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64章:墨翡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64章墨翡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宋颜眼见他不顾猛向她激冲扑来,速度之快,让人匪夷所思,二长老临死之前也要拉自己垫背?宋颜心中冷了一横,全身的灵气骤然聚集。

一阵刺耳的破风声滋滋作响,狂暴的威压扑面而来,宋颜胸口一阵气血翻腾,即使有了防备,依旧有些站立不稳。这就是八星与九星的实力差距。

到了他们这样的高度,每一阶都迈的困难,实力相差也很大。

宋颜正欲用神武魔兵格挡之际,陡然间,她身前出现一道高瘦身影,墨色锦袍在风中猎猎作响,宽大的衣袍与她的衣裙卷在一起,缱绻旖旎,纠缠不休。

“死!”秦殊随手一扬,瞬间决定二长老的命运。

二长老手中的长剑还未来得及刺进宋颜胸口,就被秦殊扫射出去,两股强大的威压相撞,二长老手中的威压顿时被撞的四分五裂,在秦殊面前,他这点实力不过是蚂蚁撼大树罢了。

二长老被秦殊重重轰飞出去。

接着淡淡的月光,宋颜甚至能够清晰的看到他被轰飞时满脸的难以置信以及无比的惊骇。

“咔嚓!”二长老胸腔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二长老口中喷出大蓬鲜血,身子犹如断线纸鸢翻腾飞跌出去,连番撞击了几十颗巨大的古树后,这才重重跌落地面,双眼紧闭,再也不能呼吸了。

“老二!”四长老和五长老眼见二长老受到重创,立即朝他飞奔而去,五长老离的比较近,也是最早到的,他满脸惊骇,跪下身抱起双目紧闭的二长老,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二长老的生命在迅速的流逝。

“老二!”五长老眼眶赤红,满脸暴戾之色。然而当他抱起二长老的时候,却猛然间发现二长老全身软绵绵的,比棉花还要绵软,全身的骨肉已经碎裂成渣,胸腔内更是五脏六腑齐齐碎成粉末。

二长老拼命地想睁开眼睛,他想告诉老四和老五,不要在为他耽搁时间了,赶紧的逃出去将这一切告知家族,告知家族他们惹上了绝对不能惹的大麻烦,警告家族立即取消对宋颜的追杀令,躲进地底殿宇,韬光养晦。

他想说很多的话,但是这辈子却已经没有机会了。五脏六腑被摧毁成粉末,全身骨络被击成碎渣,能一掌将紫阶九星的二长老打成这样,那个男人该有多恐怖的实力?

四长老和五长老相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最深的恐惧和敬畏,以及对家族深深的担忧。他们错了,他们本该在三长老死之后,调查清楚后再动手,如果知道对方实力如此强横,他们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报复?

可是,太迟了……招惹上那个叫做宋颜的女人,可能是家族千年以来做过的最错的一件事。

四长老和五长老一脸的颓败,但是雷傲大人却不管他们是何心情,他要做的事就是将他们全部摧毁,在这个过程中尽量愉悦秦殊大人。

此时正值子夜时分,黎明来临前最为黑暗的时刻,厚厚的乌云遮蔽月亮光华,四周陷入一片黑暗。

四长老和五长老神游天外之际,却忽然感觉到一股狂风袭面而来,他们脸上的神情为之一滞。

一道红芒挟带着巨大的威压朝四长老和五长老冲去,两位长老面露惊骇之色,转身就想逃跑,但是,论速度,他们又怎么比的雷傲大人?巨爪犹如死神的利剑,猛然朝他们后背拍去。.

四长老速度快上一份,五长老却没有那么幸运,他被巨爪拍中直接跌落在地面,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然而还未等他起身,顿时一道红色光芒闪过,五长老心中惊骇万分,举起手中的长剑就欲格挡,但是那柄跟在他身边多年的最亲密的战友却瞬间被雷傲大人破开,巨爪锋利无比,闪着森冷寒光。

一道爪痕划过,五长老顿时被拦腰斩成两段,一道血红的喷泉喷洒半空,犹如绚丽的烟花。

血如泉,罂粟般魅力妖娆,娇艳地绽放在这不平静的夜晚。

鲜血狂涌不止,地上方圆十丈之内都是斑驳血迹,继二长老之后,五长老也失去了他宝贵的生命。让他死不瞑目的是,之前的一切雷傲大人竟是在陪他们玩耍,其实,他完全有实力一掌将他们拍死。

三人信誓旦旦地抱着使命而来,现在已经有两位陨落,永远长眠于地下,现如今活着的就只有四长老了。

二长老,三长老,五长老……楚家长老团也不过只有七位长老,但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宋颜,他们竟然相继陨落了三位令人敬仰的长老,而现在第四位也要陨落了。

如果圣道上那位族长大人知道这样的消息,只怕气也要被气死了。

雷傲大人并不急着斩杀四长老,而是犹如老虎逗老鼠,悠闲自得。

拼是死,不拼也是死!不如拼了,如果能让对方挂彩,他就不是输的一败涂地。

四长老猛然间举起长剑,飞蛾扑火般朝雷傲大人飞奔而去,他的剑重逾千斤,飞奔间连续闪电般挥出十八道剑芒,当他重重落到攻击圈时,雷傲大人依旧慢悠悠地呆在原地,眼眸中带了一抹戏谑冷笑。

四长老的脸色涨的通红,长剑在灵气的激发下隐隐生辉,重重朝雷傲大人挥去。

雷傲大人周身荡起一圈火红色暗芒,扑面而来的凛冽兵器一碰到这道火红色暗芒,随即剑身被裂成数段,短短一瞬间内,宝剑变成废铁。

雷傲大人冷漠地扫了四长老一眼,巨爪伸出,直接将四长老抓住,然后重重举起。

“砰!”四长老被雷傲大人重重摔出去,那股力道之大,几乎匪夷所思。

这道无可匹敌的巨大冲击,立马将四长老轰向夜空之上,四长老口鼻鲜血狂涌而出,防御灵气全部崩溃。雷傲大人为了速战速决,这股力道比之前加诸到二长老身上的还要重。

四长老如何承受的住?当他跌落地面时,不仅全身骨头碎裂,瘦长的身子也被灵气切割成五六块。死状之恐怖,简直让人目不忍视。

楚家三位眼高于顶的长老风风火火的赶来,信誓旦旦的要将宋颜灭于摇篮之中,但是最后的结局却是以他们三人的陨落,宋颜等人却毫发无伤,甚至连跟手指头都没动,反倒是看了一场精彩绝伦的好戏。

雷傲处理完三人之后,巨大的身子一步一步恭恭敬敬地走到秦殊面前,单膝跪地,“大人,那三人已经全部格杀,是否还需要属下去剿灭整个楚家?请指示。”

秦殊惬意地斜靠在椅背上,浅白地几近透明的修长五指把玩着酒杯,狭长的丹凤眼微挑,高深莫测地斜了他一眼,淡淡说了句,“时机未到,待时机到了,本王会给你效劳的机会。”

雷傲闻言,心中大为欣喜,“谢大人!”

似乎秦殊给他效劳的机会,就是赐予他最好的赏赐。

秦殊一双深邃的眼眸明晃晃地盯着他,在他的目光逼视下,雷傲被看的浑身发毛,他想了想,又恭谨地问道:“不知大人还有何吩咐?”

秦殊的目光扫了空荡荡的桌面,妖娆的朱唇微挑:“小雷啊,你的胆子不小,胃口也大的很呐,这一桌子的菜全吃进去了。”

如此明白的暗示,雷傲就算是只不曾开化的笨熊也听明白了,他的目光朝那张铺着精美绝伦桌布的桌案望去,瞬间,他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往脑门上涌,一张熊脸臊的发红。

此时,桌上哪里还有菜肴?一个个光洁的碟子明晃晃的提醒他之前做下的糊涂事,原本图案精美绝伦的桌布上,也沾染了滴滴油渍,留下斑驳痕迹……

只要一想到刚才他竟然抢了秦殊大人的膳食,还在他面前大摇大摆大吃大喝,他就懊恼地想一巴掌拍死自己,同时,他也很佩服自己竟然有这样的勇气。所谓无知者无畏,说的大概就是他这种情况吧?

秦殊笑的不怀好意,而雷傲则被他笑得冷汗淋漓,冷汗几乎将深棕色厚毛皮都打湿了。

雷傲终究还是跪下去了,“雷傲错了,请大人责罚。”

谁知秦殊却挑起眉,随意摆摆手,“取九级巨蟒、八级犀牛、七级烈豹过来。”

雷傲听了吩咐,如蒙大赦,高高兴兴地去了,很快就将这三样圣兽带来了,然后秦殊又吩咐他取巨蟒脊背七寸之肉,犀牛两侧腹部最柔软之肉,烈豹两只雄健前腿,其余的全部丢弃。

九级巨蟒、八级犀牛、七级烈豹……每一个名字在大陆上说出去都能让人胆战心惊,每一只拉出去都能卖到天价,但是在秦殊眼中却只是食物这么简单,而且他还只取其中小小的精华部分,其余的全部抛弃。

如此奢侈,何人能比?就连宋颜他们都看的叹而观止,连连暗叹,秦殊到绝地森林果然是旅游来着。

犀牛全身部位都很坚韧,烤起来有种很柴的味道,比一般的耕牛还不如,但是犀牛两侧软肋却鲜嫩无比,又加上在宋颜的一双妙手之下,烤的两侧金黄,香气四溢,顿时让人食欲大增。

宋颜在烧烤的时候抽空看了一眼刚才的战场,不知何时,黑暗中闪出四道漆黑的几乎与夜融成一体的黑影,他们头上面上身上脚上,全部笼罩在漆黑的夜色中,四人犹如鬼魅般迅速移动,不多时便撤离战场,等他们离开之后,地面上干净的如同被倾盆大雨清洗过,空气中也清新淡然,没有一丝血腥味。

如果不是刚才也参与了那场战斗,宋颜几乎看不出眼前有过打斗的痕迹。

现在别说三位长老的碎尸,就连血迹也不见半点,气息也空灵舒畅。宋颜心中暗道,怪不得刚才她催促秦殊离开的时候他只是笑而不语,原来他还有这样的后招。

宋颜又一想,这条笔直通往森林最中央的道路,应该也是那四个身手如同鬼魅般的人开出来的吧?

想起这条路,宋颜就不住的感叹。不管是前世,还是现世,她还从未见过比这还要笔直的道路了,就连空中航道都不比它直。因为这条路根本就是按照直线距离来的,就像拿尺子一寸一寸量过一样。

如果不是地势越来越高,那么站在道路的起点,视力好到爆的人,几乎可以一样望到森林最中央。由此可见,这条路有多挺直。

先前宋颜还担忧,造了这条路,往后进绝地森林的人岂不会多的多,森林环境也会被破坏殆尽,但是秦殊却笑着对她说,有实力的人依旧是畅通无阻,没实力的人进来就是找死。更何况原始森林的修复能力极强,不到十日,这条开出来的路就会回归原状。

宋颜随之也就释然了。

吃过晚饭后,便是夜宿的问题。

宋颜有些头痛地揉着脑袋,原本按照她的想法,让大家进她的空间去,那里不仅不用站岗警戒,而且里面灵气浓郁空气清新,地上又干净,躺在草地上数着天上繁星,不可谓不浪漫。

但是,让她苦恼的是,赵柔柔和卫云游两个紫阶竟然进不去,让他们进去的唯一条件就是,当他们晕厥的时候。总不能她带着大家进去,然后将这两位丢在外面吧?

于是,宋颜的目光时不时地射向两人的后颈项,看的那两人毛骨悚然,下意识地摸脑袋。

秦殊见她单手托腮一脸苦恼的样子,不由地笑了,拉了椅子在他面前坐下,芊白修长的手敲了她额头,宋颜吃痛,郁闷地抬头望向他。

“会敲笨的!”宋颜瞪他一眼,本来她就觉得,和他呆在一起已经显得自己越来越笨了。

“先天就笨,可不是我敲坏的。”秦殊笑吟吟地望着她,“可是为晚上夜宿的事情烦恼?”

“这都能猜出来?我都怀疑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对于他的这项本事,宋颜已经叹为观止,直到现在的麻木了。

“说你笨还不承认。”秦殊狭促地看了她一眼,招手道,“来来来,让我变个戏法给你看,保证能将你的烦恼一扫而净。”

“你就这么有把握?可别把牛皮吹破了!”宋颜没好气地撇嘴。

“看到前面那块空地没有?”秦殊指着那块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整理出来的空地,原本的苍天古树被连根拔起,地面的坑坑洼洼被填的平平整整。

“然后呢?”宋颜双手托腮,好奇地望着他。

秦殊朱唇勾勒出一抹笑意,宽大的墨色袖袍一挥而过,在那片空地上,倏然出现一座精美绝伦的殿宇!眼尖的宋颜顿时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瞪着秦殊!

那座殿宇,外表晶莹剔透,墙体竟然是用羊脂白玉建造而成!火红色窗棂似欲腾空飞去,其材质竟然是最玻璃种红翡!

而屋顶飞檐那泛着漆黑如墨光泽的,竟然是墨翡!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家三口”↓↓↓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