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48章:翡翠矿石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48章翡翠矿石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哦?这么快就出结果了?”宋颜心中欢喜,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赵柔柔伸出五根手指晃了晃,兴致勃勃道:“这才一个月的时候,就足足有五章之多!如此看来,要在一年之内完成这个任务,也不是不可能的嘛。”

“美的你吧,如若没猜错的话,现如今回来的这五个团队领取的应该是难度等级最低的吧?”宋颜好笑道。

玄冰将收集秩序之章的任务划分了难度等级,也因此,完成任务后得到的奖励也会不同。

宋颜原先手中就有四章,现在又从赵兰城手中拿到一章,再加上五个团队交上来的任务,宋颜如此手上的秩序之书已经有十张了。而余下,还有二十六章。

宋颜从外头回来,直接就找到玄冰的院子。

外表朴实无华的院子,走进去后才会发现里面低调的奢华。

各种珍贵品种的兰花在院子里摆放的错落有致,仅仅是那搭建在院子一角的葡萄架,就价值不菲。那不是普通的葡萄藤,而是从西楚国千里迢迢运送过来,这种葡萄藤在西楚也是极为稀少的。

厢房里雾气氤氲,清茗的香味久久不散。

玄冰坐在轮椅上,幽深如碧潭的双眸专注地望着红泥小炉上煨着小火的紫砂壶,抬眸间,视线定定地落到宋颜那张美绝天下的容颜上,冷凝的剑眉绽放出冬日阳光的温暖。

“果真是好兴致,外面都忙翻天了,只有你还有这闲情逸致在这煮茶品茶。”宋颜毫不客气地在他面前坐下,端起一杯玄冰斟的茶,抬手一饮而尽。

“到手了?”玄冰却只是一笑,眸光温柔,似乎眼前这人百看不厌。

“我出手,还能不到的么?”宋颜挑眉笑道,“对了,除了那五个团队完成任务,其余的人有没有消息?”

“你也会有担心的时候?”玄冰嘴角含着浅笑,眼底闪过一抹趣味。

“性命攸关的大事,谁能真的超然物外?”宋颜耸肩道

“还有另外十个团队到达了指定地点,而其中的七个团队,已经将任务进行了一半,相信很快就会有好消息传来。”玄冰的视线落到宋颜脸上,带着一种让人心神安定的平和,“倾尽刺客联盟所有的力量去做这个任务,没有什么是做不成的。”

“但愿吧。”宋颜接过玄冰递过来的情报表,一目十行迅速扫描过去,忽然,她的眼睛微微一顿,指着被朱砂笔标注的红字道:“西楚国的分联盟发来求助信息?”

“嗯,毕竟我们联盟的总部在东秦国,西楚国力量原就比不上咱们国内,又是赵柔柔坐镇,她长期在其位不谋其政,所以任务的展开没那么顺利。”玄冰说得不急不躁,抿了口茶。

宋颜想起小诺之前对她说过的话,西楚国内有七章秩序之章,而其中有一章似乎被一道诡异而神秘的力量封印住,就连她也模模糊糊感应不清,这足以说明那章秩序之书抢夺的困难程度。

如此想来,她必须亲自去西楚国走一遭了。

打定了主意,宋颜便将想法告知玄冰。

“这么快就要走?”玄冰显然想不到宋颜这次会离开的这么快,微微一怔,随即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既然你已经打定了主意,那是无论如何都留不住了。旁的也不多嘱咐了,不过你要小心楚家。”

“放心吧,我身边带的可全都是高手,就算楚家派了一队的紫阶强者过来,我们也有一战的实力。”宋颜笑得自信满满。却殊不知,她这乌鸦嘴,竟会一语成谶。

时间紧迫,既然打定了主意要走,自然没有再多停留。将此地的后续事情都交代给了玄冰,宋颜带着一行人就往西楚赶去。

同样的马车,同样的人,朝着西楚地界进发。

走了大概有七八日的距离,这一日他们来到一座贫瘠的小镇。

天色已经渐黑,城池距离此处还有五十里的距离,就算马车再快,赶过去也需要两个时辰,那时候早已经关闭城门,城内实行宵禁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唯一的选择就是进镇。

镇门口的石碑上,刻着黑石镇三个字。

黑石镇并不在商业路线的必经之道,来往的外人并不多。镇内仅仅只有一家客栈,开店的是一对看着老实地道的夫妻。男的姓石,家中排行第三,所以大家都叫他石老三。

他们见到宋颜一行人进来,热情地迎了上去。

“客官们这是打尖还是住店?”

“住店。”卫云游丢了一块银锭子过去,双手环胸,淡声道:“来四间天字号的客房,旁的不论,最主要的是干净,清静,明白吗?”

小镇里的客栈哪有天字号地字号的呀,可不统统都是一样的吗?石老三陪笑道:“客官,天字号的客房我们这真没有,不过客栈后面有一个极为干净的院子,如若你们要的话……”

“带我们去瞧瞧。”宋颜率先说道。

“是是是。”石老三殷勤地在前面带路。

院子确实如石老三所言,甚是干净,四合院子中间是一张石桌,四个石凳,东边打了一口井,除此之外院子里并没别的物件了,就连一株植物也没见着。

虽然不是很满意,但是这是在镇上,条件有限,也就只能将就着了。不过幸好,这院子似是经常打扫,看着干干净净的,也抹不出一点灰尘。

一行几人围着石桌坐下,赵柔柔从怀中拿出地图,将地图铺在石桌上,说道:“若是沿着官道走,咱们到西楚在路上的时间就要花去一个月的时间,非常的不值得,而咱们现在走的这条道却是抄近路了,再过几日咱们就可以达到西江,到时候走水路沿着西江顺流而下,不到五日就能抵达西楚的上京。”

赵柔柔是西楚国的公主,在场的没人比她更了解西楚。

“老大,你觉得怎样?咦?”赵柔柔朝宋颜望去,却见此刻的她脸色极为古怪,似欣喜,似苦笑,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赵柔柔的话将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到宋颜身上,一双双眼睛探照灯似地射向宋颜。

卫云游好奇地摸着下巴,小声道:“老大你这是怎么了?刚才从一进镇,我就发现你有些不对劲。”

而此刻,宋颜的眼底露出一抹莫名的笑意,“我想,我们可能被天上的馅饼砸中了。”宋颜的手掌心一直掌心朝下,紧紧贴着石桌。

“嘎?”卫云游等人表示不解。

正欲说话时,门外传来一道清脆的敲门声,得到允许后,就见石老三躬身进来,小心翼翼道:“几位客官可要热水?厨房里已经备下了,若是要的话,唤小的一声便可。”

“嗯,你先下去吧。”宋颜淡声吩咐。

待石老三下去后,宋颜才着敲着桌面对眼前几人道:“你们猜,这是什么?”

“老大你可真会开玩笑。”卫云游干笑数声,“这不就是普通的石桌吗?难不成它还是矿石不成?”

“你还别说,这就是矿石,而且还是……翡翠矿石!”宋颜食指敲着石桌,笑得有些得意。

翡翠矿石?这石桌子?

在场的几个人全都难以置信地瞪着这张平淡无奇的石桌,眼底写满了匪夷所思,赵柔柔最先回过神来,颤着食指,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老大,你是说……”

宋颜慢悠悠地点头,示意赵柔柔将桌上的茶壶茶杯取走。

宋颜其实一开始也并不知道他们围坐的这石桌有古怪,当赵柔柔说话的时候,她的手百无聊赖地敲打着桌面时,那熟悉的触感扑面而来,再细细地用手心却感应,而在下一瞬,她才真的确定,这看起来有百斤重的石桌,它根本就是翡翠矿石!而且还是蕴含着翡翠的矿石!

而这店老板却丝毫不知,将它当成了普通石头,还削成了石桌。只要,只要他再偏上那么一刀,这翡翠就会露出了。

宋颜感应好了翡翠的位置,画好了虚线,她也不找磨砂机,从赵柔柔手中取过一柄匕首,顺着画好的线条哗哗哗几刀子就下去了。

石屑纷飞,但是他们一个个都是火眼金睛,自然一眼就看到了那桌角被削去后露出的一抹翠绿。

“这石桌里……竟然真的有翡翠,而且还是水种?”赵柔柔鞠了一捧水撒上去,见到那抹绿青翠欲滴,晶莹剔透,心中惊喜连连。水种虽然不算最名贵,排在冰种和玻璃种之下,但是这么大一块也值几百两银子了。

当然她惊喜的并不是银子,而是石桌里切除翡翠这件事。这石桌放在这也有好些年头了,客栈来来往往这么多人,谁也不曾发现这里的玄机,只有老大,也只有老大有这摸翡翠的本事。

宋颜看问题的角度还要深些,她见大家一个个欣喜激动的模样,便笑着对卫云游道:“将客栈老板叫来,我有些话要问他。”

“哎!”卫云游重重点头,转身间身子就消失在原地。跟着老大果然好玩,之前的兰花会,现在的石桌翡翠,真期待后面还有什么好玩的事呢。卫云游心中乐颠颠地想着。

卫云游很快就将石老三拉来,而后者则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任凭谁蹲茅坑蹲一半被人凭空而降愣是打断,都会觉得特别崩溃。

“这位姑娘,您找小的?”石老三还有几分眼色,知道这一行人当中以宋颜马首是瞻,所以他颤颤惊惊地朝宋颜问道。

宋颜没好气地看了卫云游一眼,这才将视线落到石老三身上,淡声道:“石老三,你别紧张,本姑娘就只问几个问题而已。”

“是是,小的但凡知道的,决不敢隐瞒。”石老三拼命表忠心。

“你们镇上看上去似乎有些年头了,屋舍看起来有些破旧,日子过的不大好吗?”宋颜选了个容易切入的问题。

正儿八经地请自己过来,难道就是为了问这个?石老三有些傻眼了,不过他还是很快回道:“回姑娘的话,咱们黑石镇上一向以种田为生,看天吃饭,可是咱们运气不好,老天不长眼,年年春旱,粮食的收成不好,再加上人多地少,所以日子确实有些不大好过。”

“人多地少?”宋颜有些不解了,“我怎么看着你们这是地广人稀呢?”

“姑娘,您这是有所不知道啊。”石老三苦笑连连,叹道,“咱们这地界,确实如您所言,真要论起来那确实是地广人稀,但是这地它绝大部分都是不长庄稼的啊,能种的出粮食的只有十出其三。”

只有十分之三的地能种出粮食?如此说来,她的猜测已经对了大半。翡翠矿石边缘的地面,又岂是那么容易种出粮食的?

“那么,再问你一个问题。”宋颜指着那石桌问道,“这石桌的原料你是从何处得来?说好了,这一锭银子就是你的了。”宋颜手中把玩着一块足足有五两重的银块。

石老三有些哭笑不得,“姑娘,这石桌子的原料您要吗?可简单的很,从西边出镇走三十里就是乱石岗,那里多的是这样的石头,要多少有多少,你要的话,小的这就去给您拉车去?”石老三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些贵人怎么就跟石桌子较上劲了?还真是怪脾气。

却殊不知,此刻宋颜心中也同样在腹.诽黑石镇的人守着金山银山饿肚子。这些翡翠原石里,但凡是解除那么一小块,就足够四口之家一辈子的嚼用了。

此时,被解出来的那一抹鲜绿翡翠被锦娘挡着,所以石老三没有看到,不过就算看到他也未必识货。

“这锭银子你拿着吧,记住了,今日发生的事不许与任何人提起,就连你妻子也不行,明白了吗?”宋颜冷着脸,身子自然而然散发出一股强者的威压,让人忍不住心底打颤。

“小、小的知道了!”石老三捧着银锭子,因为敬畏,所以一句完整的话也说的结结巴巴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翡翠矿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