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44章:意外惊喜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44章意外惊喜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魁梧大汉听了李老板的话顿时急了,大声叫道:“你可看清楚了,这兰花虽然生了小病,但是这可是极品兰花,极品的!”

李老板脸上依旧是惋惜的神色,叹道:“正因为当初是极品兰花,所以才可惜啊,唉。

魁梧大汉又急又气又是无奈,最后索性破罐子破摔,恨声道:“那好吧,买不上价钱那也是钱,你说吧,到底要多少才肯收!”

李老板结果那种在破陶罐里的兰花,上上下下细细看了好一会儿,才将其递给周围的人,而他则皱着眉朝那魁梧大汉道:“想必你也知道兰花的价值重在观赏,中了螺旋虫病后,满叶子都是黑点点,别说观赏了,就连看都不愿有人看。更何况,螺旋病那几乎是不可治的。”

站在李老板身边的也都是爱兰之人,他们看了兰花后,也跟着纷纷附和道:

“确实,就老夫所知,这螺旋病咱们兰城里还没人能治的好呢。”

“唉,可惜了这盆兰花,看样子像是变异的呢,若是没有生病,绝对能卖到天价,就是在兰花会上也有一争之力。”

宋颜嘴角微微勾扬,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些摇头晃脑的雅人。他们虽然沉浸在兰花上多年,看出这兰花不凡,却也只知道冰山上的一角罢了。这品兰花真正的价值,那是无可估量的。

“那你到底出多少银子啊?”魁梧大汉急道。

李老板得到大家的附和后,这才状似为难地望着那魁梧大汉:“唉,老实说,这兰花既然没的治,买了就是亏本,不过看你的样子似乎急需用钱,我就当做做善事吧,一两银子,你若是要给就将兰花留下,若是不愿意便请拿走吧。”

“一两银子!”那魁梧大汉难以置信地瞪着李老板,眼睛圆似铜铃:“你抢劫啊?这可是我们族长传下来的宝贝,当年我爹一百两银子都不卖呢,你居然只出一两银子!”

“若是没有螺旋虫病,就算是一千两我也给你收了,但是眼看着这兰花要死了,怎么可能卖的上价?”李老板没好气道,“刚才我说了,你若是要给就将兰花留下,若是不愿意就将它拿走吧。”

“我……”魁梧大汉又急又气,眼睛瞪着李老板,想反驳却发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对方确实说的没错,这兰花病的快要死了,根本卖不上价,他本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了,可是却没想到会被压到这么低。

如若不是急着用银子,他又怎么会将祖上传下来的宝贝拿出来卖?可是如此贱卖……

宋颜见他急得差点抓耳搔腮,心中暗暗觉得好笑,不识货对上不识货,王中之王的“龙袍”竟然被压价到一两,这简直是匪夷所思。如若“龙袍”有灵性听得懂人话,只怕气也要被气死了。

魁梧大汉与李老板对峙着,最后他还是心酸地低头,嘶哑着声音道:“看来只能如此了,那好吧……”

他话音未落,却被宋颜打断。

“你似乎急着用银子?”宋颜又怎么可能会眼睁睁地看着他真将“龙袍”贱卖?

“我家里母亲生了重病,大夫说药里必须要百年人参,我迫于无奈才将祖上传下来的兰花拿出来卖……只可惜,自父亲死后,我和母亲都不懂兰花,结果将它养成这样……”魁梧大汉一肚子的心酸。

“百年人参么……”宋颜眼底划过一抹笑意。她空间里别的东西不多,但是人参灵芝这类药材却是多的不得了。既然眼前这人有一颗孝心,她又何不成全了他?

毕竟对于别人来说难以登天的大事,于她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

不过空间里多是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人参,想要找一颗百年的还真是难。宋颜在空间里翻找着,终于让她找着了一株,于是她将那株从泥土里拔出来,将混着泥土的根须在池水里哗啦两下,然后将鲜嫩水灵的如同小婴儿般的人参递给他,道:“既然你需要百年人参,那我便用此人参与你换兰花,可否?”

竟然有如此便宜的事?这不是天上掉馅饼是什么?魁梧大汉顿时满脸喜色,结果人参细细地看,他发现这株人参鲜嫩地似乎能掐出水来,心中更是欢喜。

他之前在药店里徘徊了很多次,也见过人参,可从没见过如此有如此完整参须的,放在手掌心,白白胖胖的像个熟睡的小婴儿。

见到那株人参,人群中发出一道道惊呼。

“这人参可真够好的,看着至少也有一百多年的参龄吧?”

“这要摆在药店里,那可就是招牌啊,如此好的参老夫这辈子都不曾见过。”

“确实,这样的好参简直就是有价无市,有银子也没处买去啊。”其实一位身着天青色长袍的老者捋着白须,兴致勃勃地望向宋颜,“姑娘好大的手笔,老头子我出一千两,姑娘将这支人参卖给老头子如何?”

宋颜瞥了那魁梧大汉一眼,笑道:“这人参已经在别人手里,如若他不换的话,倒是可以拿来卖给老先生。”

“换换换,怎么不换?绝对换!”魁梧大汉冷不防听到这参还不属于自己,顿时急了,忙不迭点头,然后顺手就将那在怀里揣好,然后从旁人手中接过兰花恭恭敬敬地递给宋颜,“姑娘,这人参我可换了,你再要后悔也不行了。”他那动作迅速的生怕宋颜会反悔似的。

原本被压价到一两,现在却能换的如此好的人参,没听刚那老头说吗?这人参可值一千两呢!

宋颜淡笑地接过兰花,点点头,表示她不后悔。

她要是后悔,也不会从空间中将人参取出来了,再说那人参在她的随身空间里算是参龄最小最不起眼的一株,能够换回来这王中之王的“龙袍”,占了大便宜的可是她。

可惜,这话也就在心里想想,在场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她吃了大亏,特别是那没买到人参的老头,他对着宋颜连连摇头,叹道:“暴殄天物啊,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这兰花哪里比的上人参的价值?这根人参买成百上千株这样的兰花都足够了啊。”

周围的人也跟着议论纷纷,纷纷抱怨宋颜用鱼目换了珍珠。

宋颜笑而不语,正欲离去的时候,却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赵子明去而复返,而且还带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

“会长大人!”李老板见到来人,顿时变得满脸恭敬,弯下挺直的腰板。

会长大人?赵兰城?

宋颜抬眸望去,只见为首的那人大约五十岁的年纪,一双眼锐利如鹰,眸光闪闪,只一眼就看出眼前之人绝对不好相与。也难怪,森华商会在他的带领下,短短几十年时间就稳站三大商会之首。

宋颜之前早就从玄冰那得到关于赵兰城的详细资料,资料上事无巨细都有列明,所以宋颜对他的了解比他儿子还要多。不过,了解归了解,宋颜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真实的赵兰城。

赵兰城的目光从宋颜脸上掠过,眼底闪过一抹惊艳的光芒。确实,以宋颜的容貌而言,世上比的过她的几乎没有,也难怪赵兰城一看之下呆了呆,不过他很快就将视线移到宋颜怀里那盆兰花上。

宋颜怀里抱着的是兰中之王“龙袍”,而之前花费两千两银子买的“凤凰”已经让赵柔柔抱着了。

但是赵兰城不知道,他略带嫌弃地皱眉,指着宋颜怀里的“龙袍”朝身旁的赵子明冷道:“你匆匆忙忙赶回来,就是要拉为父看着这兰花?”

“龙袍”的叶子已经是绿中带黄的颜色了,而且其中还布满了星星点点,看着就让人反胃,赵兰城哪里会细看?故而没有发现那盆兰花的奇妙。

“爹,不是那盆,是这盆。”赵子明满脸讨好的笑容,指着赵柔柔怀中的那盆兰花,对他爹道,“就是这盆,儿子之前在祖宗留下的书册里读到过,爹您仔细瞧瞧。”

赵兰城挪动几步走到赵柔柔身旁,犀利的眼睛射向那盆“凤凰”,第一眼看不觉得什么,但是待他仔细再看第二眼时,他的眼眸陡然一亮,似闪过惊喜光芒,但是很快,他的眼睑微垂,将情绪完全掩饰了。

别人或是没有注意到,但是一直将视线胶着在他脸上的宋颜如何会放过这样的细节?顿时将他的异样看的清清楚楚,同时宋颜心中暗笑:鱼儿要上钩了呢。

“姑娘这盆兰花之前是以两千两银子买的?”赵兰城淡声问道。

“那又如何?”宋颜不动声色地接话。

“赵某天**兰草,不如姑娘将此兰草卖与在下如何?再下愿以十倍的价钱将它回购。姑娘觉得如何?”赵兰城朝宋颜笑道,只是那双锐利的眼眸隐藏着一抹阴沉。

“赵会长您这一家子人可真是有趣。”宋颜掩唇而笑,笑得颇为无辜,“这已经卖出去的东西,先是赵公子要求我无偿送他,再是赵会长以十倍的价钱高价回收?莫非这盆兰花当真另有乾坤不成?”

宋颜边说边朝那盆兰花瞄去。

“明人不说暗话,姑娘既然已经看出了里面的其妙处,又何必故作不知呢?”赵兰城阴阴笑道,“这盆凤凰今日赵某人是定要回收的,绝对不允许它流落在外,姑娘只要出个价便是。”赵兰城一副任由敲竹杠的大方模样。

“凤凰!”宋颜还未说话,周围的人群中发出一阵惊呼,继而引起一阵骚动。

凤凰?那盆兰花竟然是龙袍!这、这不可能吧?传说中的兰中之后凤凰?这可仅至于传说,而极少有人见过啊。

如若那盆兰草真是凤凰,天啊……李老板头痛的抚额,全身顿时绵软无力。他竟然将价值无可估量的凤凰以两千的低价卖了出去,而且还当时还是他极力推销的。想至此,李老板根本不敢再迎视赵兰城泛着精锐光芒的目光。

不过周围人谁都没有注意李老板,因为他们全部的注意力都投放在了赵柔柔怀中抱着的那盆凤凰上了。千古难得一见的凤凰,看一眼就少一眼,如若不是今日机缘巧合,只怕这一辈子都没机会亲眼见识到,所以他们全都争先恐后涌去。

“赵会长果然是识货人呐,不过这盆兰草我是要拿去参加兰花会的,又怎么肯卖呢?”宋颜在赵兰城威严的目光下,依然一副漫不经心的随意样子,似乎谁也威胁不到她分毫。

“不过嘛,这兰草虽然不卖,却是可以用来交换的。”在赵子明欲说出威胁话的时候,宋颜又慢悠悠地吐出这句话。

“哦?不知赵某人身上有什么东西值得姑娘如此看重?这兰草若是卖的话,就算十万两赵某人也是肯出的。”

也只要赵兰城这般财大气粗的才敢说这样的话。

其实凤凰本身的价值未必就有这样高,只是喜爱它的人当中正好有一位巨富,所以她的价值就被无限地抬高起来罢了。

宋颜慢悠悠地靠近,在赵兰城耳边说了四个字,而瞬间,赵兰城的脸色微微变了,他用惊疑不定地目光瞪向宋颜,而后者脸色依旧笑得漫不经心。

“确实,那东西于我来说没什么用处,可祖上传下来的就算是一片瓦砾,那也是珍贵至极的,所以赵某人绝对不会答应。”赵兰城此刻看宋颜的目光已经带了一丝探究,而且不像一开始那样轻视,而是将她看成能够与他平等对话的人。能够引起他格外重视的人,在他行商生涯中是极少见的。

赵兰城之所以高看宋颜一眼,是因为宋颜刚才在他耳边说的四个字,那四个字不是别的,而是“秩序之章”。能知道秩序之章存在的,这世上的人少之又少,知道秩序之章存在又知道赵府收藏一张的,除了历代家主,谁也不曾知晓。

但是,眼前这姑娘竟然轻而易举地就说出来了……这不得不让赵兰城心跳加速。就好像自己最大的秘密被引爆在空气中任人围观一样。

“是吗?那咱们打个赌如何?”宋颜笑嘻嘻道。

“哦?赌的什么?又如何赌法?”赵兰城饶有兴致地摸着下巴,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宋颜。眼前这姑娘神秘莫测,不容小觑,一定要小心应付。

“赵会长一定要得到这盆凤凰而我又不卖,最后难免兵戎相见,落得强买强卖的下场,想必赵先生也不乐意见到如此吧?既然如此咱们就打个赌,赌的就是半个月后的兰花会。”宋颜唇畔扬着笑意,慢悠悠道,“咱们赌这兰花会谁能拔得头筹。以银子为臭骂,未免太俗气了,不如这样,若是赵先生赢了,这盆兰花在下无偿相送,如何?”

“若是赵某人输了,你想要那东西?”赵兰城眯缝着眼,眼底闪过一抹精光。

“赵会长果然聪明,一猜就中。”宋颜也不卖关子,直截了当地说明来意。

眼见着两人说着说着就打起赌来,围观群众全都兴致勃勃,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激动,他们生怕赵兰城推脱,一个劲地鼓动。

有的大声喊着:“赵会长,怕她个球,赌就赌,难道赵会长还会输不成?”

有的则故意唉声叹气:“赵会长不会答应的吧?毕竟如果这盆兰花是凤凰的话,天底下还真的难找出能赢它的兰草了。”

有的劝赵会长答应,有的劝赵会长默默认输算了,有的暗示赵会长想要这盆兰草可以半路埋伏杀人夺宝……

宋颜见气氛差不多了,微微挑眉,似笑非笑地朝赵兰城道:“赵会长可是怕我会食言?那这样好了,这盆兰草我就先放在赵会长处,这样如何啊?”

宋颜此话一出,顿时满场惊呼!

谁也没有料到宋颜竟然大方到了这种程度,在大家眼中,这样做的她,不是傻子就是呆子!

那盆兰草放到赵会长处,哪里还能拿去参加兰花会,如若不是依仗着这盆兰草,她一个小姑娘家家的拿什么去跟赵兰城比?这不是自绝后路吗?几乎所有的人都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宋颜。

从用百年人参换回一文不值的兰花,又从现在这大方的过分的举动来说,很多人都得出一个结论:这么漂亮的姑娘竟然脑子有问题,真真是可惜了。

“这盆兰草既然放到赵会长处,赵会长自然也可以拿着它去参赛。”宋颜语不惊人死不休,又抛出一句话。

平静的湖面再起涟漪。

赵兰城惊疑的目光落到宋颜身上,犀利的眸光闪过一抹探究。她竟然如此大方地就将“凤凰”给出去,真的不怕他拿出参赛?难道说她手中还有更好的兰草不成?

宋颜一退再退,身处在风口浪尖上的赵兰城此刻已经容不得拒绝,他冷冷一笑:“事已至此,赵某人若是不应下,倒显得怯懦了。也罢,就如姑娘所言,这个赌局,赵某人应下了!在场的所有人皆可证明!”

“如此甚好。”宋颜毫不在意地将那盆凤凰递到赵兰城怀里,似笑非笑地望着赵兰城,“赵会长拿稳了,要是摔了,可找不回第二株来。”

赵兰城闻言,顿时心中一顿,回过神来时脸上已经布满阴霾。

他怎么就没想到小姑娘竟如此狡诈!这盆兰草在众目睽睽之下交到他手中,那可是盆烫手山芋,若是不小心磕了碰了砸了烂了,到时候他可赔不出第二株来,倒是还不是任由人家敲竹杠?

这小姑娘可真够狠的。

赵子明在边上乐不可支,得意洋洋地冷哼道:“还以为要花天价来买了,没想到得来竟然这么容易,那宋姑娘简直傻透了。”

她傻透了?傻透了的家伙是自己吧!赵兰城阴狠的目光死死瞪了赵子明一眼,紧绷着面容,铁青着脸,隐忍着怒火大阔步地转身就走。他赵兰城在生意场上纵横驰骋,还不曾吃过这样的哑巴亏。

赵子明根本不明白他爹为何脸色变得这么快,忙不迭跟上去讨好地笑道:“爹爹,这兰花重,由孩儿来拿吧。”

“滚开!”赵兰城重重将他推开,冷哼一声率先走了。

被推开的赵子明眼底晦暗难辨,隐隐闪过一丝毒辣的恨意,拳头捏的紧紧的。隐忍,隐忍!等他得到森华会长的宝座,一切都会不一样!

宋颜坐上马车,马车就嘀嘀嘀跑起来。

车里面,赵柔柔笑得乐不可支,道:“那赵兰城看起来也没那么聪明嘛,这么容易就中了你的圈套,嘿嘿,估计回去后这盆兰花他得让几十个高手日夜交替的守护着,哈哈,只要一想起他那倏然变色的表情,我就忍不住想笑。”

“不过是轻敌罢了,下次他有了戒备,再想引他入局就困难了。”宋颜笑了笑,目光怜爱地看着那盆布满被螺旋虫病毒所折磨的极品兰草,心疼道,“堂堂兰中之王的龙袍,竟然被压到一两银子贱卖,这才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赵柔柔从来都是唯宋颜马首是瞻的,她既然说这是兰中之王,那自然就是兰中之王。听了宋颜的感叹后,她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怪不得老大愿以百年人参去换呢。”

“百年人参也远远比不上这株龙袍的价值,只是如若给支千年人参,只怕那魁梧大汉就回不来家门了,只怕一出品兰阁就被杀人夺宝。他亏本换了这兰草,咱们又何必让他枉送性命?”宋颜微微一叹,“龙袍的价值哪里银子可以衡量的?再高的价都是亵渎了她。”

没想到还有这层意思,赵柔柔受教地点头,正欲说话间,忽然柳眉一蹙,眼底闪过一抹寒光。

“这赵兰城还真是有意思,竟然还派些小猫小狗来跟踪咱们,难道刚才在品兰阁二楼发生的事他还没得到教训?”赵柔柔兴奋地摩拳擦掌。

“既然你有兴趣,就去将人打发了吧,别让人摸到老巢去。”宋颜不甚在意地挥挥手。

跟踪者自以为隐匿气息,却怎么逃得过紫阶强者的灵识辐射?

在赵柔柔出去后,宋颜慢条斯理地自空间中取出一小杯温泉水,仔仔细细地将泉水浇灌在叶子上,被温泉水洗过的叶子,那些浓墨般的小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足以证明温泉水对于螺旋虫的病症是极为有效的。

回到房里内,宋颜才将这株花收进空间里。

在空间里呆了不过五天时间,叶子上的黑点已经全部消失不见了,而且原本干瘪枯黄的叶子如今也渐渐长出了一些新叶,主枝也长高了三寸。叶子碧绿透亮,透着莹莹光泽,枝头上几朵粉白色的花苞含苞待放,光从透出的一点花瓣看,就看出那一抹晶莹剔透明黄色。

不仅如此,这盆兰花边上竟又长出了一株新苗。宋颜仔细看那新出的小兰草,只见小小的叶碧绿青翠,姿态迎风翩跹。虽然不过三寸长,但是它上面蒙着的雾气竟然比之前的龙袍还要浓郁!这简直大出宋颜的意料之外!

同时,也放宋颜手中再多了一张绝对的王牌!

一株含苞待放,另一株又不过三寸,为了协调控制两株花的花期,宋颜将两株花分开安置在两个白玉盆里。为了不让花早早开了,宋颜将含苞待放的那株龙袍移植到了空间外面,不过她所用的还是空间土和空间泉水。

至于那株新苗,为了让它早早地成长起来,宋颜将它放到了空间内灵气最充沛的地方,也就是那个冒着灵气的井边。等到过了三日,宋颜再进去看时,她愕然发现——

不过三日时间,这株新苗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足足又长了三寸,而且枝头上小小的绿点,似乎是小花苞。

然而这还不是最惊奇了,最奇妙的是那口灵泉!

这口井对于宋颜来说是有大用的,那里面蒸腾着的雾气可都是浓郁的灵力,刚开始发现这口灵泉的时候,那上面蒸腾着不过是赤色的雾气,但是经过空间的不断升级,雾气从赤色到橙色又到黄色,而现在,那雾气中竟隐隐带着一丝绿意,而且那抹绿意还在不断地增多。

也就是说,这株新苗与灵泉相辅相成,各得好处。

宋颜顿时喜不胜收,因为,这些雾气才是她手中最大的王牌。别人千辛万苦地修炼灵力,而她只要将这些气态的灵气收集起来,让修炼的人吸收了之后,灵气就满状态了,到时候只要一个契机,很容易就突破到上一阶层。

到时候,要多少的高手那都是批量制造,而她,也将会成为这块大陆幕后真正的王者。到时候,别说一个小小的森华商会,就连超级世家楚家,她也有一战的实力。

……本章完结,下一章“惊世才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