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59章:秦殊的手段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59章秦殊的手段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知道我名字的人,都已经死了。”秦殊嘴角勾起一抹阴鸷冷笑,满脸的肃杀之气,“只除了她。”

一股从脚底下蔓延而上的冷气瞬间朝四肢百骸涌去,九星强者冷不住打了个寒颤,他想抬头直视秦殊,但是内心深处的恐惧让他畏缩地避开对方的直视。

强者,无畏者才能称之为强者,三长老从此之后,显然已经再难进益寸步了。

三长老虽然心中畏惧,但是还没忘记了自身责任,他的手依旧覆盖在宋颜灵台穴上,一动不动。三长老咬咬牙,冷声说道:“既然阁下不说,老夫也不问,但是……她是楚家要杀的人,还请阁下放手为好。”

楚家,乃是大陆上超级隐世家族中最强大的一族,但凡到达紫阶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楚家根基深厚,紫阶强者辈出,但凡被咬上,任你修为多高,但是双拳难敌四手,也是要陨落的。

三长老原本以为他报出楚家的名号后,对方就算不立即答应,神色也总会有些变化吧?犹豫总该有吧?

但是,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秦殊闻言,竟然冷冷一笑,倨傲有力的下巴如雕刻过那般完美,目光深邃中勾起一抹嘲讽,星眸中似蕴藏有万千寒冰,望之令人不寒而栗。

“楚家?呵呵。你是在拿楚家威胁我么?”秦殊犀利的眸光定格在三长老那只手上,浑身上下笼罩着一股肃然的杀气,突然,只见他手臂一沉,那柄毒蛇般的冷剑蜿蜒刺出。

“哼——”三长老覆盖在宋颜灵台穴的那只手臂顿时被齐根切断,远远地飞出去。

而为了不让宋颜沾染到他肮脏的血液,秦殊在动手的下一瞬,长臂一捞将宋颜紧紧地搂进怀中,他的手臂紧致而僵硬,甚至有一丝微微的颤抖,似乎在害怕失去什么。

炙热的气息在耳旁萦绕,宋颜最为敏感的耳垂酥麻,而后不争气地红了。

秦殊那浑身上下的肃然杀气令人不寒而栗,但是当他的视线落到宋颜身上时,目光依旧冰冷,但是冷肃的杀气陡然间带了一丝宠溺的温柔。一瞬间,宋颜缓缓地笑了,她知道,他不会伤害她,不仅不会伤害她,还会尽全力保护她。

静谧的夜,寒风猎猎,樱花缭乱,风带起袍角,两人衣袍下摆翻飞缱绻,似紧紧纠缠在一起。

如此浪漫的气氛,唯一不合时宜的是不远处的冷哼。

宋颜抬眸朝眼前望去,只见被远远跑出去的三长老已经止住肩上碗口大的伤口,因为失血过多,他的脸色显得苍白,而且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颓败之气。

三长老如今心中的骇然犹如惊涛骇浪。他的修为虽说不是天下第一,但是大陆上排名前十是稳稳的,运气好的话或许还能够挤进去前五名,他的天赋他的努力,从来都是站在让人仰望的位置,失败对于他来说,那是不存在的。

但是,他多年的信念就在这一刻轰然倒塌。

只一招,也不见他如何出手,自己竟然毫无所觉,毫无还手之力,在他面前,自己犹如步履蹒跚的婴儿,连路都走不好,又谈何防守之力?三长老只觉得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男子,给他一种庞然大物的感觉,一时间,他对楚家的将来不免有些担忧。

但是,最为忧愁的却是他自己。他一身修为虽强,但是握剑的右手却已齐根而断,再难恢复,因为他的修为要大打折扣。原本他在七大长老中实力排在第三,现在恐怕要排至最末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三长老并不是迂腐之人。虽然心中愤恨,但是他还是勉力上前朝秦殊施礼,沉声道:“既然阁下宁愿与楚家为敌也要执意护她,老夫抵不过您,但是整个楚家未必敌不过。”

“楚家?呵呵。”秦殊一双美目狭长而深邃,夜色中犹如星耀般闪着淡淡的光泽,朱红的殷唇妖娆动容,只是嘴角勾起的那抹嘲讽冷笑是那么的明显。

他连话都懒得说,似乎最强大的超级隐世世家在他面前也不过尔尔。

三长老顿时为之气结!眼前之人清高孤傲,傲慢无礼,简直欺人太甚!难道他真的就不怕楚家吗?确实,他的修为高深莫测,但是楚家家主接近墨阶的实力,未必就抵不过他!

而且,楚家家主几乎已经一只脚踏进墨阶,说不定这次等他回去,家主就已经是墨阶强者。墨阶一出,天下谁人能敌?三长老心神为之一振,冷冷一笑道:“既如此,老夫就先告退了。”

说吧,他长袖一挥,转身就欲离去,他像往常那般将灵力惯于气海之内飞身而起,但是——他做足了动作,身形却依旧一动不动,身上犹如被重力束缚住,就连挪动一步都不可能。

一道清冷孤傲的声音却在他耳旁响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话音刚落,那股庞大的令他动弹不得的威压也随之消失,三长老惊骇地回过神,脸色苍白如纸:“阁下……欲做什么?”

看来他对眼前之人又低估了!这招他并不是没有见过,宋颜当初就施展出这一招重力术,但却被他轻而易举的破了,他想象的到当以后宋颜实力提升再施展一招时,威力将会何等的惊人。

而现在,不必等以后了,眼前这位男子就已经将重力术的威力完完全全地给他展示了一遍。在那股威压中,他浑身动弹不得,喉咙似被重重掐住,完全被窒息。那一刻,他几乎看到了死神的来临,而他,毫无还手之力。

强,强大到无可匹敌的力量,变.态到让人望而生畏的存在。

若说之前三长老还有隐隐的不甘,那么这一刻,他已经心如死灰不复温,面色颓败。

宋颜似笑非笑地抬眸望向秦殊,这个男人嘴角邪侫的扬起,此刻的他显得妖邪且阴魅。山风轻扬他的金丝软袍,扬起他一头泼墨似的乌黑青丝,刹那间风华绝代,美的令人炫目。

只是他盯着三长老的那双眼眸比之前更为冰冷凌厉,瞳孔中的光芒也越来越冷,嘲讽中透着浓浓的肃杀和暴戾。

三长老的身形犹如雕塑般僵硬着,眼底带着一丝茫然的恐惧,哪里还有刚才追杀宋颜时那傲然的自信和无可匹敌的气势?如果说之前追杀宋颜时他是一只蓄势待发的猛虎,那么如今他只是一只瑟瑟发抖的老鼠。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没有道理,只有实力。

在秦殊营造的低气压杀气下,三长老终究是敌不过,他硬着头皮抬头,道:“不知阁下想要如何?”难道他要取走自己的性命?可是,像他那样的至高强者有自己的尊严,应该不屑于对自己动手。

可惜的是,三长老低估了宋颜在秦殊心中的位置,也低估了秦殊对宋颜的在意程度。

忽然,秦殊的嘴角微微扬起,一向飘忽难捉摸的眼眸,此刻静静地望着西北方向的天空,似乎,在静静地等待着什么的来临。

不多时,空气中引起一阵波动,一连五条身影骤然出现,然后迅速飞至三长老身后。

当他们看到宋颜时,眼睛闪着灼灼精光,欣喜异常,其中一个更是笑道:“哈哈,还是三长老厉害,我们寻了这么久都找不到她,三长老您回圣岛的路上都能将她遇到。”

“嘿嘿,宋颜丫头,这次看你往哪里跑!”

其中有一个对三长老道,“三长老,这丫头机灵诡异,可不能再大意放过了,谁知道她还会不会再逃走?照我说,直接一剑将她刺死,也算是一了百了。”

“闭嘴!”三长老那叫一个头痛啊。刚才第一位紫阶强者开口说话的时候,他就想喝止,但是不知为何他的咽喉就像被人掐住,任凭他憋的满脸通红都出不了一个音。

这些混蛋,平时话那么少,现在少抱怨一两句会死吗?会死吗?当着秦殊的面他们竟然还敢侃侃而谈杀死宋颜的话题?难道他们还嫌现在的状况不够糟糕吗?

三长老急得冷汗淋漓,抬眸朝秦殊望去,却见这个美的让人炫目修为让人畏惧的男子,此刻正好整以暇地斜靠在山壁上,眼角微微轻挑,勾起一抹讥讽嘲弄的弧度。他嘴角扬起,显得妖邪且阴魅。

他看着自己一行人的目光,阴阴沉沉,幽深莫测,犹如在看死人。

被那样的目光注视下,三长老只觉得全身发冷,那目光犹如利剑一样,似要在他身上刺出一个窟窿,又仿佛要挖出他的心脏一般,凌厉而阴狠!他本已经惶恐的心情更加惊惧,额际冒出豆大的汗珠来。

他想阻止他们说话,但是他们却自顾说的高兴,哪里理会他的脸色?直到他们说完了,三长老才得以开口怒喝一句闭嘴。

“三长老,你……呀,三长老您的手臂?这、这是怎么了?”其中一位紫阶强者终于看到三长老那血迹斑斑的右手,那里自肩膀以下完全没了,没有衣袖遮掩,露出森森白骨和殷红伤口。

刺目的鲜血顺着衣角一滴一滴往下流淌……

这些兔崽子终于了解眼前的状况了?可惜,看那男子的脸色,似乎有些迟了。

三长老不欲自己的手下白白牺牲,上前一步朝秦殊恭敬道:“这些大人,他们说话肆无忌惮,多有冒犯,还请大人……”

他话音未落,秦殊却冷冷一哼,凌厉的目光望向宋颜时,带着了一丝温柔,“他们也参与了追杀?”

宋颜不置可否地点点头:“不过,他们也没有伤到我。”

“那也不可饶恕。”简单的一句话,结束了他们呼吸空气的权利。

秦殊依旧惬意地抱着宋颜,身形也不见如何动,只见他将手中的长剑射出。剑光闪过,剑身已然消失。

但是,这道剑芒却好似有只能一样,脱离了秦殊之手后,剑身毒蛇般朝三长老那方蹿去!

人群中,刀光剑影,血雾蓬飞。

那些平日里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用鼻孔哼气的紫阶强者,在面对这柄剑时,如临大敌,战战兢兢。

这柄剑,散发着无可匹敌的强者威压,寒光森森。没有人持的剑是四剑,这句话在这一刻被完全击溃。确实,这柄剑如今没人持着,但是它却像有生命有智能一般,专朝人心脏下手!

紫阶强者在这柄剑面前,犹如握着木剑的小孩,毫无抵抗之力。

啊啊啊!

惨叫声连绵不绝,残肢断臂不断飞出,鲜血流了一地。

那柄剑,犹如来自地狱的修罗,而杀戮就像是它的本能。它的身上铺满了鲜血,但是一瞬间就会消失的干干净净,又继续屠戮下一位。

“这柄剑好生奇怪,它难道还会吸血不成?”宋颜仔细观察了会儿,眉间带着一丝疑惑。

秦殊淡淡而笑:“这柄剑,名为饮血屠戮。”

“真的会吸血?”

“嗯,而且专门喜欢吸食强者的血液,紫阶么,勉强也算够格吧。”秦殊把玩着宋颜垂直耳际的柔软发丝,调侃道,“饮血屠戮吸收的血液越多,就会变得越加强大,它已经很久没有吸血了,难免心急了些,你瞧,动作那么粗鲁。”

心急,粗鲁?它又不是人。宋颜心中暗暗腹诽。

“你预备将这些人全部斩杀了?难道你真的不怕楚家的报复?”宋颜扬起巴掌大的小脸,目光灼灼地盯着秦殊。

“你说呢?”秦殊搂着她腰际的手微微一紧,笑容邪魅妖娆,“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他的眼神炙热如午后的阳光,但是宋颜却微微避开。

她对于秦殊的感觉有些复杂。

一开始,对于秦殊的离开她是有些怨言的,但是七色花的赠送又让她莫名的惊喜,现在,他又在最危急的时刻出现,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那一刻,她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如若他没有出现,一下秒她就会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

她不是不知感恩的人。

但是,对于他的神秘来历,她还心存疑虑。

此刻,战争已经接近尾声,饮血屠戮犹如吃饱喝足的小孩跌跌撞撞地飞奔而来,愉悦地跳进秦殊手中。宋颜抬眸望去,她发现饮血屠戮的剑身上蒙着一层浓浓的殷红雾气,但是剑身上确实一滴鲜血都没有。

殷红的浓雾散去后,剑身犹如被水洗过一般,犹如一泓清泉,光洁斐然。

好一柄神奇的宝剑。

宋颜随后想想,既然秦殊能随手将中阶的神武魔兵送给小宸小诺两个小孩,他自己的武器必然是更好的。

也不知秦殊如何动作,饮血屠戮凭空消失在宋颜面前。

饮血屠戮并没有将所有人杀死,那位三长老已经死透了,但是其中一位紫阶五星却依旧剩下一口气,只是他两只手臂已经齐根而断,此刻正惊骇而茫然地盯着散落在他周围的断肢残骸,眼睛瞪的浑圆,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哼,回去告诉你们家主,要报仇的话,去绝地森林。”秦殊留下这位实力最弱的紫阶五星一条性命,就是让他回去报信的。

至于为什么不让那么三长老回去报信,那是有原因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秦殊的礼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