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46章:有恃无恐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46章有恃无恐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宋颜两首诗吟完,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而那燃烧着的香才不过燃烧了四分之一而已。

而此刻,除了赵系人马外,大家都眼巴巴地盯着宋颜,期望她能再接再厉,一口气将三首诗全部作完。

当然,宋颜也没有让他们失望。毕竟作诗难,背诗却一点都不困难。

更很快,一鼓作气势如虎,这一巴掌足以抽的赵兰城头晕目眩。

只见宋颜只微微一顿,沉稳地站在原地,目光望着远方,似乎透过了时空的距离。

她口中慢悠悠地吟道:“身在千山顶上头。”

众人眼巴巴地凝望着宋颜。

她继续吟道:“神岩深缝妙香稠。”

众人闪着星星眼注视着宋颜。

宋颜吐了一口浊气,低头望着地上,一气呵成吟道:“非无脚下浮云闲,来不相知去不留。”

“好好好!非无脚下浮云闲,来不相知去不留,此事甚妙,甚妙啊!”

“居然……居然真的作完了三首诗,而且首首文采斐然,惊才绝艳,大好啊!”

“看,大家看那香,燃了才不足三分之一呢!宋姑娘赢了,哈哈哈!”

“原本还以为宋姑娘此举输定了,却不曾想她被逼至如此角落居然还能反败为胜,而且胜得游刃有余,说不定宋姑娘能够一口气不停歇地做出五首也不定呢。”

宋颜静静地站在原地,不为物喜,不为物悲,对她自己创造出来的奇迹不为所动,毕竟也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些诗并不是她所做,而是她巧借的,这份荣誉并不属于她。

而此刻,赵兰城也同样呆呆站在原地,脸上有着难以置信的惊诧,也有着浓浓的挫败感,更有一股懊悔的怒意。他原本想为难对方,想要让对方知难而退从未加大难度,却反而让对方更加诗名远播赢的毫不费劲,从而衬托的他犹如跳梁小丑。

李老的目光淡淡地落到赵兰城脸上,眼底闪现过一抹无能为力的无奈。然后,他才笑道:“诸位,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是这次的诗斗结果却很明显,在此我们宣布,胜者为——龙袍的得主,宋姑娘!”

“这个是绝对的!不是宋姑娘赢才奇怪呢。”

“就是就是。”

听的台下的议论,赵兰城的脸色变的极为难看,他望向宋颜的眼眸更多一分复杂神光。

众目睽睽之下,又是如此明显的对比,谁也做不了假。所以说赵兰城自掘坟墓,如若不是他自己给宋颜增加难度,宋颜又怎么赢的如此明显?悬殊又岂会这么大?

第一局诗斗,以赵兰城的惨白而告终。

李老继续笑道,“那么第二局品兰,现在就开始了。品兰的规则很简单,这里有组委会选出来的八品兰花,赵会长和宋姑娘只要将它们从第三名至第十名的正确名字写出来,而这里这份就是我们组委会刚才得出的名次。”李老扬了扬手里折叠完好的纸张,说道:“赵会长和宋姑娘将自己品兰的结果写下来,谁的结果与这单子上的最相近,谁就赢了这局。”

按照字面上的意思理解,这一局对于宋颜来说简直就是易如反掌,根本不可能会输。

因为那十株兰花是精选出来的,所以兰花周围多少都弥漫着雾气,有浓有淡,而浓淡程度又直接决定了它们的名贵程度,对于宋颜来说是极容易分辨的。

但是,事情都有个万一,一旦规则涉及到人,多少都会变味,更何况是在赵兰城的运筹帷幄之下。

品兰确实是考验一个对兰花的熟识程度,但是如若组委会的结论并不权威呢?如若其中有人被买通呢?如若组委会的单子被泄露了出去呢?这些都是意外,所以就算宋颜能够凭借浓雾程度来判断名贵程度,也不是稳赢的,因为架不住被参考的不权威不识货啊。

但是,组委会的九位老者在兰城,不论是民间还是上层圈子,都有极高的威望,他们的结论就代表权威,更何况是九个人鉴赏后得出的结论?

宋颜眼角余光淡淡扫向赵兰城,但是让她有些失望的是,她从赵兰城身上并不曾发现任何异样。这只老狐狸一开始低估她时确实有些得意忘形,但是自从输了一局之后,他就谨慎了许多,完全的不露声色。

不过这也难怪,如若不是这样的谨慎,宋颜还会怀疑他作为森华商会会长的能力呢。

九个老头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很快李老便站起来表述结论:“方才第一局是赵会长先吟诗,那么这一局,便让宋姑娘先开始吧。宋姑娘,这里有笔有纸,请在品完花后,将结论写在这里,到时候我们会将信封封好。这一局,同样以一炷香为限。”

宋颜目光扫过,看到宋老那得意洋洋的表情,她心中倏然一顿。这老头明显是赵兰城的人,他这得色足以证明这局他们这派有必胜的信息。

当宋颜并没有让别人代劳,而是亲自上去拿。

旁人都为她的谦虚尊重而满意,而唯有她自己知道,她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那被封在信封里的胆子就放在李老面前,正正经经地躺在桌上。宋颜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这真是想睡觉碰到送枕头的,这不是将答案明晃晃地送到她面前吗?

于是,在接纸笔的时候,宋颜单掌按在桌面,在这一瞬间,她集中全部的灵力浸透进桌面,灵力迅速延伸,很快整个信封都在她的感应范围之内。

信封中的纸,纸上的字,清晰地跃进她的脑海中。

幸好她有这手异能,不仅能够摸翡翠,而且能够达到透视的效果。

赵兰城作弊有风险,而她作弊却是零风险,谁也不知道她光凭着手掌接触桌面就能感应到信封里的字字句句。就算说出去也没人信,所以她作弊做的理直气壮,明目张胆。

记住了答案后,那张放置在桌案上的手顺势就接过李老递过来的纸笔,动作一气呵成,衔接流畅,简直完美到了极点,哪有一丝异样?

当她转身而去,余光瞥过,目光倏然砰上赵兰城那张似笑非笑的笑容,那笑容有些渗人,看的宋颜心头微凉,脑海中似乎有什么极为重要的灵光一闪而过,而她再去捕捉时,却完全想不起来了。

那道灵识,到底是什么?宋颜微微蹙眉,不解地在内心想到。

台上的宋颜不紧不慢地踱着步子,仔仔细细地将前十名的花全都看了一遍。她根据浓雾程度自己做了排名,而当她将这排名与那信封里的内容相对应时,她缓缓输出一口浊气。

果然,果然未雨绸缪,关键时刻的杀手锏是非常有必要的。她完全没有多想,那九位老者虽然对兰花知之甚深,但也不是绝对的权威,他们的结论与她根据浓雾程度得出的结论有一丝偏差。

那么,究竟是根据自己的结论写呢,还是照抄那信封上的答案。

很显然,那就是判断依据。

就如同后世的考试答案,明明可以写出超出答案的完美答案,但是就因为参考答案是那样,所以不该错的却还是错了……而现在,很显然那份组委会商讨后的答案才是真正的答案,只要写那样的答案才能得满分。

宋颜眼见那柱香燃烧地差不多了,这才走到桌子前面,提笔将顺序依次写在纸上,吹干后折好,放进信封里,用蜜蜡将封口封好。

她一步步地朝组委会的桌上走去,正当她欲将那信封交出去的瞬间,她的脑海中忽然蹿出刚才赵兰城那双渗人的双眸,宋颜心中一颤,目光不由自主朝坐在李老边上那与她同姓的老头望去。

宋老头那双眼底,阴沉的可怕……

忽然,宋颜福至心灵,脑中灵光一闪,顿时就悟了。

刚才她怔怔地往前走的时候那只毛笔还没搁下,此刻正好被她握在手中,于是,宋颜朝宋老头一笑,笑容犹如绚烂的烟花,美不胜收。而她接下去的动作,却让那一排老头觉得莫名。

只见宋颜挥洒着手中的毛笔,以几个呼吸的瞬间,在那信封口上,写下了一朵娇艳绽放的兰花,花色繁复,笔力潦草却立体,这样一幅花绝非旁人能够在段时间内可以模仿的。

而见到宋颜此举,旁人倒还没什么,还道宋颜童心未泯,唯一那宋老头脸色不瞬间变得极为惨白,目光阴狠地瞪着宋颜,那眼底的凶光似乎想将宋颜生吞活剥!

而他此举,也引起了周围几个老头的不解。

“这兰花画的挺好看的啊,寥寥几笔却勾勒出轮廓,迎风而立的花朵俏皮中带着清丽,足以见宋姑娘笔力之深。不过,宋老,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脸上在冒汗?”之前在内室与李老争锋相对的王老先生似笑非笑地故意说道。

“没事没事,可能是天气太热了。”宋老也觉得自己太失态了,摸出一只蓝布手绢用力地擦着额头,借此掩饰脸上的失态。

宋颜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慢悠悠地添了一句:“这春意料峭乍暖还寒的,宋老先生脸上被冻的通红,却还能热的冒冷汗,如此神功,委实让人钦佩。”

“噗。”王老先生一口茶咽在口中,差点喷出来。这姑娘牙尖嘴利,可一点亏都不吃,甚至好玩。

宋颜朝王老先生盈盈一笑,再嘲讽地斜睨了宋老一眼,这才施施然转身而去。此刻,她不由地在心中暗自庆幸,幸好自己留了个心眼,在最关键的时刻想到那点,不然的话,自己的信封被掉包,里面的内容极有可能与那真正的排名完全反着来写的。到时候一个猜不中不止,还有被人嘲笑不止,这品兰会的第一名,自己哪里还有一丝可能?

“赵会长果真是好算计呢,在下佩服至极。”宋颜看了赵兰城一眼,不紧不慢道,“兵不厌诈,各使手段并没什么,但是希望赵会长您遵守承诺,该兑换的东西到时候可别忘记了。”

赵兰城只顿了一下,脸上波澜不惊,只淡淡说道:“难道宋姑娘觉得自己一定稳赢?”

“稳赢不敢说,至少从现在看,赢面有七分。”宋颜瞥了赵兰城一眼,见他依旧一脸不喜不怒的脸,顿时恶作剧心起,装作无意,慢悠悠地说两句:“对了,据我所知,赵先生将那东**在了春兰亭的匾额内,不知是否有此事?”

赵兰城心头猛然一跳,脸色剧变,目光死死地瞪着宋颜!

她怎么会知道?她怎么会知道他将那章秩序之书藏在了春兰亭的匾额之内?她到底凭什么知道的?难道赵府里有她安排的内奸?如若真有内奸的话,这内奸也绝对不是一般人,而是府里的上层人物……

赵兰城脑中迅速转动,一个个怀疑人选出现在他脑海中,不等宋颜再说什么他已经自己怀疑起内奸对象来了。

所以说,多疑是一种病,而赵兰城很显然已经病入膏肓了。

其实他也算是被宋颜被误导了。确实,宋颜确实知道赵兰城将东**在春兰亭,但是知道位置的前提是,她身边有这么小诺这么一位**雷达存在,所以才能知道的如此清楚。

而赵府,即便强大如宋颜,也不是她能够轻易踏足的地方。森华商会之所以会在短短几十内崛起,又稳稳站立在三大商会之首,那是因为赵府有一位老祖宗,而这位老祖宗的实力非常恐怖。

宋颜确实能召集高手,带着刺客联盟的高手进攻,但是那样,付出的代价就太大了,既然有别的方法可用,她自然不可能会牺牲属下的性命这样惨烈的方式和手段。

“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你还知道些什么?”赵兰城此刻的眼底已经可以用阴霾来形容了。

“该知道的本姑娘都知道,不该知道的……可能也知道一些。”宋颜淡然而笑,继而提醒道:“赵会长,您难道没听到李老喊你,而且一连喊了三遍吗?”

赵兰城捏紧拳头,瞪了宋颜一眼,这才转身而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发大财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