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目录] > 第165章:一家三口

《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

第165章一家三口

白妤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是由各种珍贵玉石建造而成的宫殿。

若是一座观赏性的小宫殿也就罢了,可眼前这座却若广寒宫般宏伟,上千平米的大小。

宋颜简直被眼前的壮举看呆了,直到额头被人弹了一下,这才肉痛地捂住,抬眸望向秦殊:“这手笔也太大了吧!以极品羊脂白玉为墙体,翡翠中的王者墨翡为飞檐,血翡为窗棂……要是普通人掰下其中的一小块,就能一辈子生活无忧了。”

“喜欢吗?送给你如何?”秦殊邪邪一笑。

“确实喜欢,但是君子不夺人所好,还是你自己留着吧。”被秦殊拉着进入宫殿内部,当脚踏上地板的时候,宋颜眼前一亮,“这地板……”

宋颜以为自己当初在星辰山庄的时候,玉石雕像摆设在室外已经是很奢侈的行为了,但是与秦殊一比,才知道什么叫做小巫见大巫。因为这地板……竟然是玻璃种帝王绿!

玻璃种帝王绿啊!他竟然拿来铺地板?!墨翡当飞檐也就罢了,至少能观赏吧,但是玻璃种帝王绿摆在地下任人踩……这简直太暴殄天物了!

宋颜因为有一手摸翡翠的异能,所以挖矿赌石赌涨了很多翡翠,但是玻璃种帝王绿也没有多少,更不可能铺满这千米之内的地板。如此奢侈,她简直连想都不敢想。

这一刻,宋颜从脚底下涌上来一阵无力感。秦殊这厮简直太高深莫测了,她们这些世人苦苦追求当成宝贝的东西,在他眼里就是铺地板的?

“怎么这副样子?不就是玻璃种帝王绿吗?这些都是边角料,没什么价值的。”秦殊笑着摸摸她的头,浅蓝色眸光中带着一丝轻柔宠溺。他静静地站在她身边,一头乌黑的墨发泼墨般散在肩上,月光折射出些许光泽,腰上系一条瑰丽柔软的玉带,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鹤立人群的光芒,一身的贵气不容忽视。

“你别说话了。”宋颜心酸、无奈地瞪他,芊白的手指竖在他柔软唇畔。之所以阻止,是因为他说出的话句句太打击人了,宋颜怕他再说出墨翡不过是山上长的大石头之类能打击她到崩溃的话。要真这样的话,她引以为傲摸翡翠的异能岂不成了鸡肋?

其实这是因为宋颜忘记了眼前之人是秦殊,不,应该说忘记了眼前的秦殊是冥界五城主之中最强大的王者——秦殊。站在王者巅峰的他所拥有的东西,自然是别人不能比的。

其实玻璃种帝王绿在冥界的价值还是很高的,能够将其当做铺地板的石头,也只有秦殊才会如此奢侈。

“好吧,不说话,那咱们做点什么吧。”黑夜中,秦殊漆黑深眸闪着灼灼精光,鼻息喷出的热气萦绕在那根白玉般的食指之上,这还不止,秦殊如小鸡啄米般,细细地啃噬着这根芊白青葱玉指。

“嘶——”一股麻痒的感觉从心底蹿起,宋颜心中闪过一阵悸动,下意识地就将手指收回去,但是手指刚动,就被秦殊眼疾手快的抓住,宋颜抬眸望去,正好对上秦殊那张笑得邪魅妖娆的俊美容颜。

看着他如同诡计得逞般洋洋得意的笑容,宋颜心中气闷,还未做出反应,秦殊又手白玉般修长五指快如闪电,扣住她的后脑勺,居高临下地俯下身子,温热的鼻息萦绕在宋颜面容上。

两人的距离很近,近的彼此的鼻息都喷在对方脸上,四目相对,同样的漆黑如墨。

忽然,秦殊邪邪一笑,笑容狡黠妖娆,扣住宋颜后脑的手往自己胸前一带,宋颜的身子由于惯性顿时朝他扑去,脸对脸,眼对眼,柔软的唇角碰触在一起。

乍然碰触,宋颜似乎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一股电流从心口往四肢百骸涌去,她的四肢顿时僵硬如铁,挪动一下都困难。脑海中一片空白,茫然,犹如飞在曼妙的云端。

直到好一会儿,宋颜才回过神来,脸色顿时涨红,双目带着一丝怒气,正欲朝秦殊算账,然而此时的秦殊依旧笑得邪气狡黠。那双微的凤目中藏着一抹惑人的邪魅,只一眼,就令人不知不觉的沉陷,还沉陷的心甘情愿。

“你……唔……”宋颜从茫然间回身,正欲说话,却谁知一股大力扣住自己脊背,同时眼前浮过一道黑影,等她的大脑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秦殊已经紧紧攫住她的唇畔,继而贪心地攻城略地。

宋颜虽然心中气恼他的强势,但不得不承认,他的吻甜蜜腻人,宋颜渐渐放弃了抵抗,闭上眼,全身的投入进去……

“娘亲!娘亲!你在里面吗?”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乱了室内缠绵暧昧的气息。

宋颜不知哪来的力气,猛然将秦殊推开。正沉浸在甜蜜世界的秦殊一时不查,被推的后退一步,也因为松开了对宋颜的禁锢。

此刻的宋颜发丝有些凌乱,气息紊乱,脸色透着一抹绯红,犹如一朵含苞欲放的牡丹花,唇畔微微红肿,带着一丝诱人的味道,此情此景看的秦殊眼眸又亮了三分。

“不许再动手动脚!”宋颜懊恼地瞪了他一眼,手指翻飞,迅速地整理略带凌乱的发丝。//秀发很容易整理,但是唇畔的红肿,只要稍有经验的人就能看出来,想至此,宋颜又恨恨瞪向秦殊。

秦殊见此,非但没有懊恼,反而笑得非常开怀,但是在宋颜的怒目瞪视下又不能做的太过,所以只能憋住笑,只憋的他白皙的容颜上泛着涨红的光芒。

看着嘴角含笑的秦殊,宋颜心中的懊恼又多了几分。凭什么两人一起做坏事,他可以笑得如此畅快,而她却要恼羞成怒?哼哼,不就是因为脸皮薄厚的区别吗?她宋颜又不是土生土长的古代人,好歹也是现代穿越而来的,虽然恋爱经验一片那个空白,但也不应该如此羞涩吧!

宋颜身侧的手紧紧握成拳,给自己打气:hold住,hold住……

等小宸牵着小诺跑进来的时候,宋颜已经调整好心跳,面色如常了。

“娘亲娘亲,这座屋子怎么突然就长出来了?刚才还没有的!”小宸长大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惊喜地瞪着周围的一切,兴奋地红着小脸蛋,拉住宋颜的衣袖,另外一只手激动指着地面道,“娘亲!帝王绿,是帝王绿!”

小宸也有一手摸翡翠的异能,所以宋颜自他懂事起就教他识别翡翠,自他手中还真的摸回来几块极品翡翠,所以他能一眼就认出帝王绿,这并不奇怪。

秦殊大笑,只是大笑的他依然是风度优雅怡人,他拍拍小宸的小脑袋,“喜欢吗?往后咱们就住在这里边,可好?”

若是小宸愿意住进来,那宋颜自然就跑不掉了,秦殊打的就是这算盘。想到刚才那甜蜜馨香的绝美味道,秦殊的手不由自主地抚上唇畔,漆黑的眼眸闪着晶亮的光芒,心中似乎在想着什么。

随着他说话,宋颜的视线正好落到他脸上,看到他那抚摸唇畔的动作,突然就觉得脸色有些发烫,不自觉地避开,装模作样的四处张望。

秦殊看到她那一本正经的表情,虽然没有笑出声来,但是嘴角扬起的弧度却显示他的笑容有多畅快,心情有多愉悦。

小宸被满大殿的翡翠紧紧攫住目光,一时间只觉得眼花缭乱,哪里还会注意到那对青涩的如同初恋的父母?当他听了秦殊的话,没有回头,却不住地点头,“喜欢啊,要是以后都住在这里就好了。”到时候就能半夜里一块一块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地板挪走,小宸很认真地想到。

秦殊哪里会想到小宸心中会有这个主意?只当他是真心喜欢,笑容越发的洋溢,“那今晚就睡这里了,去,将那两个都叫来。”

“哦。”小宸得了指令正欲退去,抬头却看到宋颜有些异样的脸色,不知道是不是他多心了,娘亲怎么看起来与以往不太一样呢?怎么觉得她身上有一种甜蜜的味道,发亮的光芒?

可是仔细看看,又没有发觉哪里不对劲。于是,小宸只能带着满腹疑虑不解地离开了。

秦殊原本就站在宋颜边上,等小宸一走,那只修长的手臂就爬上宋颜柔软腰部,目光却一本正经地望着小宸离去的背影,双眸漆黑如墨,如果不是他那嘴角微微翘起的弧度,宋颜还以为他有多认真地在送小宸呢。

宋颜冷哼一声,丢开他的手,一个漂亮的转身脱离他的禁锢,然后潇洒地走向台阶。

这座大殿并不是单层,而是两层楼。宋颜在走台阶的时候,心中不住的肉痛,因为她踏着的这台阶,铺设的居然是紫罗兰玉石,而且是颜色最浅白均匀那种。这种玉石非常稀少,比玻璃种帝王绿还要稀少,当然价值更要高。

秦殊看着她洒脱优雅的背影,嘴角含笑,深邃的眼波中带着一抹温和柔光。这一瞬,他忽然觉得,血流成河、尸陈如山得来的青城远远不及她重要。

夜,漆黑如墨。

被薄雾笼罩的月牙渐渐偏移,晨光透过黎明前的黑暗,天色渐渐明朗起来。

宋颜倏然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身边睡了一个人,而那个人并不是她的宝贝儿子。在旅途中的这段日子,夜晚睡觉的时候,宋颜一向是将那两个孩子收进空间里睡,这样会安全许多。

所以当她睁开眼,发现自己睡觉的地方并不是熟悉的空间,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身边的人不是小宸而是……秦殊!

宋颜一时间有些怔住,然而脑中闪过一瞬灵感时,她才骤然想起来,她如今呆的地方并不是她的空间,而是秦殊拿出来的白玉宫殿,那个奢侈到让人吐血的白玉宫殿!

秦殊不自觉地发出一道嘟囔声,宋颜转眸望去,见他一张脸白皙如玉,面容如精雕细琢,双目紧紧闭着,睫毛浓密,似乎放上一根毛笔都能撑得住。鼻子犹如被刀削过,高挺笔直。唇角朱红,微微翘着,带着一股孩子气的味道,晨光中又散着一抹淡淡的晶莹光泽。

只是那双美眸之下,竟有一抹淡淡的青影,似乎带着一抹疲惫倦怠。

“还早呢,再睡会儿。”就在宋颜被眼前美景看晕头的时候,秦殊长臂一捞将她摁在胸前,光洁下巴抵在她脑袋上方,长臂将她身形圈住,继续闭上眼睛稳稳睡去。

“太阳都晒屁股了还早,快点起来,早点赶路。”宋颜挣扎着要起来。

“不要!”秦殊赌气地嘟囔一句,继续陷入昏睡中。天知道他有多久没有睡好觉了,自从上次在皇宫中熟悉了她相伴之后,他回到冥界就再也睡不着,这么久以来,一觉都不曾睡着过。

如今好不容易又回到她身边,闻着她身上特有的味道入眠,他怎么可能会轻易放手?

“秦殊……”宋颜已经渐渐摸出秦殊吃软不吃硬的性子,于是放软了语气,连她自己都不曾发觉,自己语气中竟然带着一丝小小的撒娇的味道。

秦殊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一下子堵住她的唇畔,噪音瞬间消失……

结果,等秦殊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时间。

秦殊一觉好眠,一身的神清气爽,似乎这一觉将他之前的疲惫倦怠全都一扫而空。当两人相携而出的时候大殿中围桌而坐的几个人全都抬眸朝他们看来,两个小的也就罢了,但是赵柔柔和卫云游那暧昧的眼神看的宋颜心头有些发虚。

秦殊二人在围桌前空桌前坐下,在宋颜看不见的角度,卫云游朝秦殊竖了大拇指,继而拍拍秦殊的肩头,满脸的钦佩之色:“兄弟,你强!”

若是在平日,秦殊定然不高兴被人如此冒犯,但是现在他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得得意洋洋。

让人将他和宋颜误会到一起,他内心说不出的喜欢。

宋颜瞪了他一眼,他才收敛了一些,清咳一声,板着脸朝卫云游淡声道:“嗯,还行,还需继续努力。”

那一本正经的模样却配上欠揍的笑容,不仅是卫云游,就连宋颜都想狠狠揍他一顿。

“还等什么呢?快走吧,急着赶路呢,早日拿到秩序之章也好早日离开这绝地森林。”宋颜捻了块糕点吃了,拍拍走站起来就欲赶路。

秦殊唯命是从,笑呵呵站在宋颜身侧,待所有人都出了玉石宫殿之后,才长袖扬过,占地上千平米的玉石宫殿瞬间消失在所有人面前,眼前只余下被压的平整的土地。

虽然之前也知道这座玉石宫殿来的蹊跷,但是谁会想到它会如此诡异?想出现就出现,要消失就消失?此刻,卫云游瞪大双眼,嘴巴张的几乎能塞进去一个鸡蛋。

赵柔柔虽然也好奇的不得了,但是她比卫云游好一点的是,她曾亲眼见识过宋颜收走墨翡的情景,所以见到此情此景,虽然也震惊,但还不至于像卫云游那般失态。

相比起来,两个经常进入宋颜空间的小屁孩却没一丝异样,因为他们早就习惯了。

“我说……那个……”卫云游好不容易回过神,却发现大家都已经走远了,只留下他一个人呆呆傻傻地站在原地,于是他加紧步子飞奔而去,停在宋颜身侧,满眼好奇地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那座宫殿……”

宋颜恼他刚才与秦殊沆瀣一气,似笑非笑地瞥他一眼,却不再理他。

秦殊满心满眼里看到的都是宋颜,对于旁人他是不会多加理会的。

卫云游问不出缘由,转眸见到小宸嘴角划过一抹狡黠笑容,虽然只是一划而过,但还是被他捕捉到了,于是卫云游长臂一捞就将小宸扛到肩上,讨好地问:“你娘亲告诉过你是不是?快说快说,等下卫叔叔找好玩的东西给你玩。”

在卫云游的威逼利诱下,小宸又见娘亲没有表示反对的意见,这才坐在卫云游肩头,得意的挑眉:“你想知道什么呀?问呗。”

“那座宫殿是谁的?怎么说出现就出现说消失就消失?”这两点是卫云游最最好奇的,在两人对答的时候,赵柔柔也有意识地放慢速度……

“那座白玉宫殿当然是爹……秦叔叔的啊,除了秦叔叔谁会有这么大的手笔?”小宸与有荣焉,自豪地扬着下巴,得意道,“卫叔叔,昨晚你仔细看了没,那地上铺的可是帝王绿啊帝王绿,墙上的羊脂白玉,那桌子是……”小宸掰着手指头,一样一样地历数里面的陈设,直听的卫云游咋舌。

“对了,卫叔叔你刚才是问秦叔叔的宫殿为什么想出现就出现想消失就消失是吧?”小宸一边说一边用眼角余光扫向娘亲,见娘亲没有意见,他才叹了细细的气,惋惜道,“秦叔叔身上肯定有带着空间的,有用的时候将这座宫殿拿出来,平时没用的时候就将宫殿收进去。”

“你怎么知道?”卫云游一副死缠烂打追问到底的架势。

“因为娘亲身上也有这样的空间啊,只不过娘亲穷,造不出那么奢华的宫殿来。”小宸细声细气地说,“卫叔叔之前不是问小宸,为什么有时候找不到小宸吗?其实小宸都呆在娘亲的空间里呢。”

“啊?”卫云游震惊地长大嘴巴,难以置信地瞪着小宸,仿若他说的话是天方夜谭,但是仔细想想却又想到很多端倪。那些新鲜的水果蔬菜糕点,还有上次变异的兰花……

“可惜啊可惜,卫叔叔你进去了也看不到。”小宸想到这件事也觉得颇为惋惜。

“这话怎么说的?”卫云游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什么时候进去了?

“紫阶强者是进不去空间的,想要进去也不是不可以,但必须是在昏迷的状态下,所以说,卫叔叔你就算就算进去了也是看不到的。”小宸叹息了一声,继而兴致勃勃地侃侃而谈里面的情况:“卫叔叔我告诉你哟,娘亲的空间里可好玩了,里面有一块种植区,咱们吃的各种蔬菜水果都有,我最喜欢的是那一池温泉,被温泉水一泡,所有的疲惫一下子就消失了,对了对了,还有……”

小宸每说一项,卫云游的眼睛就瞪大一分,但随即又黯淡一分……光听着他就馋,但让他绝望的是,他只能以昏迷状态进入……

小宸尽情地忽悠着卫云游,宋颜越听嘴角含着的笑容越大。她并没有刻意隐瞒他们关于空间的事,这么几年下来,彼此性情都清楚,宋颜对他们是绝对信任的。

那日,当着赵柔柔的面将墨翡收进空间,宋颜就有将之向她们公开的意思。但是,当她下定决心要将空间向他们公开的时候,却发现他们只能以昏迷的状态进去,这委实怪不到她身上。

现在,从小宸口中将此事说出,她也就松了口气,不必再考虑该如何说出去了。

一路上大大说说笑笑,漫漫的旅途也是有滋有味,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又是夜幕降临。

这一次,卫云游睁大眼睛,死死地盯着秦殊,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异样。秦殊见此,面容不动声色,宽大衣摆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那座昨晚住宿过的白玉宫殿再次凭空出现在眼前那片空地上。

直到此刻,卫云游才算是真正的信服了,同时羡慕的不得了。

“很羡慕?”秦殊好似知道他的心思,脸上的笑容带着一丝诡笑。

卫云游重重点头。

“很想要?”秦殊一步一步地诱惑他。

卫云游除了重重点头,又肯定地说了句,“当然想要,这样的好东西谁不想要?”

秦殊手掌一翻,一块闪耀着黑漆光芒的玉石出现在他手心,只见他高深莫测的眼眸上闪过一丝邪魅妖娆,淡声说,“这块魔玉里有十平米的空间。”说着,将那块魔玉随手丢给卫云游。

卫云游一下子惊呆了,紧张地捧着那块叫做魔玉的东西,眼中闪耀着惊喜的光芒,“这、这不是在做梦吧?”刚才小宸说的老大空间里的东西,他都可以有?

“不过你这是最基本的空间,只能存储,不能升级,不能种植,人也不能进去。”秦殊走至门边,又淡淡说了句,“当然,如果你能帮忙制造机会让我们一家三口早日在一起的话……”

剩下的话,秦殊并没有明说,而是噙着笑容走远了。

卫云游当然能够理解他话中的意思,不就是撮合他们一家三口在一起吗?这本来就是皆大欢喜的事,他又如何会不帮忙?现在看在魔玉的份上,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让他们团圆!

卫云游看着手中散发出淡淡光芒的魔玉,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笑得傻呆呆的。

这可是居家旅行杀人放火最好的工具,要是在江湖上混不下去了,他还能去街上变个魔术什么的……卫云游越想越开心。

秦殊既然给了卫云游一块魔玉,自然也不会漏掉另外一个人。

“这、这是给我的?!”接到秦殊抛来的魔玉,赵柔柔整个人瞬间亮了,眼睛亮晶晶的,欣喜的不得了。她爱不释手地触摸着温热的魔玉,嘴角噙着惊喜的笑容。

秦殊淡淡地对她交代了一声,说了之前与卫云游说过的同样的话,便转身离开了。

沉浸在狂喜中的赵柔柔没有看到他嘴角扬起的笑容,此刻在赵柔柔眼中,看秦殊已经顺眼多了。

秦殊转身离去,嘴角的笑容慢慢扩大,看到他们狂喜的样子,忽然觉得自己的心情也变得不错了。其实这两块魔玉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在冥界,不说至高强者,就算一般中等水平的修炼者,也是人手一块魔玉,可以说,魔玉只不过是携带东西的一种工具罢了。

秦殊却没有意识到,他眼中中等水平的修炼者,对于这块物质大陆上的修炼者来说意味着什么。

能够用两块魔玉买到宋颜身边最忠诚的两个人,秦殊觉得这趟交易物超所值。当然他所谓的收买并不是叫他们出卖宋颜,而是让他们帮忙让他早日娶到宋颜而已。若是让他们背叛宋颜,这是绝技不可能的事。

当宋颜知道秦殊分别送了两块魔玉给卫云游和赵柔柔时,惊愕的不行,很快又替他们高兴,因为她知道有了空间后会有多便捷。

虽然只有十平米的小空间,只有存储,不会升级,不能种植,但若是被世上知道,绝对会引起一阵腥风血雨,各大隐世家族也会闻风而来。

在宋颜的催促下,两人滴血认主,当卫云游滴完血,感应到自己那十平米的空间时,脸色忽然一变,目光复杂地望向秦殊……

……本章完结,下一章“人有三急”↓↓↓更精彩哦!