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45章:惊世才华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45章惊世才华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半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兰花会比赛时间马上就到了眼前。

到了这一日,宋颜一群人乘坐马车来到了兰花会比赛现场。

一进品兰苑的门,宋颜就吃了一惊,只见园子的面积极大,四面不仅亭台楼阁假山流水,而且中间地带还有一个很大的草坪,草坪中间搭建了一个一人高的台子,台子四周错落有致地放着一些兰花。此时园子里已经来了许多人,大家都围在台子前面,欣赏这进前三十名的花,把台子都围了一圈,宋颜她们到来,也只能站在人群的外围。

这些都是预先选出了前二十名的兰花,而宋颜的龙袍却不在此例。见此,不止宋颜,赵柔柔和卫云游的眉宇都不自觉地微微一蹙。“怎么办?”赵柔柔一看这情况,急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说?难道龙袍连前三十都进不去吗?

宋颜耸肩,她的龙袍绝对不可能进不来前三十,她还等着拿夺冠军呢。

“卫小三已经去后面问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再耐心等等吧。”宋颜淡笑着说道。这时候卫云游挤过来,附在宋颜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宋颜的脸色顿时好看起来,她就说嘛,她的龙袍怎么可能会进不去前十名,原来是被那些评委会的老头特地拿到了幕后去讨论了。

园子里有一座精致的楼阁,而此刻,在普通人看不到的地方,正在进行着一场极为精彩的争论。

组委会有九个评委,以往兰花会前十名都是综合了他们九个人的意见作出的结论。以前的几届,第一名几乎没有任何争议,因为赵兰城拿出来的兰花根本没人比得过,所以他夺冠夺的实至名归。

但是今年这一届,因为多了宋颜的参与,所以事情显得有些复杂。

让人有些侧目的是,赵兰城拿出来的那品兰花,竟然就是宋颜视线放到他那的兰中之后——“凤凰”!

而宋颜送上来参选的则是兰中之王——“龙袍”!

而现在,九大评委正在激烈地讨论着兰花会的魁首。此次,不论是凤凰,还是龙袍,其品质都比以往的任何一届都要高。

“你看着凤凰,观其叶,碧绿清透,优雅宁静;观其花,绿中带紫,美不胜收;再看其开品,姿态优美,犹如素冠荷鼎,这绝对就是古书中所记载的凤凰!凤凰一出,谁与争锋?这要是还得不到第一名,岂不是证明我们几个都是瞎了眼?”一个老头义愤填膺地说道,脸色因为激动而涨的通红。

如若宋颜在场的话,她绝对会觉得这老头面善,继而想到当初在品兰阁上见过面,并且彼此之间发生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他就是此次评委之一,宋老先生。

有赞凤凰的,自然也有持不同意见的。只见一位身着灰色长袍,眼神孤傲淡漠,大约七十多岁的老头,他摸着下巴的几个山羊须,慢吞吞地走到龙袍面前,摇头晃脑道:“非也非也,你只知道凤凰珍贵,却不知兰外有兰,坐井观天罢了。”

这位也是评委之一,王老先生。

“你什么意思?”那宋老先生重重冷哼一声。

“就是说你有眼无珠的意思,怎么,你有意见?”王老先生随意瞥他一眼,眼底闪过一丝淡漠。

那宋老先生原本还想反驳,但是接受到王老先生眼底的森冷,不由心中一颤,虽然不甘心却只能闭上嘴。他差点忘记了,眼前的这位王老不仅仅在品兰上德高望重,他还是传说中的蓝阶强者呢,他刚才的无礼无异于自己找死。

王老先生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继而将视线落到那株龙袍上,眼底已经带了一丝狂热的欣喜,他望着龙袍啧啧称奇:“龙袍,这株竟然就是百多年前昙花一现的龙袍?没想到老夫有生之年还能看上一眼。所谓朝闻道夕死可矣,我老头子现在即刻死了,也可以瞑目了!”

组委会的评委李老此刻正站在王老先生面前,他也不住地连连点头:“确实是龙袍,老夫也看过祖上流传下来的拓本图册。不愧是王者之香,君子之花,瞧瞧这叶形,这花姿,还有这花品,增一分太胖,少一分过细,简直完美的无可挑剔,无一丝瑕疵。”

王老先生见李老是同道中人,摸着山羊须不住颔首:“叶形,花姿,花品自然是无可挑剔,最为难得的是这株龙袍似乎包含着一股灵力,透着满溢的亲和力,让人忍不住想亲近它。”

王老不愧是蓝阶强者,对于灵力的感应比一般人强大的多,所以近距离站在龙袍身边,才能感应到这一丝异样。

也确实如此,这株龙袍先是在宋颜的空间中治好螺旋虫的病,后来为了保持花期将其移出来后,依旧是用空间泥土和空间泉水细心配置,所以它的周身才散发着浓郁的灵气。

眼见王老和李老几乎达成一致,那四个老头不由地对视一眼,眼中光芒闪过,为首的宋老更是冷哼道:“李老,你可别忘了,那凤凰可是赵先生送来参选的。”

在兰城这块地界,赵兰城几乎可以说是只手遮天,他手中的力量完全能够翻云覆雨。既然这次他宁愿冒着被人指责的风险将凤凰呈上来参选,这足以表明了他必胜的决心!

李老单指扣着桌面,有些为难道:“所以说,这才是这届兰花会的为难之处。第三名到第十名,咱们都已经有了决断。”李老指着那张墨香淋漓的名单,无奈叹道,“可是这第一名和第二名却委实难以抉择,你们说,如何是好?”

“那就采用最原始的办法,投票决定好了。”王老冷笑着斜睨了宋老一眼,对于宋老巴结赵兰城做没有原则的事,他是相当的看不惯。

“投票就投票,谁怕谁啊?”宋老原本就全力巴结赵兰城,后又从赵兰城处得知龙袍的主人竟然就是那位在品兰阁嚣张跋扈的宋颜后,顿时就将宋颜打入了黑名单。今次就算不是赵兰城赢,他也决计不会让宋颜赢就是了。

其余的几位评委也都跟着附和,显然都认同了这个方法。

“那好,咱们这次采取匿名的方式来投票,等结果出来后,哪品兰花获得的票数高,就选哪品当冠军。”李老最后下了结论。

但是当投票结果出来后,以宋老为首的一队人和以王老为首的另一队人全都面面相觑,因为两边的票数四对四打平,哪边也没有多得到一票。原本的九位评委,其中一位竟然弃权了。

这样的结果既然意料之中,又在情理之外。

面对这个结局,李老苦笑连连:“看来在咱们手中是决断不出谁胜谁负了,如此一来,就只能用上品兰会的最后一条规矩了。”

“这倒是不错,老夫也想见见种出如此极品兰草之人,又会做出怎样惊采绝艳的诗词。”王老摸着几个山羊须,饶有兴致地笑道。

而此刻,宋老那边的四人组脸色却颇有些难看。他们之所以敢用投票的方式取巧,那是因为赵兰城曾有暗示,既然他有暗示,那就说明他已经做好了暗地工作,但是只要四票投了他……他们中,到底是谁做了奸细?

或者说是良心发现吧。

随着九位评委出来,兰花会正是开始了。

此时,台上早已有人在上面摆上了桌椅。

评委坐定后,李老便站了起来,说了一番话,无非是今天能有这么多人来捧场,很荣幸云云。接下来又请几位各说了一些话,倒跟现代的会议议程很像,看得宋颜倍感亲切。

看着被端出来放置在台上首位的两旁兰花,宋颜的嘴角不自觉地弯起。

凤凰,龙袍,兰中之后与兰中之王相争,究竟谁会夺冠呢?真是让人好生期待呢。宋颜坐在贵宾席的位置,比起赵兰城那显眼的中间位,她的位置显得有些偏。

感觉到有一道炽热的目光射到自己身上,宋颜早已感应到,她抬眸迎视,正好对上赵兰城的目光。那目光中闪耀着绝对的自信。

自信?宋颜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拿着她的凤凰去参赛,还真是不知廉耻呢,脸皮厚的简直跟城墙有的比。难道他的以为凭着他的势力就能够在兰城呼风唤雨?兰城表面上是他的势力,但那是她的刺客联盟不予以较真罢了,要真的惹到她,别说一个森华商会,就算是面对整个朝廷,她又有何惧?

一排十品花,一一摆放在长形桌案上。

这是评委组选出的前十名,但是摆放的顺序并没有如以往那般,从第一名到第十名的顺序,因为……

李老站起来,就在大家以往他要宣布此次兰花会的名次单子时,却从李老口中听到惊讶的消息。

只听李老笑得说道:“想必大家都迫不及待想知道今年这届兰花会的名次吧?不过不急,因为今年这届的兰花会第一名和第二名还没有决出胜负,所以要等这两品兰花分出高低后,再行宣布。”听到组委会会长李老先生的话,台下之人顿时议论纷纷。

有人惊诧道:“什么?就连九大评委都分不出胜负?那两品兰花有何奇特之处?”

有人兴致勃勃道:“怎么会?难道第一名不应该是赵会长吗?他可是连续十年都得第一名了,今年竟然还有人能够与他想必高下?”

有人不屑撇嘴道:“这不会是姓赵的故意放出来的烟雾吧?毕竟连续十年都拿第一,明眼人谁不知道其中的猫腻?他为了自己的名声才如此做的吧?”

台下喧闹成一团,嚷嚷成一片,对于李老先生的话却多有质疑。

李老抬起的手掌往下一压,顿时场上的声音小了许多,所有人都精神力集中到李老身上。

李老的笑容中有一丝无奈苦笑:“今年的这两品花委实出众,不瞒大家说,我们组委会中也是争议不断,最后只能进行最后的投票,可是投票的结果出来,却是四比四打平,所以一时间难以做出决断。”

而此刻,赵兰城的脸色也微微有些难看,那双闪着犀利眸光的眼睛直直射向坐在台上的宋老先生,而后者有些不敢对视他的眼睛,微微闪避着,无奈地摇摇头。

赵兰城的面容微微一沉。为了得到这品凤凰,这次他也不怕别人说他耍手段,做好了万全的手段。组委会九个人至少被他买通了六人,可是投票结果下来竟然是四比四?这简直是胡闹!

只听见李老先生继续言道:“组委会投票都决断不出,就只能启动兰花会的最后一项规则,说实话,这项规则已经有十来年不曾启动了,想必诸位兰友也觉得陌生了吧?”

没想到最后竟然会发展到其中最后一项兰斗!一时间众人眼中顿时闪着兴奋的神采,一个个笑着叫道:

“不陌生,怎么会陌生呢,不就是兰斗嘛!”

“没想到今日竟然有幸见到兰斗,简直是三生有幸啊!李老,还等什么,赶紧开始吧!”

“是啊李老,赶紧开始吧!我们都等着呢!”

李老嘴角一直噙着淡淡的笑意,只是他的笑容极为复杂,至于是喜是忧,是怕也至于他自己知道了。

这十余年来,年年都是赵兰城得第一,年年都没有悬念,这也使得兰花会越加沉寂下去,犹如一潭沉静的湖水。大家虽然明着不敢说什么,但是暗中却一直有不利于兰花会的言论,诸如以权谋私,诸如恃强凌弱……

兰,性本高洁,兰花会原是兰友们的盛会,最后却被强权把持……他生为会长,比谁都感到悲哀。而今日,那位叫宋颜的姑娘犹如一匹黑马凭空崛起,打的赵兰城一个措手不及,他虽然表面上不说什么,心中却着实兴奋着。

“众人皆知,这兰斗有三关。”李老淡笑着说道,“第一关乃是诗文,第二关乃是眼力,至于第三关的题目,那是在两关的皆过的前提上,由比赛双方各自出题。”

“那么现在,就要开始第一关的诗文了。”李老笑着说道,“在兰斗之前,先请两位极品兰草的拥有者站到台上来吧。赵会长,宋姑娘,请站上台来。”

“要比赛诗赋吗?哈哈,这下子这赵兰城可输定了!”卫云游双手环抱在胸,笑容满面地对赵柔柔说道。

他的声音没有刻意压低,所以身边的人听的清清楚楚,其中一位衣着红色锦袍的青年冷冷嗤笑一声:“可别高兴的太早,赵先生虽然从商,但是诗词歌赋极为精通,不是常人能够比拟的!”

“那就走着瞧呗。”卫云游斜了他一眼,毫不在意道。赵兰城精通诗词歌赋又怎样?老大做出的那些诗可是连曾经连中三元的大才子玄冰都极为欣赏的,这赵兰城能跟玄冰比吗?

赵兰城率先站起身来,缓缓踱步到台上。不愧是森华商会的掌舵人,那股与人俱来的气势让他更增了一股浓浓的威仪,他站到抬上,原本议论纷纷喧闹的台下,在他的手掌朝下一压的那一刻,顿时静默地连一片树叶掉落地面都能听得到。

李老也有些威慑于他的气势,他嘴角噙着一抹淡笑,介绍道:“森华商会的会长,想必大家都不陌生了吧?老夫也就不多做介绍了,不过这极品兰草却不得不多说几句。想必诸位兰友对极品兰花都不陌生吧?这现在这品,就是极品中的极品,兰中之后——凤凰!”

凤凰?竟然是兰中之后凤凰?这不是真的吧?

此刻台下一片静默,一个个全都盯着那株凤凰仔仔细细地瞧,可惜台上有些高而他们的距离最少的也有五米以上的距离,眼睛睁得再大也看不清楚。

“诸位不必怀疑,这品兰草经过我们九个老头的鉴定,确实是凤凰,这点毋庸置疑!”李老目光中尽是肯定。

而他这一声肯定,却让台下再次发出阵阵议论以及腹诽。

“凤凰,竟然是传说中的凤凰,等兰花会结束后,就算是挤我也得挤进去看个仔细!”

“竟然是兰中之后的凤凰,那还比什么呀?这第一名肯定就是赵兰城得了啊,那还比什么?这不多此一举吗?就算是做戏,那也太过了吧?”

“就是,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凤凰一出谁与争锋?除非是找到传说中的龙袍,不然今日这第一名就是赵兰城他的囊中之物?”

虽然还没有兰斗,但是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宋颜这次输定了。当然,只有几个熟知内情的人除外。

此刻,宋颜已经站起来了,她似笑非笑地瞥了赵兰城一眼,步步生莲地朝台上走去。

当她在台上站定,露出那抹淡淡的笑容时,台下顿时一片紧张的抽气声!

谁也没有料到,站上来的会是如此绝色天下的女子!

只见她一身紫色的拖地纱裙,宽大的衣摆上绣着淡色的花纹,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紫轻绡。长发直垂脚踝,青丝随风舞动,发出清香,腰肢纤细,有仙子般脱俗气质。

只见她唇若含丹,明眸皓齿,黑珍珠般的眼晴清澈安然,沉稳大方,浅浅站立,样子优雅婉约。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同情弱者又是国人的本性,所以此刻,众人看着宋颜的目光中不由带了几分同情和怜悯。

李老笑着介绍宋颜:“诸位兰友也不必如此没有信心,既然是兰斗,那么两品兰花自然是不相上下的。诸位可知这位宋颜拥有的是何种兰花?”说话间,李老的目光似有若无的扫过赵兰城,而此刻的赵兰城却看着宋颜那盆兰花微微皱眉。

台下有人不服气地大声叫道:“什么不分上下啊?宋姑娘除非是拥有传说中的龙袍!否则这场是输定了!”

“对啊,你们组委会是怎么回事?就算想要烘托某人也不必如此踩人吧?宋姑娘怎么可能比的过赵会长?这分明是欺负人嘛!”

“诸位稍安勿躁。”李老眼眸瞥过赵兰城发黑的脸,带着一抹得意笑容道:“宋姑娘拥有的这品兰花,正如诸位所言,赵姑娘拥有的这品兰花不是别的,正是传说中兰中之王——龙袍!”

龙袍?竟然是龙袍?这不可能吧?就算心想事成也不必这样吧?大家这厢刚喊着唯一龙袍才能力压凤凰,那边宋姑娘拥有的那株就整整好是龙袍?

这是巧合?还是天意?

一时之间,台下一片静默,一个个凝神屏息,生怕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怎么可能会是龙袍?传说中的那品龙袍不是在百多年前就绝迹了吗?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啊!”有人不服地叫嚷道。

李老笑得道:“经过我们九个老头的一致鉴定,这品还真就是传说中的龙袍,也正是因此,我们才会难以决断,以至于启动这最后的兰斗。今年不仅有极品凤凰,还有极品龙袍,诸位兰友的艳福不浅,那么现在,就来进行第一关,诗斗!”

“好!”台下观众被充分调动气氛,一个个兴奋地鼓掌。

李老说的极对,他们虽然没有拿到兰花会的名次,但是却有机会见识到几十甚至于百年都难得一出的凤凰和龙袍,可不就是艳福不浅吗?接下来的兰斗肯定更为精彩!

此刻,台上赵兰城和宋颜站在一起。

赵兰城的脸色沉的能滴出水来,他冷哼数声:“没想到宋姑娘竟真能找到这品龙袍,赵某人虽然不曾轻视于你,却还是低估了你的能耐。”

当初跟踪宋颜的人被断手断脚,赵兰城就已经知道宋颜不简单。

后来又让手下花费无数的时间和精力去调查宋颜等人的信息,结果却差不到任何一丝的动静。她们一行人就像是凭空从兰城冒出来一样,武功高不可测,行事诡异难辨,而他却查不到一点消息,甚至他手下的人查来查去,最后竟然查到他自己府上去,简直荒谬至极。

他从来没有低估宋颜,甚至还高估了少许,但是当她轻松地拿出这株龙袍的时候,他还是震惊了!

银子能够办成很多事,但是像凤凰和龙袍这种极品中的极品兰花,却不是有银子就能买到的。就连他,富可敌国,却依旧换不来,只能使手段强取豪夺。而眼前的宋姑娘,却能轻松地拿出来。

“彼此彼此。”宋颜淡淡地瞥他一眼,压低声线,冷冷一笑,“不过还是比不上赵会长您呐,赵会长昨晚子时花了十万两银子买票子,如此大手笔,除了赵会长您,还有拿的出来呢?”

赵兰城眼底闪过一道阴霾!

那件事他做的极为隐蔽,没想到她却知道的一清二楚,她究竟是什么来头?

可是任凭他如何瞧,如何查,却根本查不出宋颜哪怕任何一丁点的消息。这让一向顺风顺雨的赵兰城品尝了久违的挫败感。

“哼!”赵兰城从鼻孔中冷哼出声。不管她是什么来头,在这兰城,他就是王,没人敢也没人能挑衅他的权威,就连城主大人也不行。

台上两人的暗斗李老都看在眼中,原本他以为宋颜在赵兰城的咄咄逼人目光下会很快败下阵来,但是出乎他的意料,宋颜非但没有一丝的败退,反而似乎略占上风,而赵兰城却似有有些恼羞成怒。

有意思,果真是有意思,看来接下来的兰斗肯定会精彩绝伦。

李老眼底闪过一抹精彩神光,他朝台下道:“好了,现在开始第一轮的诗斗,首先就由老夫来说一下规矩,诗斗顾名思义就是赋诗一首,不过题目由对方出,不过出题范围必须限制在对方那株兰花的花名,花色,花形,花品来。那么现在,两位谁先来?”

也就是说,如若是宋颜出题,那么赵兰城所做的诗必须限制在他自己那株兰花的花名,花色,花形,花品范围内。

第一个站出来又第一个的好处,但也坏处。

赵兰城一惯掌握主动权,又岂会将首位让给宋颜,只见他淡淡一笑,望着宋颜的目光闪着挑衅光芒,“宋姑娘是第一次参加,而赵某人却相反,作为东道主,赵某人就先来一首,也让宋姑娘先熟悉熟悉。”

他的话虽然有着商量的语气,说出口的话却不容置喙。

“赵会长肯给在下做示范,那就多谢了。”宋颜也不客气,瞥了那株凤凰一眼,眼波流转间便瞬间一亮,清润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那就请赵会长以花形为题,赋一首七言绝句吧。”

宋颜心中冷哼,既然你要先表现,那就让你先给本姑娘暖暖场吧。咏兰诗并不难,其中花形和花品是最为难做诗的。花形是因为难以咏其根本,而花品则是因为咏的人太多,难以出彩。

赵兰城眼眸微眯,嘴角勾起一抹阴沉冷笑:“花形?好,赵某人就以花形来咏一首七言绝句。”很显然,他对于作诗早已胸有成竹。

只见他极为嚣张地站立在桌案前,冷冷一笑,在众目睽睽之下,扬袖大声道:“笔来,纸来,墨来!”声音响若洪钟,似乎信心十足。

笔墨纸砚很快备好,只见赵兰城拿着笔杆,眼睛望着远方,沉思了少许后,便饱蘸浓墨,手腕用劲,挥笔而就,一首七言绝句一气呵成。

待他写完最后一句,那只珍贵的狼毫笔被随手一掷,远远地丢开了。

见赵兰城那满脸的自信,众人皆都好奇的不得了。他们素知赵会长文采斐然,知道他的才名,而此刻最为好奇的是他究竟做出了怎样惊天动地的诗,好奇的是他能否赢了对手。

李老身为兰花会最权威的人,自然是第一个目睹。

只见他靠近观看,口中喃喃念道:“新妆才罢采兰时,忽见同心吐一株。珍重天公裁剪意,妆成敛拜喜盈眉。”

李老的话音刚落,就听台下爆发出一阵阵叫好声。

“好!不愧是赵会长做出的诗,简直太好了!”

“好!此诗一出谁与争锋?简直是神了!”

“不用比了!赵会长赢定了!”

赵系人马一个个拍手叫好,大声嚷嚷起来,其实叫得最大声了,赫然是赵兰城那大儿子赵子明。此刻他猛拍他老子的马屁。

“好?好个屁!”卫云游心中冷冷一笑,“等老大做出诗,你们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好诗。”

此时,台上的赵兰城眼底也有一丝难掩的得色。这首诗虽是临时所做,却绝对是超常发挥,果然是有压力才能逼出潜力,平日里他可未作做的出来。

只见赵兰城随意拱手,“宋姑娘,现在轮到赵某人出题了。”

“请随意。”宋颜嘴角是万年不变的淡然笑容,那样的有恃无恐,那样的淡定从容,似乎世界在她眼前山崩地裂,她嘴角的那抹浅笑弧度都不会改变一丝一毫。

赵兰城眉头微皱。他原以为这首诗所做之后,应该能在对方脸上看到紧张,甚至是一点变色也好,但是让他失望之极的是,对方的表情依旧那么淡定,动作依旧那么从容。

难道她此刻心中已经想好了诗?花名,花色,花形,花品四首诗都准备好了,所以不怕刁难?

想至此,赵兰城原欲说出口的话顿在猴间,忽的只见他眼眸闪过一抹精光,继而笑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自古文斗最难分出胜负,赵某人这里有一建议,宋姑娘可想听听?”

宋颜知道赵兰城想搞幺蛾子,但是她自恃脑中有上下五千年的古诗题目在,所以信心空前强大,只见她淡淡瞥了赵兰城一眼,“哦?不知赵会长有何建议?”

赵兰城阴冷笑道:“赵某人所做的诗宋姑娘也听到了,那么,如若宋姑娘能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做出三首诗,那么赵某人就自动认输,如何?”

赵兰城此话一出,顿时场内一阵哗然。

赵兰城这题出的太刁钻了!

“怎么可以这样?赵会长这不是欺负人吗?凭什么他自己只做一首,却要宋姑娘做三首?这不公平!”

“就是,就算是森华会长又如何?了不起啊?”

“就是就是,赵会长这简直就是强人所难!如若他三首诗都是出同样的题目,在一炷香之内做三首,天啊,谁能做的出来?只怕就是当年连中三元的玄冰大人都做不到吧!”

台下一部分的观众为宋颜抱不平,但也有那唯恐不乱的,一个个大声起哄。

“一炷香之内三首诗而已,又没有多难!宋姑娘接受赵会长的挑战吧!狠狠扇他一巴掌才好玩呢!”

台下一阵反驳叫骂捣乱的声音,而台上,赵兰城目光如鹰隼,似笑非笑地盯着宋颜。

“太过分了!这赵兰城简直太过分了!”卫云游恨声道,“好一个仗势欺人,这仇,本公子记住了。”

可怜的赵兰城,但凡被卫云游惦记上,往往不死也会去掉半条命。

“急什么?你看老大的表情,有一丝为难的样子吗?”赵柔柔是最为了解宋颜的人之一,她拦住暴跳如雷的卫云游,冷笑道。在她心中,她也已经将赵兰城列为了黑名单。

“也对,这世上还有什么事能难到老大的?三首就三首,对于老大来说,肯定是小菜一碟!”经过多年默契,卫云游对宋颜有一种盲目的信任。

“就是,咱们好好坐着,姑奶奶倒要好好欣赏赵兰城等下的嘴脸。”赵柔柔笑得很温柔,但是眼底爆出的精光却带着一抹嗜血寒光。

赵柔柔和卫云游对宋颜知之甚详,所以对她信心十足,但是场下的观众却对宋颜报以悲观的情绪。

李老先生饱含兴味的目光落到宋颜脸上,这场比赛果然如他所猜想的那般精彩绝伦,跌宕起伏。在李老看来,两个人都不是简单人物,强强对决来有意思嘛。

只是,一炷香之内,三首……似乎有些难了。如若两首的话,似乎还有可能……李老正想折中一下,却被声音打断了。

“一炷香之内?三首?”宋颜细细咀嚼着几个字,千年不变的笑容倏然绽放出最美的容易,“这又何难?”

这又何难?她说的是,这又何难?

这简直难透了!

宋姑娘究竟懂不懂在一炷香之内连做三首诗有多难啊?更何况赵兰城出的题目会简单吗?他极有可能连出三首同样的题目啊。

赵兰城眼眸微眯,冷冷一笑:“赵姑娘可答应了?不反悔了?其实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宋颜笑得从容,“不要反悔的是赵会长才对吧?现在可以出题了么?”

“好,那就请宋姑娘以花品为题,做三首诗吧,不过这诗中除了花品,还有描绘出花形来。”在赵兰城看来,花名和花色是最为简单的。诗中有花名,那简直太简单了,随便嵌进去便行了,花色也简单,随便几个比喻就出来了。唯有花形和花品,一个需要具体一个需要抽象,两者又要结合在一起,想要在一炷香内做出三首?做梦去吧!

李老微微蹙眉:“赵会长,这题目似乎有些不妥吧?花品中又要嵌进去花形,这有些强人所难了吧?”

“斗兰会中有规定不允许两者联合一起出题吧?”赵兰城咄咄逼人。

“这倒是不曾……”

“那不就是了。”赵兰城冷冷一笑,目光落到宋颜脸上,“宋姑娘以为这题目如何?”

事情发展到这一刻,谁都看明白赵兰城是在刻意为难宋颜了,那么的明目张胆,那么的肆无忌惮。

但是,被逼到这种地步,宋颜非但没有愤怒,反而就连笑容都不曾变化一丝,只是她的眼底那抹嘲讽的意味变得越加浓郁了。赵兰城步步紧逼,肆意乖张,而她反正胸有成竹,又为何不善加利用?

所以,当所有人都为宋颜抱不平时,她正好以一种弱者的身份却毫不示弱地应战,而观众的眼睛是雪亮,谁输谁赢,有目共睹。

“无妨,就以此为题吧。”宋颜淡淡而笑。

很快便上来一位仆从,他手中拿着铺满泥土的小鼎以及一根还未点燃的香。

李老亲自将香插好,用火石将香点燃,然后说道:“一炷香的时间,现在开始。”

宋颜双手交负在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慢悠悠地在台上踱步,那姿态犹如闲庭散步般轻松,衣袂在风中翻飞,翩跹如五彩蝴蝶。

“李老,烦请您代笔。”宋颜说完话后,从脑海记忆中调出一首诗,一步一句吟道:“孤兰生幽园,众草共芜没。”、

一句吟完,台下观众皆尽叫好。

李白大人的诗,哪有不好的?宋颜心中暗暗一笑,继续迈出第二步:“虽照阳春晖,复悲高秋月。”

“好!”这下的声音,比刚才还要响亮的多。

“飞霜早淅沥,绿艳恐休歇。”宋颜迈出第三步,随口吟道。

众人又是一致叫好。

宋颜的目光似笑非笑地落到赵兰城那紧皱眉宇的脸上,幽幽吐出最后一句:“若无清风吹,香气为谁发?”

“好好好!简直太好了!这诗好哇!”

“天啊,竟然四步成诗,四步啊!”

“文思泉涌,才思敏捷,出口成章,今日算是见识到何为天才了!”

“脍炙人口却意境深远,这才是作诗的至高境界啊。”

“好一句若无清风吹,香气为谁发?只此一句,就远远胜过赵会长刚才那一首!”

“谁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宋姑娘这诗一出,就立见高下啊!”

台下的观众原本还一个个替宋颜义愤填膺的,在她一首吟完之后早已目瞪口呆,继而爆发出无以伦比的热情。

只要细细分析,其实不难看出,此刻观众已经将自己带入了宋颜这个角色,被强权,被欺压,却反而脱颖而出,光芒四射,还有什么比这更为心情舒爽的?

就让那赵兰城去死吧,最好丢脸死他!很多观众心中有如此想着。这是对强权冷反抗,不敢明目张胆,却可以默默支持。

宋颜看到观众的反应,心中一乐,继续迈着脚下的步子吟第二首:“我爱幽兰异众芳,不将颜色媚春阳。西风寒露深林下,任是无人也自香。”

“好一个任是无人也自香!空谷幽兰,品行高洁,我行我素,岂不就是任是无人也自香吗?贴切,简直太贴切了!”李老放下狼毫笔,细细端详他写下的那首诗,眼中是掩饰不住的狂热,以及爱不释手。

怎么会这样?为何如此难的题目她却信手拈来?难道她竟真有出口成章的本事?此刻,赵兰城的目光更加阴沉了几分。

……本章完结,下一章“有恃无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