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47章:发大财了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47章发大财了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赵兰城装模作样地仔细观赏了兰花后,提笔挥洒而就,吹干了墨迹放进信封之内,然后递给李老。这一局,原本他是必胜的,但是手段被宋颜识破后,这胜率就已经降低至七成。赵兰城并没有气馁,因为就算是七成的胜率,他也占尽了优势,至于宋颜,如若她真能鉴赏出兰花优劣又能同时与组委会的结果完全一致,那么他真心佩服她!

不多时,李老站起来,捏着手里两个信封,笑着道:“两柱香的时间已过,而老夫手上此刻也已经拿了两份答卷,这一局,谁胜谁败,已经无法更改了。”

王老先生同时也站起来,咳了下,清清嗓子,说道:“下面就由老夫来公布组委会给出的排名。”

此话一出,那另外入选的八株兰花的主人全都凝神屏息注意力全部集中到王老身上,而喧闹的台下如今也一片静默,全都等着王老宣布结果。

王老见此,微微点头,然后一字一句照着排名先后顺序念道:“排除善未有定论的第一第二名,得到此次兰花会第十名的是云蕊仙子,第四名的是……第三名是宋梅。”每当王老先生念出一个名次,周围都想起一阵阵激动的响声。

王老念罢,这才坐下去。

李老抬手压住激动的人潮,笑道:“在此要恭喜八位进入前十的兰友,按照兰花会的规矩,将分别得到八百两至于一百两的奖金,以及获得竞逐组委会成员的资格。那么接下来,我们将公布赵会长和宋姑娘所交出的答卷。刚才既然由宋姑娘先行作答,为了公平起见,现在就先公布赵会长的答案,看看咱们的赵会长一共答对一条。”

李老嘴角扬着淡淡的笑容,他慢条斯理地拆开那用蜜蜡简单封住的信封,拿出纸张后抖了抖,然后放眼细看,然而在下一刻,他的表情变得极为古怪。

而此刻,组委会的九个老头也都围在他身边,他们见李老神色有异,便都好奇地朝那纸上望去。

一时间,他们的脸色变得极为精彩。

“不会吧……竟然……怎么会……”

一个个老头两眼放光,望着赵兰城的眼神闪耀着兴奋的光芒,恨不得立即将他加入兰花会组委会。

李老与王老对视一眼,彼此交换着只有他们才懂的神情,然后又李老起来宣布结果:“下面就由老夫来念下结果,赵会长排列的名次是,第十名云蕊仙子……第三名宋梅!对的,没错,赵会长给出的排列与组委会得出的结论,完全一样!”

“不会吧?竟然会完全一样?”台下的观众一个个惊奇的不得了。要知道排名这种事少有一丝犹豫就会出现偏差,其中的变数太多,偶有一两个答错反倒是正常,这完全一样嘛……就有些耐人寻思了。

更何况,这位还是在兰城一手遮天的赵会长。不过观众们心中质疑,却谁也不敢站出来反对,毕竟在这兰城,敢正面对抗赵府的人几乎没有。

不过他们却皆是心中惋惜。唉,谁也想不到赵会长竟然会全部答对,如此说来,宋姑娘这次是输定了,除非她的答案与赵会长的一模一样,但是这有可能吗?

观众们都很紧张,一双双眼睛紧紧盯着李老拿出的那份宋颜做出的答卷。

那个信封口与信封交接出,画了一朵娇艳欲滴迎风而立的兰花,当李老将信封拆开的时候,这朵兰花就被一分为二,不过她的价值已经超额完成了。

这样的信封谁也做不得假,谁也没法子对换,正好杜绝某些人阴暗的手段。

赵兰城阴沉的目光落到宋颜身上,当他看到后者那依旧一副淡定从容的模样,不由地心中有些疑惑。在答案已经公布的情况下,她是真的成竹在胸,还是故意装模作样?

当李老展开信纸仔细一看时,顿时心中惊愕,双眼几乎发直,而那另外的几个老头也争先恐后地上来,在看到那纸上的内容时,一个个脸色诡异的很,张了张口,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竟然……竟然有出现这样的结局!我就说嘛,今年的兰花会简直是**迭起精彩绝伦!”李老兴奋地站起来,举着手中的纸张难以抑制激动地大声说道:“大家想知道宋姑娘给出的答案吗?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宋姑娘写出来的排序与我们组委会、赵会长给出的答案是完全一致的,一字不差!”

“什么?宋姑娘给出的答案竟然与组委会一致?那岂不是说,宋姑娘也完全答对了?”

“天啊,这不可能吧?这排序哪是那么简单的?其中变数太多了!宋姑娘竟然也答对了?”

“这也不难吧?能够有能力养出龙袍的高手,自然也有能力辨别出兰花的优劣啊,宋姑娘能答对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

“那赵会长培育出了凤凰,岂不是说他能答对也是情理之中咯?”

“哎呀伙计,此话差矣,你还不知道吧?那凤凰根本就不是赵会长培育出的,他那凤凰啊,根本就是宋姑娘送给他的。”

“什么?宋姑娘送的?这不是真的吧?宋姑娘又不傻,怎么会送这么极品的兰花给自己制造对手?这不可能啊。”

“怎么不可能,当日在品兰阁的时候老子是亲眼所见的,这凤凰的来历可是一波三折呀。这凤凰吧,先是在品兰阁里出售,后来宋姑娘慧眼识珠将其用两千两的银子买下,再然后这凤凰又被赵公子看中,非要挟人家,要宋姑娘将这花送他,不然后果自负。这宋姑娘吧,也不是吃软怕硬的主,就跟那赵公子硬抗,结果你猜怎么着?嘿,神了,宋姑娘那娇滴滴的小姑娘身手却着实不错,硬是将赵公子身边那走狗给打的口吐鲜血倒地不起,赵公子见势头不好就赶紧溜了。这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很快赵会长就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赶来,赵会长一出,又是在这兰城地界,宋姑娘就算是再喜欢凤凰,她也得让啊。你们还别不信,当日在品兰阁可不止我这一号,足足有上百人呢,大家可都看见了的。”

“竟然还有这样的首尾,唉,这事赵会长做的不地道啊,这不等于强取豪夺以权势逼人吗?这要是两株极品兰花都在宋姑娘手中,今年的第一第二名可就让她包圆了。”

台下一群人议论纷纷,说的口沫横飞,兴奋异常。

而台上,当赵兰城听到公布出来的结果时,被气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他恶狠狠地瞪向宋颜,而后者,似笑非笑地迎视他的视线,那气势只强不弱。

而就在此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在台上响起:“宋姑娘,你确定你给出的答案真实有效吗?你敢对天发誓你的答案完全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吗?”

一道犀利的质问声从组委会的看台上发出,咄咄逼人地射向宋颜。

这道声音很响亮,语气威严十足,而内容更是让人震惊!

发出这道质问声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处处与宋颜不对付的宋老先生,只见此刻的他脸色涨得通红,满脸的义愤填膺,左手放在桌案上支撑因愤怒而摇摇欲坠的苍老身躯,而右手食指则颤抖地指向宋颜。

这样一副场景,谁还能看不明白?宋老先生虽然说的委婉,但是那话中的意思却非常清楚,他这是在指责宋颜作弊!

而人的本性都是同情弱者的,先前赵兰城对宋颜咄咄逼人,因为赵兰城的身份,所以很多人都对宋颜充满了同情,几乎大多数都自发自觉地站到她这一边,但是现在,宋老年过六旬,身子枯瘦而羸弱,满脸的愤怒却似被欺压不敢言明,如此一来,舆.论就在不知不觉中悄悄地朝宋老这边倾斜了。

“宋老先生这番话是什么意思?还请说明白了。如此语焉不详的,怕是会遭人误会。”宋颜眼底爆出一抹冷厉之色,不过这抹厉色消失的很快,继而,又是那道似笑非笑的嘲讽笑意。

她都还没指控赵兰城作弊了,你这被赵兰城收买了的宋老先生居然还敢当着所有人的面众目睽睽之下指则她作弊!贼喊做贼,黑白颠倒,再没有比这更无耻的了。

宋老冷哼一声,模棱两可道,“宋姑娘自己心里明白的很,还需要老夫说吗?老夫怕说出来,宋姑娘这脸面可就完全没有了。”

台下卫云游差点要跳起来,朝着赵柔柔怒道:“这死老头绝对是故意的,他故意这样语焉不详,不敢明白的样子,既引起大家的好奇心,又让人家对他充满了同情和愤怒!好手段啊!”

赵柔柔拉住差点跳脚的卫云游,冷静道:“先别着忙,老大肯定是有办法的,至于这宋老头嘛,哼!”都一只脚踏进棺材里了,居然还敢做这样的缺德事,就别怪她赵柔柔不敬老了。

台上,宋颜似笑非笑地瞥了赵兰城一眼,不过让她有些疑惑的事,此刻她并没有在赵兰城脸上看到得色,反而他的眉宇微蹙,似乎不悦地瞪了宋老先生一眼。难道说,这还是宋老先生自作主张地讨好赵兰城?

不过不管如何,这黑锅她宋颜绝对不会背,而赵兰城,不想背也得背着。

于是,宋颜慢悠悠地走到宋老先生面前,目光直直地望向他,而此刻的宋颜与宋老先生的距离足足有一米,两人之间并没有任何可以接触的机会,宋颜此举却是大有深意。

“宋老先生,诬陷别人可是要不得的哦。”宋颜直直地望向宋老先生那张微微混浊的眼珠,嘴角噙着的那抹笑意越来越明显,眼底的嘲讽之意是那么的明显,“我敢发誓,我的排序都是自己写出来的,那么你敢吗?”

那张纸上的内容本来就是她提笔“写”就的,在场所有的人都可以为她作证,发个誓言又如何?再说,宋颜从来不信什么举头三尺有神明,她只信她自己,她只信强者为尊一切靠实力说话。

灿烂的笑容,轻柔的语气,却让人有股说不出来的恐惧敬畏。被宋颜的目光那么一望,宋老心中不由地一阵哆嗦,似乎从脚底蔓延上来一股寒气,失控地朝他脑门里钻,宋老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

宋老一下子被质问住了,而宋颜则笑吟吟地朝李老先生道:“李老,从刚才上来交信封到现在,我可没接触过宋老先生半下,这你可得给我作证。”

李老先生虽然不知道宋颜此举卖的是什么关子,但是他对宋颜这丫头的印象却是不错的,在不破坏原则的情况下,能做的事还是会尽量为她做的。

于是,李老点点头,笑道:“这点老夫可以给宋姑娘保证,不止如此,今日自宋老到了兰花会后,就一直与老夫等人呆在一处,宋姑娘并不曾与他有过任何接触。”

“老夫也可为宋姑娘作保。”与宋老站在对立面的王老先生捋着几根白白的山羊须,笑眯眯地说道。

跟着,剩余的几位老头也给宋颜作保。

得到想要的保证后,宋颜眼眸微眯,笑得像只邪恶的狐狸,只见她说道:“既然如此,可否请李老和王老帮忙从宋老先生左手边的衣袖中取出一物?”

此话一出,宋老先生整个人呆立当场,羸弱的身子摇摇欲坠,最终站立不住,跌坐在摆在他身后的椅子上,他单手指着宋颜,嘶哑着声音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你……你……”

宋颜讥诮地斜睨了宋老先生一眼,冷哼道:“敢做,就要有勇气承担,宋老先生,您这么大的年纪了,不会连这点道理还不明白吧?”

宋老顿时被说的哑口无言,只是脸色犹如七彩调色盘,一会儿涨红,一会儿铁青,又一会儿变得苍白如纸。

此时,趁着宋老先生无力靠在椅子里的时候,王老先生身手矫健地伸入宋老宽大的衣袖中摸出一物,宋老想阻止,但是他那细胳膊哪里比得过蓝阶强者的王老?王老直接一挥手就打掉了宋老想要抢回去的那只手。

“咦?是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纸,这里面不会有什么玄机吧?”王老一边发着疑问一边将纸条打开,而边上的几位老者也都去凑热闹。

“咦?这是兰花排序的位置。”只扫一眼,大家就都认出来了。

“这排序可真够乱来的,跟咱们得出的结果完全是南辕北辙嘛。”

“话说,宋老先生衣袖中怎么会藏着这样一张纸呢?”

渐渐地,所以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脸色灰白的宋老那里,而宋颜则更是打铁趁热,慢悠悠地说道:“如若不是本姑娘脑子灵活,在上交信封的最后一刻在信封口花了那么一朵兰花,现如今,这张纸就会塞在本姑娘的信封了,宋老,您说呢?”

众人闻言,脸色顿时变了。

王老第一个忍不住,大声斥责道:“老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站起来给老夫解释清楚!”

王老一向是不耻宋老的,如今宋老被宋颜这么明目张胆地指出来,他顿时想起来宋颜刚才所画的那株兰花,他之前还纳闷呢,这姑娘童心未泯,竟然在这么庄重的场合画画,但是现在他想想明白,原来人家在防伪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而事实上,这一万分之一的概率还是发生了!

李老先生也坐不住了,他绷着脸,冷声质问:“老宋,你将话说清楚,你这张纸条是怎么回事?别告诉我们说是宋姑娘故意诬陷你放的,我们都可以证明宋姑娘与你并没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

“我……”宋老此刻满脸苦涩,他的脸色涨红,犹如血滴子。此刻他心中那个后悔啊,简直悔的肠子都要青了。就为了这么件事,他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人现眼,晚节不保……

也不知道这宋姑娘是不是妖精变得,她竟然知道自己要做的事,甚至连纸条藏在哪只衣袖中都一清二楚。他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其实宋老有所不知,宋颜虽然不是妖精,但是她拥有的异能是妖精都比不过的。宋颜之所以知道他藏了纸条,那是因为当时他的手就放在桌子上,宋颜感应信封里答案的时候正好就碰上了,至于他将东西放在左边衣袖,其实就算宋颜没有异能也能看得出来。

因为做贼心虚的宋老先生,将左边衣袖藏的好好的,左手甚至连动一下都不敢动,如此明显,还有谁看不出来的?

而当李老先生问她为何会知道宋老先生将东**在左边衣袖时,宋颜就是这样回答的,而听了这个答案后,宋老的脸色变得更为灰白,死气沉沉的。

“老宋,你与宋姑娘究竟有什么仇恨,竟然使出如此下作的手段?是不是有人指使你的?”王老扬着那张纸条冷笑连连。

宋老目光不敢乱动,他垂着眼眸,低沉寂寥地道:“没人指使,都是老夫自己决定报仇的。老夫与宋姑娘的仇,想必宋姑娘不陌生吧。”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不敢交代出他主子?果然是条好狗。赵兰城手中还有宋颜想要的东西,所以此刻并不宜与他闹翻,所以这场闹剧她也就不追究了,反正宋老被曝光了这件事后,组委会他是肯定呆不下去了,至于赵兰城那,他也不会有好果子吃,宋颜又何必再与这种人计较?

李老也不想此刻将失去闹大,毕竟组委会的长老做出此等事,等于是狠狠煽了他们组委会一个巴掌,丢脸事小,影响名誉事大。所以这场闹剧也就这样过去了。

但是台下的观众又不是瞎子,台上发生的事大家都睁着眼睛看着呢,竖着耳朵听着呢,即便李老想低调处理,也掩不住悠悠之口。此刻台下的言论虽然低,但是架不住人多,嗡嗡嗡的犹如苍蝇在飞,不过经此一事,此刻的舆.论已经完全的倒向宋颜了,而众人看赵兰城的眼神越发不善。

所以说突发事件就是个照妖镜,是人还是妖魔鬼怪在这种情况下本性表露无疑。赵兰城之前在兰城里一向有着大善人的好名声,因为乐善好施嘛,但是现在这大善人面前又被人加了四个字,改了称呼。

第一虚伪大善人。

耳边传来声声议论,眼前看到的都是指指点点,这让赵兰城的脸色更是阴沉,阴沉中又带着一丝苦涩,面对这些非议,说不在意那是假的,如若不是好名声,他又何必做出一副乐善好施的模样。但是这一切,似乎有坍塌的迹象。

不行,今日兰花会他一定要赢,只有赢了,他的名声才能保的住。

李老看着赵兰城那张布满阴霾的脸,心中暗暗一叹,口中却道:“斗兰会比到现如今已经进行两关了,第一局宋姑娘赢而第二局打平,现在是输是赢还是平,就全看第三局了。”

“至于第三局的规则,很简单,参赛的两个人分别朝对方提出一个要求,能够做到的就算赢,做不到的就算输。不过,这个要求,必须与兰花有关。”李老先生又补充了几句。

“既然刚才赵会长已经输了一局,那么现在,就让赵会长先提要求吧,这样也算公平。”李老先生继续说道。

“我没有异议。”宋颜无所谓地笑道。

“既然如此,那老夫就不客气了!”赵兰城眼眸微眯,双手交负在后,定定地站在原地,他似嘲弄似冷哼地开口,“赵某人也不难为你,只要宋姑娘现在能够拿出比龙袍更加珍贵的品种,这品兰会,赵某人就算输了。”

比龙袍更加珍贵的品种?难道赵会长不知道龙袍有多珍贵吗?那可是百年都难得出现一株的龙袍啊,兰中之王龙袍啊,他以为是路边的大白菜成捆卖的吗?

这还叫不难为?那什么才叫难为?赵会长的气量也太小了吧?

不止台下的观众气愤难当,就连台上的组委会老者,他们也一个个面面相觑,纷纷用指责的目光望着赵兰城,因为这根本就是强人所难。如若宋姑娘手中还有比龙袍更好的品种,早就拿出来了,哪里还会在这与你赵兰城斗兰?

赵兰城此刻的脸色才露出一抹得意来,他早就知道宋颜完不成的,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任务。

除非,除非她能拿出千年难得一见的“紫霞”出来,否则,她输定了。

但是,让他不悦的是,宋颜的脸色竟没出现一抹惊慌,她依旧笑得淡定,“哦?那要怎样的品种才算是比龙袍更加珍贵呢?本姑娘若是拿的出来,而你们不识货硬说那不如龙袍珍贵,到时候本姑娘岂不亏死?”

赵兰城微眯着眼,笑得如同千年老狐狸,“比龙袍更加珍贵的品种并不是没有,兰史上有记载,龙袍虽被称为兰中之王,但却并不是最矜贵了。宋姑娘应该知道,兰史上最最矜贵的那株兰花吧?”

“赵会长说的是……紫霞?”宋颜慢条斯理地说了一句。

“就是紫霞!传说中紫霞花开九朵,朵朵是紫色,从第一朵到第九朵,花朵的紫色由浓转淡,浓淡犹如流觞曲水般衔接自然流畅,完美无瑕,除了紫霞外,它还有一个别称——紫气东来。据说,唯有帝王才能亲自养出这株紫霞来。宋姑娘,你可听明白了?”赵兰城扬着下颚,胜利地笑道。

“多谢赵会长的一翻详细解说,如此一来,本姑娘自是明白了。”宋颜双手击掌,在空气中发出一阵清楚的声音,她眼见赵兰城不解,便笑道,“本姑娘前日偶然间得到一株兰花,还请赵会长鉴赏一二。”

宋颜话音刚落,就见台上飞来一道衣袂翻飞的俊美身影。卫云游双手捧着一个白玉净盆,而此刻,那白玉净盆上被蒙上了一层橘黄色的细纱,至于里面的花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

赵兰城眼眸一眯,心中闪过一道不好的预感,他强忍住心头的忐忑,冷哼道:“宋姑娘以为随便拿出一盆花,就可以媲美紫霞吗?”他可不信,宋颜能够拿的出紫霞来,她已经有了龙袍又有了凤凰,老天不可能这么眷顾又给她紫霞吧?这绝不可能!一个人的运气怎么可能如此逆天?

“是吗?那就请赵会长,以及各位老先生慢慢欣赏吧。”纤纤素手扬起,那层橘黄色的细纱岁随之揭去,犹如蒙着盖头的新娘冷不防被解开红盖头,露出美绝天下的娇颜。

“嘶——”

在看到那株兰花的一瞬间,台上顿时响起了一阵阵的抽气声!而下一瞬间,几乎所有的老者,不论如何年迈,那细腿都迈的飞快,而跑在最前面的自然是拥有蓝阶实力的王老先生。

也不见他如何动,只一个箭步他就出现在那盆兰花面前,一双眼睛睁的大大的,几乎瞪出眼珠子来。

“这这这……这是……”王老与那兰花有三尺的距离,但是他再不敢走近半步,深怕自己呼出口的浊气喷在兰花上会亵渎了它。

研究兰花的人谁不曾念过《兰史》,念过兰史的人谁不曾见过那幅放在首页的,最美,最夺人心魄的兰,传说中的天下王者——紫霞!

王老与一般人不同,因为他修炼武功,而且已经是蓝阶强者,所以对灵力的感应比之一般人而言强烈的多,而此刻与那兰花虽有三尺之远但是他能清晰地感应到那充沛的灵力,深深吸一口气,吸进去的都是满满的灵气啊!

他可以断定,完全可以断定,眼前这株就算不是紫霞,那也绝对是与紫霞在同一级别的珍品。

就在王老欣喜若狂的时候,其余的极为老者也都或快或慢地赶过来了,他们将那盆兰花团团围住,虽然距离有些远看的不是很真切,但是谁也不敢往里边挤。人摔了没关系,但是这株超级极品的兰花要是被砰掉了一片叶子,他们就算死也难辞其咎啊!

宋颜见他们一个个咽着口水目瞪口呆的样子,又看看赵兰城那双发直的眼睛,莞尔一笑道:“怎么样?诸位鉴赏出了吗?这株可是历史上那品有着天下王者美称的紫霞?”

这株紫霞是当初从龙袍那株发出的小花苗,宋颜将其分离开来,又放在空间中让它变异,让它在最短的时间内散叶开花。

“如此的美绝人寰,如此的动人心魄,还有那似乎隐隐蒸腾笼罩着的紫气……这株兰花,绝对是紫霞,是的,绝对是紫霞无疑。”王老在经历了最开始的激动后,才慢慢沉静下来仔细鉴赏,与此同时他也发现了兰花上空那笼罩着的微微紫色。

这抹紫色烟雾对于宋颜来说,浓郁如墨,浓的似乎化不开,但是对于旁人来说,却只能看到那一抹淡淡的紫色雾气,这还是紫霞的紫色灵气浓的几乎能滴出水来,至于龙袍和凤凰,普通人是根本看不见的。

这一刻,容纳几千人的会场,原本应该喧闹非常,但是此刻,却静谧的连微风吹过的声音都能清晰可辨。

“是紫霞,绝对是紫霞!”李老先生不知从哪来寻来一本《兰史》,对照着图片和文字解说细看,片刻后他抑制不住兴奋,大声嚷嚷道。

此刻他兴奋地几乎快要晕过去了。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原本有一株凤凰已经让整个兰花会亮色了许多,又来又出现一株更加亮眼的龙袍,两虎相争,将兰花会推向**,而现在,竟然在他眼前活生生地出现紫霞,那可是紫霞啊!千年才出一株的紫霞!

此刻,李老先生看宋颜的目光已经盈满了崇拜了,如若不是在现在这样的状况下,说不定他就直接拜师了。凤凰,龙袍,紫霞,有哪一株是简单的?哪一株不是可遇不可求的?哪一株不被人奉为有价无市的?但是宋姑娘竟然轻易地拿出来,而且一拿就三株超级极品的兰花!李老先生平日里沉静持重,而现在,他激动几乎要失控了。

连李老先生都如此,旁人又有谁能抑制得住?一个个眼睛冒着绿光,饥渴而兴奋地瞪着紫霞,似乎那就是一个被剥光了衣服放在床上等着男人临幸的绝世大美女。

而此刻,要说神色最复杂的人,莫过于赵兰城了。

他没想到宋颜会做的的,毕竟千年才出的紫霞,怎么可能拿的出来?但是他终究还是低估了对手,甚至他怀疑,宋姑娘还是人吗?这些兰花真的是她培育出来的吗?

宋颜眼角微微瞥了卫云游一眼,卫云游会意,那条橘黄色的细纱笼罩而下,将紫霞的绝美娇颜完全覆盖住。

“喂,年轻人你干什么?快拿开快拿开!”王老急得几乎要冲过去。

“就是就是!你这细纱虽然薄,但也是有分量的,这要是压坏了紫霞怎么办?赶紧的拿开!”李老先生大声喝道。

余下的老者也纷纷呵斥,一个比一个脸红脖子粗,深怕那条薄如蝉翼的细纱会将紫霞压坏了。

只见宋颜淡淡一笑,提醒道:“诸位老先生,若是要欣赏这紫霞的话,兰花会结束后自然有机会。现在么,咱们还是先将比赛比完了再说吧?”

“还比什么?!”王老先生一点也不客气地大喝道,“这比赛结果不是已经明明白白了吗?赵会长出的题你答出来了,那么不管你出的题赵会长答不答的出来,你都稳赢了,这分别就是比分二比一还是二比零的区别。”

“那么,赵会长的意思呢?”宋颜似笑非笑地斜睨了那一直呆立着的赵兰城一眼,“赵会长以为如何啊?”

一时间,焦急着想要继续欣赏紫霞的所有人都将视线落到赵兰城脸上,那急切地盼着他说话的模样,让赵兰城心头涌起一抹苦涩的滋味。

他输了……彻彻底底地输了。

对方连紫霞都能随手拿出来,他又怎么可能会不输?再比下去只会让自己更丢脸罢了。更何况,紫霞,他也极度想要拥有呢!

赵兰城嘴角动了动,最后才艰难地说道:“我输了……”

“所以,那东西……”宋颜眼睛眨了一下,那是她和赵兰城才懂的意思。

“那东西……稍后就会有人送来。”赵兰城低沉着声音,当他迈着艰难的步子转身欲走的时候,视线划过那株紫霞,目光中闪过一丝狂热,他咬咬牙,郑重地望着宋颜,低沉着声音道:“如若有朝一日,宋姑娘想将这株紫霞卖了,还请优先考虑赵某人!”

赵兰城虽然在比赛的时候用阴险的手段,但是作为商人,他唯一值得称颂的就是信誉。既然他认了输,又承诺会将东西送来,那么这张秩序之章也算是到手了。

宋颜微微松了口气,模棱两可道:“只要那东西送来,交易紫霞的事,也不是不可能。”

“宋姑娘此刻当真?”赵兰城眼底闪过一抹狂喜!紫霞竟然真的用银子可以买到?而且是在他输了这场比赛之后,她竟然还肯卖他?

“比真金还真。”宋颜颔首道。将紫霞交易出去也并不是不可以,毕竟紫霞对于很多爱兰的人来说珍若至宝,但是对于她而言,不过是株运气好养出来的变异兰罢了。只要有空间在,虽然不保证一定能养出紫霞,但是与之同一品级的,却也不难。

况且,她空间中还有很多植物头顶上笼罩着的雾气比紫霞还要多,若要比珍贵程度,个个都比紫霞珍贵,

更何况,这世上能够买的起紫霞的人,非赵兰城莫属。本来她还想过,开个拍卖会,将紫霞,龙袍和凤凰都给高价拍卖了,但是她时间紧迫,不能如此做。既然赵兰城想买……宋颜想起他在比赛中做出的那些阴险手段,嘴角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紫霞珍贵无比,而现在是有价无市,任由她开价,若无大大的宰这位东秦国最肥的肥羊,老天都会劈到雷收了她。

在比赛结束后,组委会的老者们一个个殷勤的不得了,热情地将宋颜请到后台一个精致的屋子里,然后才一个个屁颠屁颠地跑去继续鉴赏紫霞去,唯独留了李老先生下来。

宋颜见李老先生搓着手,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便搁下手中的茶杯,笑问道:“李老先生若是有事的话,不妨直说吧,若是能帮忙的,我一定不会袖手旁观。”这场比赛,如若不是有李老先生等人保持中立的态度,要是组委会的老者都像宋老先生那样的,她这斗兰也就不用斗了,设计好的局也会僵持住。

李老先生见宋颜笑得亲切,也放下了心,笑道:“方才我们几位老头合计着,想请宋姑娘将这盆紫霞留在兰园几日,让我们几个仔仔细细地鉴赏鉴赏,不知道宋姑娘……”

宋颜不假思索地点头道:“这也不是什么难事,那就留下三日吧。”

“真的?!”李老先生惊奇道。

“那还有假的吗?”宋颜笑着说道。毕竟这盆紫霞对她来说,并没有别的意义,反正她也想将之卖掉换银子的,让李老先生多欣赏几日又何妨?

正在两人交谈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很快赵兰城便进来了。

他将手中的紫檀木盒子递给宋颜,郑重道:“宋姑娘说的话还算数吧?”

“怎么不算?”宋颜接过那小盒子,摁住按钮,小木盒子发出一阵咯吱咯吱的响声,然后砰一声打开了,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张薄薄的纸张,不过正是因为这张纸,让宋颜费心费力地陪着演了这场戏。不过幸好,这次斗兰圆满成功,秩序之章也顺利拿到手了。

纸张虽然看上去普通,但是上面却蒙着一层雾气,光华流转间,偶有一丝蓝光闪过。宋颜细细地感应了一遍,确定这正是她所需要的秩序之章。

她将秩序之章收好,这才扬着浅浅的笑容,直直望着赵兰城:“赵会长想买紫霞,可但凡爱兰之人,就没有不想拥有紫霞的,我这单单只卖给赵会长似乎有些过意不去呢。”

赵兰城也是知情识趣的,听了这话,便笑道:“旁人可出不起赵某人这价。”说着,赵兰城就伸出三根手指头。

“三千万两?”宋颜是漫天要价。

就算是富可敌国的赵兰城,听了这话都差点噎住了,他干笑了数声,这才道:“宋姑娘说笑了,三千万两,这,这也太夸张了……”

“那可是千年难得一现的紫霞呢,要低了价岂不亵渎了她的尊贵?”宋颜慢条斯理道。

紫霞用银钱交易,本来就已经亵渎了她的尊贵好不好?赵兰城心中腹诽,却不敢当面说出口。既然对方漫天要价,那他坐地还钱也不算为了规矩,“三百万两,这已经是赵某人能够给出的极限了。”

就这样一株变异的兰花,竟然能够卖到三百万两?这、这跟抢钱有什么分别?不,就算是抢钱也抢不过来这么多。宋颜心中窃喜,但是这股兴奋的心绪眼角眉梢都不露半分,她挑眉,声音冷淡道:“赵会长真是会说笑,三百万两就想将紫霞买走?这也未免太看不起紫霞了吧?说实话,单个人来论,确实没人能够出的起比赵会长更高的价,但是……难道别人不会合资吗?”

宋颜今日不让赵兰城大出血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了。

赵兰城眼角微微一皱,确实,一个人比不过他,十个人比不过他,若是百个人呢……这紫霞确实只有一株,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可不就是由着她坐地起价吗?若是最后这姑娘将东西卖到国内还好,要是她脑子抽风卖到别国去……凭他在别国的势力,可一点机会都没有。

赵兰城眼眸一闪,便笑道:“这不是交易嘛,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不也正常嘛,这样吧,赵某人再加五十万两,宋姑娘以为如何啊?”

于是,两个闲的蛋疼的人就在那里就着价格,你来我往,唇枪舌战,两个都是商场上的老狐狸,所以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打的尤为激烈。

直到最后的最后,宋颜见价格已经让自己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赵兰城的脸色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这才勉为其难道:“八百万两啊……唉,虽然这价位还不是很让人满意,但看在赵会长的面子上,那就这样吧。”见赵兰城终于松了口气,宋颜又附加了一个小小的要求,“本姑娘先头答应了李老先生要让紫霞在兰园里展示三天,这话不能食言,这三天这紫霞的安全,就交给赵会长了。”

至于她的银票,自然是现在就要付给她。

正在此时,赵柔柔跑进来,拉着宋颜就往外面跑。

“怎么啦?”宋颜见她一脸喜色,不由地问道。

“好消息,派出去收集秩序之章的人已经回来了几个,而且,个个都有收获。”赵柔柔笑容满面道:“你猜,他们在这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找到了几张?”

……本章完结,下一章“翡翠矿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