花乃是兰中之后“凤凰”,他却是知道的!因为父亲偏爱兰,所以他曾经专心致志地研究过兰草,见过画册中的兰中之后“凤凰”。

父亲的寿宴再过十日就要开始了,他四处找寻极品兰草,如今遇见这品“凤凰”,如何叫他放的了手?但是宋颜又言辞凿凿,铮铮有声,字字句句都指向他们森华商会……

看来此事还要父亲亲自来处理。

赵子明冷冷地瞥了宋颜一眼,留下一记阴狠的目光,继而淡漠道:“我们走!”说着,便带着自己人离开了。

只是在离开的时候,他暗中交代李老板,不惜一切代价将人留住,务必要等到父亲到来。至于有眼不识珠的李老板,自然是要秋后算账了。

李老板唯唯诺诺地应了,却不知道自己在大少爷眼中已经是一枚死人了。

“我们走吧。”宋颜抱着那盆兰花下了原木楼梯。

眼见着宋颜要走,李老板顿时急了,刚才大少爷离开的时候可是恶狠狠的交代要不惜一切代价将人留住,不然留不住的就是他的性命了。正当李老板绞尽脑汁想尽办法欲将人留住时,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然后是一道壮硕的身影。

那是一个年约二十五、六岁的成年人,他长的虎背熊腰,身材魁梧,腰上裹着一件老虎皮裙,背上背着一张大弓,腰间挂着一壶制作粗劣的箭矢,怀中抱着一盆兰花,气喘吁吁地站在众人面前。看他的样子,像是山里的猎户。

“老板?哪位是这里的老板?”他扯着粗狂的嗓音大声吼叫。

而此刻,宋颜的注意力没有放在他身上,而是放在他怀中所抱的那盆兰花上。这盆兰花绝对不是凡品!虽然此刻它看起来病怏怏的,而且翠绿的叶子上布满了黑点,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盆兰花上笼罩的雾气,非常的浓郁,比那盆被赵子明看中的兰中之后“凤凰”还要浓郁。

而且在这雾气中,还隐隐透出一丝明黄色,属于帝王独有的颜色。

如果说宋颜怀中的那盆兰花是兰中之后“凤凰”,那么眼前这魁梧大汉怀中捧着的兰花就是兰中之皇“龙袍”!而且是当之无愧的王中之王!

宋颜没想到自己今日运气竟然如此之好,设下的局已经有人钻下去,而现在又碰到了这极品“龙袍”,如此一来,她的胜算又多了。更何况,唯一有可能识别出此极品兰的赵子明已经匆匆来去,就连老天爷都在眷顾她呢。

在那魁梧汉子的大声咆哮下,李老板步履匆匆而来,他擦擦额际的汗,拱手笑道:“不知阁下叫在下,所为何事?”

“他们都说你们这收兰花,你给瞧瞧,这品兰花是什么价。”魁梧大汉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明来意。

李老板的目光落到那兰花上,只一眼,他的脸上就露出了失望的神情。那兰花从叶形上极有可能是变异春兰,只可惜……

李老板惋惜地叹了声:“可惜了,如若这株兰健康的话,一千两也不止,但是现在你瞧,叶子上布满了黑点,大家都知道那是螺旋病所致,而且连叶子都耷拉下来,眼看着是活不成了,这根本卖不上价钱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意外惊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